邓家98.22%的安邦股份就要被习近平宰掉

2018年04月27日 08:08 高新博客

陈小鲁不但为安邦集团前董事长吴小晖“站台”,更为其拉线保媒使其成为邓小平家族孙驸马,他生前曾私下对朋友透露说,吴小晖知道风声已紧,躲入邓家避风头,但一出来就被捕。

一家境外媒体不久曾摘编了关心政治的中国内地网民在海外社交媒体上发出的一些他们对安邦被强行接管的解读和评论。

网名“草祭”的评论说:简单的逻辑,就是习在浙江任职时,为进入国家领导人行列,必然要攀邓家或江家,而讨好“驸马爷“吴小晖及其安邦是一条捷径。等习做了国家领导人后,像吴这般红二、三代“驸马爷”却成了习执政的障碍。他们大肆海外收购,威胁了其执政的金融基础,为保红色江山最后不得不抛弃那些名下有大量资产的驸马爷们。

网名“ 千山胡说”的评论说:“干掉吴某、接管安邦”既符合邓家的利益,又符合习家的利益,更符合党的利益。在党的利益面前,一切都是浮云。在现阶段,习政权的稳固就党最大的利益。

网名“ LifeTime视界”评论说:习近平与安邦渊源深厚。2004年经陈毅的儿子陈小鲁介绍,吴小晖与邓小平孙女结婚,随后不久就在杭州宣布成立安邦。习近平当时在浙江任职,对安邦提供了大量帮助,(中共军队前大将)粟裕的孙子粟志军充当联络人,也一直对外炫耀。安邦落得今天的境遇有一个疑问:是邓家先抛弃吴小晖还是吴小晖先得罪习近平和王岐山? 在安邦问题上,中共偷梁换柱。社会关注安邦的重点不是在保险业违规,而是权贵集团的窃国行为。最典型的是资产56亿的安邦鲸吞资产1000多亿的成都农商行,是谁给他们打开窃国之门的?如果不是安邦吴小晖贪婪地收购民生银行,招商银行触碰到王岐山利益集团的利益,安邦还会与海航一样,仍然是“共和国的一面旗帜”。

红二代陈小鲁在安邦的利益巨大,远远不是他说的“只是站台、提供咨询”。陈小鲁不仅长期任安邦的董事,而且在公开的工商信息中,安邦的重要股东上海标准投资公司就是陈小鲁控股,粟裕的孙子粟志军也曾在他姑父陈小鲁的这家公司任高管。目前外界不清楚的是,中共查处安邦之前,陈小鲁是如何分得资产脱离安邦的。

这里要说明的是,内地网民“LifeTime视界”说中共前大将粟裕的孙子是陈小鲁的外甥,是因为陈小鲁的发妻粟惠宁。一篇题目为《陈小鲁把“苏丹红二代”都扯进安邦集团 粟裕家族也加入了》的文章中介绍说:既然陈小鲁如此高调把“苏丹红二代”和元老们都扯进了安邦,我们也有机会再认识一个跟安邦集团也有千丝万缕联系的“苏丹红”家庭----粟裕家族。

陈毅是中共开国十大元帅之一,粟裕则是开国十大大将之首,陈毅的儿子陈小鲁娶了粟裕的女儿粟惠宁,陈家和粟家也就变成了亲家。除了陈小鲁是安邦的大股东外,粟裕的长孙粟志军也曾在姑父的集团公司中担任要职。 网友公开的粟志军简历显示:……2000年至2003年,粟志军在上海标准投资公司担任副总经理,负责基础设施项目投资,参与320国道嘉兴段一级公路项目、杭宁高速公路浙江段项目;代表投资公司出任嘉兴公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浙江杭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务……。知情人士称,粟裕的长孙粟志军曾在浙江工作多年,与当时在浙江主政的习近平关系非常密切。“当时的粟志军非常高调,跟习近平等“苏丹红太子党”成员都走得很近,而且粟志军也经常跟外界炫耀自己跟习的关系。”

2005年6月,粟裕的孙子粟志军与刘英的孙子刘红宇一起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创建浙西南游击根据地暨中共浙西南特委成立70周年、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活动。据当地媒体报导,当年粟裕和刘英分别任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的师长和政委。当时浙江媒体在报导中还强调,粟志军和刘红宇目前都在浙江工作。刘红宇毕业于温州大学,与人合资在温州开办了一家外贸公司。粟志军毕业于大连海事大学,目前在杭州从事水运投资工作。

以上内地网民揭露出来的内容,证实了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披露的内容:自称在安邦只站台不谋利的陈小鲁助吴小晖崛起的最关键之举不仅是为吴小晖和邓楠的女儿保媒拉线,还帮助吴小晖攀上了他当时的家乡“父母官”,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习近平是在2002年9月间奉调浙江出任浙江省长并在此职务上升任十六届中央委员的。十六大开过之后,他有一段时间以浙江省委书记身份兼任省长,等陈小鲁和吴小晖等人在浙江宁波挂牌成立安邦集团时,习近平已经专任省委书记。最早参与安邦筹建的人大都知道,在2004年策划成立安邦集团的过程中,陈小鲁就带领吴小晖等人数次到省会杭州“拜码头”,习近平至少接见了他们两次,并亲自指示时任浙江省委常委、宁波市委书记巴音朝鲁和市长毛光烈“在政策上支持”陈小鲁和吴小晖。

内地网民“风铃”揭露说: 陈毅之子陈小鲁才是安邦保险集团高达1.9万亿的法律上的“实际控制人‘’、占股51.36%。他实际控制的三家公司----上海标基、嘉兴公路、标基投资集团(现为美君投资)能进能退,如果安邦保险情况不妙,自己就安全撤退,让国企顶缸;而如果发展良好,就进行“民进国退”的市场化改革,叫国有股滚蛋!这远非马云王健林能比。

内地网民“李方”的评论说:吴小晖或在替太子党坐牢:安邦10年就将几亿资产变成上万亿,标准的“窃邦”。背后之水深,和中南海内地网民“风铃”揭露说: 陈毅之子陈小鲁才是安邦保险集团高达1.9万亿的法律上的“实际控制人‘’、占股51.36%。他实际控制的三家公司——上海标基、嘉兴公路、标基投资集团(现为美君投资)能进能退,如果安邦保险情况不妙,自己就安全撤退,让国企顶缸;而如果发展良好,就进行“民进国退”的市场化改革,叫国有股滚蛋!这远非马云王健林能比。

内地网民“李方”的评论说:吴小晖或在替太子党坐牢:安邦10年就将几亿资产变成上万亿,标准的“窃邦”。背后之水深,和中南海一样不可测。目前所知涉陈毅之子陈小鲁、朱镕基之子朱云来、邓小平家族、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等。但太子党不能动,坐牢的只能是他和项。吴落马前还和姚振华联手,制造了震惊商圈的宝万之争,能量巨大。

网名“历史正解“的评论是:安邦吴小晖后台是江泽民,安邦财险的发起人为上海汽车集团(上汽集团),而上汽集团由上海联和投资公司(上联投)控股,不折不扣是江绵恒的私产。江绵恒为了以防万一,就在2014年把法人代表换成吴小晖和邓家人。说明确点,就是让邓家当挡箭牌,让吴小晖当替死鬼。

按照吴祚来先生在他另外一篇文章《习近平要终结的是江泽民时代的权贵经济》的分析内容,“现在习近平要终结的,不仅是江泽民对整个中国政坛的控制或精神(内核)影响力,还有江时代开始做大的权贵政治共同体。邓小平改革或颠覆的,是毛的文革时代;习近平要改革与终结的,是江泽民的权贵经济。”

整个中国大陆的“权贵经济”阵营是否能够在习近平手中被终结远不是几句话可以论述的清楚的问题,但如今这个“权贵经济”中的最大者之一,邓小平孙驸马的安邦集团未来是否会被习近平下令直接“收归国有”,不久之后就会有答案了。

在讨论安邦的“所有权”问题时,人们一般都认为安邦是股份制,无所谓“国企”还是“私企”,但上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提起公诉的“安邦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犯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一案”透露出的材料证明,安邦成立十年后的2014年12月1日,安邦集团注册资本619亿元,吴小晖控制的37家股东公司控股比例达98.22%。

在由吴小晖控制的37家“股东公司”中,他的夫人邓卓芮是不是一直或者曾经与他吴小晖共同“控股” 先不作讨论,但吴小晖实际控股比例高达98.22%的整个安邦集团如果不是被中共政权依“法”收归国有,邓小平家族第四代中的老大 邓卓芮为吴小晖所生的独生子就应该是安邦集团那百分之九十八点二二的股份的唯一合法继承人------无论邓卓芮和吴小晖是否真的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

有兴趣的读者的听众可以上“谷歌”,键入“邓卓芮儿子”几个字,即可调出吴小晖的丈母娘邓楠和吴小晖的夫人邓卓芮共同抱着吴小晖和邓卓芮的“爱情结晶”的照片。照片的说明是邓卓芮与母亲邓楠及儿子的合影“。2009年7月邓小平夫人卓琳去世后笔者曾读到一篇文章,称卓琳去世时邓家的第一个第四代已经四岁了。文章所说的就是邓卓芮与吴小晖的”爱情结晶“。这么算起来,邓氏家族第四代中的老大,邓小平他老人家的长重外孙----坐拥万亿资产 的安邦集团的唯一合法继承人吴邓卓(邓卓吴?)如今已经快十三岁了。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