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没了 北京猿人最后见证者走了

2018年04月16日 10:10 中时电子报

据报导,曾协助制作"周口店北京猿人"模型、并在贵州发现恐龙更为古老的水生爬行动物"胡氏贵州龙"、以及命名云南元谋人的大陆古生物学家胡承志,于昨日(4/13)病逝,享寿101岁。

从北平协和医院助手学徒做起,受到当时外籍古生物学者赏识提拔,终其一生的精力,发掘定名了多种古生物,拥有百岁高寿的胡老先生,在他去世前,是中国地质调查所从上世纪30年代奠基至今,唯一亲眼见证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的研究人员。

胡承志生于1917年,13岁时父亲去世,因家贫而辍学。1931年3月,经邻居介绍,14岁的他,到北平协和医学院解剖科实验室,担任加拿大籍解剖科主任步达生(Davidson Black)当杂工。那时,地质调查所和协和医学院合作成立了新生代研究室,主要开掘周口店猿人化石,做新生代地质、古人类和史前考古研究。

胡承志到协和医学院之时,正值裴文中发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后不久。"北京人"的出现,为达尔文从猿到人理论提供了直接证据,确立了直立人阶段,在人类发展中的地位。略通英文且灵活手巧的胡承志,被主任步达生相中,学习整理修复北京人和山顶洞人化石,成为学院内的学徒。

1934年,步达生去世;工作由德国学者魏敦瑞(Frnaz Weidenreich)接替,胡承志跟着新聘专家蒋汉澄,到新生代研究室制作石膏模型,据胡承志本人回忆,"每天工作恒在十五、六个小时左右。"但也让他从此与北京人化石,结下不解之缘。1936年,19岁的胡承志独立制作了一批"北京人"头骨模型,在模型的内壁刻上自己的姓名和完成日期。模型除重量外,与原标本几无二致,在原化石失踪后,成为海内外研究所和博物馆收藏的重要模型。

胡承志所制作的模型,1939年被带往哥本哈根参与世界人类学会,因为其精巧细致的制作工法,获得国际学者和博物馆一致评价为最优良模型,巴黎人类学博物馆内,就有一座胡承志所制作的北京人模型。但可惜的是,在七七事变、日军即将攻陷北平前夕,抢运撤离的北京人头骨化石却从此消失,成为古生物学界至今一大悬案。

中共建政后,本因不满学历至上体制的胡承志,再次回到古生物学界,进入地质部地质陈列馆,从原先的技师型人才,逐步转变成学者。先后在贵州兴义,发现一种比陆生的恐龙更为古老的水生爬行动物,在中国乃至亚洲属首次发现,后被命名为"胡氏贵州龙";并为在云南发现的距今170万年前人类牙齿命名,称为"云南元谋人",是中国乃至亚洲发现的最早人类化石之一。加上1996年出土的巨型山东龙,都让胡老先生不仅是中国最后一名亲眼见到北京人化石的见证者,也是大陆古生物学界不可或缺的一名耆老。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