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维地荒足妖怪:法国人在"黄背心"运动中为何这么能闹腾

2018年12月06日 16:04 互联网

法国抗议上调燃油税的“黄背心”运动已经进入第三周。据法兰西24电视台12月2日报道,当地时间周六巴黎再度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抗议人士不仅在凯旋门外涂上“推翻资产阶级“和“马克龙下台”等标语,还将凯旋门博物馆入口处展出的法国国家象征玛丽安雕像给撞毁。据法国电视台3日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在阿根廷开完G20峰会回到巴黎后,第一时间就赶到了香榭丽舍大街及凯旋门等地视察,并慰问现场维护治安的军警。那么法国为何会掀起这场“黄背心”运动,这又会对现今的法国和欧洲局势产生什么影响。本期《出鞘》就来看这场法国巴黎骚乱。

正如很多国内外媒体所揭露的,这场“黄背心”运动爆发的导火索,正是此前马克龙当局上调法国燃油税的政策。为了大力发展新能源以应对气候变暖,法国政府本来决定从2019年1月起,对每升柴油和汽油分别征收6.5欧分以及2.9欧分的燃油税。但根据欧盟委员会的数据,目前法国的柴油和汽油价格已经达到了每升1.46欧元和1.55欧元(今年涨幅已直逼23%和15%),不仅要比欧盟均价1.38欧元和1.39欧元高上不少,也比现今的北京含税油价要高不少。因此虽然只是涨了几分欧元,但还是一下子就引爆了法国民众的怒火。

提高燃油税,最先引发的是远离巴黎等大城市、对油价较敏感的乡间“开车族”不满。据《纽约时报》报道,最早在今年5月,巴黎东南部郊区就已经有一名从事网上化妆品生意的经营者路多斯基,在网上发起请愿,要求马克龙当局降低汽油价格,但起初这项请愿却并没有引发多大关注。直到10月份,同一地区的另一名卡车司机杜洛埃在网上发现了这个请愿,并开始在他的社交网站中传播,随即引发媒体关注。之后请愿的签名数量,便迅速从最初的700个增长到20万个。

这名叫杜洛埃的司机见民心可用,便在网上号召于11月17日举行汽车拉力抗议,要求法国政府降低汽油价格。消息传开后,法国各地民众一呼百应,纷纷自发组成各种各样的抗议团体,由于统一着装用于交通安全的黄色反光尼龙马甲,这才让这场其实夹杂着各种诉求的抗议运动得名“黄背心”运动。因为社会动员完全依靠社交媒体,此次“黄背心”运动同之前的“占领华尔街”一样,也号称与任何政党和工会组织都无关,甚至诉求也由原本的取消燃料税,随着加入人群的增多,渐渐变为增加低层民众收入、反对偏袒富人、解散议会和遣返非法移民等五花八门的诉求。

马克龙上台后,取消了针对富人的“社会团结税”,虽然法国中低层民众的实际收入在最近一年增加了近1.7%,而且此次征收燃油税的金额也并不大,但从“相对剥夺感”的理论出发,中低收入阶层往往是一个社会中对价格变动最敏感的群体(也就是某理论所说的“革命性”),因此燃油税导致油价上涨,无疑会引爆原先就对富人税被取消存有不满的中低阶层群众的怒火。但“黄背心”运动能扩展到如今的规模,继续主导这种反叛情绪的还是单纯的燃油税吗?当然不是的,如今继续催动法国人表态的,可能更多还是对马克龙政府改革前景不明的不安。

马克龙上台后强势推行自由资本主义经济改革方针,不仅削减福利,还将工会给瓦解。有着“法兰西之虎”称号的法国前总理克莱蒙梭曾讽刺称,法国是一个可以“栽种公务员,并培育各种税收”的国家。尽管随时代变迁不断进行着调整,国家主义却始终在指导法国政府政策走向这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虽然这让法国顺利成为自“撒切尔-里根主义”兴起后西方社会不平等程度最弱的国家之一,但也相对带来的问题是:一方面,经济增长放缓致使国家福利支出减少,法国民众由此会对国家产生不满并积累,最终在社会运动的星星之火中燃烧成“革命”;另一方面“国家主义”在政策中的主导地位被动摇,也会间接动摇一贯依赖政府的普通民众的信心。

法国是这个地球上少数几个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国家。由于在革命和改革之间更偏爱前者,法国从大革命到现在的短短两百多年里,就已经出现了五次共和、两次帝制、两次复辟、和一次君主立宪,其中还包括一个巴黎公社,期间被送上断头台的法国政客更是不计其数。在这种深厚的“革命”历史传统中,法国人在社会政策有分歧的情况下,往往很少利用协商途径去解决,相反却常常将“革命”当成了实现己方诉求的绝招,民众也因此积累了丰富的“革命”经验。

由于今年正值法国“五月风暴”50周年,如今法国巴黎街头场景难免会让人想到1968年同样以反对资本主义为口号的“五月风暴”运动。按照法国社会学家洛朗·若弗兰的说法,“五月风暴”的爆发更多还是因为大学生对社会文化状况的不满,也因此在那场同样出于自发组织的社会运动中,包括萨特等在内的一帮法国文化界名流选择加入其中。在“黄背心”运动爆发前的今年4、5月份,法国一帮铁路工人、学生和教师也在巴黎举行了游行,学者声称这让他们回忆起了1968年的“五月风暴”,甚至有部分怀着特殊的文化情怀也加入其中。

一如当年戴高乐被喊“假面人”,在今年此起彼伏的抗议运动中,也有法国学生打出了“朱庇特下凡了?”的标语来讽刺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但是相较1968年“五月风暴”运动中的戴高乐,现今的马克龙还远没有达到被推到风口浪尖的地步。换句话说,马克龙与抗议群众之间的对话空间还大得很。一方面,马克龙更会听取反对者的声音,比如据路透社消息,法国政府已决定取消燃油税;而另一方面,“黄背心”运动演变为“打砸抢”所导致的幻想破灭,也让原先理性的支持者开始远离这场运动。而这必然导致“黄背心”反抗马克龙当局的力量减弱,这也是“黄背心”趋于激进的重要内在原因。

而从外在条件来看,“黄背心”运动趋于激进化也是近几年西方国家抗议活动的普遍趋势。在互联网时代,一方面“大家都能发声”的现实改变了传统意义上只有精英能发声的局面;另一方面也会造成这样一种结果,即在无组织领导的社会运动中,参与各方为了争夺网络声量,行动烈度往往会不断升级。此外,全球化经济增长成果分配不平衡所带来的愤怒感,也会通过社交媒体不断放大。这也是此次“黄背心”的抗议者们,会选择到代表富裕、充当国家窗口的香榭丽舍大街及凯旋门来表达不满,而非那些传统抗议场所的原因所在(换句话说,巴黎的其他地方是“马照跑舞照跳”)。

再从法国的选民结构来看,91%的激进左翼政党“不屈的法国”的支持者和 86%的极右翼政党“民族阵线”的支持者,倾向于支持这次的“黄背心”运动。换言之,他们反对马克龙。在去年的总统大选中,马克龙曾以不分左右的中间实用主义路线,赢得了大多数法国选民的支持,甚至还“母鸡带小鸡”,率领所属政党打破法国传统政党结构,拿下法国议会主导权。当时许多人仅仅关注到了马克龙的选举策略,而忽视了其所带来的执政风险,即容易在政策实施上,落个“左右不是人”的结果。原本对马克龙抱持希望的选民,一旦幻想破灭,更强烈的失望感往往会带来不可挽回的愤怒感。

虽然马克龙个人的执政策略有些地方确实值得检讨,但就此将“黄背心”运动爆发的“黑锅”全都栽在他一个人的头上也是不恰当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曾在去年专门就法国的经济问题发表过一篇报告,其中特别指出法国太多年轻人缺乏必要的工作技能,而且由于社会培训系统过于复杂而得不到必要的培训。从数据来看,法国年轻人不工作/不参加培训的比率是要明显高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结果,这帮法国“废青”成了这场“黄背心”运动中进行打砸抢的主力军。

马克龙上台后,在内推动一系列重要的改革,包括取消针对富人征收的“社会团结税”、修订僵化的劳动法和改革生产效率低下的国营铁路系统等。虽然这些改革引发了一些抗议罢工行动,但最终都未对马克龙的执政根基产生动摇。对外,马克龙则是在欧盟大厦将倾之际,重新激活“法德轴心”,试图以扭转法德在欧盟内力量失衡为切入点,撬动欧洲一体化新进程。在防务合作方面,马克龙甚至抛出法德共研新一代战斗机,以及建立“欧洲军队”的设想。由于先前的内政外交过于顺遂,马克龙难以及时对“黄背心”运动进行反应,自然也是情有可原了。

以往的欧洲社会运动往往是由政党或者工会组织牵头,在马克龙政府已将工会势力瓦解的情况下,虽然没有明显证据表明法国极右或极左政党试图“骑劫”这场运动,但并不代表各大反对党不会借此向马克龙当局“狮子大开口”。比如法国共和党声称要举行全民公投,以选票扼杀马克龙力推的能源转化方案;而曾在去年的总统选举中败于马克龙的国民阵线主席勒庞,则借此要求解散法国议会,重新选举。任各政党说得天花乱坠,法兰西24电视台还是在2日的分析中一指戳破窗户纸:其实就是利用这一危机给马克龙施压。

迄今为止马克龙的最成功之处在于,在2017年的整个西方国家大选中,他让法国成为了少有的成功在选举中“压制”住民粹主义的国家。一旦对这次的“黄背心”运动处理不好,马克龙苦心打造的“欧洲救星”形象将立即瓦解。一方面,在去年总统选举中失利的极左翼领导人梅朗雄和极右翼领导人勒庞,无疑会借此迫使政府提前举行议会选举,从而危及马克龙所在政党“共和前进党”对议会的主导权;另一方面,明年5月欧洲议会的选举也会受到影响,甚至可能会危及马克龙倡导的“大欧洲”计划。

对法国大革命有过深入研究的托克维尔曾断言,一向毫无怨言仿佛若无其事地忍受着最难以忍受的法律的人民,一旦法律的压力减轻,他们就会将它猛力抛弃。换句话说,“革命”每每总会发生在压迫放松之后。马克龙显然懂得这番道理,在暂时撤回燃油税,使得“黄背心”运动失去正当性之余,法国政府甚至考虑过实施国家紧急状态,以强硬手段恢复全国各地的局势稳定。而据法国《费加罗报》3日报道,法国司法部也已经在跟进骚乱被捕人员的司法审判,据悉已有139人被送上法庭,另有111人的拘留期被延长。

正如两百多年前法国大革命席卷全欧,如今的“黄背心”运动也正在向邻国比利时和荷兰蔓延。12月2日,在荷兰多个城市都有身穿“黄背心”的游行者在街头集会示威,海牙警方甚至被迫关闭了国会的大门。而在比利时,12月2日的布鲁塞尔街头也出现了数百名身穿黄色反光安全服的示威者,叫喊着取消燃油税的口号。去年马克龙在总统选举中获胜,曾有国内媒体评论称是“欧洲赢了民粹阻击战”,但如今看来,欧洲民粹主义的高潮显然仍未过去。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出鞘》完整内容可扫描图片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阅读往期《出鞘》请查看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历史消息,搜索《出鞘》文章请回复关键词查询,如查看本期《出鞘》,回复黄背心,查看上期《出鞘》,回复海军战略。

相关阅读

评论(3个评论)

写评论
  • Noavatar small
    游客
    2018年12月06日

    民众来发泄心中的不满,说明政策不能全有执政者说了算

    • Noavatar small
      游客
      2018年12月06日

      福利待遇哪有够的时候?发达国家惯的毛病。相对西欧而言,这方面美国好很多。

      • Noavatar small
        游客
        2018年12月06日

        当世界各国都开始忙于处理国内矛盾并且难以解决的时候,战争就要开始了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