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朽的时代:又一巨头垮了,真维斯关停1300家店

2018年12月12日 08:08 搜狐财经

现如今衣服品牌越来越多,各种大牌当道,早些年则是美特斯邦威、森马、以纯、真维斯的天下。这是一个速成的时代,也是一个速朽的时代。

裁员6000多人、关店1300多家、业绩下滑65%,就是2013年以来真维斯的真实写照。

在红利过后,班尼路、佐丹奴、真维斯、唐狮、堡狮龙……一大批曾经风靡中国二三四线城市,伴随着80后、90后青春记忆的休闲服装,如今,几乎全部面临了发展困境。

这个品牌如皋不少人耳熟能详

事实情况到底如何呢?

这些说法

言过其实

似有传谣之嫌

根据相关数据,真维斯业绩是在下降

但是该集团还是有利润

并没有到大幅亏损的程度

这样的情况

似乎谈不上“垮了”

据新华网报道,真维斯母公司旭日集团日前发布2017年业绩报告,数据显示,去年该集团实现营收27.3亿港元,同比下降4.37%,营业利润1.02亿港元,较去年同期的1.25亿港元下降18.8%,毛利润8.852亿港元,同比降低了3.3%,其中,以真维斯为主的中国零售总额为16.08亿港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6.71%。

究竟真维斯这个品牌是否真是被“抛弃”? 真维斯未来路在何方?对此,该公司回应称,由于零售环境不振和电商冲击等因素,过去这几年真维斯经营效益欠佳,也一直在调整市场策略。但否认“抛弃”说法,表示绝不会放弃这个品牌。

而且,真维斯的出售是这样的:母公司旭日企业拟以8亿港元的价格将旗下连年亏损的真维斯内地服装零售业务出售给旭日企业董事长杨钊与杨勋所持有的景添有限公司。

真维斯表示,经过几年调整,企业无贷款无负债, 现在基本上已经停止关店,估计明年可恢复增长。

为何真维斯要“垮了”的消息不胫而走?一起来瞧瞧。

46年的老品牌,卖不动了

真维斯1972年创立于澳大利亚,1980年,杨钊、杨勋两兄弟开设的香港旭日制衣厂开始给真维斯做贴牌代工。没想到的是在1990年,两兄弟反客为主,收购了真维斯,成为了当家人。

随着国内经济的迅猛发展,兄弟俩瞄准了广阔的内地市场。于1993年进入上海,开设了门店。伴随着改革开放的红利,真维斯在内地发展顺风顺水。

1995年,真维斯把总部搬到了广东惠州,并一口气在几十个城市开设了170多家门店,当时媒体把它描绘为“中国大陆最流行的休闲服装品牌”,强劲业绩的帮助母公司旭日企业在1996年登陆港交所。

2004年,真维斯的销售额达到了18亿元,当时,无论是销售金额,还是店铺规模,真维斯在中国内地的休闲服装行业均名列第一。

到2012年达到最巅峰,销售额突破49亿港元。2013年开始,真维斯就开始走下坡路,2017年,中国大陆营收仅为16亿港元,亏损4600万港元,2018年前五个月,又亏损了4500多万港元。

关店、裁员、亏损,让这个有46年历史的服装霸主元气大伤。8月3日,旭日决定作价8亿港元,把真维斯在中国的零售业务整体出售掉。

曾经的龙头大哥

曾经在它面前,美特斯邦威、森马都是小弟。在90年代,真维斯屡创奇迹,让全国消费者为它着迷。当初进入中国华南市场,真维斯一家门店就曾创下6.8亿人民币的营业记录。当时温州人周成建、邱光和先后成立美特斯邦威、森马,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追随者,完全是小弟一枚。

作为曾经的“中国名牌”,它一度是各大商场招租的vip,今天却只能在三四五线城市看到它的身影。在一二线城市的黄金地段,已经很难看到它的身影了,可悲可叹!

不可否认,老牌服装店面临着挑战

从休闲服装第一品牌,沦落到边缘品牌,真维斯到底经历了什么?

1产品创新不足

如今,国际快时尚品牌都讲究快,产品上新特别快,款式多,满足了年轻人的多样化需求。而真维斯款式老旧,更新慢,供应链效率低下,自然没法和国际品牌比。

2没有营销团队

真维斯局限性大,没有国际化品牌营销能力,缺少专业团队。这几年,市场多变的环境下,你还能看到真维斯的营销活动吗?基本没有,不懂得营销自己,自然会被其他品牌的声量淹没,直至越来越差。

3错失电商市场

2009年真维斯就开始进军电子商务渠道,在同行当中算得上佼佼者,GAP、美邦、森马直到2011年前后才触网。然而,真维斯却发展缓慢,没有重点来做,到2017年,电商市场依旧可以忽略,而森马却在电商版块做到了50亿的规模,这差距不可不大。

优衣库、Zara们在一二级城市快速发展并向三级城市扩张,迅速抢占市场份额。受此冲击,国内老牌休闲品牌业绩均大幅下滑,纷纷因出现的“关店潮”而陷入困境。

那些年,如皋人穿过的“潮牌”

突然想起了一连串名字,它们也曾陪伴着很多人成长:班尼路、佐丹奴、森马、美特斯邦威、德尔惠…

现在想想,这些曾经风靡中国各大城市,伴随着80后、90后青春记忆的休闲服装,如今,几乎都在面临发展困境。

“没有陌生人的世界”的佐丹奴

依稀还记得福清的佐丹奴曾开在一佛路,和真维斯是“邻居”。曾有“亚洲的GAP”之称,常年保持约90%的分红比例,如今面对租金压力,不得不忍痛关店,营收增长几近停滞。

“不走寻常路”的美特斯邦威

1995年成立的美特斯邦威,因为将服装成本价公开,然后由消费者定价,只要高于总成本1元就可以成交的营销模式打响了品牌影响力,并引发了人群的高度追捧。

美特斯邦威曾一度在一些小镇青年的心里代表前沿潮流的“名牌”,如今却因没有产品创新,关店1500家,创始人辞职。

“穿什么就是什么”的森马

森马于1997年在江苏开设第一家门店,在没有大规模广告宣传情况下,森马以每年增长幅度大概在45%到50%之间,引领着那个时代的潮流。

但是受金融危机、消费升级、互联网电商的冲击,增长陷入了困境,在2012年到2015年共关闭了943家门店。

不过,在之后几年,森马市值腰斩后,靠旗下“巴拉巴拉”童装翻身,现稳居亚洲市场榜首。

“穿出自然”的班尼路

| 班尼路曾在2013年聘请刘德华作为形象代言人

班尼路,创立于80年代初,终以低至2.5亿元的交易价格被贱卖。

周杰伦代言十年“on the way”的德尔惠

从2003年和周杰伦合作开始,德尔惠一下子名声大噪,进入了快速发展之路,但最后于2017年年末,公司欠债6.36亿元,抵押厂房及土地以及仓库,公司停业收尾。

“It is up to you! (由你决定!)”的杰克·琼斯

杰克琼斯诞生于1989年的丹麦,在2000年进入中国市场,因为Zara、H&M在国内还没有开始大火,与国内其他品牌的个性更鲜明,便成为当时年轻人潮流品牌的标杆。

一上身给人的感觉就是:“我不止很潮!我还很特别!我很与众不同!”

但是17年后的杰克琼斯因为产品定位不清晰,创新能力止步不前,陆续关闭了线下门店,2017年9月,杰克琼斯也关闭了京东店铺,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时代抛弃你时,

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适应市场、适者生存,

新环境到来前需做出改变,

否则就会被淘汰!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