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什纳与沙特王储"交情"引美政界担忧

2018年12月11日 12:12 互联网

在情报部门有“充分证据”证明对方有预谋地杀害了一位美国居民的情况下,美国对沙特拒绝引渡卡舒吉案主要嫌疑人将如何回应?

上周日,沙特拒绝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关于引渡卡舒吉一案两名主要嫌疑人的要求。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表示:“我们不会引渡我们的公民。我们一直要求土方给我们提供可以在法庭采用的证据,但对目前的状况并不满意。”

土耳其法庭上周三应伊斯坦布尔总检察官的要求,对沙特情报局前副局长亚希里将军(Ahmed al-Assiri)和王室前高级顾问卡赫塔尼(Saud al-Qahtani)发出逮捕令。

对此,美国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成员、共和党人卢比奥(Marco Rubio)在周日接受CNN采访时表示:“17个他(王储)身边的人包了架飞机,飞到第三国,进了领事馆,把一个人杀了切成块,然后说他不知道,更别说下令做了这事——这绝对不可能。我们甚至都不需要铁一般的证据(smoking gun)。这不是刑侦电视剧,我们知道的绝对够了。”两名被土方要求引渡的嫌疑人大有来头。美国财政部曾在上月11日公布了因涉嫌卡舒吉案而被制裁的沙特嫌疑人名单,卡赫塔尼赫然在列。11月29日,加拿大加入了制裁这17名嫌疑人的行列,嫌疑人被冻结财产,禁止入境。据Business Insider披露,卡赫塔尼是通过Skype远程操控整个过程的。而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卡赫塔尼是学法律出身,曾担任前沙特国王的法律顾问。11月20日,卡赫塔尼因涉卡舒吉案被沙特王室解职。

  另一名嫌疑人亚西里更是一位铁腕人物。

据亲穆兄会媒体中东眼早前报道,刺杀卡舒吉的15人小组是由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亲自组建的一支精英部队,名为虎之队(Firqat el-Nemr, Tiger Squard),在美国情报界也相当有名。报道称,虎之队的任务是“在不引起媒体和国际社会注意的情况下刺杀沙特异见人士,不论在沙特本土还是在国外。”

自2015年起,沙特联军持续对伊朗支持的也门胡塞武装进行空袭,造成大量无辜平民死伤,作为联军发言人的亚希里因此收获了“野兽”的称号。今年10月19日,亚西里因涉卡舒吉案被沙特王室解职。

  “野兽”将军亚西里

另一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和沙特王储“深厚”的友谊,让越来越多美国官员感到不安。据12月8日报道,很长时间以来库什纳一直和本·萨勒曼保持着非官方的私人通信,包括短信和电话。三名前白宫官员分别证实,这种私人联系一直延续到卡舒吉遇害以后。

《纽约时报》还援引一名沙特官员的话说,库什纳给本·萨勒曼提出了“关于如何度过风暴的建议,敦促他解决在该地区的冲突,避免进一步的尴尬”。

对于两人的关系,甚至连著名美国政治学家福山(Francis Fukuyama)也在推特上写道:“库什纳应该问问他的朋友本·萨勒曼,他们到底把卡舒吉怎么了。”

事实上,库什纳与本·萨勒曼的友谊在白宫早已不是秘密。在卡舒吉被害七个月前,《华盛顿邮报》曾发表长篇文章披露两人建立友谊的过程。

2017年3月19日,萨勒曼与特朗普及库什纳进行了第一次正式会面。按照行程安排,当天特朗普本来是要在白宫会见德国总理默克尔,但是风暴使得默克尔的飞机延误。于是特朗普、库什纳和已到访的本·萨勒曼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当年10月底,库什纳在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鲍威尔(Dina Powell)和中东特使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的陪同下飞往利雅得与萨勒曼进行了非公开会面,对此很多情报部门人员并不知情。据《华盛顿邮报》、The Intercept和《每日邮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双方好几个晚上一直聊到凌晨四点钟,对整个中东版图制定了战略规划”。

更重要的是,双方似乎可能了一些不该讨论的敏感问题。《每日邮报》披露,库什纳有可能从白宫拿走了一份从伦敦酒店、美国主要城市和游艇上截取的窃听记录汇总的情报,“情报是由CIA提供给美国总统的,内容涉及沙特其他王室成员在一些国家的密谋。而库什纳将复印件给了萨勒曼。”

对此库什纳的律师予以否认,称库什纳没有泄露国家机密。而在“密会”后数日,本·萨勒曼就开始了大规模的“反腐行动”。

对库什纳这种依赖个人关系而不是官方渠道来处理复杂中东问题的行事方式,多名白宫高级官员表示不满。这也直接影响到了库什纳在之后获得情报的权限问题。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18年3月,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F. Kelly)在一次情报简报会上问了一个关于接待王储到访的敏感问题。情报人员在回复中表示,基本上所有的美方和沙特方面的接触都来自于库什纳和萨勒曼的联系。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