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抓捕C-17货机间谍 上演美中加三国角力

2018年10月19日 08:08 自由亚洲

美国近日成功地从比利时引渡一名中共间谍,再次引发外界对中共商业间谍的关注。美国月刊杂志《连线》(Wired)10月11日发表长篇调查文章,详细披露了两年前因窃取美国C-17货机机密而被美国从加拿大引渡回美的苏斌及其案子的完整细节。

《连线》杂志通过大量的采访和调查,除了详尽曝光了苏斌如何与中共军方的两名黑客配合,试图规避美国追踪,盗取美国C-17运输机的大量数据以及F-22“猛禽”和F-35战斗机的部分文档外,还讲述了美国如何通过苏斌的案子,暂时遏制了中共的网路盗窃行为。

此外,《连线》还披露在苏斌被抓后,中共国安如何将生活在中国的、与苏斌素不相识的加拿大公民高凯文夫妇(Kevin and Julia Garratt)抓捕,并企图以他们作为筹码,迫使加拿大拒绝美国引渡苏斌的要求。

接上篇。

美国向加拿大要求引渡苏斌 中共抓加国公民作筹码

2014年晚春,当时任助理司法部长的卡林和时任司法部检察官的希基一起坐在匹兹堡机场的时候,FBI已经搜集好了所有起诉苏斌所需要的材料。此时正值美国司法部发布针对中共间谍活动的新发现。

为了真正逮捕苏斌,FBI需要加拿大当局的合作。当时的时机对处理此案很有利。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报导,大约在FBI要求加拿大皇家骑警帮助拘留苏斌的同时,加拿大也正在应对中共政府资助的黑客的大规模攻击。这些黑客已经渗透到加拿大的国家研究理事会的网络。该理事会领导加拿大的研究和开发工作。(中共否认了这一指控。)在这个大背景下,加拿大政府愿意在苏斌的案子上配合美国。

2014年6月,调查团队了解到苏斌打算离开加拿大回到中国,虽然没人知道他会离开多长时间,但加拿大政府决定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在苏斌预定行程的前几天,加政府将其抓捕。

而中共立即就知道了其最有价值的“情报资产”已经被抓。

随着苏斌准备首次出庭,中共很快就决定向加拿大发出一条不那么微妙的信息。为了让加拿大三思而后行,以阻止苏斌被引渡到美国,中共国安部策划了抓捕加拿大公民高凯文夫妇的阴谋。

高凯文夫妇在中国生活了30年。根据Trip-Advisor的说法,这对夫妇50多岁,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在中朝边境城市丹东开了家人气很旺、名叫“Peter’s Coffee House”的咖啡店。

20世纪80年代,高凯文夫妇从加拿大来到中国担任英语教师。多年来,他们曾在6个不同的中国城市居住,养育了4个孩子。最后他们在丹东定居。在那里,他们向朝鲜人提供援助和食品,支持那里的孤儿院,并在丹东周边做义工。在丹东,他们建立了一个强大的社交网。因此,当他们被一位朋友的熟人邀请出去吃饭时,他们都没有感到奇怪。朋友的熟人想要从高凯文那里获得些建议,即如何能够让女儿申请到加拿大的大学。

这个饭局发生在2014年8月4日,饭局本身是正式的,但并不罕见。晚餐后,高凯文夫妇乘电梯下到宾馆大厅内。门一打开,就发现灯光明亮,接着他们看见一群拿着摄像机的人。夫妇两人最初以为,他们偶然撞进了一个派对,或许是一个婚礼。但并非如此。上来了几名男子将夫妇两人抓住,并将他们分开。然后推搡着他们朝着已经准备好的汽车走去。一切都发生得那么快,没有任何原因。当他们被汽车拉走时,两人从未想到这是他们在今后三个月内的最后一次见面。

直到两人进了警察局,他们才意识到自己陷入了麻烦。后来,这对夫妇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被拘留。在他们被拘留之前,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住在加拿大、名字叫苏斌的华人。

被拘留后,高凯文夫妇发现他们陷入中共的司法系统,经常被审讯,但他们自己却不知道应该向中共承认些什么。

他们的家人聘请了一位在北京工作了近20年的美国律师兹默曼(James Zimmerman)。兹默曼开始将这对夫妇的案子与苏斌的案子联系起来。

该律师意识到,中共政府正在对高凯文所进行的指控和美国对苏斌的指控极其相似。中共外交部告诉《纽约时报》说,高凯文夫妇正被调查,涉嫌窃取与“中国(中共)军事目标和重要国防研究项目”相关的情报,从事威胁中共国家安全的活动。

兹默曼律师指出,中共用来指控高凯文的证据主要是他在公共场所拍摄的一些相当不起眼的照片和录像,比如在天安门广场录下士兵升旗的情形。

该律师还说,中共所谓正当进程与大多数西方司法体系不同。他几个月都在与中共外交部、商务部和加拿大使馆官员的会晤之间来回穿梭。

兹默曼说,他的目标是向中方表明,这个案子对中共来说并不好,因为缺乏证据,有可能会引发公众的反弹。

《连线》杂志说,任何监控中共网络盗窃的人都会注意到,苏斌的被抓对于遏制中共网络盗窃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自从2014年中期以来,我们看到中国(共)团体对美国和其它25个国家实体的整体入侵活动明显下降。” 美国网络安全公司FireEye在一份报告中总结说。

而高凯文夫妇成为苏斌被抓事件的受害者。

2015年8月,《华盛顿邮报》发表一篇文章警告说,美国政府正准备针对中共黑客进行制裁。

美国方面的警告,无论是公开的还是私下的,都引发了中共的注意。北京派出了一个大型高级代表团访问华盛顿,双方进行了紧张的谈判。就在中共代表团临回国前,双方制定了一份协议,等双方领导人会面时签署。

几天之后,也就是2015年9月25日,奥巴马与习近平进行了私下会面。奥巴马宣布,双方达成共识,并同意不进行或支持网络盗窃知识产权、商业机密或其它有利于商业利益的信息。

美国之音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共政府从来不承认对其它国家进行了任何网络入侵,但却在2015年与奥巴马政府达成协议,同意不向对方实施网络渗透以获取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美国情报官员最近表示,在协议生效后的很短一段时期内,北京的确减少了对美国的网络攻击和渗透,但很快又恢复了这些行为。

高凯文夫妇和苏斌的案子仍未解决。高凯文的妻子被保释,但仍须待在中国。在2016年1月,中共政府宣布将就间谍活动对高凯文进行审判。中共官媒新华社当时报导说,中共当局发现了证据,表明高凯文接受来自加拿大间谍机构的任务,在中国收集情报。

但在幕后,中共承认这些指控是荒谬的。高凯文的律师兹默曼告诉《纽约时报》说 :“中方明确表示,高凯文案的目的就是用来向加拿大施压,以阻止将苏斌引渡到美国。”

但在2016年2月,苏斌本人放弃了对引渡的抵制,决定去美国接受指控。他的律师后来告诉美国法院,苏斌知道他的引渡进程可能比他在美国监狱服刑的时间更长。

FBI特工于是飞往了温哥华,将苏斌押回美国。苏斌于2016年3月认罪。他的长达35页的协议或许是有史以来公开发布的、有关中共间谍设备的、最详尽的第一手资料。“这是我们第一次取得这样的成功”,FBI官员瓦莱斯说。

苏斌拒绝公开发表言论。法官宣布判处他46个月有期徒刑以及1万美元罚款。苏斌当时说:“我无话可说。”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在苏斌决定放弃对引渡的抵制之后,中共对高凯文夫妇的指控也迅速破灭。高的妻子能够在2016年5月离开中国。而他本人在当年9月被释放,尽管他不得不支付了近2万美元的罚款。

中共故伎重演窃取美国信息 国安部变主要力量

中共最终还是没有遵守2015年中美达成的协议。今年春天,FBI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公开表示,网络安全界人士已经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中共已经故伎重演,再次侵入美国计算机系统并大规模窃取信息。

“没有哪个国家(的黑客行为)能达到(与中共)接近的水平”,雷在3月份告诉NBC新闻说。

川普总统近期告诉路透社说:“我们正在谈论重大损失,我们正在谈论你甚至没想过的数字。”

网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的联合创始人阿尔佩罗维奇(Dmitri Alperovitch)说:“在过去的一年半里,(网络盗窃的)数量大幅增加。”

川普与中共打贸易战,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对中共多年来猖狂地盗窃知识产权的一种惩罚方式。

“经过多年不成功的美中对话,美国正采取行动对抗中国(中共)”,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写道。

在2005年至2014年,中共网络盗窃运动背后的主要力量是中共军队。近两年来,中共国安部已经介入,并成为中共网络盗窃新的中央办公室。

网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的联合创始人阿尔佩罗维奇透露,中共军队已经大幅后退,而国安部及其附属承包商已经填补了这一空白。

阿尔佩罗维奇指出,这些与国安部有关的新黑客比中共部队更加老练,他们下大力气找出如何把盗窃做得更加隐密的办法。因为没有中共黑客想要像之前的那五个中共军队人员那样,出现在FBI的“通缉”海报上。#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