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特务怀疑这女人身份,却为何又不敢查她?

2018年01月14日 05:05 今日头条网

1937年年底,杭州沦陷后,沈安娜夫妇随着浙江省政府迁往山区,因此,与上海党组织失去了联系。她又该如何继续执行潜伏任务呢?就在这时候,沈安娜的“贵人”——时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朱家骅出现了。

朱家骅。

沈安娜在浙江省政府做速记员的时候,因为写得一手好字而受到当时的浙江省政府主席朱家骅的赏识。此时朱家骅高升为国民党中央党部部长,这对沈安娜来说,是个绝好的机会。

朱家骅一见沈安娜来找他,便眉开眼笑,先是夸奖她是有为青年,接着又要给她介绍工作。说到高兴,朱家骅突然皱起了眉头说:“你还不是国民党员吧?这可不行,中央党部的工作人员必须得是国民党员。”

沈安娜。

沈安娜赶紧说:“在浙江时我还年轻,没人提点我,现在加入可以吗?”朱家骅哈哈一笑,马上指示秘书为沈安娜办理了特别入党手续,审批快捷,党证上还印有一个醒目的“特”字,这在国民党内部可是被认为有后台、有来头的。而这张特殊的国民党党证,也成为了沈安娜在敌营内部的“金钟罩铁布衫”。

为了方便开展情报工作,沈安娜独创了许多速记符号,别的速记员看不懂,即使被特务查到,也不知道她写的是什么。慢慢的,沈安娜逐渐成了一名成熟的情报工作者。可就是一张纸条差点毁掉了她多年的苦心经营。

沈安娜。

1940年2月,一本名叫《摩擦从何而来》的小册子在中国各地疯狂传阅,册子里收录的是当时国民党的机密文档,内容是反共剿共。这个时候,正值国共两党团结抗日的关键时刻,这些文档的公开,无疑是将国民党公然破坏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为此,国民党受到社会各界的一致谴责,一时间也是灰头土脸。

不久,国民党召开五届十中全会,在讨论军情泄露问题时,元老张继无奈地表示:“提起共产党,我就汗流浃背啊!”接着,他向蒋介石埋怨道:“委座难倒丝毫没发现,你身边就潜伏着共党吗,不然,如此机密的文档怎么转眼就到了共党那边呢?”1942年的一天,沈安娜带着收集好的情报来到了约定地点,然而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联络人徐仲航却仍未赴约。她一连等了好几天,沈安娜心急如焚,情急之下,她给徐仲航的工作单位正中书局发去了一封试探性的信,上面写:“孩子有病,借你的钱,下月再还”。

沈安娜。

几天后,国民党中央党部沈安娜的办公室里来了两个特务,开门见山拿出了沈安娜寄给徐仲航的那封信,问她为什么要找“共党”借钱?是不是徐仲航意欲收买她。

沈安娜听完脸一绷,严肃地说:“这点钱就能收买人?再说,人家是正中书局堂堂处长,你凭什么说人家是‘共党’?”特务立刻回答说:“他藏有好多反动书籍!”沈安娜一听就知道了他们的底牌,接着,撂下一句话:“信的内容你们知道,有事你们向朱秘书长去报告好了。”说完扬长而去。

回去以后,他们才得知沈安娜是朱家骅的老部下,还是经朱部长亲自介绍的“特别党员”。

沈安娜一家。

加上进入中央党部后沈安娜已经生育过两次,仔细想想,这世界上谁见过拖家带口挺着个大肚子去搞情报的女特工呢?当即便不敢再查了。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