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伤残老兵半年考上研究生 念战友余生仍做解放军

2018年01月11日 10:10 互联网

2016年4月30日,一张残疾老兵登上当年边境作战的主峰,脱掉假肢放松残腿的照片迅速在网上走红,坐在自己和战友用生命和鲜血铸就的界碑前,这个军人说:“别看我腿断了,要打仗,我还是第一个上!”

他的名字叫王曙光,1964年出生,1987年即将从石家庄陆军学院军事指挥专业本科毕业的他,毅然放弃到国防大学第二期师资班深造的机会

一连递交了3封请战书坚决要求到边境作战。当年8月9日,他就奔赴前线成为某高地主攻团的见习排长。

在前线他又连写三封请战书参加了突击队。为了配合主力部队作战,王曙光和战友按照部署向指定地点进发,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一颗地雷炸响王曙光飞了起来,当战友小心翼翼地将王曙光拖起来时,才发现他的身底下还有四五颗地雷,而他已经是血肉模糊。

在简单包扎后,王曙光被紧急送往后方医院。为了与死神赛跑,战友们放弃大路,冒着枪林弹雨在崎岖的山路上一路狂奔,而王曙光因失血过多,渐渐陷入昏迷。

看着生命垂危的排长,战士李永犬立刻大哭起来,他说排长你只要睁着眼,我们肯定活着把你抬回去。听到战友的哭喊声,

已经濒临休克的王曙光又苏醒过来。为了保持清醒,他开始强迫自己唱歌:《军营男子汉》《两地书 母子情》。

4 个小时候后王曙光被送往了前线医院,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手术后,他还是失去了双脚和右手中指,但生命是保住了。

然而5天后,战友李永犬被一发直瞄火炮当场命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那年他才17岁。

王曙光告诉自己要重新站起来,要替这个鼓励自己活下来的战友回家尽一份孝。

在经历了10次痛苦的手术之后,王曙光的残腿终于达到了安装假肢的要求。1988年8月9日在医护人员的安排下

王曙光赶赴上海假肢厂,这一天他思绪万千,因为一年前的这一天正是他奔赴前线的日子。

等待了一年之久,重新站起来的愿望终于成为了现实,王曙光兴奋极了,他一口气走了一里路。

然而装上假肢后的生活对王曙光来说仍然是困难重重,别人一挤他就倒,有时候脚断了脚就掉下来了……

此时改革的大潮正在席卷中国,人们都忙着下海经商,而他成为别人眼中的“另类”。王曙光内心很痛苦,他觉得自己在部队是多余的

是要离开部队的。生活的艰难,人们的不理解以及长期养伤没有具体工作岗位的状态,让王曙光陷入到极度的压抑和恐惧当中。

王曙光夜里会突然惊醒,觉得屋子马上就要塌了,然后他就要装上假肢出去走一走。他逐渐意识到了自己是一种病态,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

他的病情有了好转,也有了自己的规划,他开始着手准备读研究生。1996年,经过半年多疯狂补习,王曙光成功考取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研究生,第二年就取得了律师资格

也做好毕业后脱下军装做律师的准备。然而两年后,真要脱军装的那一刻,他还是止步了,因为这身军装不仅承载着他的青春,还承载着自己的鲜血和战友的生命。

王曙光说,他并不想超越别人,只想争取一个普通人生活工作能力和权利。2003年,王曙光再次面对去留,他很纠结难以下定决断。他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买下了一张车票,来到了烈士陵园。这是他第一次自己走回来,回到自己曾经战斗的地方,回到了战友牺牲的地方。

遥望曾经战斗过的远山,站在烈士的墓碑前,王曙光思绪万千,他在想这些战友牺牲前都在想些什么,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国家的强盛,为了民族的独立。

他看到当地两对夫妇带着孩子来祭奠烈士,那一刻,王曙光曾经认为无处安放的记忆终于找到了归宿,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为了能够继续留在部队,他报告了西南政法大学的法学博士,直到博士毕业,师生们才发现他是一个没有双脚的人。

相关阅读

评论(3个评论)

写评论
  • Noavatar small
    游客
    2018年01月11日

    老百姓心中有杆称,眼看老腐败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死了也揪出来[酷]

    • Noavatar small
      游客
      2018年01月11日

      你就是坐在椅子的键盘侠,你可能连一个大越战的人都没见过,他们绝大部分根本就没有什么,只是普普通通的农民。

      • Noavatar small
        游客
        2018年01月11日

        我们村也有一个打越战的,但很低调,国家也没有给什么帮助。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