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由贸易港方案将推出 香港不淡定了

2018年01月10日 15:03 海外视角

来自上海市多个渠道的信息显示,上海市已经形成了建设自由贸易港的初步方案,并且报送至国家相关部委征求意见。

一切顺利的话,全国第一个自由贸易港方案将于2018年在上海落地。

来自上海市多个渠道的信息显示,上海市已经形成了建设自由贸易港的初步方案,并且报送至国家相关部委征求意见。

事实上,前期工作早已经启动。上海市浦东新区区长杭迎伟在2017年10月透露,浦东新区正在为正式启动做好准备。

“自由港是设在一国(地区)境内关外、货物资金人员进出自由、绝大多数商品免征关税的特定区域,是目前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能区。香港、新加坡、鹿特丹、迪拜都是比较典型的自由港。”2017年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撰文,如此定义自由港。

与已有的保税区、自贸区等区域相比,自由贸易港在海关监管、税制安排等方面更为特殊。一方面,开放度最高,另一方面,设立条件最为严格,对监管的精准化要求也更高。

在受访专家们看来,在“一线”最大程度放开后,能不能有效进行风险管控,是对自由港最大的挑战。

2017年3月,在国务院印发的《全面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里,最新目标是“对照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的自由贸易区,全面深化自贸试验区改革开放”。

由于没有特殊的“税收优惠”和资金支持,从第一个上海自贸区设立后,自贸区的探索一直强调制度创新,是“制度创新高地,不是政策洼地”。

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朱民曾在一次讲话中表示,上海自贸区产生了对全国具有示范意义的“四大发明”。

“为什么在有了自贸区的前提下,还要搞自由港呢?”陈波认为,自贸区在货物贸易便利化方面取得了很多新进展,但在服务贸易方面,还有很多没落实的地方。

尤其是金融改革,可圈可点之处不够多,“除了FT账户,也就是融资租赁、内保外贷以及上海自贸区里的外资企业资金池之外,能够算得上的不多。”陈波认为,金融改革步伐不够快的原因可以理解,自贸区政策需要在短期内可复制和可推广,同时也要防范开放双刃剑带来的负面效应,而潜在风险主要集中在金融领域,“我们处在一个两难的阶段,如果要改革就必须得承担风险,但是因为有风险,所以对改革本身增加了很多约束,使得改革的步伐变慢。但同时,国家又要参与全球化的竞争,参与全球资源要素的竞争。”

两难情况下,应该怎么办?在陈波看来,应该把两个任务分开推进,“自贸区,继续按照开放型大国的要求,在可复制可推广的政策改革方面,进行先行先试。而自由贸易港,直接对标全球最开放经济体的要求,参与全球资源配置和要素竞争。”

如果“二线”能够高效管住,那么“一线”就可以更大胆、更高水平的开放。在这样的背景下,在上海自贸区范围内,再划出一定区域,建设自由贸易港的方案呼之欲出。

“提高监督能力,而不是管制程度”

不搞圈地,搞制度创新

规划中的自由贸易港,并非另起炉灶。

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朱民曾公开表示,上海设立自由贸易港,是在现有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内设立自由贸易港区,“不搞圈地、不搞大拆大建,主要是制度创新,研究一套符合中国实际的同时具有国际水准的新的监管制度。”

在贸易自由化方面需要最大力度做减法:“取消或最大程度简化入区货物的贸易管制措施,最大程度简化一线申报手续。”在制度创新方面,则要更多做加法,“探索实施符合国际通行做法的金融、外汇、投资和出入境管理制度,建立和完善风险防控体系”。

除了制度创新,对自由港来说,更内核的内容是功能提升。

“在自贸区,服务业开放也并不是特别充分,搞自由贸易港,要更充分了。否则跟国外对接,没有相关服务业做支撑。”白明说,自贸区是在保税区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很多领域还是按国内规则办,“自由贸易港,需要更加开放,如果按我们的规矩,外国人不来了,或者自由港的含金量会打折。”

他建议,离岸贸易、离岸金融都要跟上。

“如果不发展离岸贸易,在原来保税基础上,干不干自由港都无所谓。发展离岸贸易,就得有离岸金融。”白明说,上海自贸区虽然也搞了自由贸易账户,但不是基于离岸交易的自由贸易账户,是一般的进出口贸易方面的自由贸易账户,按照现行的外汇管理条例,还是要进行严格审批。而在自由港内,按国际惯例,支付应该立刻兑现,可按现有的监管措施,还是做不到。“但在自由贸易港,划出一块地方,可以更加自由。”

服务贸易在“境内关外”模式下,也会更加便利。赵楠以船舶维修业务为例,为了控制可能存在的风险,在传统模式下,从事国际业务的船舶零配件需要维修,有的零配件需要进口、报关出口,再装上船。有些甚至要求同船换装,比如某个零配件从一条船上卸下来,维修好,还要装回到这个船上。但如果自由港模式下,就可以改变现在的监管模式和手续流程。“很多离岸服务是否可以开展,在税收上是否可以对接国际离岸业务的税收方式,这些都要逐步去探索。”

在多位受访专家看来,设立自由贸易港,发展本地贸易、转口贸易并不是最终目标,离岸贸易、离岸金融才是自由贸易港最终探索的方向。

香港具有最自由开放的监管制度

香港贸易总值在全球排名第七,凸显香港国际贸易中心地位。香港的优势包括:全面零关税及贸易不设限制、便利及低成本的通关制度、完善的法律保障及高度开放的金融市场。

在货物管制方面,除了酒类、烟草、碳氢油类及甲醇外,所有进出香港的货物都毋须缴付任何关税,所以大部分商品贸易都不用进行关税评估。再者,香港没有附加税,并只有极少数的非关税管制措施,大部分产品均毋须申请任何文档便可自由进出香港。

另外,香港的报关手续便利,成本低廉。报关可于货物输出或输入后的14日内透过电子渠道完成。根据WTO资料,香港报关所需的文档要求简易,货物过境开支只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CED)高收入国家的五成。这些便利为企业减低贸易成本,并有利中小企参与国际贸易活动。

在投资方面,外资普遍享有100%拥有权及国民待遇。成立公司的手续快捷,最快可于1小时内完成注册,并且没有最低实缴股本的规定。完全开放的金融市场让企业在香港可自由兑换外汇及自由调动资金进出,有助提升营运效率。

这些优势为香港建立一套稳健开放的制度,带动贸易及投资活动。

新加坡具有完善的资讯科技配套

与香港相近,新加坡对大部分货物实行零关税。在进出口管制上,新加坡只对少数产品实行规管,但商品进出新加坡的行政进程仍较香港为多。然而,新加坡能利用完善的资讯科技配套,为贸易商提供便利,同时达到监管目的。

新加坡海关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利用资讯科技系统,协助贸易商节省成本并执行高效监管。虽然贸易商需要在海关进行登记,但申请进程最快可于4小时内完成。在进出口审批上,新加坡的电子单一窗口TradeNet每年平均处理900万宗个案,其中99%可于10分钟内完成,大幅减低企业的作业时间。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