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盼青龙缚白象:略谈中印两国的空中博弈

2017年12月07日 16:04 互联网

据新印度快报网站9日报道称,为了应对中国在西藏“富有攻击性”的基础设施扩张行动,印度下月将启用5条先进的飞机跑道,它们位于“阿鲁纳恰尔邦”(中国藏南地区),可以起降印度所有类型的军机。本期出鞘,小编就和您聊聊中印两国在该地区长期以来的空中博弈。

据目前掌握的资料,在2011年,印度就规划在“阿鲁纳恰尔邦”花费72亿卢比(约6.9亿元人民币)修建7座先进机场。其中浦那、泽洛、阿隆、梅丘卡4地的机场将于下月启用,瓦弄机场将会在本月启用。都登和达旺机场则将于明年初启用。

印政府曾因争议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极为缓慢遭本国舆论批评,在得知中国正在西藏地区扩建6座重要的民用机场后。印度最近在拉达克地区启用3座先进机场,都邻近实际控制线。印度C-130J大力神运输机多次在这些机场起降,而重型运输机可以快速运输部队、装甲车和坦克,极具战略威胁。

其实,中印间的空中博弈由来已久,由于中印边界地区特殊的地理环境,空中力量在这一地区的战略态势中,起了至关重要的影响。中印边界线长达1700公里,分东、中、西三段,在这三段边界上都存在领土争议,半个多世纪以来,双方在空中力量建设方面进行了大量你来我往的博弈。

不过,在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中,双方空中力量都没有什么作为。一方面,印度认为印度空军当时主要以螺旋桨飞机和英制 “吸血鬼”式喷气战斗机为主,无论是数量还是性能都不比中国空军当时的米格-15、歼-5。至于印度向英国订购的猎人战斗机和堪培拉轻型轰炸机,则尚未交付交付。

另一方面,中国空军当时位于西藏的机场由于地处高原且基础设施较差,战斗机难以利用这些机场作战。而1962年的中国空军日子也同样不好过:苏联在1960年8月停止了对华军事援助,中国航空工业陷入困难,中国空军实际出勤率很低。图-4是当时中国唯一能对印度构成威胁的飞机。

关键时刻,印度渣渣的情报能力帮了中国,开战后,当印空军参谋长请求空袭中国军队的补给线时,尼赫鲁拿出一份据说是印情报部门从美国中情局获得的消息,称中方已在西藏部署了苏制图-4轰炸机,作战半径覆盖新德里,印度一旦空袭西藏,势必引发中国的报复。

中印边界冲突给印度空军留下了苦涩的记忆,这刺激了战后印度空军的现代化。而战后不久,美国就向印度提供大批C-47运输机,法国为印度生产具备高原飞行能力的云雀直升机。同时,印苏军事合作日益密切,1962年,印度购买了首批7架米格-21战机,这些都成为后来印度向中国叫板的资本。

而同一时期的中国在西藏的空中力量却处在一个尴尬的时期。当时中国空军在西藏没有常驻的战斗机部队,在西藏驻训如候鸟一般,每年初夏进场,冬季撤出。而在入冬至初夏这段漫长时间里,广袤的西藏上空防空力量异常薄弱,若有不明飞机入境,只能在青海或四川的起飞战斗机进行拦截。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在于,西藏是世界屋脊,气候属于严酷的高原高寒气候,世界各国的航空兵都没有遭遇过如此残酷的环境。以日喀则机场为例,海拔3700米,气压只有海平面的70%左右,空气稀薄。缺氧使人体力下滑严重,冬季气温在零下40度左右,露天环境下机务人员难以维持正常作业。

比起缺氧、严寒带来的困难,在西藏部署战斗机受交通的影响更严重。维持战斗机日常训练、巡逻,需要大量油料、部件(现代的歼10战机一个起落架次要消耗2吨航空煤油)。平时运一车燃料上高原就要消耗半车,冬季大雪封山,几条进藏公路都陷入瘫痪,使得驻藏部队的物资及其宝贵。

而当时中国军队所装备的歼-6、歼-7战机和红旗2地空导弹的高原作战能力都很差,西藏在入冬至初夏这段时间里,只有以甘巴拉雷达站为代表的雷达部队进行空情监视。巴拉雷达站是世界上最高的人控雷达站,位于西藏的甘巴拉山顶上,于1965年10月建站,连续多年获评“优质雷达情报站”。

外媒曾对此发出评论,在中印边境地区,具有战略意义的制高点掌握在中国军队手中,这些海拔超过5000米的制高点是部署大型雷达的绝佳地点。位于拉萨附近的甘巴拉雷达站,就可俯瞰中印边境甚至印度纵深地带。它就像一架24小时滞空的大型预警机,印军的许多举动都在它的掌控之中。

你有千里眼,我有无影脚。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前,印度是实际掌握中印争议地区的空中优势的。当时印度空军的米格-25战斗机,曾经数次穿越中国西藏全境,甚至抵达青海和新疆等周边地区,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中国空军没有任何有效手段能遏制其入侵活动!

这种优势不仅体现在装备性能上,还体验在实战经验上。1999年印巴卡吉尔冲突时,印度曾用伊尔-76运输机降落在高原机场,将将T-72主战坦克、FH-77榴弹炮送上高原,一举取得优势。而同时期的中国军队,严重缺乏高原地带战时空中快速投送能力和经验。

这一时期,印军无时无刻不想着为1962年的惨败复仇。1967年,中印在中锡边界爆发了两次武装冲突,即“乃堆拉事件”和“畴拉事件”。1980年,英迪拉甘地出任总理后,对中印关系正常化并不感兴趣,在印陆军势力的鼓动下重拾尼赫鲁“前进政策”,不断向边境争议地区增兵蚕食中国领土。

1986年2月印度批准了“棋盘行动”军事演习,演练如何将位于阿萨姆平原的印军快速部署到同中国接壤的实际控制线附近。演习涉及印军10个师和数个空军中队。印军使用新装备的米-26重型直升机,将一个旅的部队空运到了靠近达旺的吉米塘。随后该旅越过纳木喀措,占据了附近的哈东山口。

这一举动最终引发了1987年的中印桑多河谷冲突,虽然印军最终在中国军队强大的增援面前主动后撤部队,但同一时间中国军队通过在中印边境进行的“87.4”的军事演习中得出结论:在当时可能发生的战争中,印军在制空权、制电磁权、机动能力和保障能力上比解放军更有优势。

不过,近年来中印边界的空中力量对比又发生了改变。首先,中国在中印边境地区已取得空中作战优势。战斗机部队已经形成进藏常态化值班,成都军区空33师的歼-11,空44师的歼-10已成高原常客。解放军还加强了西藏一线机场建设,最近的机场距离印度仅227公里,能够实施先发制人打击。

其次,西藏和新疆的国防动员能力和战争潜力得到空前的提升。在青藏铁路建成以后,入藏运力爆发性增长,每年向西藏运送5000万吨物资,同时,中国有七条公路可进入青藏高原,其中青藏公路全年可以通车,这加强了空军油料、零部件等物资储备,航空兵长期驻训有了物质保障。

当然印军也不会闲着,据外媒8月26日消息,印度陆军拟购600架微型无人机监视中印边境,以色列埃尔比特系统公司和美国波音公司有可能与印军合作,其中波音公司预计将提供“扫描鹰”无人机。有鉴于印军曾误将金星和木星当中国无人机研究了半年,三哥这回确实有些奋起直追的感觉。

此外,印军还引进了10架可在野战机场起降的美制C-17大型军用运输机,投送能力大大增强。同时印度政府调拨大量资金修建机场,至2014年,已在靠近中印边境地区修建了51个机场。在这些机场中,有的机场能起降中型战术运输机,有的则部署印度空军最先进的苏-30MKI战斗机。

巧的是,就在昨天(9月9日),据央视七套报道:成都军区某装备技术保障大队在海拔4500米的高原进行了防空阵地实打实修演练,我军歼11战机模拟地战机对我军地面防空阵地实弹射击后,我军某装备技术保障大队对受损的火控雷达和高炮进行了战场抢修。

考虑到歼-11和苏-30MKI的血缘关系,演习的针对性不言而喻。另外,近年来中印双方的新型军机都很注重高原试验环节。最新的消息是,印度国产LCH武装直升机在进行了高原飞行测试。可预见的未来,中印之间的这场空中较量,还将继续进行下去。本期的出鞘就到这里,我们明天见。

相关阅读

评论(3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