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缅怀!歼10女飞行员余旭烈士牺牲一周年

2017年11月13日 00:12 互联网

11月12日,是中国首个歼- 10女飞行员余旭远航一周年纪念日。去年11月12日,她在河北进行飞行训练中跳伞失败,壮烈牺牲,被批准为革命烈士。余旭是中国首批第三代战机的女飞行员之一,也是首批八一飞行表演队女队员之一。(图片来源:沈玲)

新浪军事深度:八一飞行表演队在珠海航展结束没几天的时间里就发生了飞行事故,飞行员余旭牺牲,举国震惊,去年这时候全社会都在哀悼,在寄托哀思的同时,客观分析本次事故发生的可能原因的文章,却几乎不可见,同时女性是否适合担任战斗机飞行员的争论也不绝于耳。

其实飞行是一项高危的工作,发生事故本身非常的正常,本次大家这么关注主要因为是一位女飞行员,而且还是第一代战斗机女飞行员,同时刚刚参加完珠海航展的八一飞行表演队又比较受瞩目,而事故本身更是异常的惨烈。

首先,飞行是一项风险极高的职业,飞行本来就是冒险家的职业,从事这个职业开始,就要抱有牺牲的心理准备,而飞行表演队因为要做各种特殊的更为危险的飞行动作,比一般的训练飞行风险更高,历年全球各国航展现场和日常训练也是经常出现各种惨烈事故,全球莫不如此。

很多表演发生事故,飞行员都是最后一刻弹射跳伞成功。美国雷鸟飞行表演队久负盛名的世界数一数二的飞行表演队,也曾经出过五架飞机以编队形式一起撞地坠毁的惨烈事故。那么八一表演队的水平在国际上处于什么水平?综合来说在第三代战斗机表演队里处于中等偏下的范围。

本次事故事发时最少是两机编队,最少存在于三名飞行员,到底是哪位飞行员操作失误造成惨剧,从现有信息来看,长机双座歼10在事故当时到底是谁在驾驶,歼十战斗机不存在专用教练型,一般来说双座战斗机,如果用于教练飞行,教官应该座于后座,学员座在前座。

而八一表演队很奇怪,中校军衔一级飞行员座于前座,上尉军衔女性二级飞行员余旭反而座于后座,只能认为因为前座视线更好,所以,表演飞行时应该还是前座军衔和技术更好的飞行员更多的实际操作飞机。

而且在没有加大推力的前提下,双座型战斗机因为增加了一名飞行员及相应的设备,空重是增加的,飞行性能是下降的,这对高机动高难度的飞行表演来说是极为不利的,世界上用双座战斗机用于表演的也不多见,其实际意义也不大。

综合分析来说,正式的重大的飞行表演,以余旭为代表的女性飞行员不太可能操控飞机直接参加飞行表演,当然,事故当天显示是飞行训练,双座机是谁在操作训练就不好判断了,不过从飞行水平和军衔上来猜测,当时谁在操控飞机的可能性是双座前排飞行员高于双座后座飞行员(余旭)。

目前来看,上届航展第一天08号双座机随队上天表演,拍的照片可以看到,飞行员为两名男性,而余旭自己受采访时也说会第二天11月2日参加表演,以下是2号表演的照片,从历史照片分析,八一表演队应该一共拥有5架双座型歼十,事发当天坠毁的最大可能就是编号为10的双座歼十。

从目前来看,是最少双机滚转动作。如果说之前做滚桶飞行与双座机发生碰撞的是一架飞机,碰撞后未受到重创尚可操纵返航,而余旭弹射后与另一架飞机副翼相撞,飞机受损有限尚能操纵返航,还有一定的可能性合理性,如果这种猜测成立,那在现场训练的就应该不止2架歼十战机。

“双机滚转”,真正的全称叫“双机绕轴滚转”。这个动作要求一机低速平飞,另一机以此为轴进行滚转,过程中双机速度、高度要保持一致。这个动作真正的难点是,在时速不大、高度很小的情况下,僚机并不以自身的轴线滚转,而是围绕长机平飞拉出的烟雾为“轴线”进行螺旋滚转飞行。

而当时双机做滚转动作时,双座歼十很可能是处于平飞状态作为轴,另一架僚机围绕轴做滚转动作,这样的话,如果发生碰撞,主要原因很可能来自于做滚转动作的僚机。

双座飞机弹射的顺序是后座飞行员先行弹射,前座后弹射,相对而言,后座先行弹射安全性更高,因为后座弹射后会对机体产生震动,很可能会使本身就不稳定的机体产生更不可预估的机体姿态变化,而且,在危险瞬间,早弹射一秒生存的机率也会大大加强,弹射的相对距离可以达到50多米。

歼十A型装备HTY-5型弹射座椅,是我军装备的第三代零零火箭弹射座椅。零零弹射座椅,弹射座椅能在0至25千米的飞行高度和0至1200千米/小时的飞行速度内有效工作。但在俯冲、横滚等飞行状态,仍需要一定的离地高度,弹射座椅平均救生率大约为80%,并不绝对安全。(作者署名:蒋校长)

相关阅读

评论(1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