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副对联本成绝对,结果被一人答出,皇帝气的砍头抄家

2017年10月18日 03:03 指点江山微信号

中国的汉语凭借着独有的魅力让无数人为之倾倒,不仅诗词读起来朗朗上口,合辙押韵,就连由诗词分支出来的对联也是极具语言的独特之处。

之前给大家讲了不少前人的绝对,也引起了大家的热烈探讨,有很多朋友所对之作,让我不得不感叹——高手真的在民间呀!这也说明历经千年磨合,这种古文化已经深深地与每一个中国人融合在一起,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语言象征了。

今天我继续给大家说几个很有意思的对子,以及与这些对子的有关的一些小故事。

读书人无论是哪个朝代都不会缺少的群体,大家都想通过读书来考取功名,日后虽谈不上尽忠报国,但是,也能谋求一官半职,登堂入室,光耀门楣。所以,在古代,读过几句书人还是很多的,但是,这人一多起来,就会良莠不齐,什么人都有。

列位,读书人可不尽然都是谦谦君子,这不,话说明朝有个秀才,进京想要考取功名,一天走到一个木桥上时,看到有个姑娘在淘米,可能是受唐伯虎的影响吧,明朝秀才大多风流,看见姑娘在淘米,顿时来了雅兴,诗兴大发,想调戏一下这个小姑娘。

于是,他摇头晃脑的出了一个上联:“有木是桥,无木也是乔,取掉桥边木,有女便是娇,是娇君都爱,为君皆爱娇,叫声多娇女,来也!”

这个小伙子说完还自以为是的点了点脑袋,谁曾想这淘米的小姑娘也不是善茬儿,好歹也是个大家闺秀,张口便回了秀才一个下联:“有米是粮,无米也是良,取掉粮边米,有女便是娘,是娘儿都爱,为而都爱娘,叫声娘的儿,滚吧!”

听罢,旁边的行人都哈哈大笑,这联对的虽不算工整,但是,那个时候的一个小姑娘,能有如此才气,也是令人很佩服的。

此时,酸秀才脸上实在挂不住了,心想我堂堂一个秀才,能让一个小丫头片子羞辱吗?于是,贼心不改,看到姑娘手中淘米用的箩筐,又想出了一个上联:“大箩是箩,小箩也是箩,小箩装进大箩里,两箩合一箩。”

这个时候正巧一只出殡的队伍走了过来,小姑娘也毫不客气,“棺材是,材秀才也是才,秀才装进棺材里,两才合一才。”这一回秀才的脸上确实挂不住了,自己一个秀才让一个小姑娘羞辱了两回,但是,他也丝毫没有办法,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说起对联,这里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小故事:

一天,祝枝山闲来没事就打算去游西湖逛逛景儿,但是,不料此时却在半路遇到了杭州举人徐子建,两个才子见面,当然是要磨合磨合了。

此时徐子建就缓缓的走过来,大声说道:“久闻祝兄大名,如雷灌耳。今有一对请教可否?”祝枝山也知道这人不是善茬,自然他也是有两把刷子的,随即说道:“谈不到请教,你就马儿伸腿——出蹄(题)吧。”

徐子建想,既然你叫我出题(蹄),不妨就以蹄为题吧,于是,他就吟了上联:“马过木桥,蹄擂鼓,咚咚咚。”

口中说着,连擂了祝枝山三拳。祝枝山想,好哇,你名为请教,实则打人。来而不往非礼也。

于是,他便说道:“这有何难?下联为‘鸡啄铜盆,嘴敲锣,哐哐哐’。”边说哐哐哐,边打了徐子建三个耳光。

此时的徐子建非但不生气,连声说:“小弟,佩服,佩服!”

说完穷秀才,再来说一说位列朝堂的大人物。

同样还是明朝的事,这个主人公可不简单,明朝首辅张居正。

不明白首辅的小伙伴请参考康熙年间的鳌拜,而且,鳌拜还并不是当时的首辅大臣,可以说是权倾朝野。在张居正考举人时,曾和的同行艾自修相互对对联,结果,当时张居正拿了个首位,艾自修却得了个末位。张居正不仅挖苦艾自修,还出了一个上联给他:“艾自修,自修没自修,白面书生背虎榜”。

张居正随着官越做越大,傲慢之气也越来越盛,多次在公开场合嘲笑艾自修,把艾气的啊,一直想找个机会报仇。

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

这一次艾找张居正商量事情,张居正不在,听下人说好像去了后园,便迈步来到了后花园,到了后院,却没找着张居正,找了半天才发现张居正在假山的一个洞里,正往进走。艾自修觉得很奇怪,一个堂堂宰相大人,为何趴在山洞里,便跟了上去。

但当他撵上去的时候,洞口已经被青石板压住了,但是,被青石板压住的还有一片衣服,艾自修只得作罢,把衣角拿下来,打道回府了。回到家后他越想越不对劲儿,于是,他自己暗中调查,结果却让他查出个惊天大案来!

原来啊,那个山洞的另一头,是通往的是太后寝宫!

这下可把艾自修高兴坏了,终于抓住张居正的把柄了,于是,他便想出了与故事开头相对的下联,并将此下联写在黄绢上,呈给了当时的皇帝——明神宗。

下联是:“张居正,居正不居正,黑心宰相卧龙床。”

皇帝一看就明白了,龙颜大怒,但是,却又毫无办法!

毕竟张居正身为朝廷的首辅大臣,权倾朝野,背后又有太后为其撑腰,皇帝想扳倒他可谓难啊,但是,皇帝也将这笔账给他记上了。后来,张居正一着不慎,让神宗皇帝抓住了把柄,将他免职并发配到边疆,并将他儿子以及一干心腹也都一并杀头,斩草除根!

自古以来关于对子的故事可不在少数,那个时候人们没有娱乐方式,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对诗,对对子,所以,也涌现出了一大批的文人墨客,产生了非常多的对子。当然这些对子有能对出下联的,也有想不出下联的,这些没有对出来的,也就成了绝对,留给后世的聪明人。

比如,在清光绪年间,为了纪念因反对邪教残害教民而被暗杀的江西南昌的江知府,一个叫江亢虑的人在江亭出了一个上联:“江氏在江亭追悼江西江县令”。

此联一出,立刻有无数人为其对下联,但是,所对之作,要么平仄不合,要么内容太过欢快,不符合上联严肃之气,所以,此联在那个时候竟然成了绝对,没有人能对的出来。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