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布衣童装现"性暗示"图桉 媒体:怎可道歉了事?

2021年09月25日 02:02 凤凰网

文/杜一兰

近日,在小红书等平台上,不少网友反映江南布衣旗下童装品牌jnby by JNBY童装上有“Welcome to

hell”(欢迎来到地狱)、“Let me touch

you”(让我摸摸你)、撒旦、骷髅头等文字和图桉,令人心生不适。随后,江南布衣童装印不当图桉一事持续发酵,登上微博热搜。

来源:小红书截图

9月23日下午,jnby by

JNBY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已第一时间下架所涉商品系列、撤销相关宣发物料,并成立专项小组启动自查。但网友对此并不买账,认为公司不正面回应问题,并质疑“这是什么创意设计?”

作为本土品牌,江南布衣自1997年成立以来就以“自然而然地做自己”为品牌理念,通过独特的设计在市场上获得一席之地,并于2016年在香港主板上市。如今,江南布衣旗下品牌却出现不恰当图桉设计,其内部审核机制备受质疑。

童装现不恰当图桉

近日,不少网友在小红书等平台上发文,jnby by JNBY童装上有“Welcome to hell”(欢迎来到地狱)、“Let me

touch you”(让我摸摸你)、撒旦、骷髅头等“暗黑”文字和图桉,“让人毛骨悚然”“细思极恐”,希望jnby by

JNBY能给消费者一个解释。

jnby by

JNBY是江南布衣于2011年推出的童装品牌,设计理念为“自由、想象力、快乐、真实”,目标客户为“介于0至10岁的热爱生活,独立自我,具有一定生活品质的中高产家庭的孩子”。

在jnby by

JNBY天猫旗舰店里,售价最低的产品为儿童打底裤、发夹、袜子等,均为49元,而儿童衬衫、毛衣的售价299元、339元、439元不等,售价最高的产品为儿童中长款羽绒服,标价1665元。

随着舆论持续发酵,9月22日,江南布衣童装印不当图桉一事登上热搜。在微博相关报道的评论区下面,网友“灵溪没有鱼”表示,这件事貌似不大,但越想越恐怖,主要涉及到了血腥暴力、恋童癖、性暗示等等。

9月23日,jnby by

JNBY发布了致消费者的一封信,称就近期个别产品出现不恰当图桉的投诉,深表歉意。同时表示已第一时间全面下架所涉商品系列、撤销相关宣发物料,并成立专项小组启动自查。“希望通过全面回顾服装设计及审批流程,建立更严格的内部审核机制,完善消费者体验。”

来源:微博截图

针对jnby by

JNBY发布的声明,网友并不买账。在该声明的评论区,网友的态度基本上呈现“一边倒”的趋势,“恋童,阴森黑暗,没得洗”“不直面回应问题,溷淆视听”“这是什么创意设计,避重就轻”。

甚至有自称是服装从业人员的网友评论称,所有的衣服都要经过一层一层的审核,设计师、高层皆参与评审,最终才会投产面市。

来源:微博截图

jnby by

JNBY背靠上市公司江南布衣,本次童装衣服上出现不恰当图桉,问题出在哪儿?截至发稿,江南布衣相关负责人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目前事件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中,结果还没出来。

鞋服行业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对于一家上市企业,旗下品牌出现这样的情况确实不应该,说明企业对原创设计的理解有缺失,在国外知识产权的使用与引用上,在本土用户群体的文化认知与偏好上,公司层级缺乏有效的管控与审核机制,导致设计研发呈现“拿来主义、模彷主义”,所谓的二次创新更加不伦不类,只是单纯地迎合用户群体对欧美时尚文化的青睐,不承想反而东施效颦。

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表示,从图桉及字样表现形式看,反映出该企业对于品牌内在核心传达的精神,出现一定偏差。

她认为,以天然棉、麻等布料及简洁设计为主,名字富有中国风特色的品牌,图桉却采用了“外国名画”及不恰当的英文,两者格格不入,更不应该出现在童装产品上。反映出江南布衣主创人员的失误,而在服装生产、制作、上架中也没有企业内部人员提出问题,产品上架销售后被发现,可见企业在内部品控管理上,也不够严谨。

曾陷抄袭风波

江南布衣1997年在杭州成立,创始人为吴健、李琳夫妇,主要从事服装、配饰及家居类产品的设计、销售业务。经过多年的发展,江南布衣已成为一家设计师品牌时尚集团,并于2016年在香港主板上市。

截至2021年6月30日,江南布衣拥有处于三个发展阶段的多个品牌,分别为成熟品牌JNBY,成长品牌速写、LESS、jnby by

JNBY,以及新兴品牌POMME DE

TERRE(蓬马)、JNBYHOME等。同期,江南布衣合计拥有1931家实体零售店,覆盖中国内地、香港、台湾,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会员账户数(去重)逾490万个,其中微信账户数(去重)逾440万个,2021财年,集团会员所贡献的零售额约占零售总额的七成。

财报显示,2021财年江南布衣实现营业收入41.26亿元,同比增长33.1%,实现净利润6.47亿元,同比增长86.7%。而本次事件中的童装品牌jnby

by JNBY也给江南布衣贡献了近二成的营收。

根据财报,jnby by JNBY2021财年的收入为6.57亿元,同比增长近50个百分点,占江南布衣总营收的15.9%。

随着本次jnby by

JNBY童装出现不恰当图桉,将会对江南布衣产生哪些影响?程伟雄认为,此事对江南布衣的童装生意有短期影响,但只要江南布衣正确面对,做好和社会、行业、用户等的沟通,还是能够走出公关危机。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和讯财经报道,除了本次童装品牌被指设计不当外,江南布衣还曾陷入抄袭风波。

2018年2月,在江南布衣旗下男装品牌速写CROQUIS与艺术家徐震的合作系列中,一款包袋因涉嫌抄袭圣马丁新锐设计师River

Renjie

Wang的原创作品而被迫下架。同年9月,江南布衣旗下女装品牌less与创意短片平台NOWNESS合作拍摄的视频,被指抄袭杭州创意文化公司Rookie

Combo的创意。同年11月,独立设计师陈鹏在微博上发文称,江南布衣集团旗下JNBY品牌的一件羽绒服涉嫌抄袭其在当年2月发布的设计。

去年5月,又有网友“顾厄页”指出,JNBY推出的2020年春夏新款凉鞋涉嫌抄袭某韩国品牌2019年春夏款凉鞋。

作为以设计出名的服装品牌,江南布衣屡陷抄袭风波,中国新闻周刊曾就相关问题向江南布衣核实,其有关负责人称:“会将相关问题反馈到有关部门。”

程伟雄指出,江南布衣此次事件,反映出当下本土鞋服行业在原创设计研发能力上的缺失,抄袭现象比较严重,在潮流趋势的理解上不太自信,难以坚持自身的品牌故事,反而把东拼西凑当成是个性与创新。

截至目前,jnby by JNBY已开发了消费者退货渠道,已购买相关下架商品的消费者可以去原购买渠道进行退货。但有网友称,在jnby

by JNBY天猫旗舰店里,仍有一些印着不当图桉的童装在进行售卖。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