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死后4000万房产赠保姆 妻子不服:他们非法同居

2021年05月13日 22:10 南风窗

杨晓青以保姆的名义,照顾起了刘贵发的生活起居,每月薪资共2000元。她拿出刘贵发生前亲笔手写的遗嘱:刘贵发自愿将大冲300平方米的房产赠与杨晓青,同时包括他股份公司的股权份额以及生前所享有的一切财物。

一段50年的婚姻, 数年的婚外情 ,戛然而止的离婚诉讼,对簿公堂的2名女性……

这原本只是刘贵发、陈圆黛与杨晓青三人的纠葛,却因2113.76平方米的住房,让那个被困在谎言堡垒的秘密,不知不觉循着缝隙,流向外界。

刘贵发的骤然离世并没有切断他们彼此的联系。尽管3人的命运早已截然不同,可2113.76平方米的价值依然恒稳地上涨着。

01

闯入

1967年,在深圳南头大冲阮屋村,经媒人介绍, 19岁的陈圆黛与24岁的刘贵发成为夫妻。

结婚后,刘贵发向亲戚筹借了钱建起了第一幢房。随后的12年间,三男两女5个新生命和3幢自建房逐渐丰富了这个平凡的家庭。

转折发生在2001年。当年,伴侣去世后,38岁的杨晓青带着一双儿女从广东揭西搬到了深圳大冲,杨晓青比陈圆黛年轻15岁。

关于杨晓青贸然出现在刘贵发家庭的契机,始终没有两套完全相似的说法。

图|《都挺好》剧照

采访中,杨晓青坚称与刘贵发相识之时,刘贵发已孤身一人。而陈圆黛则反驳,杨晓青与其亲戚一同租用了他们家一楼的铺面,做的是猪肉生意。

据杨晓青本人阐述,与刘贵发的相识起源于老乡的一线之牵。在大冲村村民常去的菜市场,杨晓青的老乡开着一家卖鱼的店铺。

老乡见刘贵发总是独自来买菜,便问起了刘贵发的妻子。“死了”,刘贵发只两字。

老乡见二人都下有小,又都是孤单过活,遂将二人撮合。杨晓青便以保姆的名义,照顾起了刘贵发的生活起居,每月薪资共2000元。

图|《都挺好》剧照

2年多的时间里,杨晓青与刘贵发逐渐熟络,她也得知刘贵发与其妻子婚内不和,但仍有夫妻关系。

在杨晓青的回忆中,陈圆黛一直扮演着这个家庭里缺失的角色。打牌、赌钱,孩子发烧,刘贵发一人照顾,她没来看过。

而在陈圆黛的说法中,杨晓青一开始是以承租人的角色出现的。她坚称杨晓青的说法是无中生有,他们夫妻双方关系和睦融洽,自己尽职尽责。

大冲社区工作站的工作人员,则对此事毫无印象。而当年与他们相邻的村民,也都奔赴他处,无一能取得联系。

尽管说辞相悖,但既定事实不变,杨晓青自此成为了这个家庭重要的存在。

02

对峙

异变发生于2017年8月27日,刘贵发在深圳市龙城医院住院时突发脑梗死亡。

2018年1月23日,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杨晓青拿出了刘贵发生前亲笔手写的遗嘱,字迹潦草。在这页A4纸的右下角,刘贵发签名的下方,局促地插入了一行字迹略微不同的日期。时间为2016年8月4日。

遗嘱写明,刘贵发自愿将大冲300平方米的房产赠与杨晓青,同时包括他股份公司的股权份额以及生前所享有的一切财物。

上世纪90年代,时值农村城市化改造,位于高新技术产业园东部的大冲村,凭借其优越的地理位置,被定性为技术的后勤服务基地。

图|大冲城市花园(受访者供图)

随着高新园区的光环傍身,大冲旧改成了整个深圳最大的旧城改造项目。

根据资料记载,截止2003年底,南山区累计完成旧城改造15个,占地面积17.7万平方米,拆迁房屋建筑面积22.8万平方米。

而整个大冲村改造项目占地达68万平方米,拆除房屋1500多栋、总建筑面积110万平方米。

图|深圳市南山区大冲村改造专项规划局部透视图 (图源: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刘贵发便是这批旧改拆迁的受益者之一。

他那三套自建的房屋,正好被划定在了城市化改造的范围内。2011年,刘贵发同时取得了回迁房屋面积共2113.76平方米。而1992年,大冲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为本村的居民提供了绝佳的福利。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向盐财经记者透露,刘贵发每月除了有两三千的生活补助之外,还有公司年终股份分红。

图|深圳市(图源:新华社)

杨晓青说:“遗嘱是‘我老头’自己写的,房子和股份是他留给我的。”

杨晓青拿着遗嘱和其余材料,到大冲旧改项目的承包开发商处——深圳华润置地索要房产证。这份遗嘱没能起作用。

时间退回到2010年。采访中,杨晓青和陈圆黛都承认,此时拆迁项目开始,一家人只得另觅住所,刘贵发因此与杨晓青共同生活。陈圆黛默认除了逢年过节,她很少有机会见到刘贵发。

从2010年到2016年间,刘贵发身患各类病症,医院来来回回去了多次。刘贵发的大儿子刘连新说,父亲有几次转院都是他和家人负责照顾的。陈圆黛也言明,自己经常会煲汤去照顾丈夫。

但据杨晓青回忆,陈圆黛和她的孩子要不对刘贵发少有问候;要不就是不让自己探望刘贵发。

图|《小舍得》剧照

2015年7月3日,刘贵发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一审法院经审理后作出不准许离婚的民事判决。

刘贵发没作罢。2016年8月9日,他再次提起离婚诉讼,主张双方已经分居十几年,刘贵发本人到庭参加了庭审,陈圆黛则未到庭应诉。

2017年4月26日,一审法院作出民事判决,准许刘贵发与陈圆黛离婚。陈圆黛随后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陈圆黛说是念在两人共度几十年的时光,“都已经这把年纪,还离什么婚。”但上诉中途惨遭腰斩,二审审理期间刘贵发因病死亡。

二审期间,刘贵发发病。在龙城医院所开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上,只留有杨晓青的签名字迹和联系方式,其中在“与死者关系”一栏上,写了

“夫妻”的字样。

图|深圳华强北商业街交通高峰期拥挤的车流(图源:图虫创意)

陈圆黛表示,刘贵发去世时,她的确不在场,是因为杨晓青偷偷把丈夫从深圳人民医院转出,不肯告诉他们自己的丈夫在哪。

在龙城医院同年9月开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第三联单据上,才留有刘贵发大儿子的签名。比杨晓青签名的第一份证明推迟了几日。

根据刘贵发与陈圆黛第二次离婚诉讼的民事判决:在杨晓青开始照顾刘贵发时,夫妻二人已分居数年,而双方分居系因陈圆黛长期沉迷于麻将而忽略家庭,双方常有争执,引发感情破裂;同时,刘贵发其子女对他亦不孝顺,甚至有打骂和恐吓。自分居之后,陈圆黛与子女未对刘贵发尽扶养和赡养义务。

图|《小舍得》剧照

杨晓青的说法与之一致。“他们经常发生争吵,他的三个儿子甚至会对其父大打出手。”

刘贵发去世后,陈圆黛对刘贵发遗留的三套房产进行了继承公证。

2018年,杨晓青请求法院确认遗嘱合法有效。

03

判决

刘贵发生前取得的回迁房屋面积共2113.76平方米,在旧改办及村委会的统一安排下,同时征求了夫妻二人的同意后对房产进行了公平分配。

三儿二女及陈圆黛都继承了其中的部分房产,而刘贵发本人则一共留有300平方米。

遗嘱中,刘贵发将己自有的300平方米赠予杨晓青,以表达她对自己多年照顾的感谢,并表示任何人无权分取。

图|《小舍得》剧照

不过,在证据资料当中,杨晓青一共提供了两份遗嘱,一份为2016年,此份为刘贵发手写的《刘贵发遗嘱》;另一分为2017年打印的《房产继承遗嘱书》,最后留有亲笔签名。

另外,在打印遗嘱中写有妻子陈圆黛长期沉迷于麻将,1981年左右有过一段婚外恋,导致夫妻感情完全破裂并分居生活的陈述。在杨晓青2001年开始照顾自己之后,两人感情逐渐浓厚,同床共枕共同生活至今已过十七年。因此在此份遗嘱中,刘贵发仍将自己的一切财物、300平米的房屋以及其在某公司中享有的股权份额归于杨晓青。

图|深圳市(图源:图虫创意)

陈圆黛提出了鉴定要求。

2016年,广东财安司法鉴定所对刘贵发遗嘱中的“刘贵发”签名及落款日期“2016年8月4日”、打印遗嘱中最后的落款字样进行鉴定。

杨晓青当时的委托代理人陈律师接受盐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司法鉴定的确是他经手,也确认了是当事人刘贵发本人的字迹。

图|深圳市部分地区房价(图源:深圳房天下)

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随后做出一审判决,刘贵发遗嘱部分合法有效,三栋房屋中的一套归属杨晓青,另外两套归属陈圆黛。

遗嘱中的股权,因为按该公司章程规定,股东户口迁出(或者死亡)后,其股权可以由有当地户籍的直系亲属之间进行转让或继承,没有转让或继承的收归集体所有。于是,一审中,杨某请求撤回其继承股份的诉求,法院准许。

据陈圆黛方的代理人所说:“2015年时刘先生身体不好,就已经召集全家人还有村委会的见证人,将股份转让给了大儿子 。”

但陈圆黛对一审结果表示不服,遂上诉至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图|《小舍得》剧照

杨晓青认为涉桉300平方米回迁物业为2010年旧村改造时获得。2113平方米回迁物业中,经家庭内部商讨后刘贵发分得的,应属个人合法财产,非夫妻共同财产。

陈圆黛则认为,遗嘱在形式上不合法。丈夫与杨晓青长期以夫妻名义非法同居,且杨晓青还冒充自己办理死亡证明。

二审法院认为,本桉的焦点在于,刘贵发所立两份遗嘱是否有效。

在杨晓青提供的两份遗嘱证明中,第二份为打印版本、带有签名的遗嘱。司法鉴定所开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上显示,2016与2017版本的遗嘱签名“符合特征总和,反映了同一个人的书写习惯”,但2016版本的最终日期签名“字迹差异点量多质高,反映了不同人的书写习惯。”

图|深圳福田区市中心城市建筑和草坪(图源:图虫创意)

根据深圳广和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律师所说,现有的法律规定打印的遗嘱需要在每一页都签上姓名。

但杨晓青提供的遗嘱上,第一份的日期为他人所写,第二份的遗嘱签名虽为刘贵发,但只在末页签有姓名和按有手印。

根据桉件情况,深圳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两份遗嘱既剥夺了陈某对夫妻共同财产平等处理权和合法财产继承权,也违背公序良俗,应认为无效。”因此,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的民事判决,驳回了杨晓青的诉讼请求。

杨晓青本人不能接受这个判决结果,“要不要继续上诉,我还没决定。”

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律专业人士告诉盐财经记者,即便刘贵发与陈圆黛离婚成功且遗嘱合法,杨晓青都没有合法继承权利。因为遗嘱中提及到的房产属于婚内共同财产,并且签署遗嘱时刘贵发与陈圆黛仍存在合法的婚姻关系。

采访中,杨晓青感到不甘,“为什么一套房子都没有判给我。”她反复强调,众人都知道他老婆和孩子是怎么对他的,而她39岁便和刘贵发生活在一起,付出了近20年的大好时光。

在谈话过程中,陈圆黛一次都未有提及杨晓青的本名,当提到3套房产的所属权时,她的话语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

图|《小舍得》剧照

现在,大冲城市花园的房价为13万/平方米。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