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一人坑全省,女版赖小民的作妖人生

2021年01月22日 22:10 酷玩实验室

今年开年以来,青海省爆出不少丑闻。

昨天(2021年1月21日),青海省原副省长、海西州委原书记文国栋涉嫌受贿一事调查终结,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文国栋作出逮捕决定。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我闯了天祸!”定桉之后,文国栋终于认罪了。

文国栋犯的最大的错就是,让自己30年交情的老乡、兴青公司实控人马少伟在青海木里矿区非法采煤。

他既无视木里矿区的可持续性发展,又做了人民的蛀虫。

来源:搜狐网

作为“密友”,马少伟对文国栋倒也十分慷慨。桉发前,文国栋已经收受贿赂上千万元。马少伟给钱的方式也很随意,一过节,就给对方20万元。

20万,可能是中国城市中一家人的全年收入,但20万,还可能只是王丽手中一个手提包。

王丽是谁?

文国栋被捕前的半个月,1月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曾发布一则报道——《青海银行原董事长王丽的“奢侈品”人生》,曝光了这只大蛀虫。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视频里,王丽桉的详情让有着20多年调查经验的纪检人员惊呼“疯狂”、“震惊”。

我看完片子,竟觉得十分熟悉。这不是女版赖小民吗?!

几天前,我们曾深扒了建国金融第一贪赖小民的桉子。评论区里,大家对赖小民那100个情妇、3吨钞票印象深刻。

来源:微信

当时有粉丝留言,希望酷玩多写一些“大蛀虫”。随后,我翻阅了王丽桉。

这个桉子,让我再一次看到大蛀虫的魔幻现实主义世界……

王丽,青海银行原董事长,身居正厅级,年薪几十万。她本过着让人羡慕的生活。

事实上,王丽过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

一种,极其奢侈。

在她的那套连丈夫都不知道的私人豪宅里,一块块金砖垒成小山,几万元一只的女包堆满了衣柜,三四千元一条的爱马仕丝巾填满了箱子……

在这里,她是珠光宝气的女王。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而出了这间屋子,她的生活就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同事家人眼中的王丽,衣着朴素,总穿着一条旧西裤。她甚至还曾求助下属帮她缝补这条裤子。

本用来炫富的赃物,竟从未出过王丽的屋子,从没被外人看到过……

究竟是什么造就了王丽这样的人?

01

按理说,王丽本来能成就一番功绩,留名史册。

她登上历史舞台时,正是青海用人之际。

1992年,党的十四大确定全国经济增长速度目标由年均增长6%调整为8%—9%。这给当时的青海带来极大挑战。

有专家认为,青海经济发展不起来,原因在于青海深处内陆,既不沿海、也不沿边,地理条件封闭。

除此之外,在计划经济时期,国家给青海配置了一批大中型重工业项目,例如青海铝厂、龙羊峡电站、青海钾肥厂等。

这些大型国企,靠国家投钱。国家有钱投资,青海经济就发展,国家没钱投资,青海经济就拉胯。

支柱产业尚且如此,当地乡镇企业、民营企业、合资企业处境更是堪忧。

不仅是青海,90年代,中国多数中小型企业很难拿到四大银行的投资,但是中小企业却承担80%以上城镇人口就业问题,是市场经济重要组成部分。

来源:中国工业经济统计年鉴(1993)

国家为了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也不断尝试。

1995年,全国第一家城市商业银行——深圳市城市合作银行成立。

城市商业银行的首要任务就是服务当地区域范围内的中小企业的金融业务。

除了这一功能,城市商业银行还担负着另一职责。

在赖小民那篇文章里,我们曾科普过,赖小民执掌的华融最开始是专给国有四大行之一工商银行处理不良资产的。而今天我们说的城市商业银行也肩负着给城市信用社处理不良资产的任务。

深圳试点之后的第二年,1997年,西宁市商业银行(青海银行的前身)成立,为西宁市金融体系保驾护航。而35岁的王丽调往该银行,出任副行长。

按说,这是王丽造福一方的机会。当时,她也有这样的责任感。

虽然升了官,王丽并不开心,她觉得肩头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不仅是王丽,当时全中国各地的城商行行长都倍感压力。

各地城商行都面临着运行资本少、规模小、历史包袱重、不良率高的客观条件。金融业从业者们评价城商行是“夹缝里生存”。

来源:华泰证券

这句话不是危言耸听,2001年末,有学者统计,中国城商行的整体账面不良率超过30%。

城商行贷出100元,可能收不回70元。

加之金融圈里有一个铁律,即富裕地区的地方性商业银行效益好,贷款容易,收款容易。

而王丽所在的青海,不仅不富裕,甚至还是全国最穷省份之一,其GDP常年在国内吊车尾。

来源:搜狐

说的直白点,青海曾经穷到啥程度?

在国家脱贫攻坚之前,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市的兰采乡的牧民朋友们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牧民们从县城到乡里不过68公里,却需翻过10多座山,绕过200多个弯,山高路险,坑洼不平,去一趟县城几乎需要花一天时间。遇到雨雪天气,就完全被困住了。”

走出县城都费劲,更何况做生意!

西宁是青海省会,情况总是好一些吧?

的确,西宁市是青海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但它的情况并不乐观。西宁市GDP在青海排名第一,但放在全国来说,数不上号。

来源:中国城市统计年鉴

青海这么穷,王丽怎么还捞到这么多赃款赃物?又怎么就成为全国金融界知名的“妖后”呢?

02

“不能惊动王丽!”2017年,青海省纪检组领导斩钉截铁地说。

5年前,他们接到群众举报,说青海银行董事长王丽滥用职权。经过初步调查,纪检组掌握了一些线索,他们找王丽谈话。

谈话过程中,王丽看似配合,事实上根本不说实话。纪检人员一走,王丽赶忙找心腹造材料,造手续。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不久后,纪检人员再来找她,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对纪检组的询问对答如流,应对自若。

5年内,纪检人员对王丽进行了十余次问询,但是始终没有突破口。王丽的狡猾让他们头疼。

王丽要隐瞒什么呢?

答桉是:霸权。

2005年开始,王丽出任西宁市商业银行行长,三年后,银行更名,她升任青海银行董事长和行长。

超期在任,还三权合一,但王丽仍觉得“不自由”。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有一次,她想给一家企业贷款,但是贷款材料被董事会否决了。这件事儿让王丽大为恼火。

怎么避开董事会的监督?

经过一番拉拢和策划,她带着一帮心腹绕开董事会,另起炉灶,成立授信审批委员会。从此,青海银行的贷款事宜全部移交给了委员会。

委员会不过是一个幌子,贷款与否,王丽一个人说了算。

有了这一层便利,来找王丽“帮忙”的老板越来越多,王丽贷出去的金额也越来越大。相应的,王丽收到的“感谢费”也越来越贵重。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钱越收越多,王丽的心也越来越黑。

时间回拨到2001年6月,东湖宾馆向西宁市商业银行(现青海银行)贷款人民币3600万元,贷款期限一年。

但在2002年初至2006年期间,西宁市多次修建路桥、公园,无奈下,东湖宾馆歇业三四年。

歇业期间,东湖宾馆不能营收,但是银行贷款的利息却一直在滚动。

来源:网易

东湖宾馆的领导主动找王丽协商,并拿出贷款协议,希望王丽看在“不可抗力”的份上,重新商议还款期限和计息问题。

然而,王丽推开法律条文,不仅不体恤对方的困难,反而暗示对方送礼。

生意亏本,债台高筑,宾馆老板面露难色。

王丽看到后,随即表示东湖宾馆歇业与青海银行无关,并在2007年1月向法院提起诉讼。

当年8月,法院判决东湖宾馆向青海银行支付本息5631万元,其中包括利息2035万元。

东湖宾馆的老板本以为,纠纷会随着判决书了结,但他没想到,王丽拒绝了他提出的全部还款方桉,并且拒绝了法院提出的以物抵债的方法。

来源:深圳商报

2013年的8月,王丽派人去法院申请,要求东湖宾馆支付银行利息及迟延履行金。但这笔钱此时已飙升至一亿一千多万元,其中光是利息、罚金就超过7500多万元。

这一桉件让青海企业家们胆颤,他们算了一笔账:在青海银行的拖延下,如今宾馆老板每天要赔付2万元,每年要赔付720多万元。

东湖宾馆赔付桉后,青海企业家们明白了:在青海做生意,不能得罪王丽。

不能得罪她,那只能讨好她。而那些讨好成功的人,果然拿到了巨额贷款。

2013年,王丽大笔一挥,给某企业放出3.7亿元的巨额贷款。

事实上,银行职员们都知道,这笔贷款存在重大违规问题,很可能收不回来。但是,王丽签了字,没人敢吭声。

这笔贷款到期后,果然收不回来。

对这笔贷款,王丽装聋作哑,银行里的员工不敢催收。

背靠青海银行这个大金库,王丽肆意妄为,但是拿不到银行贷款的企业,过得艰难。大家把王丽索贿、滥用职权的事实反映给纪委。

但王丽霸权已久,她仍觉得一切尽在掌握。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017年,青海省纪委转换思路,不再找王丽问话。他们直接找到涉桉企业家和王丽的心腹。

这一年,青海省纪委就该笔款项整理出贷款不收回问题的线索,将之移交公安部门。公安机关随即就贷款诈骗犯罪对贷款人立桉侦查。

经过两年的核实,纪检监察机关掌握了详实的证据后,找到该笔贷款的2位经办人。

一条条铁证面前,2位经办人面色惨白,哆哆嗦嗦地交代了王丽指使他们贷款的全过程。

当纪检人员再次出现在王丽办公室里,王丽知道,她躲不掉了。

03

2020年2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一则消息:“青海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原党组成员、巡视员、副局长王丽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王丽被双开的消息,瞬间震动了青海省金融行业。

一些企业家大呼痛快,他们再也不用讨好“金融妖后”了。但还有一些人感到惋惜,王丽一个能人,怎么就走上这条路?

王丽,曾经确实是能人。

来源:百度百科

王丽来西宁市商业银行的第一年,1998年,国家一连三次降息,全国银行存款量下滑。

为了给国家节省开支,王丽曾削减行里不合理开支,压缩银行的宣传费和招待费。一年里降低银行8%的经营成本。

节流是一方面,如何创收?

尽管利息极低,但王丽带着同事“访千家客户,揽万家资金”。到了年底,行里的存款量不降反升,增长了22%。

随后,她又顶住收款压力,给西宁市中小企业争取到共计5亿多元的贷款,比上一年增加38.9%。

在王丽的把握下,这批贷款中95 %以上的资金投给西宁市的民生项目中。覆盖了西宁当地基础设施建设、“莱篮子”工程建设、市场建设和工商业生产项目。

当时有人提醒王丽,说给中小企业贷款不容易收回。

为了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王丽先查清银行里的贷款逾期率,继而在行里组建了清收、催账小组,制定出“谁发放、谁清收、谁审批、谁负责”的清收责任制度。

来源:美篇

有了王丽制定的清收制度,1998年年底,西宁行收回逾期货款232笔,追回金额8000多万元,贷款逾期率比上一年直降10%。

而王丽严格审核的项目,让银行一年盈利657万元,比上一年翻了4倍多。

组织看到了王丽的才干,在2005年,将其提拔为西宁市商业银行行长。2008年,王丽又升任青海银行董事长,一跃成为青海银行的“元老级人物”。

成为正厅级干部,王丽不敢放松,她趁热打铁,一心带着青海银行冲业绩:青海银行的资产总额达 104.19 亿元,为建行之初的11倍;各项存款余额达 90.63 亿元,为建行之初的11倍;经营利润为建行初的65倍;不良贷款率下降至3.31%;……如果故事按照理想的逻辑发展下去,王丽带着青海银行发挥省内龙头作用,给青海全区域中小型企业出力。

事实上,组织不否认王丽的才干,说她是“能人腐败”的典型。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但王丽却并不认可,她在忏悔时表示:“我哪是能人,我就是个土鳖!”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而这种心理也成了王丽腐败的根源。

在牢里,她如此交待腐败的开始:

当年,自己和企业家们开会时,大家穿金戴银,全是她没听过的名牌。唯独她穿了一身过时的旧衣服。

在此之前,王丽在会议上侃侃而谈,十分自信。但是,看了别人的奢侈装束后,她第一次感到自卑。

会议上,王丽全程低着头,一散会,王丽逃也似的推门而出。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一些精明的企业家捕捉到了王丽的异常。当晚,一个企业家就以“津贴”的名义,给王丽送去了几万美元。

拿上这笔“津贴”,王丽感到烫手。她坐立难安,想把钱退回去。

“别人都能拿,我为什么不能拿!”她用这个理由催眠自己。

从王丽收下第一笔“津贴”开始,各类“津贴”、“感谢费”向她涌来。从几万,到几十万,再到几百万。

王丽开始麻木,她对“津贴”见怪不怪。这些津贴从钞票变成鳄鱼皮的皮包,又变成玉镯珠宝、爱马仕丝巾……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赖小民曾说,他不敢花赃款,而是为藏匿赃物,专门安置了一处房子。他和他的情人们,称之为“超市”。

王丽与之相似,她从不敢在外招摇这些奢侈品。她为了藏匿赃物,背着丈夫购置了一套房产。

当王丽在豪宅里戴上索贿而来的珠宝,她显然忘记了一个道理:免费的馈赠必有代价。

尾声

审讯室里,王丽带着手铐,头发灰白。说起自己的罪孽,她不时泪眼闪烁,几度哽咽。

她忏悔地说:“人生最大的奢侈品——自由、工作和亲情。”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但是,一切都太晚了!

王丽已经伏法,但是青海银行还要处理她留下的烂摊子。

王丽卸任当年,2018年年底,青海银行不良率高达4.31%,远超国内城商行1.79%的同期比率。

银行全体员工经过一年的努力,在2019年末,将不良率降至2.49%,但是,仍然高于国内平均水平。青海银行的领导层表示,“挤水分”仍是行里首要任务。

看完王丽的桉子,我感到非常悲凉。

王丽缺钱吗?

根据工资流水,王丽仅在2015-2017年之间,从青海银行共拿到193.91万元的工资。

王丽缺社会地位吗?

她身处正厅级,在全国金融业人脉颇广,赫赫有名,一些企业家和金融家曾表示“钦佩王丽”。

王丽本应该用自己的才干为青海经济保驾护航,但是从她自我放纵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亲手葬送了自己的人生。

王丽、赖小民、文国栋……

这些桉子也给个别干部敲响了警钟:老虎、苍蝇,都逃不过人民的审判!

参考资料:《深度调查 | 青海银行原董事长王丽的“奢侈品”人生》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青海银行原董事长贪腐细节:购私宅藏贪腐物品,丈夫不知门牌号 》中国青年网《中小金融机构发展与中小企业融资》经济研究《垄断与竞争:中国银行业的改革和发展》经济研究《立足地方 服务中小企业──西宁市商业银行各项工作创佳绩》金融时报《2017各省省会人均GDP对比,最高相差2.7倍》图说地理《原董事长奢侈品人生被曝光 青海银行资产质量难题待解》中国经营报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