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政坛高官被曝性侵继子引大震荡 乱伦竟很难定罪

2021年01月22日 03:03 英国那些事儿

几天前,法国出现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新闻。

来自政治世家的律师卡米尔·库什纳(Camille Kouchner)发售了一本名叫《大家族》(La Familia Grande)的回忆录,讲述法国特权家庭的生活和黑暗。

其中,卡米尔首次公开了一段极其可怖和恶心的成年往事:

在30年前,她的继父奥利维尔·杜哈默(Olivier Duhamel),多次性侵她的双胞胎弟弟维克多(化名)。

(卡米尔和杜哈默)

“我当时14岁。我什么都知道,但什么都没说。” 卡米尔在书里写道。

这起指控震动法国政坛,因为里面牵涉到好几个大人物。

卡米尔的继父杜哈默是法国顶级学府巴黎政治学院的理事会主席,知名的法国政治学家,以及政治节目主持人。

他是全法最有名的政治评论员,和多名高官是好友,还担任巴黎精英俱乐部Le Siecle的主席。

卡米尔和维克多的生父伯纳德·库什纳(Bernard Kouchner)也是名人。

他是法国前外交部长以及无国界医生联合创始人,曾被《耶路撒冷邮报》列为“全球第15名最有影响力的犹太人“。

他们的母亲是知名左派学者伊芙琳·皮西耶(Evelyne Pisier),她在上世纪是左派知识分子的偶像,姐姐还是当红的电影明星。

这样显赫的家庭背景,竟隐藏着这样黑暗的事。

“内疚是一条蛇,我被它控制着。它像毒药,浸透着我的心和脑。……内疚,变成了我的新的双胞胎。”

卡米尔说,在父母离婚后,母亲和杜哈默结婚。一开始,杜哈默看上去像是很好的继父,总是陪伴他们,教他们唱歌,热情又充满爱心。

但从某一年开始,继父每天晚上都找维克多,卡米尔从来不知道他们在干嘛。

有天,维克多实在忍不住,把真相告诉了她。

他说,继父会在他睡前来到他房间,和他发生性关系。

“他来到我床前,对我说,‘我教你,每个人都会做这些事,你很快会明白的。’” 卡米尔在书里复述维克多的话,“然后他就爱抚我,之后就开始……你明白的。”

“请保守这个秘密。我答应过他不说出去,所以你也别说。如果你说了,我就死定了。”

卡米尔没有说,她和维克多实际上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不清楚这属于“乱伦”(根据法国法律,继父母和子女虽无血缘关系,也属于乱伦)。

这和当时法国上层社会放浪形骸的氛围有关。大人们习惯在游泳池里裸泳,家里墙上挂着家族成员的裸体照片,大人和小孩互相亲吻嘴唇。

“性早熟是常态,做爱是我们的自由”,这是妈妈伊芙琳常说的话。

在这波西米亚式的生活环境中,过度的亲热变得稀松平常。继父对继子的变态性侵,也被扭曲为“爱”。

在两到三年的时间里,维克多每晚被性侵,两个孩子也没有说出去。

这一憋,就憋了20年。

“愤怒没有马上到来,误解持续了很长时间,然后是沉默。它持续了更长时间。”

双胞胎第一次和别人说,是他们的大哥计划把小孩带到继父的庄园里住一段时间。两人担心小孩会再次遭遇毒手,于是告诉了大哥。

大哥非常震惊,很快将这件事告诉母亲伊芙琳,发现她也不知道。伊芙琳的姐姐鼓励她和丈夫离婚,并公开此事,但伊芙琳想保护家族颜面,没有公开。

(伊芙琳和姐姐玛丽-弗朗斯)

最后,因为多年的羞耻和痛苦,维克多也选择退出,不继续追究。

但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巴黎的政客们都渐渐知道了,包括维克多的生父伯纳德。

可没有人公开指责杜哈默,可能是碍于他的权势,可能是因为友情,也可能是因为不关心。

“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但他们都假装不知道。” 卡米尔在书中说,“这种沉默,不仅仅是胆怯,有些人是很愉快地保持沉默。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属于那个圈子。”

也许是沉默得太久,卡米尔实在难以忍受,选择通过出书的方式告知天下。

她在书里直接向杜哈默喊话:“我觉得,你至少得说一句对不起。”

维克多向《世界报》证实,卡米尔写的内容是真的,他也同意将往事公开。

生父伯纳德也发表声明,支持女儿。

“一个压在我们心头太久的沉重秘密终于被揭开了。我为我女儿的勇气鼓掌。”

母亲伊芙琳在2017年去世,所以没有回应。

《大家族》这本书是1月21日发售的,重点内容提前在《世界报》和《L'Obs》杂志上公开,一经报道就震惊了法国。

巴黎政治学院发表声明,谴责“一切形式的性暴力”,并说对杜哈默面对的乱伦性侵指控非常震惊。

不过据《世界报》报道,学院的主任弗雷德里克·米昂(Frederic Mion)早在2018年就知道此事,他一直受到学生要求辞退杜哈默的压力。

杜哈默的好友、前司法部长伊丽莎白·吉古(Elisabeth Guigou)也大概率知道这件事。她在上周辞去儿童性暴力委员会主席一职,但说这和杜哈默无关。

因为受到的质疑太多,杜哈默宣布辞去他在巴黎政治学院的工作,同时离开欧洲1号电视台和LCI电视台,不再担任政治评论员。

他也删除了自己的推特,说自己的“任何言论都会遭到歪曲”。

他没有承认卡米尔的指控,也没有道歉。

维克多身上的遭遇,撕开了法国保守家庭文化平静的表面。

根据法国公益组织“直面乱伦”(Facing Incest)和民意调查公司IPSOS的最新报告,有十分之一的法国人曾是乱伦的受害者,这个数据还在每年上升。

在新闻爆出来后,推特上也出现#Metooinceste(“我也遭遇过乱伦”)的tag,有超过8万个法国人写下自己的痛苦往事。

虽然受害者众多,但法国社会几乎不谈论这个问题,让它隐匿在万千家庭的暗流下。

“乱伦就像房间里的大象,没人愿意看到。” 直面乱伦的领导人帕特里克·洛伊瑟尔(Patrick Loiseleur)说,“它是性暴力中最普遍的形式,但是谈论得最少。”

不过,乱伦虽让人不耻,但在法国竟不属于违法行为。只有当涉及了性暴力,或成年人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后,乱伦才犯法。

法国法律中更奇葩的一点,是没有设定儿童的“性同意年龄”。

虽然法律禁止成年人和未满15岁的儿童发生性行为,但是它不会自动视为强奸,需要更多关于胁迫或暴力的证据才行。

但在现实中,大部分小孩害怕成年人,很容易顺从,所以性侵不需要留下暴力的证据。

没有证据,性侵就被视为“自愿性行为”,这简直是个死结。

法国心理学家穆里尔·萨尔莫纳(Muriel Salmona)说,从历史上看,性侵儿童的家庭“几乎完全没有受到惩罚”,针对未成年人的强奸桉只有不到1%最终能告上法庭。

“在欧洲大部分地区,对暴力侵害儿童都是零容忍的。但是在法国,有一股容忍针对儿童性暴力的潮流。”

“我们的司法系统和法律机构没有保护好这些孩子,没能惩罚那些禽兽。这一切必须改变,但是,哎,我真的看不到任何政界意愿。”

但法国活动家玛丽·切尼文斯(Marie Chenevance)认为,近几年情况有所好转。在Metoo运动发生后,更多人敢于把自己的遭遇说出来,这会让政府更加重视。

卡米尔指控继父杜哈默一事,也让更多人看到,家庭至上文化和权力结合后,有多么可怕。

法国检察官已经表示,如果杜哈默的罪行仍在诉讼时效内,将以强奸未成年人的罪名对杜哈默展开调查。同时,还会调查是否存在其他受害者。

法国议员亚历山德拉·路易斯(Alexandra Louis)说,她正在制定一项法桉,将把乱伦定为犯罪,并设定成年人与15岁以下儿童发生性关系,都属于强奸。

“直面乱伦”组织则呼吁,要求将乱伦最为一种特定的犯罪,取消诉讼时效限制。

希望这一切,真的能带来改变吧……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