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又出打卡胜地,4人合开最美餐厅,汪涵站台

2021年01月21日 11:11 一条

王彬、张晓晓、沉国斌、李寂莱,

是相识多年的好友,

虽然从事不同的行业,

但因为审美趣味相同,

2018年,4个人决定在杭州西溪湿地旁,

建造一座3000平米的秘境,

2020年11月,空间终于完成,

湖南卫视主持人汪涵每到杭州必来。

左起张晓晓、沉国斌、王彬、李寂莱

主持人汪涵和朋友们在访溪上

两栋西式的老建筑,

被改建成了一处中式、现代、时髦的空间。

16间独立餐室,每一间都带有一个茶室,

不用转场,

就能在这里吃饭、喝茶、聊天,

完成中国人的聚会。

4个好友拿出自己压箱底的宝贝来布置,

每一间都是一件艺术品。

在茶室“柿间”,

他们还从家里拿来了

80年前的留声机、

明末清初的小底足猪油白德化杯,

墙上的字画时不时就换一幅,

在这里一起喝酒、听音乐、甚至是唱戏。

王彬说:“只有对生活、生命、美食有热情,

一切才会变得有意思,

这里几乎是没有限制的,

大家就是敞开了在玩!”

撰文 白汶平 责编 邓凯蕾

访溪上主理人王彬

王彬是个70后,出生在山东,早年去了深圳,后来又被朋友召唤来了杭州,从此在这座城市扎根。

在王彬眼里,杭州有独特的味道:“有的城市特别洋,有的特别大,我觉得杭州就特别’中古’,可能跟杭州是南宋时期的首都有关。”

杭州有“两西”,第一是西湖,第二是西溪。相较于西湖,王彬觉得西溪的美更天然、更野趣,2万多亩的湿地,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很难得。

2010年左右,王彬正式搬到西溪来住。2018年,他又决定和另外3个朋友:张晓晓、沉国斌、李寂莱,一起在这里造一座“秘境”。2020年11月,这座“秘境”终于完成。

4个好友一起造秘境:

一个3000平米的中式园林

王彬和他的好友们有着不同的职业背景——张晓晓是建筑师,沉国斌做房车营地,李寂莱是广告行业的、也喜欢收藏器物。

因为都爱喝茶、喝酒、喜欢美食,所以常常聚在一起,成了很好的朋友。

这里原来是两栋西式建筑,4个人有共识,希望可以改造成一个中式的、现代的、时髦的空间。

大家放心地把造房子这件事交给了张晓晓。

张晓晓说:“看到这个场地,我就想做一个园林,但要把传统园林的符号系统去掉,比如形制和纹饰等等,让建筑空间安安静静地和西溪湿地融合在一起。”

访溪上的占地面积有3000平米,分为4个部分。最大的主建筑是餐厅,柿间是独立的茶空间,还有一个户外的宴会厅,以及一个大草坪。

建筑周围保留了大量的原生树木,张晓晓觉得,西溪的美就在于“野”,树木保持着自然的生长状态,应该顺着这些枝干的线条去做设计。

进到入口的地面铺着鹅卵石,大门的开关隐藏在刻着“访溪上”三个字的石墙边。这个名字是张晓晓取的,源自王羲之之子王徽之“雪夜访戴”的故事。

王徽之有一次想起了朋友戴逵,便连夜搭船要去拜访,没想到到了戴逵家门口,他却过门而不入的就又回去了,只因“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意思说他已经享受了来找朋友的过程,有没有见到面没有关系。张晓晓希望来到访溪上的客人也都能尽兴。

入口先有遮挡才进入大厅

大厅原来是两座老建筑之间的连接空间,一进门可以看到后面池塘的全景,但这样太薄太直白,缺乏层次。

因此,张晓晓刻意为入口营造了故事性,并没有直接登堂入室,而是做了一个金色的照壁,从侧面进入,在室内形成一个环形的动线,过渡到下一个空间。

金属旋转楼梯是空间中最受欢迎的“打卡地标”,顶光照射搭配灯光艺术家蔡烈超设计的灯。

张晓晓说:“我们其实用了一个比较西式的手法,像一个万神庙的采光顶,然后让顶光直接洒向中间相对比较幽暗的环境,所以这个光的气场很聚合。”

再绕到后方,开一扇窗看向西溪湿地,风景就像长卷一样。

建筑采用自然材料,通过简明的建构逻辑组织在一起,比如檐口断面、各种交接处。

张晓晓说,自然材料的魅力在于,老化和使用包浆都会作为宝贵的时间信息被保存和累积,成为空间氛围的一部分,这是东方人特有的空间美学观。

“柿间”是个独立的茶酒空间

可以喝茶、喝酒、听音乐的茶室,

放满4个好友最心爱的宝贝

水边有三棵上百年的老柿子树,4个好友一致觉得应该保留下来,茶室“柿间”的名字也因此而来。柿间跟世间又有谐音,有“在世间,出世间”的寓意在。

柿间有一个独立的进出口,设计相对内敛,张晓晓希望来的客人,能带着一种熟人拜访朋友的亲切感。

墙面同样刷成了黑色,落地窗外筑起的灰墙营造了一个小景,让空间聚气,坐在茶室里的人们也可以把更多注意力落在彼此身上。

打通的大空间,一间专门喝茶,一间可以喝酒、听音乐。而更多的时候,茶、酒、音乐并无界限。

室内的软装由李寂莱负责,大到桌、椅、家具,小到唱机和茶器,都是精挑细选,从自己家里搬来的,尤其是书,王彬和李寂莱几乎一人带了一半。

金缮陶罐

月真法师题写的“柿间”

冯其庸刻字的紫砂壶

明末清初黄檗宗独湛禅师的书法作品

明末清初的小底足猪油白德化杯

明末清初的小底足猪油白德化杯,是4个好友共同喜爱的器物。王彬说:“这5个杯子是德化瓷,大概是明末清初的,距今有400年左右了。

它应该是在中国白瓷杯里面最好的,现在瓷土已经没有了,所以很难看到这么好的器物。这种白又被称为象牙白,也被老外称为中国白。造型非常美,釉色非常好,所以是我们几个最喜欢的器物之一。”

紫砂艺术家龙文为“柿间”定制的紫砂壶

龙文送给柿间、为柿间定制的那把壶,是4个人觉得最有意义的一件器物。

王彬说:“我们11月8号开业,他在11月7号完成了这把壶,热乎乎的就从上海拿来了杭州,也有事事如意、万事如意的寓意在,我们都非常喜欢。”

因为喜欢听音乐,李寂莱扛来了一台二战时期的黑胶唱片留声机。招待客人喝的每一款岩茶,也都是李寂莱亲自从武夷山找回的“小众私藏”。

起初在布置的时候,身为建筑师的张晓晓看着李寂莱搬了一大堆东西进来,把空间搞得乱糟糟,一度觉得要被“搞砸”了。

但看着李寂莱一点一点地搭配家具和器物,营造空间氛围,最后让柿间呈现出能让人“待得住”的舒适感,张晓晓感叹,这就是一个设计师和一个生活家对于空间布置思维的不同,值得互相学习。

空间完成后,4个人经常在这里聚会,下午泡茶、晚上喝酒,偶尔看看书,听听音乐。王彬笑说这里就像自家的客厅,兴致高的时候他还会唱段戏。

虽然4个人职业各不相同,但因为对于审美和品味都有着相同见解,因此不管今天谁带了什么好东西想来放,或是来分享,和空间都没有违和感。

16间餐室每间都是艺术品,好朋友们敞开玩

访溪上一共有16间餐室,每一间都是独立的。它们和走廊的关系就像酒肆和街道,张晓晓刻意把墙面漆成黑色,以凸现每间餐室门口的金属门牌。

16个房间,每一间都有不同的名字和风格。设计做到一半的时候,4个好友都觉得,如果每间餐室都做得一摸一样,就失去了趣味,于是他们索性各自认领一间房,还邀请艺术家朋友们一起参与布置。

王彬收藏了青年书画家尚天潇的作品

王彬是山东人,他的包间最靠近水,露台直面西溪湿地。他给这间房间取名叫“蓬莱”,那是一处山东的地名。

室内挂了青年书画家尚天潇的作品、净慈寺方丈戒清大和尚写的“访溪上”三个字。茶桌上摆着他从家里搬来的私藏器具、杯子、烛台。

李寂莱布置的茶席儒雅讲究

陈大中教授赠送给李寂莱的书法作品

画家润松赠送给李寂莱的画作

李寂莱平时就喜欢收藏器物,所以他的房间更加丰富。

墙上挂着中国美术学院陈大中教授的书法作品、浙大教授青年画家润松的画作,连餐室附带的洗手间里都挂上了他自己的藏品。因为喜欢喝茶,所以相较于其他餐室,这里的茶器和布置更为讲究。

张晓晓的建筑模型

张晓晓布置的房间,朋友们开玩笑说,一进去就会知道是一个建筑设计师的房间。里面放了很多建筑模型,还有一些他对器物的理解。

户外玩家三风把野营用品带进餐室

王彬还把专做户外野营设计的朋友三风,请来布置了一间房间。

王彬说:“你进入他的房间,就彷佛来到一个旷野当中,有二战时候的煤油灯,还可以继续使用。阳台上放的是一套户外的家具,坐在那里点着煤油灯、弹着吉他,非常好玩。”

赏石玩家庞喜将赏石放在餐桌上

在着名设计师兼赏石玩家庞喜布置的房间里,有许多他从苏州扛来的老石头和字画。一般的大圆餐桌上,中间会放鲜花,庞喜却直接把石头往桌上一放,成了独具代表性的装置。

王彬说:“庞喜来布置的那天我也在,他突发奇想把一块石头放在这里,这个房间一下子就特别起来。”

设计师朋友刘广的包厢,则陈列着他的古物收藏,充满了幽微的侘寂美学。

16个房间的共同点,就是都带有茶席,这是一般的中国餐厅所没有的。

张晓晓说:“我们做这个餐厅,同时也是在检讨中国人宴请的方式,现在我们赴一场宴席,常常要经历第一场、第二场、甚至第三场,这其实很不自然,古人一定不会这样。我们应该努力把饮宴空间营造得足够有趣而丰富,让大家在此忘我地欢聚。”

来访的客人不需要转场,就可以喝茶、吃饭。早来的人,可以先泡茶或是在露台看看风景,吃完饭也不一定要坐在饭桌边,可以到茶席上继续闲聊。

汪涵在访溪上作客

文人雅士的聚集地,汪涵也爱来

访溪上在2020年11月开业,时间不算长,也没有过多宣传,很多设计师、艺术家、美食家就已经来过,其中就包含湖南卫视主持人汪涵、紫砂艺术家龙文、美院教授郑力等。

汪涵和李寂莱是多年好友

1月5日是汪涵第二次来访溪上,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还是个工地,建筑还没完全建好。他是李寂莱多年的好友,因为都是长沙人,两人一碰面就讲湖南话。

汪涵给“柿间”题的字就放在书架上

汪涵收藏书画有二十年时间,收紫砂也将近十年,对于茶道具、古美术也都感兴趣,本身他也会写字,在柿间里,他也写了一小幅。

在柿间,4个人和汪涵、龙文、郑力一起喝茶、聊器物、聊生活。郑力当天还写了张菜谱,把大伙想吃的都写下来,还敲了章,约好下次来的时候,就要吃这菜单上的菜。

王彬和朋友们虽然没开过餐厅,但大家都热爱美食。“我们觉得,食物的味道30%掌握在厨师的手里,70%靠的是食材的产地。”

4个人共同的要求是,不时令的东西不能上,以及希望去产地购买食材,比如内蒙古的羊肉、湖南的辣椒、沂蒙山的大粉皮、山东胶州的大白菜、温州的黄鱼。

美院教授郑力书写菜谱

菜色定得差不多了以后,有一回王彬和李寂莱到永福寺拜访月真法师,大和尚不经意地说了一句:“你们应该请郑力教授写写菜谱”。

王彬想到,其实书法大家张大千也是个非常热爱美食的人,晚年他在台北生活,和张学良、张群组成了“三张聚会”。每次聚会,张大千都会用毛笔写当天菜品,奇怪的是菜谱老被人偷,成了现在拍卖行里的抢手货。

郑力

溪上帖

34.5×24.5cm 墨,水,中古富阳纸 2020

郑力

蝤蠓帖

24.5×34.5cm 墨,水,中古富阳纸 2020

郑力

昂刺帖

24.5×34.5cm 墨,水,中古富阳纸 2020

趁着郑力来吃饭,王彬特地向他邀约,郑力一口就答应。

连夜写字的时候,郑力为了练习写了好几张,写错了就涂改,没想到完成菜谱后,他反而觉得一开始有涂改的版本更有意思、更有乐趣。

“不管是菜色、器物、收藏,我们不定期做一些调整,所以很多人经常来了说,怎么又变成这样了?我觉得这就是好玩。”

在王彬看来,没有必要去跟别人竞争:“只有对生活、生命、美食有热情,一切才会变得有意思,这里几乎是没有限制的,大家就是敞开了在玩!”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