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都不敢这么拍!男子同情人,弟弟诈骗妻子82万

2021年01月20日 15:03 江苏新闻

大家都想着如何避开官司,

但你相信有人主动制造“假官司”吗?

常州市钟楼区一名男子

伙同情人以及自己的弟弟,

故意编造两起离奇的虚假诉讼,

企图诈骗原配妻子82万余元。

1月15日,常州市人民检察院

通报了这起虚假诉讼桉。

常州男子谢某甲开了一家公司,他的弟弟帮他公司看大门。一天,谢某甲妻子尹某无意间发现丈夫出轨了,还和情人石某生了一个女儿,便到法院起诉离婚。

谢某甲对此却否认出轨,说女子石某其实是弟弟的情人,孩子是石某和弟弟的私生女。

原来,早在2015年4月,为解决非婚生女儿户口问题,谢某甲就指使弟弟谢某乙配合情人石某到法院进行虚假诉讼,虚构谢某乙和石某系同居关系、谢某乙系其女生父的事实 。石某请求法院将女儿的抚养权判归自己所有,双方达成和解,欺骗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

后来,尹某又发现丈夫为情人石某买了一套房产,便到法院起诉石某,请求返还财产。石某一、二审都败诉,被判归还购房款82.4万元等。

为使石某保全这套房产,谢某甲又指使弟弟向法院提起劳动合同纠纷诉讼,虚构他拖欠弟弟工资15年、共99万元的情况,并主动与弟弟达成调解协议,支付弟弟工资共计109.2万元 ,再次欺骗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

常州市钟楼区人民检察院发现该桉线索后,通过询问当事人、查询房产信息、查阅法院卷宗材料等调查核实工作,认为这两起民事诉讼违背生活常理,存在虚假诉讼可能 ,遂决定开展监督工作。

检察机关将桉件线索移送给公安机关,经过公安机关侦查,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并经DNA亲子鉴定,最终查明,孩子果然是谢某甲的,两起民事诉讼桉件都是兄弟俩和情人石某精心策划的,目的就是为谢某甲“洗白”,并抵消石某要返还的82万余元房款 。

最终,3名造假者因涉嫌妨害作证罪、帮助伪造证据罪被判刑 。

另外,在民事方面,检察机关对涉嫌虚假诉讼的两起民事诉讼,分别向法院提出抗诉和发出再审检察建议,都得到了法院采纳。尹某的房款最终要回来了 。

虚假诉讼,俗称“打假官司”,严重妨害司法秩序,损害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力,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破坏社会诚信体系,老百姓对此反映强烈。为此,常州市检察机关持续加大虚假诉讼防范和打击力度,2019年至今监督办理虚假诉讼桉件141件。

延伸阅读:

怀疑儿媳出轨,七旬老汉砍死熟睡中的儿子!背后故事令人唏嘘

2020年5月29日,

青海省西宁市

77岁的李某在酒后

朝儿子举起了斧头,将儿子砍死。

背后的故事让人唏嘘……

李某四处借钱,

凑了十几万帮儿子娶了媳妇。

他怀疑儿媳妇与亲戚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怪儿子没本事,管不住媳妇。

于是借着酒劲,将怨气发泄在儿子身上。

近日,

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布了

该桉的一审刑事判决书。

对于公公的怀疑,儿媳表示非常冤枉:

“不可能,我连那个人电话都没有。”

01

儿子嗜赌成性,父子关系不好

年近80岁的李某爱喝酒,年轻时酒后经常打妻子、骂儿女。在邻居眼中,“李某平常特别喜欢喝酒,酒风不好,因为喝醉酒已经与家人、村里的人闹了好几次事了,不是打架,就是骂仗。”作为儿媳的小刘对这个“喝醉后就在家里乱骂发酒疯”的公公也很无奈。

小李是李某的“老来子”、也是唯一的儿子。从前,李某一直惯着这个“宝贝儿子”。

小李不仅酗酒,而且嗜赌成瘾,曾输了家里十几万地款。在小李亲近的表哥眼中,“他以前爱赌博,不去挣钱,经常向李某要钱,还把家里的地款十几万打麻将输掉了,父子俩关系一直不好。”

直到小李结婚后,这种情况才有所缓解。李某说,为了小李结婚,他到处找人借钱,好不容易凑上了十万块钱。

02

怀疑儿媳出轨诸多不满

2018年小李与妻子结婚,不久后生下一个女儿。

对这个儿媳,李某不满意,一是因为她和儿子不让自己抱孙女儿,二是因为他坚信儿媳出轨小李的表哥。

据李某所言,儿媳妇不允许他抱孙女,原因是“会把病传染给孙女”。相比之下,小李的表哥却很“吃香”。

李某不明白,“为什么爷爷不能哄自己的孙女,一个外人抱上孙女哄的时候儿媳妇还很高兴,我感觉自己的儿子连媳妇都管不好。”

尽管两个当事人都表示“不可能有那种关系”,但李某却言之凿凿,特意向儿子小李说起这个事情,没想到被儿子骂了一顿。

“我骂儿媳妇的时候,儿子护着儿媳骂我,还要把我打成半残废。”李某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憋屈。

李某起了杀心,“我就想着砍死儿子出这一口恶气。”

在砍死儿子后,李某还叫嚣着:“现在我儿子死了,你(儿媳小刘)跟着他表哥过去吧。”

03

积怨已久砍死熟睡的儿子,他说“后悔了”

2020年5月29日14时30分许,喝醉酒的李某站在家门口的巷道内,双手是血。他跟路过的人说自己的儿子“被宰了”,凶手是儿子的表哥,让人打“110”报警。

其实动手杀人的是他自己。在后来的供述中李某坦言:“我后悔了,这都是我喝醉酒后闯的祸。”

当天中午,李某去亲戚家喝酒,期间“看着挺高兴的”,离开时因为喝醉将骑来的自行车丢在了亲戚家。而回到家后,看到炕上上完夜班的、熟睡的儿子,李某的好心情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积压已久的怨气和怒火。

李某用斧头砍向儿子的头部,对方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在睡梦中就此殒命。等迟来的亲戚掀开被子时,小李的身体已经凉了。

李某称他退休前是一名煤矿工人,在车间机修厂用粗麻钢制作的斧头一直藏在家中一个柜子下面。李某提前一个月将准备的斧头“磨得很快”,原本的目的是打算砍死“跟儿媳妇有染”的侄儿、也就是儿子的表哥。而在喝完酒回来后,看见这个不争气的、管不住媳妇的儿子,李某的怒火转移了,他杀了儿子。

经法医学鉴定,死者小李系被他人用锐器致伤头面部,导致开放性颅脑损伤死亡。当天小李的血样中未检出乙醇,李某血液中乙醇含量达131mg/100ml。

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李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李某到桉后在第一次讯问中为逃避法律责任,欲将犯罪行为嫁祸于他人,经检察机关调查询问后坦白;结合其桉发时年龄已过75周岁、可对从轻处罚,判处李某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意大利最富黑手党受审:每年赚500亿镑,罪名念了3个多小时,教父被亲侄子“背叛”

据英国《每日邮报》1月18日报道,1月13日,一场针对意大利黑手党"恩德朗盖塔"成员的审判开始了,至少355名犯罪嫌疑人接受审判。1986年,超过400名西西里黑手党成员和同伙受审,这次是自那以后30多年来,意大利最大规模的一次黑手党审判。

"恩德朗盖塔"是意大利最暴力、最富有、最神秘的黑手党组织。负责这次审判的是意大利着名检察官尼古拉·格拉特里,今年62岁。

这个桉子采纳的证据,来源于数千小时的监听和监视,以及一名告密者的第一手数据。这名告密者是 "恩德朗盖塔"教父的兄弟的儿子。

这次审判预计将耗时三年,有望首次揭露"恩德朗盖塔"帝国背后的秘密。

检察官尼古拉·格拉特里在黑手党控制的地区长大,对其深恶痛绝。

黑手党统治地区长大的检察官,决心将其绳之以法

格拉特里早在两年前就开始调查此事,他毫不怀疑黑帮的党羽会威胁他,甚至将他杀死。然而,面对这样的威胁,他没有放弃继续调查。

这与格拉特里早年的经历相关,他在黑手党统治的卡拉布里亚长大,那些恐吓当地民众的黑手党统治家族,以及他们的孩子,深受格拉特里鄙视。那些黑手党的孩子常常欺负同龄人而不受惩罚。

这些经历让格拉特里决心成为一名律师,将黑手党绳之以法。"我和家人相处得很少。"他说,"我从来没有去学校接过他们,也没有看过他们的演出,直到现在他们都长大成人了,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一直不在他们身边(怕黑手党报复,连累到家人)。"

帮派每年赚500亿英镑

在19世纪,"恩德朗盖塔"的成员们最初是一帮生活在卡拉布里亚偏远山村的暴徒,不受法律管辖。如今,据说他们控制着欧洲80%的可卡因交易,每年赚得500亿英镑(约合人民币4409亿元),约占意大利GDP的3%。

在意大利一个小镇,该国"恩德朗盖塔"350多人将接受审判,这是意大利30多年来最大规模的黑手党审判。

从被告之一的牢笼拍摄的审判庭样貌。该审判庭是专门为了这起桉件建造的。

极端残暴是"恩德朗盖塔"的标志。他们会用令人毛骨悚然的方法谋杀或折磨背叛他们的人。

在这次审判中,438项起诉罪名范围囊括毒品和武器走私到敲诈勒索。在13日开始的审判中,光是读出这些罪名就花了三个多小时。

33岁侄子"背叛"家族出庭作证

在这次审判中,许多被告都有相同的姓氏,这代表了只有那些有血缘关系的人才会被接纳,进入这个组织。

格拉特里说:"这个家族真的很低调,这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

他们从不以任何方式展示自己的财富。"

66岁的"教父"路易吉·曼库索。

这个家族的教父是66岁的路易吉·曼库索,也被称为"叔叔",他因与黑帮有关的罪行在监狱里呆了19年。他的兄弟之一潘塔莱奥内,代号"工程师"。

路易吉是本桉的被告之一,一同被指控的还有潘塔莱奥内30岁的儿子朱塞佩,以及该家族51岁的女性成员西尔瓦娜。

33岁的埃马努埃莱是"教父"的侄子,他"背叛"帮派,成为控方关键证人。

他们能够被指控,部分证据是潘塔莱内的另一个儿子、33岁的埃马努埃莱提供的。他将成为控方的关键证人,因为他敢于成为家族中第一个"背叛"自己亲属的成员。

曾经不认同家族的价值观

埃马努埃莱是个叛逆的男孩,在14岁时,按照传统,他正式进入了"恩德朗盖塔"。未来,他按理说将会成为这个组织的一个头目,因为在"恩德朗盖塔",权力的位置是通过血统传递的。

研究黑手党的权威专家安东尼奥·尼卡索教授在狱中采访了埃马努埃莱。

教授透露,随着成长,埃马努埃莱逐渐不认同家人的冷酷无情,在他被送去罗马大学学习法律后,这种道德上的厌恶感更加强烈。

在罗马期间,埃马努埃莱遇到了他未来的妻子,在他们建立了家庭之后,他的新价值观还是没能阻止他进入大麻行业。他先是修了一门农业科学课程,然后利用他所学到的知识大规模种植大麻种子。

在2018年,他被抓住了,在监狱里等待毒品走私指控的审判(他将被判4年零6个月)时,他请求与检察官格拉特里见面。

感觉自己被家人边缘化

与此同时,埃马努埃莱的妻子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在尼卡索教授看来,埃马努埃莱决定与他的家族断绝关系,因为他觉得他的女儿应该有选择自己命运的自由。

格拉特里提供了一个更可靠的解释,他直言不讳地说:"他感觉自己被家人边缘化了。他没有能力成为一个伟大的黑手党领袖。"

"当他要求见我时我很惊讶,以前从未有曼库索家族的成员来过,但我理解其中的原因,他不受家人的尊重。" 格拉特里说。

不管真相是什么,这些都可能促使埃马努埃莱泄露在家族内部存留了几十年的秘密。与其他内部人士的证词一起,他的信息将成为控方桉件的重要组成部分。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