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扩大新冠疫苗接种 美媒警告:有未知风险

2020年09月28日 22:10 纽约时报/中央社

中国正在大范围为特定人员接种新冠肺炎疫苗,但处在临床试验第三期的疫苗,仍有安全性疑虑。此外,官方是否有合规追踪并观察接种情况的程序也不清楚。纽约时报称中国这种急切的做法相当于一场豪赌。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中国扩大接种武汉肺炎试验疫苗,纽时称存在未知风险。纽约时报说,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款新冠病毒疫苗被确定有效,但中国至今已让国企工作人员、政府官员、疫苗制造企业员工注射3种候选疫苗。

纽约时报说,此外,中国官员也正在制定紧急方桉,让更多的人接种疫苗。纽约时报说,没有其他国家在常规药物试验程序之外,以如此之大的规模给人们注射未经检验的疫苗。中国这种急切的做法相当于一场豪赌。

目前中国的候选疫苗正处于第三期试验、也就是后期临床试验阶段,由于中国境内几乎没有确诊病患,大多数试验在中国境外进行,受试者的情况受到密切追踪。但中国国内已注射疫苗的人,并不确定是否也有接受追踪与观察。未经检验的疫苗可能会产生有害的副作用,就算是无效的疫苗,也可能带来错误的安全感,使疫情防控大意,出现疏漏。

纽时说,疫苗三期临床试验可能还需再等3至6个月才能完成,但中国也许不想再等了。中国卫健委官员郑忠伟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寒冷天气到来时,政府可能会考虑扩大符合紧急使用条件的人群范围,把在市场、交通和服务行业工作的人员包括进来。据郑忠伟说:“目的是在特殊人群当中先建立一个免疫屏障,如此一来,整个城市运行基本上就有了一个稳定的保障。”

据中央社说,目前不知道接种疫苗的人是否清楚接种未经检验疫苗的风险。报导还表示,在中国国内接种疫苗的人有可能出于无奈,中国疫苗生产商和国企要求接种疫苗的人签署保密协议,不让他们与新闻媒体谈论此事。

纽约时报:中国的新冠疫苗豪赌:风险未知,数万人已接种

先是国企的工作人员接种。然后是政府官员和疫苗制造企业的员工。接下来是教师、超市员工和去国外高危地区旅行的人。

尽管世界上还没有一种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被证明有效,但这并没有阻止中国官员在传统检验程序之外尝试让数万甚至数十万人接种疫苗。政府正在给其认为必不可少的工作人员和许多其他人,包括制药公司自己的员工注射三种候选疫苗。

官员们正在制定紧急使用方桉,让更多的人接种疫苗,这相当于一场豪赌,即这些疫苗最终将被证明安全有效。

中国这种急匆匆的做法令全球专家困惑。没有其他国家在常规药物试验程序之外,以如此之大的规模给人们注射未经检验的疫苗。

候选疫苗目前正处于三期,也就是后期临床试验阶段,大多数试验在中国境外进行。参加试验者的情况受到密切的跟踪和观察。目前尚不清楚,中国是否对国内所有注射了疫苗的人采取了类似的跟踪步骤。

未经检验的疫苗可能会产生有害的副作用。无效的疫苗可能会给人带来一种假的安全感,并助长可能导致更多感染的行为。

疫苗的广泛使用也提出了知情同意的问题,尤其是对中国疫苗生产商和国企员工来说,他们可能会有压力,不得不挽起袖子接种疫苗。这些企业已要求接种疫苗的人签署保密协议,不让他们与新闻媒体谈论此事。

“我对这些公司员工的担心是,他们可能很难拒绝接种,”澳大利亚墨尔本默多克儿童研究所(Murdoch Children’s Research Institute)的儿科医生金姆·马尔霍兰(Kim Mulholland)说,他参加过许多疫苗试验的监管,包括一种新冠病毒疫苗试验。

北京科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在北京的一个展销会上推销疫苗的摊位。

中国在疫苗研发上与美国和其他国家展开竞争时,其竞争对手的行动则更为谨慎。尽管有来自特朗普总统要求加快速度的压力,但美国的药企已承诺在疫苗广泛投入使用之前对其进行彻底的审查。俄罗斯是第一个在试验尚未完成之前就批准了疫苗的国家,但据该国卫生官员和专家说,当局尚未对大量人群进行疫苗接种。

目前不清楚中国已有多少人接种了新冠病毒疫苗。国有企业国药集团的一种疫苗已进入后期试验阶段,该公司称,已有数十万人接种了这种疫苗。北京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说,在北京已有一万多人注射了公司的疫苗。另外,该公司表示,几乎所有员工(约3000人)和他们的家人已接种了疫苗。

总部设在香港的凤凰卫视本月说,其中国记者已经接种了国药集团的疫苗。

上海的疫苗专家陶黎纳说,政府的部分动机是“试探”公众接受疫苗的意愿,为更广泛的接种打基础。

“我觉得这个也是我们国家在试探,”曾在上海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任免疫学家的陶黎纳说。“就是说在疫情没有的情况下,那么大家个人都去考虑一下将来发生疫情的可能性,掂量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必要去打。”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员郑忠伟上周五说,国务院批准了紧急使用方桉之后,政府已“获得了世卫组织的理解和支持”。世卫组织的一名发言人周六表示,中国已发布了“国内紧急使用授权”,这种授权由各国自行决定,不需要世卫组织的批准。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的候选疫苗以前已在更小的人群中做了试验。三期试验包括给数百人注射一种候选疫苗和一种安慰剂,以观察疫苗是否安全,是否能有效地预防新冠病毒。据公司披露的信息,大约有十万人参加了三期试验。但几乎所有参与者都在其他国家,因为中国已基本上控制住了新冠病毒的传播。

尽管如此,中国政府已批准了三种在国内紧急使用的疫苗。政府曾在今年7月表示,将优先安排医务人员、防疫人员、边境口岸工作人员,以及“城市运行保障人员”接种疫苗。

现在看来,优先接种的人群似乎正在扩大。

本月,浙江省绍兴市政府要求地方官员对更多可能符合“紧急使用”的人群进行摸底。学校、幼儿园和养老院的人,以及前往“疫情中高风险”地区旅行的人都是重点推荐对象。

其他的政府通知也要求地方官员对更多可能的接种对象进行登记,但不清楚这些人是在疫苗通过三期临床试验之前还是之后接种。

中国大部分地区采取的严格限制措施似乎已经遏制住了病毒。尽管如此,最近几个月北京和西部偏远地区疫情的小规模暴发仍让中国领导人受惊,他们担心封城可能会扰乱经济复苏。中国的公共卫生专家们也担心,冬季的到来让人们需要呆在室内,这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疫情。

中国一位高级官员本月表示,最早可能在11月向公众提供疫苗。同一天,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外交部的一名发言人在Twitter上表示,在阿联酋成功进行了三期临床试验后,该国已批准一线工作人员接种国药集团的疫苗。

澳大利亚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柯比研究所的生物安全项目负责人雷娜·麦金泰尔(Raina MacIntyre)说,她不建议在三期临床试验结束之前紧急使用疫苗。英国和瑞典合资的阿斯利康公司(AstraZeneca)本月因一名志愿者患了原因不明的重病,曾暂停其一种候选疫苗在美国的三期试验。有缺陷的疫苗会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2017年,注射了赛诺菲(Sanofi)登革热疫苗的儿童被感染后病情更重。20世纪60年代接种了防呼吸道合胞病毒疫苗的儿童也出现了副作用,导致试验取消。

大规模的接种运动也增加了接种多个同类疫苗的风险,这可能会对人体的免疫响应产生有害影响。

“我们可能需要三到六个月就能得到三期试验的结果——等待的时间并不太长,”麦金泰尔说。“在我们得到最好疫苗的三期试验数据之前,目前的做法有搅浑水的可能。”

尽管如此,中国也许不想再等了。

在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卫健委官员郑忠伟说,寒冷天气到来时,政府可能会考虑扩大符合紧急使用条件的人群范围,把在市场、交通和服务行业工作的人员包括进来。

“它的目的就是,在我们的特殊人群当中先建立一个免疫屏障,”郑忠伟说。“那么整个城市运行基本上就有了一个稳定的保障。”

疫苗制造商和地方政府强调,接种疫苗是自愿的,而且许多接种者需要自己掏不少的钱。据政府的通知,疫苗的价格在1000元左右,对一个六亿人口的月收入仅1000元的国家来说,很多人都承担不起。

目前不清楚接种疫苗的人是否得到了接种未经检验疫苗风险的充分警告。

默多克研究所的马尔霍兰说,他只会向医护人员提供实验性的新冠病毒疫苗,尤其是在巴西等全球确诊病例数很高的国家,并会对接种者进行持续观察。“医护人员可以接受潜在风险的教育,”他说。

国际疫苗研究所(International Vaccine Institute)所长杰罗姆·金(Jerome Kim)说,他想知道中国当局是否在跟踪疫苗接种者的情况。他担心,如果人们认为自己受一种功效不明疫苗的保护,他们可能会有更危险的行为。“这会带来各种各样的负面后果,”金博士说。“他们可能感染了病毒但不知道,或者他们可能会传播感染,因为如果疫苗有部分效果的话,他们会相对来说没有症状。”

这种可能性似乎并没有让很多中国人不安。

最近的一个周二,商务部前部长陈德铭在北京的一个贸易投资论坛上吹嘘说,他不需要戴口罩,因为他已经在一个三期试验中接种了疫苗。“大家放心,”他说,引发了听众中的笑声和掌声。

后来在会议间隙接受采访时,今年将满71岁的陈德铭说,他接种的疫苗是国药集团研制的,自己已经产生了抵抗新冠病毒的抗体。他说,商务部有三分之一的工作人员和他一样申请了接种疫苗。

“因为我有时候要出国,所以我就申请打了,”陈德铭对《纽约时报》的一名记者说。后来,他补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也想打一下?”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