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兆基:中国越是攻关芯片,越是输定了

2020年09月28日 11:11 RFA

中国的半导体行业与世界水平差距依然非常巨大。(资料图/法新社)

中国人都知道了,祖国在芯片等关键领域被美国“卡脖子”了,于是伟大领袖大手一挥,砸下9.5万亿人民币,象当年搞原子弹那样去突破半导体科技。

不要小看“卡脖子”这个没什么文采的俗语,它诞生于中共与苏联也能闹翻的年代,作为压力逼出了中国至今视为定海神针的“两弹一星”,后者俨然是中共对中华民族的最伟大贡献之一,以及中国人民最强大的精神力量源泉。

以中国长期落后的国力,较早掌握核武器及其投送手段,并借此建立起有一定水平的航天和核工业,的确在当时明显提升了中共政权的国际地位和谈判筹码。但中国今日的国际地位主要并不得益于这些,一些中共很不乐意承认的因素包括但不限于:美苏对峙带给中国的大三角关系;巨大的地理、资源和人口体量;内部的政变和改革,以及它们对西方形成的经济好处和政治期待。

即使是“两弹一星”的成就本身,也主要是因为中国当时比今天的朝鲜和伊朗享有更有利的条件:苏联前期有力的援助奠定了根本基础,部分饱学西方理论精华的海外华人科学家为中共感召(或者欺骗),举国体制不计代价地抽干全国资源冲击单项装备。

一个明证是,“两弹一星”之后,这种所谓举国体制的组织机构——中央专委仅存名义,却再也没有实施类似的毕举国之功于一役的项目。一旦考虑全面均衡发展和经济民生,中国国防工业再也没有足以与“两弹一星”相当的关键战略装备快速突破。863和973等高技术发展计划一旦开始注重技术群和成体系,就再也没有单项狂飙突进的可能。核潜艇长期水平一般,陆基机动洲际导弹历时多年,核轰炸机更自觉放慢。与西方同类产品相比,撑起中国门面的“长征”运载火箭和“神舟”飞船的问世再也没有两弹突破那么快,技术差距也很明显。

没有自由的思想和学术土壤无法实现芯片梦

同时,美国引领的人类高科技发展也不再是“曼哈顿”和“阿波罗”的时代了,新的成就无不植根于先进教育水平、自由的思想和学术土壤、活跃的资本市场和私营企业。在这个学习过程中,俄罗斯也全面败北,中国不过是在改革开放顺利期捡得一些现成,学了一点皮毛,一旦美国开始切断中国的技术吸血渠道,立刻有釜底抽薪之效。

近来中国网络上有人回忆江泽民近40年前主管电子工业时就要求重视半导体特别是芯片产业,似乎在暗示,如果坚持贯彻江泽民同志高技术发展思想,中国今天就不会在芯片上受制于人。其实,中国真地并非忽略了半导体和芯片,所谓的举国体制虽无“两弹”的力度,也从未停步,问题是科技发展规律今非昔比,中国不是不能造芯片,只是造不出先进芯片,这就足以使整个电子和信息工业,以及应用它的所有军民用领域在效率等指标上长期明显落后于西方,从而哪怕在国内市场也完全没有竞争力。

话说回来,中国人民如果再次有志气,也真不是什么都没有,无非就是回到前苏联时代与西方的电子技术差距而已,只是不知道在今天这个时代,这样的差距如果意味着从经济到军事的效率成百倍地低下,还能不能叫板美帝。

华为手机大部分主要芯片,都是靠美国公司、或是与美国科技公司有关的厂家供应。图为2019年1月7日,华为深圳总部发布其服务器芯片鲲鹏920。(美联社)

如果你看到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前日表态,将把被美国“卡脖子”的项目立下军令状,用10年时间集中全院力量攻关,就更能明白中国已经完全陷入死马当成活马医的乱象。美国“卡脖子”的全是应用技术层面的关键,可是中科院明明是搞基础科学的机构,不管自称近年有什么转型,也不带这么转的吧。

搞基础科学的全面压上应用技术,不要说基础又交给谁,没有基础又哪来应用,就是说这支队伍,也没这本事吧。其实这里还真有一个相当深刻的问题。

中国不是没有基础科学水平,很多领域一说理论全明白,但要国际领先,有突破就难。应用技术更是长期焦虑。可是中国哪方面都没少花钱,更没少养人。症结在于,鼓吹“两弹一星”精神的中共在科学上长期严重功利化投机化,根本无心为人类贡献知识,一门心思掌握原子弹一样的粗暴手段,一举强国强军,说是为伟大复兴,其实是为本党江山万古。

从1978年“科学的春天”到现在的国家科学奖,占主流的永远是为经济或军事解决重大原料、制造、装备和应用等急需的课题,其中战略武器的比例和地位高得离谱。“造原子弹的”成了科技人员的代名词。这本身已足以说明问题。

芯片,以及先进航空发动机和先进药物等中国老大难问题,说来都是急需的应用和工程问题,然而中国之所以造不出或造不好,根本原因恰好不在急和用二字,而在耐心和基础,甚至体制和土壤上。

中国明白这个道理的人有的是,但做决策的人绝不能承认这一点,否则不光自己上不了位,捞不着钱,完成不了伟大领袖的嘱托和宏图,是要当替罪羊的。

中国现有的几乎所有科技成就,往深了探究都普遍有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拔苗助长甚至弄虚作假,自欺欺人的问题。

所以,当你听说由中科院对芯片一类的问题成立领导小组,签署责任状时,当你听说生物科技又要求也用举国体制突破,中国在抗疫方面要给全球当标竿时,如果你再不用费力就能了解到中国芯片和疫苗发展中的丑闻和真相,任何人都能明白,中国其实输定了。

“举国体制”优势其实是幻觉、是自吹,更是中共体制的劣势,它在当今时代的科技和综合国力竞争中如果不自欺欺人,就只能碰得头破血流,劳民伤财。唯一能挫败中共掩耳盗铃伎俩的,只有科学技术的客观规律——中国式的芯片和发动机只能提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竞争力,不能再从西方大肆吸血的中国只会走向苏联的衰败,哪怕回光返照,也不过黔驴技穷。

中国为芯片投入的9.5万亿话音未落,全国已有多个省市一夜之间催生出大量号称攻关芯片的项目,争抢这块肥肉,俨然一副1958年“大跃进”时土法上马“大炼钢铁”的架势。这笔天文数字的民脂民膏结局如何已不难猜测。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