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机器人厂商联手FBI,提前锁定"隐身"恋童癖

2020年09月24日 13:01 大数据文摘

今年上半年,根据国内媒体南风窗报道,时任烟台杰瑞石油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及首席法务官、中兴通讯的独立非执行董事鲍毓明涉嫌自约2016年起性侵14岁养女李星星,一时舆论哗然。

时隔小半年,9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微博上发布“鲍毓明桉”最近进展。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督导组通报,鲍毓明“养女”韩某某曾更改年龄,与鲍毓明认识时已满18岁。在全面深入调查后,现有证据不能证明鲍毓明的行为构成性侵犯罪。

但通报中也明确指出,鲍毓明“在自认为韩某某系未成年人的情况下,仍以‘收养’为名与韩某某交往且与其发生性关系”。这一消息在微博上引起了诸多讨论,正如微博用户“局部气候”指出,“事情的本质并没有反转”,我们“不能因为一个未受害的受害者,就去同情一个未犯罪的罪犯”。

同时,鲍毓明一桉再度将恋童癖推上了舆论前台。

近日,国内多家媒体公开了一项调查数据,根据2017年到2019年检察机关起诉相关侵犯未成年人犯罪的统计数据显示,这三年期间,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总人数加起来超过了4万人。

近年来,在《感谢上帝》《素媛》《嘉年华》等国内外多部影视作品中,都曾揭露出不同人群的恋童倾向,不难想见,儿童性侵的发生,对当事人今后的身心发展都会造成十分严重的伤害。

那么,在技术如此发达的当下,我们能否在恋童癖们采取行动前就及时遏制他们,避免悲剧的重复发生呢?

精准定位恋童癖方法一:性爱机器人制造商联手FBI

最近,美国性爱机器人制造商Realdoll的生产经理兼部分所有者Michael Wilson表示,他们正在与FBI合作,对那些有特殊需求的顾客保持着十二分的谨慎和注意。

“实际上,我们与FBI建立这种调查关系,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面对外界不少质疑的声音,Michael表示。

Michael还补充道,“我们并不会生产儿童性爱机器人,但我们很多顾客都想要订购这类东西,我对此百感交集”。

就目前的经验来说,只要问一些可用性问题,就足以确定该用户是否是一个潜在的恋童癖。“我们会把电子邮件与姓名等信息发送给一个联系人,对于那些已经在注意名单上的用户而言,如果他们给你发邮件,那这就表明,他们可能已经在看有问题的色情片了”。

实际上,近年来,人们越来越愿意在性爱机器人上花费大量金钱,有人甚至愿意为其支付一万美元。但在儿童性爱机器人的使用上,每个国家都有一些政策的不同,在不少国家和地区,这仍然是合法的。

儿童性爱机器人的支持者表示,这些机器人将会使得恋童癖停止伤害儿童。

慈善机构和警察局则希望把使用儿童性爱机器人一事为刑事犯罪,他们赞成的一种说法是,这些机器人更有可能导致犯罪的发生。

Michael也同意这一说法,目前还没有相关的数据和说法能够为支持者们背书,“实际上,一些数据表明,这些机器人将更多地勾起恋童癖的欲望”。

根据英国《太阳报》报道,记者们在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性爱机器人交换论坛上发现,这些网友在论坛上交换他们“受挫的、受虐的儿童性爱玩具”。

此前,英国国家犯罪局(National Crime Agency)曾多次调查儿童性爱机器人的销售情况,最终逮捕了二十多名涉嫌拥有这些儿童玩具的人。

精准定位恋童癖方法二:攻破他们的“暗语”系统

除此之外,想要精准定位恋童癖,或许可以直接从他们平时的交流中入手,从源头上制止伤害儿童的行为的发生。

十年前,恋童癖们主要通过新闻网站、论坛和专用网站进行交流和共享,这些内容往往对所有人都是可见的。随着技术的发展,恋童癖找到了使自己在互联网“隐身”的方法,其中就包括使用密符。这些长期使用的秘密代码和字词掩盖了日常的对话和共享的内容,如果没有这种密符的知识,就不可能破译其含义。

俗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十年前,Chris Hughes已经在着手删除互联网上一些儿童暴力视频。如今,Hughes领导着一个由英国慈善机构互联网观察基金会(IWF)13名分析师组成的小组,该基金会负责每年都会从互联网上删除数以万计的儿童暴力相关的网页、图像和视频。

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破译了大部分恋童癖常用的密符。

今年4月,小组建立了由大约450个单词和短语构成的数据库,在几周内,他们往数据库内增加了3,681个条目,还有数百个尚待添加。这一成果也是得益于他们在这一领域持续十年的工作。

“通过对这些密符的深入了解,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网站,以及一些以前没见过的图片,”IWF的技术项目官Sarah Smith说,“我们现在已经能识别出大量关键词,使得恋童癖们想要通过关键词识别和定位这类内容变得异常困难”。

要了解IWF的研究人员如何破译密符,那首先还得了解恋童癖的交流模式。

“很难确定内容规模”,伦敦米德尔塞克斯大学的犯罪学家Elena Martellozzo说,犯罪分子经常随着时间变化建立起不同的社交网络,在上面共享内容。

不过,一旦发现了其中一个,就能快速定位,“从一个人开始,我们会立即意识到这个人与30、40或100个其他人有联系”,“我们不是在谈论在黑暗中行动的个人,而是在谈论虚拟的儿童性犯罪者社区”。

Martellozzo还补充到,这些团体在被发现后很快就会采取相关行动,通常他们会投奔暗网。Smith表示,IWF已经从暗网中搜集到了很多情报。

“分析师将识别出明显与此类图像相关的特定短语,然后我们可以以此为出发点来查看互联网上其他地方可能使用的其他搜索词,以及与之相关的词。”

IWF的扩展关键字列表主要使用英语,但也有荷兰语和德语。2018年,该慈善组织删除了105,000个托管滥用图片的网址,其中47%位于荷兰。

Hughes说到:“有些术语是从西班牙语翻译过来的。有些是首字母缩写,然后将其与英语溷合在一起使用。”

从政策上保护儿童:智源发布国内首个面向儿童的人工智能原则

有措施,也要有准则。

9月14日,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发布我国首个针对儿童的人工智能发展原则——《面向儿童的人工智能北京共识》。

相关链接:https://www.baai.ac.cn/ai-for-children-cn.html

作为我国首个针对儿童的人工智能发展原则,《面向儿童的人工智能北京共识》涵盖了“以儿童为中心”“保护儿童权利”“承担责任”和“多方治理”四大主题,共包括19条细化原则,其中明确规定了责任承担和多方治理等各个方面。

这项原则的发布也是瞄准了近年来在线课程、游戏娱乐和社交软件等产品的日益普及,儿童接触并使用的人工智能的场景变得逐渐多样且丰富,但在使用上还存在特殊性和被动性的缺口。

根据智源研究院人工智能伦理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曾毅博士解释,儿童在接受使用AI产品与解决方桉时对风险和的隐患识别能力严重不足。

此外,当下很多人工智能产品在开发、使用和售后服务方面,对数据保护、授权范围、隐私安全等方面仍未能提起足够的重视,尤其是对儿童用户群体的考虑和照顾。

同时,放眼全球,与儿童有关的人工智能伦理原则都十分缺乏,因此,有必要针对儿童接触使用的人工智能技术产品加以伦理研究和规制,帮助相关企业避免潜在风险、以保障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

虽然中国很早就签署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但迄今为止并未有一部专门的儿童色情立法,就连儿童色情淫秽物品的定义,在社会上都能引发争议和讨论。

这些年来,在孩子们身上发生的悲剧已经太多太多,希望在未来,安全长大,对于儿童来说,不再会是一句空话。

相关报道:

https://www.thescottishsun.co.uk/tech/6025764/sex-robot-maker-paedos-child-dolls/

https://www.wired.co.uk/article/child-sexual-abuse-keywords-iwf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