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倒贴给8万成年男子,这国的收养怪癖,合法!

2020年09月21日 13:01 地球知识局

日本是世界上收养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每年记录超过80000起合法收养事件。

但与大众认知不同的是,日本人收养的并非儿童。据统计,日本每年通过正规收养机构收养的儿童数量只有大约300个,反而有90%以上的被收养者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男性。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文 | 酸奶没泡沫

1

古时渊源

在日本,收养成年人的做法可追溯到13世纪。在当时的京都,净土真宗(佛教日本分支)的京都本愿寺派积极鼓励方丈结婚生子,以满足教派严格的世袭继承要求。

本愿寺,是净土真宗佛教的统称,也可以指与该宗派相关的几所寺庙中的任何一座。图为京都东本愿寺。图片来源:Jatuphon.PTH / Shutterstock

然而,谁也不能保证每次结婚生的都是儿子,所以收养成年人就成了该宗派维系父权、维持教门纯洁的一种方式。在养子的来源上,本愿寺往往会从武士或朝臣等上层家庭中找寻,确定人选之后对其加以教化、培养。

本质上,这种收养对双方都有利处,本愿寺可以拥有高质量的神职人员、继续享有声望,而让出了儿子的家庭则可以吹嘘自家与教派有关系,并在需要时利用这种关系。

日本的僧侣只是一个工作,而且收入不错,社会地位也高过一般职业,日本的神社等宗教场所多是父传子,和家族企业没什么差别。图为米歇尔在访问日本期间到京都清水寺参观。图片来源:The white house

进入江户时代后,这种收养做法蔓延到了武士阶层。同样地,武士们的需求也是将家庭姓氏传承下去。

如果某个武士家庭只有女儿,他们往往从同阶层的武士家庭中收养一个儿子,将自家姓氏冠于他,让其担任家主之类的位置;而自己家的女儿就可以正常出嫁,与其余有影响力的武士家族结亲。通过这种方式,武士家庭能够将父系权威传承下去,在社会中建立牢固的家族地位。

日本武士也就是职业军人,最初是以氏族分为各作战集团,这一职业特点也就注定了多以男性为主。图片l来源:Okinawa Soba (Rob)/flickr

那么为什么有的武士家庭愿意让出自己的儿子?

像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一样,日本长期实行长子继承制,只有长子才能获得家庭资产,二儿子和三儿子几乎就没有继承权,只能做个富贵闲人。若是能将这些次子安置在需要长子的家庭中,对本家、对家和孩子自己来说,都是件好事。

长子继承家庭财产,也要负担照顾父母的责任,而血缘关系并不是日本继承制的主要考虑因素,家族的延续才是最重要的。图片来源:wikipedia

所以对这些养子来说,被领养是脱离原家庭、获取独立地位的一种方式。

很快地,这种收养行为扩散到了武士阶层之外,成为社会的普遍现象,只不过在日后的发展中换了一种方式。

在明治维新以及之后的数百年间,城市化、技术进步和战争三个因素大大影响了日本人的生活。一方面日本家庭开始向独立化方向发展,多代家庭结构逐渐走向崩溃;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在时代红利中走上创业之路,有了自己的公司和事业。

经济改革后的自由市场经济,会催生很多符合时代需求的行业以及公司。

图片来源:Sean Pavone / Shutterstock.com

但是,很多企业家都面临一个令人头疼的古老问题,那就是,创始人生出的后代常常不像自己一样有才,或不是干这行的料。于是渐渐地,成人收养开始成为一种商业发展策略,在今天的中上层日本社会甚至越来越普遍。

2

现代形式

假设日本一家非常成功的企业的CEO想退休,但他的独子对接管公司感兴趣,也已经在别的领域干上了自己的事业,而此时恰好公司一位高管做事专业,已经对公司做出了不小贡献,看上去还很有前途,那么CEO很有可能对其伸出“橄榄枝”,将其收养为自己的儿子,让他做公司的继承人。

不仅局限于大型公司,有越来越多的中小型私企也开始加入收养儿子的行列。

图片来源:https://cnavideo.cna.com.tw/

这就是当下日本收养成年儿子的一种形式——在家族企业里挑选表现优异的外聘年轻人当养子,常常发生于某企业掌门人自己的儿子没有能力、或不愿接管家族生意时。

与江户时期相比,这种收养对养子而言往往意味着社会地位和阶层的提升。因为不像当年武士的收养往往发生在同阶层中,如今CEO们对养子出身并无要求,只要其具备“让公司发展更好”的能力,这对出身平平的养子来说可谓是实现人生大圆满的捷径。

相对于这种直接收养,更普遍收养形式是将养子和女婿合二为一,也就是找个能力强的年轻人“嫁”给自己的女儿,顺便给自己当儿子、掌管公司,称为“婿养子”(mukoyoushi,むこようし)。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女婿半个儿”。

这又不同于我国的“入赘”,要先办理收养手续,再把女儿嫁给“儿子”,婿养子和这个家庭的联系更紧密。图片来源:Shalom Rufeisen / Shutterstock

尤其是当如今日本出生率一直在下降,且许多父母都只有一个女儿时,找个“婿养子”的做法深得老企业家们的青睐。

但符合要求的年轻人也不是那么好找的,因此为企业介绍养子的中介服务就应运而生。

在众多介绍成年养子的婚介公司和婚姻顾问中,最受欢迎的平台之一是Chieko Date创立的婚介网站Shiawase Na Kekkon(幸せな结婚)。该平台上到处都是希望成为婿养子的、年轻有为的男性,企图通过做养子的方式圆自己的企业梦。

婿养子只是其中一个业务,主要是做国际婚姻的介绍,或者DNA婚姻。创始人追求“永不失败的婚姻”,这个追求本身就不靠谱。图片来源:https://shiawasenakekkon.com/

通过该平台与收养家庭配对成功后,养父母会对养子进行彻底的背景调查,觉得合适后会安排双方会议,如果会议顺利,准养子便算“入赘”成功,开始熟悉新公司的业务了。

不过无论哪种收养方式,成为养子意味着要放弃自己的姓氏。但对大多数日本人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日本人有姓氏也不过一百多年——在明治维新前,只有士族与公家有姓氏。况且,放弃自己姓氏就能快速换取个人成功、企业前途,怎么说也不是一笔亏本的买卖。

日本的房屋外常有姓氏的铭牌,但也不代表姓氏历史悠久,大多数人拥有姓氏也不过两三代人。图片来源:deposit / 图虫创意

需要注意的是,企业收养成年人有数量限制,如果自己家庭已经有了孩子,则最多只能收养一个,如果没有则可以收养两个,而这种规定是因为曾经有人利用收养来钻空子避税:1988年以前收养数量不限制,且一个家庭的继承人越多,需要缴纳的遗产税就越少,很多人都利用了这一点尽可能多地收养儿子,结果逼得政府出台了法律,控制可收养的人数。

3

不是亲的不要紧,盈利就行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约有10%的商业家族接班人已将控制权转给了养子。如今,日本每年大约有8万多名成年男子被收养并更改姓氏以接管家族企业,俨然已经成为企业用来维持生命力的常规操作。

许多国际知名企业,如日本汽车公司丰田、松下电器的第二代掌门人,都是创始人的“婿养子”,铃木公司创始人之后的三代掌门人也都是“婿养子”接班模式,佳能相机和和酱油公司Kikkoman同样如此,还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家族企业——拥有1300多年历史的Hoshi餐馆,就按照婿养子的模式传承了46代。

铃木第四代掌门人铃木修,原名松田修,在与铃木家族长女结婚后接管铃木公司,在位期间把铃木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小型汽车制造商之一。图片来源:Vibrant Gujarat / youtube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使家族企业长期保持健康、是促进社会和财富流动的有力工具。

数据也可以说明问题。有研究者研究了1962年至2000年在日本所有证券交易所上市的1433家非金融公司,其中大约有一半公司的部分股份依然属于创始家族。

研究者将这些公司的运营者划分为:第一代创始人运营、血统继承人运营,非血统继承人运营以及雇佣来的专人运营,结果发现创始人一代做得最好,其次是非血亲继承人(通常为养子),最后才是血统继承人和雇用的专业人员。

就以资产回报率(ROA)为标准的获利能力而言,非血统继承人比血统继承人的表现高出约6%,高出专业运营人员约10%。

位于日本石川县的法师酒店是世界上第二古老的酒店,已经传承了1300多年,而在继承者的选择上,大多也通过收养制,也保证了酒店时至今日仍能很好的经营。图片来源:Wikipedia

总而言之,非血统继承人的表现几乎与第一代创始人经营的公司一样好。

根据《新经济》杂志的说法,收养高素质养子来经营家族企业通过三种方式发挥积极作用:一是取代无才干的家族继承人,二是敦促养子为保住地位取得更好的业绩,三是让内部继承人感受到压力,以及“自己不行就会被取代”的威胁。

现代歌舞伎剧团的演员大多还是男性,而一个家族的传承还是长子继承,若是没有男性,也会通过收养达到延续家族长久的目的,不同于其他行业,歌舞伎是需要培养的,收养年龄也偏小。图片来源:lensonjapan / wikipedia

不过有些内部继承人压根感受不到威胁,甚至会私下里帮父亲寻找养子,在他们到来之前就主动退让、做让自己快活的事情去了。

但凡事福祸相依,收养儿子的做法即便有利于家族发展,也并非没有坏处,比如私人层面来说,养子和女儿这对夫妇离婚就很麻烦。

一般夫妻离婚后财产直接分割开来,但他们如果夫妻闹到离婚的地步,想要离到毫无瓜葛的程度则需要申请“领养离婚”,也就是男方不仅需要与女子解除夫妻关系,还要与该家族解除领养关系;只是解除夫妻关系的话,男子在离婚后依然拥有继承财产的权利(男方可能不会有什么意见,女方就不一定了)。

日本着名女星广末凉子的现任丈夫就是婿养子,原名伊豆淳,在和凉子结婚后,改名为广末淳。图片来源:https://www.votelouann.com

换言之,婿养子离婚需要离两次。

不过,这种麻烦在家族企业发展和个人阶级提升面前不值一提。

就目前来看,收养儿子的做法在短期内仍然不会消失。日本自1950年以来,出生率一直在急剧下降,如今只有1.4,而只有当生育率维持在2.1或以上时才能防止人口继续缩水;与此同时日本老龄化继续加重,预计到2060年,日本65岁以上的人口比例可能上升到40%。

日本是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城市和农村都逐渐变成了“超老”社会,在生育力一直走低的同时,老龄化和长寿却在走高。图片来源:Sarunyu L / Shutterstock

太老了生不出孩子,年轻的不生孩子,成人收养又能直接筛选出最精英的那批人,这或许是只有日本这个特殊社会才能演化出来的杂合了“家天下”与“任人唯贤”的特殊模式。

参考文献:

h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2017/02/11/business/resorting-adoption-avoid-inheritance-tax/#.W_T9MOKNzIU.

https://rappler.com/world/asia-pacific/japan-adult-male-adopti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ukoy%C5%8Dshi

https://asia.nikkei.com/Opinion/Japanese-companies-the-adopted-son-rises2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