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整容的00后:2年380次手术 我花了栋房子的钱

2020年09月20日 19:07 一条

根据《南华早报》的数据,

在2018年接受医疗美容的2000万中国人中,

有20%是00后,

而且这个数字正在不断攀升。

现在的医美群体,除了明星、网红,

更包含着各行各业、各年龄段的芸芸众生。

随之而来的是一些看着非常惊悚的新闻:

“8岁女孩暑假走进整容咨询室”

“00后女孩贷款整容被告上法庭”……

对于年龄最大不超过20岁的00后来说,

心智是否达到了可以接受整容的水平?

选择整容,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意义是什么?

父母又如何反应?

一条进行了一次“当00后选择医美”的调研和征集,

挑选出其中5位00后的故事,

其中有人在脸上花了一栋房子的钱,

有人因生理缺陷需要整容却遭到父母拒绝,

有人则曾因为长相长期受到校园暴力……

编辑 | 陈薇沁

13岁和15岁周楚娜的对比照

“2年,380次手术,

400万人民币,每天都是恢复期”

周楚娜,2005年生,上海

项目:超过380次医美手术

花费:超400万

付款方式:父母支持

未来:整容成为日常

我是全网年龄最小、整容最多的网红周楚娜,很多从新闻上知道我的人对“小z娜娜”这个名字更熟悉,新闻评论里大多说我“整容上瘾”、“过度整容”、“长相惊悚”。

整容已经成为了我的日常,接受你们采访前,我刚做完一次手术,做了全脸吸脂、双下巴吸脂,还有眼睛和眼角,对平常人来说是大手术,对我来说只是微调。你们更不敢相信的是,今年我最大的一次手术发生在仅仅10天前,9月初,我做了全身的抽脂还有鼻子。

整容前的周楚娜

我13岁以前真的不好看。我初中开始去上海的国际学校,里面的女生其实都挺漂亮的,单眼皮、塌鼻梁的我很自卑,班级里做值日生,男生们让我扫地、拖地板、擦桌子,把漂亮女生的活都丢给我,她们只需要擦擦黑板就行,我们的区别就只有长相而已。

我第一次整容就是在13岁,是我妈妈带我去的,做了一个简单的埋线双眼皮,玻尿酸打鼻子,还有瘦脸针。整完效果太自然了,那时候应该就是整成了大家喜欢的传统网红样,但这不是我想要的效果,我想要改变很大的那种,让之前觉得我不好看的人都认不出我的那种效果,所以我又去做了第二次、第三次。

两年以来,打针加上全麻,我差不多做了380次医美手术,花了大概三四百万,每天都在恢复期,每天都在去医院做项目的路上,现在的我和13岁时的我容貌是完全不一样的。

周楚娜的朋友们给她庆祝生日

肯定有许多人好奇我持续整容的原因,其实就两点。

第一,接触整容以后,我多了一个圈子,圈内好友都是整容界的名人,像是刘梓晨、李恩熙、韩安冉,大家在一起就是交流谁做了哪个项目,要是有人做了我没做的项目,那我就一定要去试试。

第二,因为整容我去年已经停学了一年,留学英国的事情也搁浅了,那我得给自己找条出路。我对美丽的追求到达了极致,就应该去从事一些比较光鲜亮丽的职业,所以我想做网红甚至明星,不想要平平无奇的人生。

年初我在微博上发了几次整容的全过程图,因此上了新闻,微博粉丝涨到了30万,好几个节目找到我。我打算参加《创造营2020》,浙江卫视的一个访谈节目,还有一个公益节目《星空青春季》。在此期间,我还发了一首歌。很多在我没整之前看不起我的人,看我美了、红了后就纷纷贴上来。

吐槽我的人当然更多,很多人吐槽我整容痕迹很重,但我认为这是大家和我对美的定义不同。大多数人希望自己整得自然,整了像是没整。我的个性很张扬,花了这么多钱,吃了这么多苦,我一定要让别人一眼就看出来,真贵!所以我的脸就比较夸张,比较张扬。

很多人说我在脸上花了一栋房子的钱,我认为用自己的钱让自己变美没什么值得诟病的。

我的父母是开公司的,妈妈主动带我走进了美容医院,因为我是未成年人,每一次全麻手术都是我妈妈签字认可的。

很多人关心我做那么多次手术得多疼啊?我觉得最痛的应该是去年5月份做的一个全脸的磨骨,就是颧骨、下颚角什么都磨掉了,那个是挺痛的。

还有很多人担心整容的风险,毕竟医美事故频发,我也有担心过,但我既然选择了要通过极端的方式变美,肯定要承担风险,这也是磨砺了我的心智,我要当网红的话,内心一定要坚强,不去害怕疼痛和网友的攻击。

我现在最担心的其实是我的父母,爸爸妈妈现在经常会跟我吵架。爸爸希望我可以恢复从前的长相,接纳我自己,这样才会有更多人喜欢我;妈妈则是觉得我已经整得差不多了,我每次po整容的照片到网上,都有无数的网民来骂我,说我是“怪物”,整得比没整更丑,妈妈因此担心得几天几夜都睡不好。

还有一个,算是我内心的不忍。我有一个600人的粉丝群,粉丝经常问我整容相关的问题,很可惜的是,我吸引到的都是和我年龄一样甚至比我年龄小很多的粉丝,我不希望她们学我,那么小就去做这么多次整容,我还是想要引导她们去做一些更正能量的事情。

“我面试前台,老板说我给你调到别的岗位”

静静,2000年生,郑州

项目:咬合矫正

花费:10000元

付款方式:父母不支持她做手术,但最终愿意花钱

未来:自己赚钱做激光手术

我是一名护理专科的应届毕业生,这个月开始在整形医院做医美护士。

我觉得自己的先天缺陷很多,咬合不正导致上颚总发炎,脸上有很明显的黑斑,身材还特别瘪,所以我总共了解过3种医美手术——牙齿正畸、激光和脂肪填充。

前两种是我去医院咨询过,医生明确告诉我就是先天缺陷,早做早好。脂肪填充是我现在的老板建议的,他说我太瘦了,1米65只有84斤,他答应免费给我做手术,让我成为医院的活例子。

我的父母代表着绝大多数的中国父母,特别传统。我上小学的时候就被同学嘲笑“大龅牙”,回家我就问妈妈,妈妈说,你就长这样,没什么要改的。

直到上了大学,偶然一次机会,我的表姐要去做牙齿正畸,我就坚决要跟她一起去,走之前妈妈还在犹豫。到了医院,我刚躺下,医生就说:“你这个牙肯定要弄呀,咬合严重不正,你的上颚还总发炎吧。”回家以后就坚决地跟父母说我一定要做正畸,妈妈找了个熟人再检查了一遍,还要了个折扣,才终于让我做了牙齿正畸。

现在已经过去2年了,每当我口腔发炎的时候,妈妈就嘲笑我说:“你看你非要做,花了8000多块钱,也没什么效果。”我就不服地顶回去:“我现在咬合好多了。”

还有一个让我在意的点就是脸上的黑斑,经历了牙齿正畸的波折,妈妈绝不松口让我做激光手术。用她的话是,化妆品能遮住的都不是事,而且你本来就长这样。

但我面试工作的时候真的因为脸上的黑斑受到了老板的歧视。我和一个长得比较漂亮的同学一起去面试我们医院的前台,老板很快就要了她,却对我说回去等消息。过了几天就跟我说招满了,调我去别的岗位先做着。

我偷偷问要好的同事,她说老板其实一直都在面试。我又等了几周,听说又有前台离职了,便鼓足勇气给老板发消息说:“请问我现在可以调去前台吗?”没想到老板立刻回复我说前台不缺人。

我心里明白,就是因为我脸上有黑斑。

我现在还在实习期,一个月工资只有2800,但我再也不会伸手向家里要钱整容了,我不买衣服、不买化妆品,一定要自己一点一点把钱攒出来,然后去做激光手术。

“因为长相不漂亮,男人对我可随意了”

张小星,1999年末生,济南

项目:双眼皮手术/纹眉

花费:8000元

付款方式:压岁钱

未来:不做别的手术

我现在在北方某医科大读大学。18岁的时候妈妈带我去纹了眉,20岁做了双眼皮。

据我所知,我的同学中有两个都是在高考完的暑假,就做了整容手术。跟她们比我可太不行了,犹犹豫豫,高考后两年才去做了三点式双眼皮。

我做整形可能也和男性有关。从小到大,我的小伙伴都是班里最漂亮的女孩,她们的每一任男朋友都将她们捧在手心。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跟我告白的小男生都不用心。之前有个男生喝醉了酒就给我打电话告白,醉醺醺地随随便便就说了,我觉得这告白也太草率了,这追求也太奇葩了,我也想要闺蜜们那种甜甜的爱情。

我读的是临床医学,对麻醉药还算是了解,做手术前一直在想我要是麻醉药过敏可怎么办,于是做了好多研究。

当时做手术用的是短效麻醉药利多卡因,理论上就是局部浸润注射。真的躺在手术台上才发现,打麻醉太疼了,当时是从左边眼角开始的,我觉得麻醉针都快要把眼睛戳穿了,就想从手术台上跑下去,医生安慰我说手术时就没感觉了。

过完漫长的恢复期,我发现眼睛真的变美了,颜值提高了1分左右,勉强达到了6分及格线。做了双眼皮,我也更能理解同龄人做整容的痛苦了,能做超过1个手术的都是勇士。

在这么一个看脸的社会,大家终于可以公平竞争了。

“初中班主任当着全班人的面说我是死鱼眼,

一看就没好好听课”

果汁,2000年生,北京

项目:双眼皮手术

花费:5000元

付款方式:父母支持

未来:不做别的手术

我从小就知道,长得好看的人可以成为班里的领袖,她甚至可以拉着全班同学投票,让长得不好看的我转学。

我刚进小学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女孩,刚开始我们玩得还可以,我甚至还邀请她去我家。后来因为我成绩比她好,她就怂恿班里的同学孤立我,喜欢她的小男生们会专门跑来说我长得丑,言语攻击夹杂着肢体攻击。

她还举行了一次投票,内容就是我转学还是她转学。班里二十几个人,只有跟我关系比较好的一个女生选了让她转学,其他人都投给了我。这样的校园霸凌持续了整整3年,直到家长介入才慢慢停止。

到了初中,霸凌的来源从同学转移到了老师身上。当时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个返聘的老教师,经常会对我“语言暴力”。我当时的眼睛是那种肿泡眼,看起来非常无神,她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你能不能把你的死鱼眼睁开,一看就没好好听课。”我记忆里,她说了3、4次,给我的心里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所以我一直都对眼睛非常在意,高中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化妆,我就迷恋上了双眼皮贴,它成为了我出门见人的必备单品。有一次我约了一位好久不见(电视剧)的朋友,结果双眼皮贴用完了,我当时就想,如果不能立刻买到,我就要放朋友鸽子。

爸爸妈妈还是很支持我做这个双眼皮手术的,帮我支付了全部费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的嘴部受伤了,去医院做修复手术,就顺便把双眼皮做了,从医院下来戴着墨镜,把爸爸吓了一跳。后来爸爸总是开玩笑说:“你妈妈就是假借修复唇部之名,去做双眼皮的。”我很感谢自己能出生在这样开明的家庭里。

做完了双眼皮手术,实际上对我的外貌影响不超过1分,但是帮我过了内心的那道坎。

小时候在内心留下的创伤,全靠这双明亮的大眼睛治愈了。

Judy的自画像

“对体味进行改良,应该算是最前卫的医美”

Judy,2002年生,衡阳

项目:祛腋臭手术

花费:3700元

付款方式:父母支持

未来:不做别的手术

腋臭就是大家传统概念里的狐臭,这是我们家的遗传毛病,因为我是个女孩子,所以从小这种臭味就对我的影响比较大,夏天衣服容易湿了出味,不自信、害怕、胆怯一直都存在。

高考结束,我刚刚满了18岁,这个祛腋臭手术是我第一个自己签字做的手术。我去长沙做医美手术最有名的三甲医院咨询了一下,和医生聊得比较愉快,半个小时后就直接进了手术室,费用因为有高考生优惠折扣就比较便宜,打折下来只有3700元。

被两个漂亮的女护士脱了衣服,脱毛、消毒、铺手术巾一气呵成,两边的腋下一起打麻药,我在床上边哭边叫,完全没想到会这么疼。过了一会,她们就把我的眼睛遮住,我感受到胳肢窝被剪刀剪开,肉在撕扯,仪器在捣鼓我的胳肢窝,她们边做还边问我:“小姑娘高考怎么样?学区房买在哪里好?”听着她们的声音,莫名就安心了。

这是个很小的手术,我一出手术室,妈妈站在门口,看到她这么担心我都有点想哭。妈妈事后每天都帮我擦澡、换衣服,很担心我留疤,后来等我伤口完全康复了以后,她发现气味没了,才跟我爸两个人说:“这个手术还是做得值!”

我这种对体味进行改良的手术,应该算是最前卫的医美。我觉得医美代表00后眼光的改变,是正常的爱美现象,既合理又不犯法,为什么不做呢?

图片来源网络,与内文无关

根据全球最大医美互联网平台新氧2019年发布的《医美行业白皮书》,中国正式成为了全球医美第一大国,超过了美国、巴西、韩国和日本。

中国医美消费者平均年龄为24.45岁,年轻人占据了绝对地位,25岁以下年轻人占54%,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第一批整容的00后。

入门项目:

作为医美的入门项目,注射在中国尤为受欢迎,其中玻尿酸注射占66.59%,肉毒占23.67%。

在我们的采访对象中,有一位注射的狂热爱(电视剧)好者Shirley,过去的5年都会定期飞去韩国进行注射,她说:“每次失恋我就预约一次打针,针打在脸上,心就不疼了。”

整容部位:

中国头面部手术消费量预计在73.88万例,而美国最新披露的数据为42.04万例。在中国的头面部手术中,面部填充占到30%,隆鼻22%,眼睑手术18%。

00后在头面部手术的消费习惯,女性仍是最爱做眼睛,但更多人开始对唇部手术产生兴趣,嘟嘟唇、花瓣唇、M唇是最新流行。

在身体手术方面,“纤细美”仍然是主流,吸脂手术在年轻群体里广受欢迎,胸部手术占比不足1%。

整容高峰期:

6-7月是手术类项目的消费高峰,占全年的22.41%。整形科医生表示,暑假期间是学生群体整容高峰,手术量至少是平时的4倍以上。

整容的群体:

男性用户占比持续上升,男女比例从1:9逐渐靠近2:8。

其中,16岁、19岁和23岁的年轻人在暑假期间整容的占比,要显着高于其它年龄的人群。处于这三个年龄的人,正要经历环境的变化,可以在假期进行面部调整,改头换面融入新的圈子。

图片来源网络,与内文无关

对00后来说,整容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我们发现绝大多数选择整容的00后,在童年都因外貌的缺陷遭到了或多或少的霸凌——异性的欺侮、老师的轻视、父母的忽略。可以说,他们在提前用手术弥补童年的缺失。

另一方面,年纪最大的一批00后已经进入职场,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已经感受到了外貌缺憾带来的求职失利;另一部分人,则迫不及待靠着“网红的长相”走进自媒体新时代。

在资深整容医师张维博士看来,“00后是目前最追求个性的一代人,他们出生在自媒体欣欣向荣的年代,部分人他会明确要求整得比较夸张,来靠脸蛋吃饭,甚至具体到什么样的长相可以带什么货、拥有怎样的粉丝。把整容作为一个生存的手段,这些是大多数80后、90后绝不会想到的。”

各种类型的假体

此外我们还发现,许多未成年人的整容不乏有家长怂恿的因素——不想孩子输在美的起跑线上。

然而专家指出,有一些手术并不适合未成年人去做,过早做甚至有毁容风险。而有些手术却是越早做效果越佳。

附:未成年人手术对照表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