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前父亲接电话后人间蒸发,女儿:监控中不曾看到他离开村子

2020年08月04日 15:03 今报传媒

12年前,龙女士18岁,从城里做完工回家。那时他的哥哥正准备装修房子结婚,她看到忙碌了一天的父亲蹲在远处的空地休息,她默默看了一眼后,回到了房间。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仓促的瞬间,竟然是她和父亲的最后一面。

8月3日,已经30岁的龙女士告诉记者,自从看到杭州杀妻桉的新闻后,她对父亲的思念越发翻涌。父亲已经失踪了12年,现在他们家人不得不进行另外一种推断:父亲是否也有可能是被害了,不然怎么会在接到一通电话后,就人间蒸发了?

失踪前一天还在为儿子筹备婚礼,和工人约好三天后装楼梯

龙女士的父亲叫龙忠宝,江苏徐州沛县大屯镇人,他生活的村子紧邻一个煤矿,所以从事着拉煤运煤的营生。

1993年,父亲和母亲离异,我妈妈未再嫁,父亲又娶了一个阿姨李某,在我家南边不远的地方安了家。不过父亲一直都在抚养着我和哥哥。隔三差五都要来看看我们兄妹俩,父亲性格爽朗外向。2008年11月的时候,哥哥21岁了,已经说好了对象,11月2日下午,父亲还在为哥哥筹备婚礼,并且与工人约好了三天后来装楼梯的扶手,到时自己要再过来,然而第二天,父亲就突然失踪了。

据龙女士回忆,11月3日、4日,哥哥多次给父亲打电话,但一直是关机状态。想着或许是手机没电关机了,就没当回事儿。可到了11月5日,装修工人打电话联系父亲时也联系不上。

因为哥哥也在跟着父亲拉煤,车钥匙在父亲身上,2008年11月5日那天他就去前面院子里去找父亲。哥哥问阿姨李某,她说父亲两天没进家了,接了个电话就走了。龙女士说,哥哥将情况告诉给爷爷和姑姑后,他们就去派出所报了桉。

身份证、驾驶证都没带,监控中看不到龙忠宝有离开村子的踪迹

根据龙女士的姑姑的描述,警方来做了调查,发现龙忠宝的身份证、驾驶证、家里的钥匙、车钥匙都没拿。据了解,根据警方调取的通话记录,最后给龙忠宝打电话的他的拜把兄弟。叔叔(父亲的拜把兄弟)说父亲当时有没有什么异常,那个叔叔说当时他喝多了,打电话跟父亲闲聊天,没发觉父亲有什么异样。龙女士说。警察告诉她,龙忠宝精神正常,可能是有急事外出了。

龙女士的姑姑告诉记者,因为村里紧邻矿厂和大路,所以村子附近有几台监控,几乎可以覆盖村子的主要出口,但是警察察看监控并没有发现龙忠宝有离开村子的迹象。龙忠宝的再婚妻子李某说他谈了个徐州的女朋友,我们有很长时间我们都在徐州找他。后来我们也疑惑,如果真是要离家出走,他又没开车没带身份证,他怎么去徐州呢?

龙女士表示,有件事一直是她心里的疙瘩。2008年11月5日,警察传唤过龙忠宝二婚妻子后,第二天晚上阿姨李某就把龙忠宝的所有衣物连同他们的床和床上用品一起烧了。我们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她说父亲一声不吭就走了,她看到那些东西生气就给烧了。爷爷奶奶听她这样说很生气,就将她赶出去了。从那之后,我们和阿姨就再也没有过联系了,阿姨连我同父异母的弟弟都没要。弟弟被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现在在苏州打工。我问同父异母的弟弟父亲失踪那几天的情况,弟弟说那几天他被阿姨送到了姥姥家。龙女士回忆,阿姨脾气不好,跟父亲的关系也不是很好,两人经常吵架,有时还会打架,很多邻居都曾看到她拿着刀子追着父亲跑。

龙女士告诉记者,出事后,通过警察的调查他们才知道,阿姨已经和她父亲很早之前已经办过了离婚手续。至于为什么离婚后二人依然生活在一起,她也不清楚原因。

4年后哥哥又因车祸去世,双重打击下让老太太小脑萎缩

龙忠宝的失踪,似乎打开了了这个家庭不幸的潘多拉魔盒。

2012年7月5日,龙女士的哥哥被车撞了,陷入了深度昏迷。那时候,一定要让父亲回家看看哥哥的愿望,成了李女士强烈的执念。哥哥住院期间,李女士在QQ、微公益、中央电视台的等着我等平台发过帖子寻人,希望父亲看到哥哥病危后,能赶回来见哥哥最后一面。但直到38天后哥哥不幸离世,依然没能等到父亲的任何一丝消息。

龙女士的姑姑告诉记者,因为都是农村人,打了两年官司,肇事方赔的钱连医药费都不够,为了抢救大侄子,花光了大家东拼西凑出的几十万块钱。孙子与儿子遭遇的双重打击下,老太太(龙忠宝母亲)整天以泪洗面,可能是太过悲伤了,老太太时常记不住事,到医院一查才知道她开始小脑萎缩了。这几年老太太一直在镇上的医院治疗,老爷子照顾她,每周花费都要千把块。以前哥哥龙忠宝是家里的顶梁柱,每次下工回来都要到两位老人那里转一转、看一看、买买东西。如果哥哥龙忠宝还在世上,怎么可能不来看一看他最尊敬的父母,他最疼爱的儿子?我们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大家的帮助,找到龙忠宝的下落

8月4日,记者与徐州郝寨派出所取得了联系,接线民警告诉记者,因为时间太久,关于这个桉子他目前并不清楚,随后会查看相关资料信息。

记者了解到,现在龙女士的母亲已经搬离了那个让她睹物思人的村子,与龙女士一起生活。而龙忠宝的老母亲也如同植物人一样,在一呼一吸之间勉强维持着自己的生命。心电监护仪上的记录图,微弱的浮动着,龙女士害怕,奶奶会不会同哥哥一样,伴随着机器滴的一声长啸,就再也等不到父亲的出现?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