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发育,肌肉爆炸,病态追求"大肌霸"的代价...

2020年08月14日 21:09 SME科技故事

两千多年前,奥林匹克圣火在雅典被点燃,古希腊人已经有了最初的运动会。那时的比赛项目只有拳击、摔跤、古希腊式搏击和田径,却足以体现古人对力量的崇拜。

古希腊凋像:掷铁饼者

在早期的人类文明,战争催生了人类对强健体魄的追求。无论是古希腊的各个城邦还是中国夏朝的各个部落,只有赢得了战争,才有生存下去的机会。在冷兵器时代的近身肉搏中,力量就是正义。

19世纪的欧洲,大力士表演盛行,职业大力士们通过举起巨物来展示自己惊人的力量。1892年,尤金山道(Eugen Sandow)在英国的「世界最强壮男子」举重赛中夺冠而成名。他的出现,让健美这项运动逐渐突破了对绝对力量的单纯追求。后来的山道举办了世界上第一次健美比赛,还写下了一系列健美着作,奠定了现代健美运动的基石。

尤金山道与历届奥林匹亚先生的身材对比

不难发现,山道作为那个时代「最强壮的人」,和后人比起来,还是逊色很多。这其中固然有训练方法和营养条件上的差异,科技的影响也不可忽视,由运动赛场主导的药品研发彻底改变了局面,以至于我们对力量和肌肉的追求陷入疯狂。

20世纪中叶之前的运动会并不禁止运动员使用药物,而在那时,现代医学已经得到了一定的发展,各种旨在帮助运动员提高成绩的兴奋剂应运而生,常见者如硝酸甘油、咖啡因等。

苏联是第一个给运动员应用睾酮的国家。睾酮是胆固醇在酶的催化下产生的类固醇激素,通过增加肌肉对氨基酸的吸收从而增强肌肉的代谢。美国医生JohnBosley Ziegler认为是类固醇帮助苏联举重队获得了成功,为了在体育上反制苏联,美国研发出了大力补(Dianabol),并于1960年上市,直至今天,大力补仍是增肌最有效的口服药之一。

作为苏联的小老弟,东德(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却更丧心病狂,从1974年开始实施强制性国家兴奋剂政策,并研发出了可以骗过尿检的特力补(Turinabol)作为主要推行药物。在1972到1988年间,东德共摘得了384枚奥运奖牌,体育实力仅次于美苏。直到1990年柏林墙倒下,这个疯狂的计划才被揭发,而此时,已有超过10000名运动员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铅球运动员海蒂·克里格(Heidi Krieger)便是其中之一,从16岁开始,教练就给她服用特力补和其他药物,这让她渐渐变得喉结突出、毛发茂盛。1986年,体格比大多数男人还强壮的她在欧锦赛上把铅球投出了21.1米(女子铅球世界纪录是22.63米),拿下了冠军。1990年,身高187cm,体重100kg的她选择了退役。退役后,面对自己几乎失去女性特征的身体,她感到十分痛苦,曾多次尝试自杀。最终在1997年,她通过变性手术成了他。

1986年的克里格和1997年之后的克里格

上世纪很长一段时间里,药物的使用都是各大赛事的潜规则。说体育竞技史也是一部医药科技史并不为过。1968年,奥委会第一次开展了全面兴奋剂检查,奈何检测手段还是落后于药物发展,在1976和1980年的奥运会中,东德运动员药检全部呈阴性。随着检测手段的不断完善,直到80年代后,类固醇才被真正禁用,消失在竞技体育中。

许多运动员们,抱着为国争光的心态,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下了大量违禁药物。而在健美界,为了追求更极致的肌肉线条,大多数人则是主动使用这些药物的。前文提到的睾酮、大力补、特力补都是健美运动员常用的类固醇药物。史泰龙、施瓦辛格、巨石强森都曾承认过自己使用过类固醇。

理想很健壮,现实却很丰满,吃了类固醇不一定能让你变成勐男,反而可能让你乳房发育,这个现象被称为「雌化」。当过量的外界雄激素进入体内时,人体自身分泌的雄激素就会减少,导致激素水平的紊乱。

2

020年8月13号,杭州日报的这则新闻上了热搜

而到了上世纪90年代,人工合成生长激素的成功,引发了新一轮的革命,越来越多的「肌肉巨兽」开始涌现。

曾连续获得六届奥林匹亚先生的多里安·耶茨(Dorian Yates)

生长激素(Human Growth Hormone)是一种肽类激素,临床上常被用于治疗儿童生长迟缓。梅西在13岁时被确诊侏儒症,接受生长激素注射的他最终长到了170cm,成为一代球王。

90年代后的健美比赛上出现了不少「大肚子」选手,这种体态被健美圈称之为「奥赛肚」。究其原因,就是生长激素和胰岛素等激素的过度使用导致了内脏肥大。

就算有了各种药物的帮助,想要长出一身强壮的肌肉,还是需要大量的锻炼和超乎常人的毅力。可是总有人想走捷径,妄图通过新的药物一步登天。于是有人开始往肌肉里注射西斯龙(Synthol),其主要组成物质是链三酰甘油。

真人版大力水手

西斯龙可以增大肌肉的体积,并不能使肌肉直接增长,使用者想要更大块头的肌肉,就必须注射更多剂量的西斯龙。这便是西斯龙的恐怖之处:当皮肤无法负担肌肉组织的压力时,就会像气球一样爆炸。

Greg Valentino的手臂就曾因西斯龙爆炸

西斯龙最初是作为按摩油销售的。往身体里注射按摩油这种事,正规医院当然做不出来,于是西斯龙的注射只能在私下进行。而较差的卫生条件极易导致葡萄球菌感染,在阿根廷曾经有人因此被切除了双臂。

如果大家都能够通过注射西斯龙就获得完美的身材,那健身房里的拼命训练还有什么意义?西斯龙的使用,在健美圈是为人所不齿的。

上世纪末,医生罗伯特·戈德曼(Robert Goldman)曾向一些世界级的运动员提出同一个问题:“有一种神奇的药物,只服用一次,就能在未来五年里赢下奥林匹克十项全能甚至是环球先生的冠军,但它会在5年后要了你的命,你会服下它吗?”

出人意料的是,超过一半的运动员给出了肯定的答桉。这个与恶魔的交易,被后人称为「戈德曼困境」。每个试图通过药物来突破生理极限的健美爱好者,在冥冥之中都已经和魔鬼做下了这个交易。

Richard Piana(1970-2017),美国健美运动员、商人,因其60cm的臂围而被国内粉丝成为「巨臂哥」。他曾公开承认对类固醇的使用,并告诫年轻人谨慎对待它。

在健身圈内备受尊敬的「巨臂哥」Richard Piana在2017年去世的消息曾引发了不小的轰动。死亡原因至今不明,但是尸检报告显示,他的身体有很多严重的损伤,包括心脏体积扩大、脂肪肝、肾脏功能衰退…

Richard Piana的尸检报告

逝者已矣,我们无权评价他们的功过。但只要这些违禁药物依然存在,而相关机构不加以制止,「魔鬼」就仍然会游荡在人间。

Men’s Health网在2018年的一篇报道称,仅英国就有多达100万人正在使用类固醇等药物来改善形象。有人说:「服用类固醇已经成为男性的成人礼」。

当违禁药物使用成风,健美爱好者真的能做出自愿的选择吗?

那些和魔鬼做过交易的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脑海里闪现过的,是在健美大赛夺冠的高光时刻,还是无法再陪伴家人朋友度过余生的遗憾?

赵少华.抗阻运动对成年男性血睾酮的影响[J].当代体育科技,2015,5(10):21-22.冷炮历史.金牌有毒:东德与前苏联时代的体育兴奋剂史[OL].https://dy.163.com/article/F6NCGV9B0523AEN0.html,2020Will Nicoll.The Gym Lover's New Drug Addiction[OL].https://www.menshealth.com,2015John Romano.Oil Bags: Rise of the Idiots[OL].https://www.t-nation.com/,2015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