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万积蓄一夜清零,女子当场哭晕

2020年08月01日 22:10 周冲的影像声色

7月25日,安徽全椒县古河镇。

洪水刚刚平息。

消防员赶到现场,清淤除障。

一位78岁的老奶奶,坐在自家门口掩面哭泣。

老人住的地方,地势低。

洪水席卷而过。

当老人回来,屋内屋外,一片狼藉。

两个儿子在外务工,她孤身一人,实在没辙。

她看到消防员,便哭着对他们说:

“这个门,我打不开。”像个无力的小孩。

屋内的家具被水浸泡。

床铺、衣物全部都染上了淤泥。

消防员们买来了新的床单、食物。

看到以后,她哭得更厉害。

握着消防员的手,不停地道谢。

“谢谢你们,谢谢消防队,谢谢政府。”

在场的消防员,也哭了。

每个人都知道,2020年,不容易。

“上半年抗疫,下半年抗洪。”

进入6月以来,洪涝灾害反反复复。

江西、安徽、湖北、广西、广东、重庆......

中国南方的大部分省份,都被洪涝所威胁。

我们看到的视频画面大多是这样的:

湖北。车辆被冲走。

江西。房屋瞬间夷为平地。

重庆。车辆在水面漂浮,洪水直击附近的居民楼。

车子、房子以及人。

在洪水面前,都愈发显得弱小。

这像极了灾难片中的场景。

而中国人,正在现实中经受着这一切。

网上有人把灾难编成段子。

打趣地说道:

“中国人的一天,不再是吃喝拉撒睡。而是抗疫抗洪水。”

但,苦难面前,我真的笑不出来。

洪水是头惹哭成年人的勐兽。

它无情、残忍。

不留情分。

安徽歙县,一位叫江敏芳的女士在镜头前哭得不能自已。

她是一个烟酒茶店的店主。

一场洪水过后,她损失近2000万。

“这里店面全部清零了,还有那边一个大店,实际损失有两千万啊。”

面对洪水席卷后的一切,她的嗓子已经哭哑了。

除了自己囤的货品被淹,她的店铺里还有别人存的喜糖,以及退回来的烟酒。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上半年的疫情所致。

原想下半年来拿,却又被一场洪水带走了。

“我都清零了,要上哪里去给人家赔啊。”

她说:“原本想干两年再退休的。”

但现在,她不得不重头再来。多年努力功亏一篑。

旁人听了也落泪。

2020年,真的挺难的。

同样的事情,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吴永强,是安徽歙县一家茶铺的老板。

洪水迅勐而来,他和妻子措手不及。

他知道,货物被淹是必然的。

但看到眼前狼藉的一切,他还是当场崩溃。

他的妻子,更是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脑梗复发,住进了医院。

经济损失达到30多万,这对于个体商户而言,堪称灭顶之灾。

在南风窗的报道中,有的人,甚至为了挽救货物,差点丢掉性命。

洪水席卷,人可以跑,但想搬走东西却没那么容易。

江西响水,洪水来临的那天,四名商户在抢救囤积下来的货品。

他们舍不得让半辈子的心血都“打水漂”。

但洪水迅速逼近,没过了他们的脖子。

他们没办法逃了。

周围的人都在大喊他们的名字。

一个叫黄海河的人,摸准四个人的位置后,用力砸开了一面墙。

然后大喊一声:“逃命。”

这才把他们救了出来。

图片源于南风窗

洪水过后,回想起这一幕,在场的人都心有余悸。

有人说他们要钱不要命。

但对一些人来说,这场洪水,已经带走了他们半条命。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如今,我们随便刷一下视频,都能轻而易举看到成年人绝望的泪水。

那种崩溃,直击人心。

避开的人,在庆幸。

没避开的人,只能哭泣。

湖北恩施。

一间扶贫车间被洪水淹了,机器损坏,生产停滞。

男子作为负责人痛哭不止。

“五六十万都是贷款的,我什么都没有了。”

安徽保婴村泄洪,村庄被淹。

村支书为没能力保护好村民的财产,心碎落泪。

“庄稼反正啥都没了,这一年投入了将近一千万,这些全都没了。”

河南周口,一家扶贫工厂被淹,货物全部泡汤。

消防员扛起上百斤货物,紧急援救。

负责人看到后,当场下跪感谢。

一声:“谢谢兄弟们”,让人万般揪心。

洪水面前,成年人千般无奈,万般艰苦,全都化为泪水。

倾涌而出。

一句句,一幕幕。

让人联想起了上半年的疫情。

人们的哭喊,似曾相识。

在疫情期间,不少人都说:

“生活的压力其实远大于新冠带来的焦虑。”

有人的面馆生意惨澹,车贷房贷却如期而至。

有人创业半年,却因为疫情面临倒闭,只能另寻出路。

生意人,大多在亏本。

只是亏多亏少的问题。

运气好的,囤的货物能长期保存。

运气不好的,囤了生鲜、肉类这种保鲜期很短的产品。

一旦面临不能营业,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亏损。

庆幸的是,疫情在上半年得到控制。

万物复苏,城市觉醒。

连电影院也在前段时间,恢复了营业。

只是,下半年的洪水气势汹汹。

又将不少人冲到了人生的低谷。

而更令人心寒的是。

在网上,总有那么一些人:

以他人的苦难为乐。

对待处于困境中的人,言语间充满讥讽。

他们更多的是质问:

“挣钱时笑不?”

“没事的时候便宜点卖都舍不得!现在很舒服啊!都留着吧!”

面对被洪水浸泡的货物,连哭这件事,都是有错的。

“富婆,我一个月500生活费也没有抱怨,你哭个毛线。”

“看他哭的,好像很不情愿舍小家。”

更有人对这场灾难的“受害人”进行道德绑架:

“做生意都有风险的,有赚有亏。不要装可怜,如果不被泡水你今年有赚几十个亿了!你去年赚的几十个亿,也没见你那出一毛来做下公益慈善哇!”

这条评论,是网友针对那名亏损9000万茶叶的歙县老板说的。

他不在意这位老板到底花费了多少心血。

他不在意他一夜之间负债9000万的崩溃。

他更不懂茶企老板背后,还牵动着无数茶农一年的生计。

他只看到这位老板表面的风光,以及因他人倒霉而暗暗开心。

不可否认,在灾难面前,有人依旧做不到理解,也无法有共情。

鲁迅先生也早就说过:

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

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

还有打牌声。

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

人们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人与人之间的理解,本就很珍贵。

只是,我们要知道,生而为人,没有人很轻松地活着。

每个人都在努力。

如果不能感同身受他人的苦难,最起码要做到尊重。

毕竟——

众生艰难,没有人是绝对赢家。

灾难面前,我们都叫“灾民”。

瘟疫面前,我们所在的地方,都叫“疫区”。

洪水面前,我们还有一个名字,叫“同胞”。

对受难的同胞多一份善意,他们也会多一份活着的勇气。

同时,还要告诉那些正经受灾难的人们。

事情正在一点点变好。

一定要挺下去。

前不久,那个损失9000万的茶企老板,得到了官方的援助。

相关部门在得知此事后,抽调人员,援建黄山茶叶公司。

人民子弟兵全力以赴,协助企业的灾后重建工作。

部分受灾企业,也得到了保险赔付。

国家和政府也正在全力开展大小地方的援助工作。

灾难面前,我们从来不是一个人。

国家在。

政府在。

企业在。

人在。

我们始终要相信的是,雨过总会天晴。

正如雨果说的那样:

“我们无法在时间的长河中垂钓,但我们可以将对苦难的诘问,化为觅渡的力量。”

可以崩溃,但不要轻易说放弃。

可以不对他人感同身受,但不能蔑视苦难,调侃难民。

今年,大家都挺不容易。

多些善意,多份温暖。

愿你我在这凡世中,都能做一个面对重重苦难,却依旧热爱生活的人。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