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和职业成了原罪,一言不合就开杀?美国人好像真的疯魔了…

2020年07月14日 23:11 英国那些事儿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昨天写了24岁白人护士因为说了几句话跟人起冲突之后被杀,激化美国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的矛盾。

这边,一个警察女儿的推特又烧起新的战火,拉扯双方敏感的神经。

事情要从一起家暴案说起。

7月12日下午,德克萨斯州麦卡伦市的警察局接到两个人的电话,说他们听到旁边的房子里传来争吵和打斗声,感觉像是家暴。

当天下午3点半,两个警察去举报者说的地点查看。

他们敲了敲门,一个男人开门走出,还没等问话,那男子瞬间掏出手枪,击毙两名警察。

其他警察很快赶到现场,大喊着让那名男子放下武器,那男子没有理睬,举起手枪,饮弹自尽。

枪手是23岁的Audon Caramillo,曾经有过一系列犯罪历史,包括持有毒品、性骚扰、拘捕。

而被杀的两个警察,分别是45岁的Edelmiro Garza,和39岁的Ismael Chavez。

(左图为Ismael Chavez,右图为Edelmiro Garza)

这起案件震惊了麦卡伦市。警局表示,两个警察的执法没有问题,但枪手行动太快,他们没有一点机会反击。因为枪手自尽,他们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突然要杀人。

在两个警察死后,他们的同事们在医院外哀悼,他们的家人们也在网上写下自己的哀思。

(遇害警察的家属在流泪)

但没想到,Ismael的女儿Savannah的一条悼念推特,不但没人同情,反而激起嘲讽和攻击。

(Ismael和他的女儿Savannah)

这篇推特的内容是这样的:

“没有语言能描述我的痛苦,但我很欣慰爸爸能平静地离去。你是很好的人,所有认识你的人都会这么说。我会很想很想你。你是在做你热爱的工作而死的,是作为英雄而死去的。爸爸,我爱你,再见了。

#警察的生命很重要“

这一眼看上去,好像也没什么呀?

但问题就出在那个tag上。

对,又是那个“什么什么很重要”。

Blue Lives Matter (警察的生命很重要),这句话不怎么常用,但它被一些BLM支持者们认为,这是反对者们故意呛他们的口号,因此,这句话有种族主义色彩。

再加上在BLM运动中,美国各地出现很多警察殴打抗议者的事件,更是让他们对警察这个群体深恶痛绝。

虽然这起案件中,两个警察和枪手都和BLM一点关系都没有,Ismael也不是白人,但抗议的当下,一个警察的死亡,似乎给某些人带来一种快感。

在这种情绪下,被害警察的女儿呼喊“警察的生命很重要”这句话,就显得更加刺目了。

Savannah发出推文后不久,几百条评论就涌进来,指责她用tag不当。

“很遗憾你爸爸死了,但是你真没必要用这个种族歧视的tag啊。”

“我很遗憾你爸爸死了,但是使用 #blue lives matter,会减弱人们对 #black lives matter 运动的注意,包括对你爸的死亡的注意。BLM正在争取平权,希望停止无辜枉死。明白吗?”

以上两个是非常客气的,还有很多人直接说,她爸爸的死是他自己的选择,是他自己要当警察的,所以没必要说“警察的生命很重要”这句话。

 “愿你的爸爸能安息,我很遗憾你身上发生这种事,但是,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啊。”

“成为警察是个人选择。哈哈,对了,上次我上网的时候,‘蓝色的人’还不存在呢。要不你还是多读点书吧?”

“警察的生命”不重要,因为当“警察”是一个选择,而美国黑人们没有选择。而你们,每天回家都能脱下制服啊!”

“我明白失去亲人的痛苦,我11岁的时候我爸就死了,我几乎崩溃了。但是,‘警察的生命很重要’这句话是屁话,因为它就是一个徽章和一件制服。它是能脱的。当警察是他自己的选择。只有实现了Black Lives Matter,所有生命才都重要。”

还有人在评论区列出被警察打死的受害者的名字,说要永远铭记他们的名字。搞得好像Savannah的爸爸不是在查家暴案中丧生,而是在街头和抗议者对峙时死了。

甚至,还有暴戾的人扬言,要给Savannah的爸爸来一场坟头蹦迪……

好了,难听的话到这里停止。

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一个女孩的爸爸刚去世,马上有人对她说“是你爸爸自己要死的,因为他自己选了当警察”???

这是最基本的同情心的丧失。

人应有的正常的反应,在立场的对战中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嘲笑和谩骂,和恶毒的快意。

Savannah是在她爸爸死了几个小时后发的推,看到那么多难听的评论,很难想象她心里的痛苦。

在评论达到一千多条后,她就把推文删了,之后也再不用“警察的生命很重要”这个tag。

(Savannah和爸爸的合影)

很多人安慰她,说她没做错什么,她的爸爸也没有错。“种族和职业不能定义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每个人都应该被有善和公平对待,就像神所希望的那样。”

“这个推的评论区展现了BLM和ACAB运动现在多恶毒。他们对一个无辜的生命没有一点同情。这个男人是别人的丈夫,兄弟和父亲。他当警察,不是承诺说要去死,而是承诺要保护和服务他社区里的人啊。”

女孩的表姐米亚也帮她手撕喷子,说他们根本不了解Ismael,就在那里喷脏。

媒体们也报道,Ismael是在两年多前才当警察的,之前在当地高中当了很多年科学老师和足球教练。

不知道这样的职业背景,能不能让喷子们对他感到更多的“人性”?

围绕Savannah帖子的骂战,可能还得持续一会儿,但从这件事已经可以看出,目前美国社会在种族问题上已经激化到什么程度……

一点就炸,极度敏感,过于分明的立场,让人们的情绪已经变得不正常了。

这更像是一种歇斯底里,人们只顾宣泄对异见者的仇恨。

Savannah的遭遇,不是唯一一件,昨天讲的24岁护士被杀案,也不是唯一的仇恨谋杀。

在弗洛伊德死后的一个月多,美国人的精神似乎已经紧绷到了极点。

围绕着BLM运动,越来越多超乎常理的事情正在不断发生……

6月18日,一个叫James Schultz的人和人们在河边搭篝火聊天,聊着聊着谈到BLM运动。

因为意见不同,他和另一个叫Nicholas Germer的年轻人争论起来,两人从争论变成争吵,从争吵变成斗殴(他们两个都是白人)。

Schultz一拳打向Germer的脸,Germer手里抄起一瓶酒砸Schultz的头,酒瓶当时就碎了。

满头是血的Schultz回身取了一把枪,“啪”“啪”两枪,把Germer打死了。

因为一场争论,一人丧命,一人犯下一级谋杀罪。

7月3日,一个叫Daniel Navarro的拉丁裔男人在路上开卡车时,看到一个白人男性开哈雷摩托经过,一脚油门冲上去,把对方撞死了。

被捕后,Navarro供认不讳,他坦言自己就是故意撞过去的,而且是专门挑摩托车撞,而不是汽车撞,因为他想让对方死,而不仅仅是残疾或瘫痪。

被撞死的是55岁的Phillip Thiessen,曾经是警察,也是司法部的官员,两年前退休。

Navarro说他根本就不认识他,因为看到他是白人,而且骑哈雷(哈雷圈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比较多的地方),觉得对方一定是种族主义者,而种族主义者必须死。

在法庭上,Navarro说自己多年遭受种族歧视,被邻居骂,被人打,被下药,一想到川普和白人们在统治这个世界,就感到难以忍受,只好把这些人弄死了。

(受审中的Navarro)

这种狂躁的杀戮也出现在警察身上。

6月3日,阿肯色州一名警察去同事Calvin Salyers家取巡逻车。他到之前发短信问Salyers“醒了吗”,Salyers正和女朋友在家看电影,没看到。

对方到Salyers家门口后敲门,Salyers觉得事有蹊跷,因为那段时间,针对警察暴力的抗议活动不断,他觉得可能是抗议者上门。

Salyers让女友在房间待着,自己取了手枪,透过猫眼看门外。

当时是晚上7点,他看到一个人站在走廊里,身上穿着黑衣,脸模糊看不清,而腰上赫然别着枪。

于是,Salyers先发制人,一枪打过去,子弹穿过木门和玻璃防风门……没想到,他就这么把自己同事打死了。

事后,Salyers辩称自己是想把枪从右手转到左手开门时,枪走火打出去的,但警方发现那枪是抵着门打出去的,

而且Salyers的另一个同事说,他曾经和自己说过,如果有抗议者敢找上门,他就一枪穿门把人杀了。

立场、身份、观点、种族,

这些东西的不同,真的值得去杀人吗?

不知这些狂热的头脑,何时能稍微冷静下来……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