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拒绝为黑人学生取消考试,结果被停职…因为他种族歧视吗?

2020年06月14日 01:01 英国那些事儿

话说,这两天BLM相关抗议持续发酵的浪潮中,有一个事情引起了广泛争议,

一名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教授,因为拒绝在期末考试中给黑人学生“优待”,而被指控种族歧视,被学校强制停课,甚至还遭遇了生命威胁。

为什么会这样?细细研究了整个来龙去脉之后,发现这个事情还挺有点儿复杂……

-

这场争议开始于6月2日。

UCLA安德森商学院,任教了39年的Gordon Klein讲师,收到了一封来自学生的邮件。

此时,正值期末,

尽管Klein的课因为新冠疫情变成了网课,但是他依旧要求学生参加期末考试同时完成期末作业。

发这封邮件的,是一个白人学生。

在上个学期,这名学生就上过他的课,这学期又上了他的“税法原理”,所以算得上是比较眼熟的学生之一。

因为Klein拒绝指认这名学生究竟是谁,在这里,就先称他为A某吧。

在这封邮件里,A某先感谢了Klein之前给他和其他同学提供的“反歧视素材资源”。

接着,他问Klein能否把期末考试改成“无害(no harm)考试”——就是修改评分标准,让考试成绩只会对综合评分有利而无害(换句话说就是,考试成绩不管如何都不会对综合评分产生负面影响)。

同时,他还希望Klein能够缩短考试时间,延长交期末作业的deadline时间。

对于这种诉求,A某给出的理由是“为了照顾黑人同学”。

A某自称是黑人同学的白人同盟,

他说黑人同学们因为George Floyd惨死警察之手一事而饱受恐惧,焦虑和创伤的折磨,

因此希望老师可以为了黑人同学们取消/缩短全班的期末考试,或者更改考试的评分标准。

根据高校媒体Inside Higher Ed的报道,邮件原文是这样写的:

“鉴于最近的创伤,我们处于一个‘积极支持黑人同学’或者‘专注于完成春季课程’的位置。”

“我们认为,在不公正的时期保持中立,反而是在力挺压迫者,所以保持沉默是不对的。”

他表示自己的诉求,“不是为了给非黑人学生取消考试而做出的共同努力,而是希望您可以对我们专业的黑人学生展现出同情心和仁慈。”

这封邮件本身,就有点微妙。

因为这个学生虽然出发点是希望老师优待黑人同学,但是他的诉求——取消考试、缩短考试时间、修改评分标准什么的,其实是覆盖到全班学生的。

但这不是整个事情的重点……

重点在于,Klein教授在面对这样一封邮件之后,刷刷刷写了一封回信。

就是这封回信,让他卷入了舆论的漩涡,

有很多人评价他“高高在上阴阳怪气”,也有不少人说他“言辞犀利”“完全没错”。

这封回信大致翻译如下:

“谢谢你让我鉴于明尼苏达州的惨剧而给黑人学生们优待的建议。

你知道黑人同学们的名字吗?现在我们只上网课,我要怎么辨别他们?有没有学生是混血,比如一半黑人一半亚洲人?你觉得我要怎么做才能表示对他们的尊重?给他们完全的优待,还是只给一半的优待?

还有,你对来自明尼阿波里斯市(Floyd被杀害的城市)的同学们怎么看?我认为,他们可能也非常悲痛。我还觉得,一个来自那里的白人学生可能会更加悲痛,因为尽管他们不是种族歧视者,还是会有一些人把他们当作种族歧视者。我的助教就来自明尼阿波里斯市,所以如果你不知道,那么我可以问问她。

你能教教我怎么才能达到一个“无害”的结果吗?毕竟我们唯一的课程成绩就来自于这个期末考试。

最后我想到的事情是:记得伟大的马丁·路德·金曾经说过,不应该用“肤色”来评价一个人。你觉得你的诉求和马丁·路德·金的告诫相违背吗?

感谢,

G. Klein

Klein回忆,没过多久他又收到了A某的回信,对方向他道了歉,还表示自己不是故意“冒犯”。

到这,Kleine也没太在意,以为这事儿就这样过去了……

谁知到了第二天,他发现自己火了……

他的这封回信在网络上疯狂流传,

很多人看了回信之后觉得匪夷所思,斥责他的这封回信充满优越感,高高在上,而且夹杂了种族歧视的观念。

很快就有学生把他给学院举报了,还在网络上发起了情愿,要求UCLA解雇Klein。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两万人参与了签名。

在请愿书中他们写道,

“Klein嘲笑‘让他考虑明尼苏达州惨剧而给黑人学生优待”的学生。在这样一个混乱时期,Klein教授对学生期望同情和仁慈的诉求给予了麻木不仁,轻蔑和充满种族歧视回复。因此,我们希望你能支持我们,要求UCLA终止Klein教授的任职。”

网友的批评很快就引起了UCLA学校的注意,

先是有院长回复,表示对Klein的邮件内容非常难过,已经对此展开了调查,还对他所说的伤人的话语进行道歉。

接着,院长拨打了Klein的电话,要求他对此做出解释。

面对这场风波,Klein觉得非常委屈,

他只是拒绝了学生的请求,希望大家能正常考试,怎么就变成种族歧视了?

而且,他自认自己没说什么冒犯别人的话,39年的教学生涯,他从来不会因为肤色而偏袒学生或者刁难学生,“无论你喜欢他们或者不喜欢他们,我都厌恶用种族来区分个人,我信仰一个种族中立的世界。”

但随着事情在网络上的发酵,尽管UCLA听到了Klein的解释,他们还是迅速做出了决定——

在事发第二天,周三的简短声明中,UCLA表示,

“这名讲师目前已经离开了校园,他的课程已经分配给了其他教师。”

还表示UCLA致力于提供“安全,平等,尊重“的环境。

就这样,Klein被强制休假到6月24日。

未来会不会复职,还不一定……

因为拒绝优待黑人学生修改考试规则,而惨遭停职。当这个事情被媒体报道之后,又引起了更大的争议。

众多网友表示不理解,

为啥要给Klein停职?

他啥也没做错啊?

凭啥给黑人学生特殊待遇?

这封回信咋就种族歧视了?

还有不少支持Klein的人发起了新的请愿书,要求UCLA还Klein一个公道,恢复他的职位,

现在,这个情愿也有超过5W的签名了……

除了请愿“大PK”之外,

在网络上,支持或反对,两种观点也在激烈碰撞……

认为Klein教授就是不对的:

"1. 发邮件给Klein的不是黑人学生;2. 他们诉求的不是只给黑人学生通融,而是给所有人;3. 很多教授都说不行了,这是很OK的,但问题在于他用戏弄种族关系和学生的语气进行了充满恶意的回复。”

“事情是这样的:拒绝特殊对待是OK的,但是他回应学生的方式非常不专业&充满优越感。他本可以用一种更亲切的方式回应,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请愿不是因为他说不行,而是因为他写的那个充满了可怕的种族歧视的邮件-他也没在邮件里说不行。好好读读。这个邮件非常羞辱人。他本可以说,‘对不起不行,这个不符合学校政策。’但是他没有,他选择了挖苦嘲讽。”

“转发:你应该把标题改成‘当有学生提出给全班期末考试进行通融时,UCLA的教授回以一封种族歧视和恶心的邮件,嘲笑在BLM运动中挣扎的人,却仅被停职’。又一次,你们扭曲了整个故事,错过了重点。”

新闻原标题:UCLA教授因为拒绝在期末考试上优待黑人学生而被停职。

“想象一下!一个教授(一直宣传多元化和平等的UCLA的)拒绝承认近期事件对于黑人学生的影响,而且企图用嘲讽和轻微的攻击性来化解事情的严重性。好吧,你想象不到也行。这是真的,而且还有人站他边?”

也有认为Klein完全没错的:“有意思,UCLA居然停职了一个教授,就因为他表示自己没有种族偏见。我记得在以前,学校里的人都非常反对种族偏见来着。”

“不好意思,作为一名黑人我完全反对UCLA停职的决定。教育非常重要,而且他也表现出了不偏袒。如果抗议游行是学校批准的活动,那么我可以理解,但这不是啊!上课才是学生的任务。”

“我是一名非洲裔美国人。我非常支持BLM运动。但是根据报道来看,这个教授并没有做错事情。这些学生有权去抗议什么的,可作为学生,完成学业是他们的义务。”

“作为一个UCLA的校友/学院教授,我觉得校方对于Klein的处理很有问题。如果你怪罪他没有给某个特定群体优待,那么你应该要求每一个教授都做同样的事情。这是对公平的侵犯。做这个决定的人才应该离开,而不是让Klein教授离开。”

“这可真的是疯出新高度。但是这些左倾的人能持续不断的创造更高的高度。头皮发麻。”

有礼貌探讨分歧点究竟在哪儿的:

网友1:“说真的,这封信的种族歧视点在哪儿?我只看到他拒绝了给某些学生优待的请求。他想要给所有学生一个公平的机会,这不就是抗议所求的平等吗?

网友2:“你好,作为一个混血:当有人像他这样开玩笑或者发出言论时,我作为种族的一份子就会觉得很无力。这很伤人。而且,说白人小孩‘可能会更悲痛’,因为‘人们可能觉得他们是歧视者’让抗议运动变得轻描淡写。

网友2:“而且,这个事情不是因为他说不行。很多教授都说了不行但是并没有被抵制。问题在于,当有学生鼓起勇气找他时,Klein作为一个更有权威的人,表现得充满优越感且非常无礼(他的言论真的非常伤人)。他在嘲讽戏弄别人。”

网友1:“谢谢你的解释。我理解这些言论是不必要且错误的。这些言论让他所传达的整体信息变得不公正,更重要的是如你所说,他也让关于种族歧视的讨论变得不公正。希望我的言论没有让你这样觉得,如果有我道歉。”

还有一些比较中立的:“他的邮件充满讽刺和冒犯,但是也很有趣。也许他应该道个歉,但是绝对不应该停职。如果把他开除了肯定会引起诉讼的,那么我希望Klein教授能胜诉。”

“在看了他给学生的回复之后,我有点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很难受了,因为这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回复。但是我感觉,应该是那些觉得有困难或者需要时间参加抗议游行的人主动提出诉求,而不是让一个随机的‘白人朋友/支持者’来问。”

但不管网友观点如何,这个事情越闹越大……

Klein甚至还多次受到了死亡威胁,以至于警方不得不在他家附近加紧巡逻,对他进行保护。

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的时候,Klein表示自己真的没有种族歧视,他完全是在遵循UCLA的指令,按计划进行考试。

如今,对于学校的决定,他很失望也很难过,“当他们权衡是要‘无论肤色,对所有学生一视同仁’还是要‘安抚暴民’时,我就被轻轻松松的牺牲掉了。“

“对他们来说很简单,或者至少他们觉得很简单,只要把我抛弃掉就好了。”

“和其他同事们一样,我按规章办事,我们应当完全按照学校的传统方针,按计划进行考试。除非有常规的特殊原因,比如你出了车祸,家里有人去世……”

“我遵循了上级给我的指示,学校也是知道的。”

对于自己的遭遇,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把答案留给其他人去弄明白,为什么我这样做会遭到惩罚。”

“就我而言,我已经在这里教书39年了。我一直直言不讳,倡导对所有学生进行平等待遇。而且我也一直以富有同情心而著称。但现在,我快要退休了……”

“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答案,就是他们需要一个牺牲的羔羊。我的同事们都是这样告诉我的。”

Klein还表示,这件事情对他的名誉伤害太大了……

他会努力捍卫自己的权利,谋求非盈利组织教育个人权利基金会的帮助。

“我会通过法律制度,采取一切合法手段来恢复自己的名誉。所有觉得我是种族歧视者的人都太荒谬了。”

短短几天,事情发生成这样,也是很魔幻了……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1个评论)

写评论
  • Avatar
    (苹果驻孟买通讯员)
    2020年06月15日

    现在学校和社会都被BLM道德绑架了。如果这个风气不改,黑人会超级猖狂。黑人袭警被杀被说成种族事件。反正就是想要凌驾在法律之上。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