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流浪狗狗肉,睡铁轨被辗亡,90岁走100公里...疫情中的印度,是贫穷导致的彻底绝望

2020年05月25日 01:01 英国报姐

话说,

印度自3月份进行全国封锁以来,最让外界担忧和同情的一个群体,是印度的农民工大军——

他们徒步在烈日下,少则百公里,多则上千公里,没钱没食物,还往往拖家带小,背着大大的行囊。

这些打零工领着日薪的人一夜之间没了收入,但城市还是一样地昂贵,回到家乡的心愿变得十分迫切,但回家之路充满了艰辛。

最近,一位同为返乡大军中一员的15岁印度女孩的一个举动,震惊了整个世界——她凭一己之力骑着车载着父亲回到了1500公里外的老家。

女孩名叫库玛丽,5月10日,她用身上的所有积蓄买了一台粉色自行车,

正是这台自行车和她那勇敢的旅程,让她声名远扬。

不同于别的孩子和家人一同徒步回家,玛丽有一个更难处。

玛丽的父亲和她在城市里相依为命,但这次疫情危机引发的“农民工大逃亡”中,玛丽父女却没办法像其他家庭一样踏上返乡路——

这是因为玛丽的父亲有伤病没法步行。

而如果没有人帮助他们父女两人便只能留在城市里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但玛丽没有想过等待那个可能永远不会出现的机会,而是做出了一个甚至成年人都大感吃惊的决定——

自己骑自行车把父亲载回家!

对于一个还处在青春期的少女来说,载着比自己重一半的成年人,还要骑行那么远,这听起来简直像是一个不可能的挑战。

玛丽父亲也被这个疯狂的想法吓到了,但是看到女儿十分认真和坚持,加上一直以来女儿靠谱的性格,他答应了。

带着2000卢布一瓶水,买车当天玛丽就带着父亲开启了这段艰辛的旅程,

但好在父女俩的旅程比想象中幸运很多,一路上都有货车司机被这对父女特别的身影打动,邀请他们带着小单车一起搭自己的顺风车,还允许她用自己的手机给在家乡等待的母亲打电话,

在电话里玛丽也一直在向母亲保证“一定会带爸爸回家”…

没有顺风车的时候,玛丽会按照原计划骑行载父亲,平均每天骑行30多公里,

一路上两人依靠每个地方善良的居民施舍食物填饱肚子,入夜了就睡在路边。

在汗水和幸运的加持下,仅仅7天后,两人就到达了1500公里开外的老家!

库丽兑现了自己对妈妈的承诺,一家人团聚,看起来这个故事有了圆满的结局…

在事迹被报道后,印度自行车联合会对美丽又勇敢的库玛丽伸出了橄榄枝,希望把她招进青少年队伍培训。

“骑行1200公里不是轻松的工作,她一定有特殊之处,包括具备毅力与身体素质,我们希望考验一下她。我们希望培养青年才俊。”

一件常人难以完成的壮举,看起来也改变了玛丽的命运…

但是,这仅仅是“少女骑行1500公里载父亲回家”的励志故事吗?

一位议员对此悲伤表示,“这不是出色的壮举,这是政府无情态度下充满绝望的‘壮举’。”

玛丽和父亲不能坐车回家,没有钱租车回家,骑车回家对他们来说,不是选择一种交通工具,而是选择挨饿或上路。

玛丽的故事是充满幸运的,

但是在这场因为疫情导致的返乡风波里,还有更多的返乡故事,都是仓促地以悲剧收尾…

5月8日,在近孟买的火车铁轨上,血淋淋躺着15个人的尸体,他们被一辆货运火车碾压身亡,但他们本来大可不必这样送命。

前一夜,一行20人的农民工人几乎步行到60公里外的火车站,然后搭乘政府安排的特别班次火车返回位于中央邦的家乡。

如果他们选择和大多数人一样走高速公路,可能会碰到正在驱逐徒步农民工的警察,于是他们选择直接沿铁路行进。

都知道封城期间所有交通停运,他们以为铁轨上所有火车也都停运了,在疲劳和饥饿中,他们沿着铁轨走,走累了就直接在铁轨上休息,只有5个人选择睡在离铁轨远一点的地方。

在走完大半旅程后,悲剧发生了,

凌晨5点过,一辆运送汽油的货运火车快速接近正在熟睡的15人,尽管火车司机在看到他们的第一眼就紧急刹车,但无奈一切都太晚了…

他们的徒步+搭火车返乡之旅,就戛然而止在旅程该开始不久的地方。

交通事故是印度农民工徒步返乡潮最大的杀手之一,目前已经有近100人遇难。

而另一些途中杀手,是更看不见的,饥饿、近40度的高温、身体接近极限…

一位汽车司机在高速公路上拍下一个令人震惊又恶心的画面——

一个男人正蹲在地上吃着一头看起来像是刚死不久狗的肉…

“你没吃的了吗?你在吃什么?你会死的!”司机在视频里对着马路对面吃狗肉的农民工发问,对方没有回应他,仍然埋头吃肉…

这头已经死亡的狗看起来也像是交通事故的受害者,而这个男人则是目之可见的饥饿…

拍摄视频的好心司机随后停车并从后备箱拿了盒饭和瓶装水给这个男人。

虽然这个场面让人不适,但是换个角度,一个人是有多饿,多渴,多接近倒下,才会做出这么违反常理的事情。

在漫漫返乡路中,他们一无所有,只有自己的双脚、家人和一颗死也要到家的意志。

90岁的老妇人和家人一起步行返回100公里外的老家,

政府有开售车票,但价格实在让他们无力负担,

一位大叔接受采访,对着这个问题无语哽咽,让人动容…

很多人风餐露宿,

有人在路边停着的水泥罐车里过夜,那里凉快,也不怕被警察抓,

但是这个做法的危险性也不言而喻。

人力车夫司机可以踩着自己的人力车回老家,累了困了在狭窄的空间里勉强撑开身体休息,

有人晚上在树枝上过夜,

那里“安全”,没有病毒和警察的骚扰…

他们心中想的,是这短暂的煎熬后可以和在老家的家人团聚,陪陪孩子,吃上妻子亲手做的一顿有肉有菜的热饭…

脚上磨起水泡踩到玻璃是家常便饭,

但简单包扎之后,一会儿他们又一头扎进返乡路上,

一位BBC记者在采访完一个徒步返乡家庭后实在看不过,现场把自己的运动鞋脱下来送给了受访者,自己只穿着袜子行走于滚烫的马路上,

“他们比我更需要这双鞋子。”

这些人往往带着希望过上更好的生活、子女得到更好的教育来到庞大的大城市,坐着最底层的工作,拿着最微薄的工资,却让城市得以运转,无数人获得便利。

但如今,他们却正在被所有人抛弃、歧视。

农民工眼里最大的返乡敌人不是高温饥饿,也不是长路漫漫意外随时等待,而是那些恶语相向的警察,拿着警棍驱赶他们,阻止他们的返乡之旅。

因为担心这些返乡人群变成“移动传染源”,官方在强力阻止一些人徒步回家的尝试,把他们暂时安置各地,

有人被安置在宾馆、商场大厅,

也有人被安置在高架桥下、操场上,

不是所有警察都同情他们的遭遇。有的农民工在路上被逮住后被警察罚蛙跳前进,

有的蹲着被装着消毒液的高压水枪“消毒”,

还有的警察拿着警棍像是对待罪犯一样对他们。

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些穷人,就是病毒,就是城市的脓疮…

不仅警察,大部分民众都对这些惨象视而不见,比如在高速路上经过的许多车,却只有拍摄者一个人停了下来,对那个饿到极点的人施以了援手。

38岁的Kumar是一个人力车夫,疫情之前他在城里每天最多可以赚到4美元,他的妻子在一个富有人家家里给人做饭洗衣做清洁。七年前他们来到城市,想要有更好的生活,给孩子们更好的教育。

疫情发生后,这家人担心她感染了病毒,连门都不让她进。

他们全家人都没了收入来源,住在郊区棚户区的他们甚至没有心情担心新冠病毒,尽管几十个人共用着一个厕所,唯一的水源是接在桶里用来吃喝的,

吃什么,才是这家人最大的困难。

踏上几百公里的返乡路,还是在难以生存的城市里勉强生存着?

一位在返乡路上失去朋友的农民工说:

“我不知道他的死该怪谁,冠状病毒饥饿或者贫困,我明白一件事情,我永远不会离开我的村子,我挣更少的钱,但至少我会活着。”

在这些人的心中,

活着,可能就是他们的梦想…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