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邪恶公司:118年黑历史,臭名昭著的勾当令人发指...

2020年04月03日 16:04 咩咩文摘

商誉,是一个企业的脸面,有多重要,不言而喻。

然而,世界上却有一家公司,浑身散发着恶臭,人见人骂,花见花谢,臭名昭著,举世皆知。

由于名声太臭,以至于它在收购一家气象数据公司时,气象公司的CEO被千夫所指。

甚至连CEO的父亲都不满的直摇头:你竟然把公司卖给它?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有梦想的人呢,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CEO在做出出售决定之后,更是深感汗颜,愧疚难当,甚至担心分分钟被下属群殴。

一家公司的名声,能臭到这种地步,全世界恐怕再难找到第二个。

它就是臭名昭著的孟山都。

约翰·奎尼

01

耍赖起家

成立于1901年的孟山都,至今已有近118年历史,由约翰·奎尼创立。

之所以叫孟山都,而不叫奎尼,是因为公司的起步资金是奎尼老婆出的。

而他老婆姓孟山都。

没办法,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段,吃软饭别说公司名了,连儿子都得跟人家姓。

奎尼吃了软饭,自然就得服软。

这位太太一定想着,丈夫可以带着家族姓氏风光一把,甚至运气好还可能光宗耀祖,发扬光大。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一失足成千古恨,孟山都这个姓不仅没有被发扬光大,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臭名昭著。

在奎尼的带领下,孟山都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产品:糖精。

这种仅仅一个小颗粒就极甜的添加剂,颇受市场欢迎。

孟山都很想做,但当时糖精的专利在德国人手里,大家买糖精基本都从德国进口,孟山都根本拿不到授权。

于是,奎尼想了一个办法:耍赖!死不承认!

彼时,专利法尚不完善,加上山高路远,海阔云遥,孟山都开启机器,德国人拿他根本没办法。

靠着本土优势,孟山都很快在美国站稳了脚跟,并成为可口可乐的供应商,瞬间赚得盆满钵满。

一战期间,世界贸易被中断,欧洲的工业原料难以运往美国,孟山都借机发展所有品类食品添加剂,迅速填补了空白市场,发展壮大,稳坐美国化工行业龙头老大宝座。

人是经验的奴隶,靠着耍赖起家的孟山都,从此确立了一个信条。

为了赚钱,就要不择手段!

02

臭名昭著的PUB

什么赚钱做什么!

在食品添加剂领域已经赚得盆满钵满的孟山都,很快变将眼光瞄向了化工品。

它发现了一种绝佳的产品:叫多氯联苯(PCBs)

这是一种人工合成的有机物,在工业上,用途极其广泛,不仅可以做各种工业产品的添加剂,还可以作热载体、绝缘油和润滑油等,在市场上大受欢迎。

孟山都很快便投入生产,并在市场上一往无前,甚至一度占据市场99%的份额。

但这种化工品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凡是接触到PCB的人,轻则产生皮肤红疹、痤疮,重则一命呜呼。

有科学家把鱼放在被PCB污染了的排水沟里,不到3分钟,便全部死亡,毒性可见一斑。

1961年,日本爆发震惊世界的米糠油中毒事件。

大量受害者因食用了被PCB污染的米糠油而中毒,他们指甲、皮肤发黑,眼结膜充血,皮肤生成大量的痤疮、皮疹,面部几乎毁容。

1978年,日本28个县市正式承认中毒患者已达1684人,死亡人数高达30人以上,震动全世界。

可谓用时一时爽,往后火葬场。

人们四处奔走呼号,甚至爆发了大规模的反PCB游行,也无法阻止孟山都的利欲熏心,直到2002年,孟山都被法院判处向当地赔款7亿美元,6亿补偿当地居民,1亿用来清理环境。

整个过程中,为了赚钱,孟山都可谓不择手段,明知故犯,祸害无数人。

但如果你以为PCB是孟山都危害人间的高峰,那你就错了,与孟山都下一款产品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03

寂静的春天

1939年,瑞典化学家发现,DDT可以杀虫。

商业嗅觉敏锐的孟山都得知之后,迅速开始投入生产,制作大量杀虫剂,一度成为DDT最大的生产商。

由于杀虫效果极好,价格又便宜,很快风靡市场。

1948年,模特Kay Heffernon亲自示范被喷洒DDT,证明对人无害

并因其只对节肢动物有毒,对人体并无伤害,很多人甚至直接把DDT喷到身上杀菌,预防疾病。

DDT发现者甚至因此而被授予诺贝尔奖,还和青霉素、原子弹一起成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三大发明。

然而,凡事有度,随着DDT被大量滥用,它的危害也开始逐渐显现。

和PCB一样,DDT性质极其稳定,在自然界中难以降解,甚至可以在动物脂肪中堆积,在自然生态和食物链中层层累积,几乎渗透了世界的角角落落。

牛羊的血液里、高山的冰雪里、飞鸟走兽的脂肪里,甚至连母亲的乳汁里、婴儿的大脑里都无处不在。

虽然短期内,他对哺乳动物的毒杀作用有限,但随着DDT存量的累积,它不仅会伤害中枢神经、肝脏,甚至可能引起痉挛,导致死亡。

大量自然界生物被毒杀。

最令美国人想不到的是,美国的国鸟——白头海雕差点因此灭绝。

由于处于食物链顶端,白头海雕体内积累了大量的DDT,严重干扰了钙的新陈代谢,致使生殖系统紊乱,大量生产薄皮蛋,数量大幅减少。

1962年,一位叫蕾切尔.卡尔逊的海洋生物学家,出版了一本震动当时的科普书,《寂静的春天》,书中开头便写到:

“一种奇怪的寂静笼罩了这个地方。园后鸟儿寻食的地方冷落了。在一些地方仅能见到的几只鸟儿也气息奄奄,它们颤抖得厉害,飞不起来了。这是一个没有声息的春天。这儿的清晨曾经荡漾着乌鸦、鸫鸟、鸽子的合唱以及其他鸟鸣的音浪;而现在一切声音都没有了,只有一片寂静覆盖着田野、森林和沼地。”

是的,随着DDT的滥用,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世界变得一片孤寂,鸟语花香不再,动物走向灭绝之路。

该书一经出版,便引发震动,无数人开始意识到,儿时的记忆早已不在,动物们几乎被消灭殆尽了。

孟山都一时被千夫所指,无数人呼吁,禁用DDT。

但孟山都的态度是,不承认、不认可,政府不禁止,我就不停产。

虽然公平的讲DDT也并非一无可取,尤其是对热带雨林地区捕杀害虫,防患疟疾起到了重要作用。

但它错就错在,被宣传的太过于完美,以至于其被滥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直到1972年,DDT被全面禁止的最后一刻,孟山都才停止生产。

04

寸草不生

虽然PCB、DDT被禁,但孟山都很快又找到了一个新的战场:橘剂。

这是一种落叶型除草剂。

所过之处,树木枯黄,寸草不生。

越南战争期间,美国面对越南浓密的丛林,不胜其扰,便实行了举世闻名的“牧场行动计划”。

美国大兵开着飞机,将大量孟山都生产的橘剂倾洒在越南的丛林中,使得大量林木瞬间枯黄,一片衰败,几乎寸草不生。

由于橘剂中含有“世纪之毒”二噁英,其危害极广。

只需要将100克二噁英,放到城市的供水系统中,就足以使100万人中毒身亡。

而美国在越战期间,累计投放了2.1万加仑的橘剂,覆盖了越南14%的国土,400万人深受其害。

无数受害者的血液中含有大量毒素,身体病变,严重的甚至改变了基因。

在那些毒素区,经常会看到很多残障儿,甚至浑身溃烂的畸形儿,智障儿等,他们皆因橘剂而起。

但美国并不承认,只在2012年除了900万美元用于补偿当地残障民众。

然而,令美国尴尬的是,橘剂有毒,却不长眼,对美国大兵和当地民众一视同仁,很多参与计划的美国军人,也深受其害。

美国老兵因橘剂患上了心脏病、前列腺癌,以及各种神经疾病的,不计其数,甚至还遗传给了下一代。

数据统计,那些在越战中服役过得军人,妻子自发性流产的概率非常高,后代缺陷率更是高达30%。

1984年,美国老兵向法院状告,最终获得法院支持,孟山都被迫向老兵们支付1.8亿美元补偿。

只可惜同样受创伤的越南人民,至今都不被承认。

05

超级除草剂

除了橘剂之外,孟山都还研发了另一个产品:草甘膦。

这是一种非常强力的除草剂,洒在农田里,连庄家都能一起除掉。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科研企业都会拼命研发出能够对庄家无害的除草剂,但孟山都却思路清奇。

它不想着改变除草剂,却想要改变农作物,研究超级超级农作物:转基因。

听说孟山都要搞转基因,全世界顿时不寒而栗。

无数人纷纷奔走呼号,这家臭名昭著的企业,就没干过好事。

孟山都似乎也很有自知之明,为了掩人耳目,他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Solutia公司,假装自己要转型生物基因公司。

一个恶魔要穿上衣服从良了?很多人不敢相信。

很快,孟山都便研究出了第一款抗农药的转基因产品:草甘膦大豆。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通过改变植物细胞基因,实现生物技术的重大突破。

之后,孟山都开始大肆推广转基因,截止2001年,全球超过90%的转基因作物都来自孟山都。

然而,人们的质疑声也开始扑面而来。

要知道,供人类食用的转基因产品,虽然现在并看不出好坏,但谁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

就像DDT一样,最开始并未看出任何危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乎造成了大量动物的灭绝。

转基因食品,不得不令人担忧,未来可能面临的风险。

从糖精开始,到PCB、DDT,橘剂,再到草甘膦,转基因,孟山都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一地鸡毛,对人和大自然都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其草甘膦近年也被美国法院判定致癌。

这家臭名昭著的企业,可谓是将赚钱和害人彻底进行到底了。

科学虽然是第一生产力,但有时候也是一把双刃剑,短期内可能难以看到危害,但随着时间的推长,往往难以定论,等到发现时,往往为时已晚。

尤其是新技术落在了不择手段的人手中,往往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政府如果不能及时监管,最终损害的将是所有人。

而一个企业,追求盈利自然无可厚非,但如果只是一枚追求利益,不管不顾,不惜侵害他人生命,毁坏人类赖以生存的大自然,那么,最终,自己恐怕也将在劫难逃。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