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偷拍女性为何屡刷下限?集体厌女症让人目瞪口呆!

2020年03月25日 00:12 英国报姐

昨日,为大家介绍了震动韩国,涉及26万人的集体性剥削,受害者里有无辜女性,甚至婴幼儿的‘n号房事件’。

仅一天的时间,已经有总数超过370万的韩国民众在青瓦台的请愿页面上签名,要求公开全部26万参与者的身份信息。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发表声明,将彻查全部会员。

(图源:韩国me2day)

震动韩网后,该话题也在中国网民中引发广泛的讨论。其中,一位网友一年前的博文再度被转发起来:

(图源:饭卡Fantasy)

如果事件里的受害者换成了我们自己,朋友或是弟弟妹妹们,会怎样?

n号房事件中,最频繁出现的报道,是偷拍。

无论是利用手机还是相机偷拍女友或是陌生女性,还是特意购买偷拍镜头记录旅馆、酒店、厕所、试衣间里来来往往人群的隐私,充斥在聊天房的视频片段,都是施暴链条上重要的组成部分。

这样的现象,不仅仅在韩国出现。全世界范围内,几乎每一天,都在发生。

两周前,新加坡国立大学附近的警察,逮捕了一名非法进入女生宿舍厕所的24岁男学生。逮捕他之前,已经有学生报警,怀疑有人在女厕所的烟雾报警器里装了偷拍摄影机。

这不是新加坡第一次爆出这样的事件。2018年,有学生也在南洋理工大学发现了男性偷拍的行为。

同一时间段,3月13日,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汉密尔顿,皇家骑警逮捕了一名27岁的男性。他被指控在2019年10月至2020年3月期间,在自己常去的健身房安装了偷拍摄影机,收集数段女性的视频,并在网络上传播。

而在国内,酒店、出租房里有针孔摄影机,女性在公众场合被偷拍的报道,也屡见不鲜。

去年三月,济宁公安机关打掉了一个不法分子在宾馆客房安装摄像头,偷拍宾馆房客,并在网上出售观看账号的黑色产业链。被捕的犯罪嫌疑人29名,警方扣押了300余个微型网络摄像头,查获偷拍的客房视频10万余部。

这些微型摄像头,被犯罪分子放在了吊灯、空调等等隐秘处,又通过网络app回传画面,再截屏发给下线代理,分发到微信、QQ 群,要求收费观看。

10万部是怎样的概念?住店的客人,甭管老女老少,都成了被观看的对象,而其中女性,更是被当成了截屏上的‘卖点’,成为了不法分子牟利的重点。

既然非法,那就应该有对应的法律来制裁。但遗憾的是,就如最开始的那位微博网友说的,国内现有的关于偷拍的法律惩罚条例,比起对受害者名誉和身心健康造成的损害来说,相对宽松。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第六项规定:对于有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行为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偷拍行为之外,去年《法制日报》报道的记者走访了长沙某电子商城,发现了遍布市场的针孔摄影头、微型摄像头等偷拍装置。一个针孔摄像头只需要320元的价格,可以通过app实时查看。

(各种偷拍摄影机示意图)

几百元的成本投入,几百元的罚款和仅仅几日的拘留,比起售卖非法视频带来的利益,震慑力并不足够。这一点,无论是中国还是韩国,还有其他国家,都有许多探讨改进的空间。

前面提到,2018年时,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出现偷拍摄影机的报道。该事件里的罪犯Koh Kah Hock,偷拍了数名男性洗澡的画面,并保存在自己的电脑里。他最终只被判了24天监禁,罚款2000新元(约9738人民币)。

(法律规定,罪犯将面临最多两年的刑期,和鞭刑或者罚款的惩罚。如果受害人小于14岁,那么必须服刑两年,接受鞭刑或罚款。)

但男性针对男性的犯案,促成新加坡去年修改了偷窥法律(今年1月1日生效),将受害人的性别限制解开,将男性也放进了受害者的选项。

这不得不让人想到,也是2018年时,韩国的情况。

2018年5月,一名25岁的韩国女性偷拍了一名为艺术生做裸体模特的男性后,迅速被捕。韩国警方对男性受害者反应迅速,却对每一年数以万计的女性偷拍受害者案件的轻视,引发了当年的三次女性示威,将韩国的偷拍问题,撕开了给全世界看。

(“亲爱的女性游客,欢迎来到你可能会被动成为新色情明星的韩国。”)

上十万的韩国女性,举起“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的标语,在首尔的大街上奔走相告,希望引起韩国政府和各个行政司法部门的正视。一位组织活动者对《卫报》的记者说:“在男女极度不平等的这起案件里,是植入根基的性别主义。”

当一个女性成为偷拍的施暴者,施暴对象是男性时。她得到了迅速的处罚,男性成了完美的受害者。

事实上,数据统计,2017年,韩国5437名被逮捕的嫌犯中,最终只有大约2%的人被最终定罪。角色一变,受害的女性,举报过程里遭遇‘你裙子太短活该’、‘你太骚’了这样的羞辱已经不再是新闻。

2018年示威后,韩国的公共场所里,时常都有拿着镜头探测器的女警察,在公共场所的女厕所进行检查。为了保护女性如厕时的隐私,公共部门还给门的缝隙装上了铁板。

可紧接着第二年3月,男爱豆集体偷拍散布性爱视频的新闻,刺激了人们的神经。

今年,‘n号房事件’,再次震动了韩网。

报警了,拾起法律的武器试图保护自己的韩国女性们,她们等来的改变,为什么会是这样?

每当出现这样的事件,许多文化语境里的第一条总是教导:女生,要学会保护自己。

保护自己,当然没有错。但在一个不能解决源头的买卖问题、销售监管问题,以及最重要的,改变根深蒂固观念的环境里,保护自己,或是大声呼救,都不能成为真正的救命稻草。

(“我的人生不是你的色情片!”)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