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妹子在变性成男人后相恋,如今又打算一起变回女人…

2020年03月12日 05:05 英国那些事儿

Ellie和Nele是一对同性恋人,高大的Ellie今年21岁,娇小一点的Nele今年24岁。

最近,这对同性情侣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只因她们有着极不寻常的经历:一年前,她们都是满脸胡渣的糙爷们,再往前几年,两人又都是面容清秀的小姑娘。

这对恋人,经历了从女变男,最终又同时变回女的奇特过程……

一切,让我们从头说起。来自比利时的Ellie,出生时性别是女。

小时候的她,从未觉得当女孩有什么别扭的地方,但进入青春期以后,事情却慢慢起了变化。

Ellie开始对“男孩子的活动”有强烈的兴趣,尤其热衷于篮球,那时候的她长得高大健壮,留着短发,很多人也不经意把她错认成男孩。

Ellie也发现,自己会被女孩子强烈吸引。

14岁的时候,她决定对父母出柜:“我在跟女孩约会,觉得这样非常幸福。”

Ellie的父母很开明,没有干涉Ellie的取向,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然而,在对妹妹出柜之后,Ellie却有了更多的想法:“妹妹对我说,她为我变成这样的女人而骄傲。这却让我瞬间醒悟到,’啊,我现在还是个女人?’,我突然觉得各种不适,就想变成男人。”

那一刻,Ellie内心意识到,作为一个女孩去喜欢别的女孩,似乎不能获得内心的满足。

她开始渴望改变性别,以男人的身份去追求女孩。

15岁的时候,Ellie想变性的想法是越来越强烈,那时候的她坚信:继续以女人的性别生活下去,生命将会受到莫大的束缚!

她开始把变性提上日程,在油管了解各种关于女变男的视频,了解到通过摄入雄性荷尔蒙来实现的办法。

Ellie把这个想法向父母透露了,这一回,父母就没那么容易接受了:“她喜欢女孩我没意见,但是我从未想过她自己还想变成男孩子……我们想找人劝劝她,让她等几年再做决定,但是,没有劝得动她的人。”

拗不过Ellie,父母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最终还是同意了Ellie的要求。

因为年纪太小,Ellie的荷尔蒙变性手术需要监护人的陪同,父亲陪着Ellie拜访了好几个医生。

第一位接待父女俩的医生听完之后,委婉地劝说道:“孩子还小,或许她以后的想法会改变。”

不过在当时,铁了心要变性的Ellie完全听不进去,她拉着父亲找到了另外一个医生,最终给她做成了荷尔蒙变性手术。

16岁的Ellie以为,只要身体变性成男孩,一切就海阔天空了……

Ellie和父亲

一年之后,她又去做手术切除了乳房,誓要跟过去那个女的Ellie彻底了断……

然而,现实却给了她重重的一击,自从她变性以后,各种麻烦反而成堆涌现了出来。

雄性荷尔蒙睾丸酮开始让她的情绪麻木,对外界的反应变得迟钝,身体上的痛苦开始无法承受……

之后,Ellie高中毕业,去德国上了大学,身心的苦恼却一点没有减少。

Ellie没想到,在德国会遇见一个跟自己有相似经历的恋人,更没想到这一场邂逅会让两人对性别的选择,再次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在德国,Ellie遇到了一个名叫Nele的男孩,她没想到这个嗓音粗犷长相却很秀气的大男孩,竟然也是一个变性人——Nele出生的时候,也是一个女孩。

她的成长和变性的经历,竟然和Ellie有8分相似。

Nele小时候总觉得做女孩没意思,一直渴望像男孩子一样出去跑跑跳跳,却遭到母亲的强烈反对。

从那时候起,Nele就萌生了当一个男孩子的念头。

进入青春期以后,一些男人总会对她投来色眯眯的目光,让Nele各种不自在,到了后来,她逐渐发,自己会被女孩子吸引。

女孩时的Nele

19岁,她正式出柜宣布自己是女同,为了不继续经受女儿身带来的烦恼,她下定决心变性成男人,甚至一度有“变性或者死亡”的极端想法。

经历了重重艰难困苦,她终于做了乳房切除术,并开始使用雄性荷尔蒙。

和恋人Ellie一样,在变性成功之后,Nele同样没有获得应有的满足,更多的烦恼反而接踵而至。

变性之后,Nele的情绪更加不稳定,长久以来的饮食紊乱症也没有改善,还时不时冒出自杀的念头……

生理上变成男人,并没能解决Nele长久以来的困扰。

就在无比绝望的时候,她生命中出现了一道曙光——一个和自己有相似经历的,同样由女变男的恋人出现了,那就是Ellie……

两人通过社交App相识,发现了彼此惊人相似的成长经历,从彼此倾诉到无话不谈,成为了恋人。

成为恋人之后,各自内心的真实想法开始浮出水面……

有一天,Ellie和Nele开始严肃讨论起变性的初衷:两人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让自己的身体尽可能看上去像男人,但是内心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满足,这一切……值得吗?

Nele首先打破了沉默:“这的确没有任何帮助,给自己的身体注射那么多雄性荷尔蒙,而你的身体还是会产生雌性荷尔蒙,外形上似乎变成了男人,内心却没有真正的改变……”

听到这些,Ellie也由衷地点了点头,道出了她的真实想法:“当初铁了心要把自己变成男人,现在还是觉得顺其自然更好……因为我很早就实施了变性手术,我甚至不知道如果自己自然发育的话,身体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许并没有那么令我生厌……”

这次的谈话,让多年以来两人心中那层无形的窗户纸被捅破:自打变性开始,Ellie和Nele都有些后悔年轻时的决定,如今胡子拉碴的“他们”,开始萌生了恢复出生时性别的想法,像正常女性一样生活。

她们终于认识到,真正自己困扰并不是身体的性别,而是内心……

有了这个想法以后,Ellie和Nele开始讨论变回去的可能性,两人咨询了一些医生,得到的建议是停用雄性荷尔蒙,身体自然会恢复过去的性别状态,这个过程,被称为“去性别转换”。

就这样变回去,两人都有些顾虑:“变回去同样让人恐惧,毕竟当初变性就是为了逃避烦恼,‘去性别转换’意味着要直面那些以前从未克服的问题。”

因为有“去性别转换”经历的人少之又少,医学上甚至没有系统的研究,Ellie和Nele不得不求助有相似经历的网友,网友给了两人莫大的支持和鼓励,让两人能勇敢地面对自己:既然变性不能解决问题,不如顺其自然,遵从内心,回归出生时的性别?

最终,Ellie和Nele决定开始停用雄性荷尔蒙,一段时间后,两人的胡子逐渐脱落,皮肤开始变得细嫩,女性的特征又回来了。

只是Ellie青春期变性时留下的浑厚嗓音没法改回去,成为了她曾经变性的遗迹。

随着“去性别转换”的展开,Ellie和Nele也开始适应久违的女性身份,人称从“他”改回“她”,如今的她们看上去像是一对普通的女同恋人。

兜兜转转,她们曾经因为各自的烦恼,在年轻时选择变性成男人,又在了解内心之后,选择变回女人。

从她到“他”,又从“他”变回“她”,Ellie和Nele经历了一段过山车般的性别转换,一切,正如她们最终悟到的:有的时候,内心的困扰,并不是身体的改变能够彻底解决……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1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