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半斤洁尔阴,发现它没法包治百病

2020年02月08日 11:11 微信公众号

在某个起夜的凌晨,你发现终于开始热湿,瘙痒,红肿,带下量多。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你早有准备,水箱盖上的洁尔阴给了你战胜病魔的信心。

你辩证施药,合理用药。你选择内服治本,用温热的党参水三七配比一饮而尽。

草本精华在你的经脉里流淌,你感觉身体在燃烧,这是黄柏、蛇床子和山银花在发挥作用,你做了正确的选择。

专家的判断证明了你的正确,洁尔阴的配方强大到足以医治肺炎。用洁尔阴灭杀滴虫就像用东风打鸟,药力的天花板足够高,治疗阴道炎只是某种稳妥起见的向下兼容。

你吸收了洁尔阴的一切,你将用最终的康复来迎接这一场胜利,在某个吉时,你会重新拥有一个琥珀般光滑的阴部和崭新的人生。

十几味中药在你的消化道里碰撞、重组、交融,你的喉咙开始像夏日干裂的背脊,你的胃袋开始像候鸟死去的荒原。

你疼痛,你忍受,你认为这是良药苦口。

可你感受不到阴部的刺痒,感受不到风的流动和夜的平静,你觉得自己快死了。

你挣扎着,翻滚着,喘息着,你用颤抖的双手拿起手机,在网上留下了对自己的拷问。

凌晨三点,你在急诊科洗胃。医生的每次问询都让你感到忌讳。

你借故支开医生,偷偷在百度上查询案例,发现自己不是第一个,也将不是最后一个口服洁尔阴的人。

你把自己的微信名改为了“承受之中”。

你曾经以为自己是宇宙的起点,世界的中心;你自我且绝对,你迷恋经验轻视教训;你听信流言排斥科学,你在认知的漩涡里塑造自我,把无知当成盔甲,把浅薄用作长矛;你活在阴谋论和精心设计的媒体圈套里;你年纪轻轻,心如死灰。

你只是一个平庸而碌碌无为的普通人,就算喝洁尔阴,你也不是那最拔尖的一个。

总有人比你更优秀,不管走在哪条路上,都一定会有人比你走得更远。

寄宿在阿姨家的中考男孩,正是长身体的年纪,饥饿伴随着他发育期的每一秒,敏感、脆弱、猥琐和自卑塑造他,好奇、无畏、冲动和渴望成就他,而这一切酿成的苦果,从每晚阿姨独自去厕所开始。

他以为阿姨在背着他吃独食,他不甘,他愤怒,他恨,他在万籁俱静之时潜入厕所,带着一种报复心理,在佛晓前痛饮那瓶陌生的浆液。

酒醉的少妇回到冰冷的家中,丈夫又不在家,说是去加班,其实少妇心里清楚的明白,这只是一份苍白的搪塞。

死寂的内心没有半点波澜,她还年轻,依旧美丽,但婚姻的苦楚在丈夫的冷淡中消磨成了夜晚的买醉和晚归。

她脱了鞋子,赤脚走在冰冷的地板上,没有开灯,没有声音的房间,她独自啜泣,并且无济于事。

她想喝一瓶可乐再睡去,睡前的习惯让她的选择出现差池,所以她拧开了洁尔阴。

辛辣的感觉令她陡然清醒,在这个不断重复的寂寞的夜里,她终于哭出声来。

她决定明天离婚。

同样是酒醉,他的境遇却截然不同。

妻子懂事、独立、善解人意,是一位贤妻;他应酬多,总是喝醉,妻子体谅他,支持他,心疼他,知道男人创业的不易,知道这些都是逢场作戏和身不由己。

他又一次喝醉,但谈成了生意。他高兴,他志得意满,他和爱妻共赴巫山。

妻子拖着酥麻的双腿,洗完屁股后已无力回天,随手放在桌上的洁尔阴代表着这个夜晚的结束。可对男人来说是另一场奇遇的开始。

在每一个平凡的夜晚,平凡的我们经历着平凡的无聊,平凡的痛楚,平凡的苦闷,和平凡的煎熬。

楼上的情侣在做爱,隔壁的老两口在盼望儿子回来,对门的少妇因老公不归而迁怒孩子,楼下的妇女因炎症而瘙痒难耐。

张素菊医生在线回复了她,也浇灭了她最后的希冀。外药内服的幻象被击破,她只能明天请假去市二医院挂妇科。

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喝洁尔阴都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正确从来都不是人们行为的标准,就像飞翔的鸟儿一般,他们的锁链只能是天空。

所以洁尔阴成为了某种符号,它是治病的良药,也是情感的堆积,它在人的阐释中实现了超越,它就像荒诞本身。

同样的,喝妇炎洁也是。不同的草本精华不是差异的根本,无论喝洁尔阴还是妇炎洁,都是在品尝荒诞。

剥离了洁尔阴和妇炎洁的表象,我们看到了它们的本质。

阴部洗液和中药成分决定了它们殊途同归,社交话语的阐释让它们具备了社会性,并在语言的传递中潜移默化,和花生米站在了同样的高度。

他们说这是存在主义,我说这只是生活本身而已。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