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象集体坠崖,50万青口被晒熟…大自然正上演最惨烈的报复?

2020年02月24日 01:01 英国报姐

全球气候变化带来的部分影响几乎人人皆知:冰川消融,海平面上升,极端天气增加……

而最近,气候变暖的表现更加明显和剧烈,特别是前段时间南极气温突破20摄氏度,令人难以置信。

大部分时间我们只看到了自己,而关于这种变化的更多恐怖后果,特别是给无数生物带来的灭顶之灾,似乎很遥远。

实际上,每一个降临在其他生物头上的横祸都足以警醒人们——危机来了。

悬崖上的海象

在纪录片《七个世界一个星球》中,有一集讲的是爬到岩壁上的海象。

Seven Worlds, One Planet(图源网络)

圆滚滚的身躯加上鳍状肢,海象本来应该在海里游泳、生活。可是它们却爬到高达80米的悬崖上,每挪动一步都能到山石滚落,看得人心惊胆战。

Seven Worlds, One Planet(图源网络)

导演Sophie Lanfear表示很困惑,不知道海象为什么要爬上去。

Seven Worlds, One Planet(图源网络)

其中有些移动着身躯,无力跌下悬崖。摄影师透过镜头,亲眼看到一头海象不幸跌落……翻滚,挣扎,最后重重摔在海滩上。

Seven Worlds, One Planet(图源网络)

海象的鳍状肢可以爬行,但无法在岸上灵活走动,更不要说攀爬,“它们进化成这样并不是为了爬山的。”

Seven Worlds, One Planet(图源网络)

“它们能看到海边的同伴,可能想去找它们……太荒唐了,我完全不明白。”摄影师心痛地看向摇摇欲坠的海象们。

海象到底为什么要冒险跑到悬崖上呢?

通常来说,海象生活在气候寒冷的北冰洋地区。那里有大面积的冰面,它们可以在冰面下潜水,觅食,随时回到冰上休息;

(图源:Wikipedia)

然而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冰盖消融,失去了冰面的海象们只能游上百里地去觅食,再回到岩石小岛上休息。

这个小岛,成了它们唯一的栖息地。

然而海滩位置有限,无法承担这么多海象,为了避免互相挤压踩踏,一部分不得不爬到上面去。可爬上悬崖又无法下来,海象只能选择冒死一跃。

Seven Worlds, One Planet(图源网络)

这样跳下来,非死即伤。最可怕的是,大多海象会摔成内伤,只能在海滩上慢慢等死。

有科学家说,海象过去也有成群结队登陆的习惯,这可能和气候变化关系不大。但纪录片中认为,这些海象的行为和过去有很大区别,集体坠崖,绝对不是偶然事件。

Seven Worlds, One Planet(图源网络)

导演解释,这就是气候变化带来的惨烈现实。

海边50万个烤熟的贻贝

海象的悲剧不是第一件,也不会是最后一件。那些无法脱离海洋生存的生物们,在这场全球的气候变化中,遭到了更为致命的打击。

上周,新西兰北岛的海边突然出现了大量的贻贝——也就我们常说的青口。粗略统计下,估计有50万个。让人吃惊的是,这些青口全部熟了,熟了……

这么多青口一夜变成食物当然不是人干的,这是一场因为气候变化引发的灾难。

奥克兰大学的海洋生物科学家Andrew Jeffs表示,新西兰最近进入了一段“异常的温暖天气”时期,加上在中午退潮,导致大量青口贝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脆弱的贝类哪儿受得了太阳的猛烈炙烤,当场就交代了……

其实早在过去十年里,青口贝就已经多有受气候变化的影响,但是如今的情况比过去更加严酷,对它们造成升级打击。

“我们可能会看到整个海洋生物族群的重大变化。”Jeffs担心,

对哺乳动物,我们有办法保护,可以给它们搭建乘凉处。可是对于海洋生物,我们几乎什么也做不了。

除了烤熟的青口贝之外,其他海洋生物的日子也越来越难。

拿海龟举例。海龟妈妈们会把卵产在沙滩上并且埋起来,通过沙子的温度把蛋孵化成小海龟。而温度,是影响海龟宝宝性别的重要因素。

温度一旦超过30摄氏度,孵出来的海龟宝宝全都是雌性;如果低于28度,雄性的比例才会大幅增加。

而在澳大利亚,由于气候变暖导致海边沙滩温度的升高,新生的海龟几乎全都是雌性,这无疑让海龟族群“男女比例”严重失衡。雄性减少,还会带来种群基因多样性的减少等等问题。

除开海洋生物,天空中的飞鸟就能幸免于难吗?并没有。近些年,澳大利亚有专家观察到,一批一批的鸟儿撑不过极端热浪,从天上掉下来死亡。

水熊虫的“阿喀琉斯之踵”

这边宏观世界的生物们备受折磨,微观世界的生物们也并不好过。就连传说中生命力顶十个小强的水熊虫,也即将面临重大生存危机。

水熊虫又被叫做苔藓猪,这种东西的生命力有多顽强?极寒杀不死、真空杀不死、脱水杀不死,宇宙射线杀不死。

它们是已知第一种能够暴露于外太空还存活的动物,简直是微观世界三体人。

但是,根据哥本哈根大学科学家的一项研究,水熊虫可能会成为全球变暖的受害者。如果温度超过37.7摄氏度,就可能导致丹麦一种水熊虫的彻底死亡。

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生物的阿喀琉斯之踵,原来是仅仅高于人体温一度的温度。

“我们本来期待看到活跃状态和脱水状态的水熊虫能够在较高温度里存活,然而现实并非如此。”哥本哈根大学的生物学家Ricardo Neves说。

之前被宣传成神话的水熊虫,没有金刚不坏之身。它们也是全球气候变暖的潜在受害者。

经历各种极端环境进化到现在,水熊虫们不会知道前面有什么在等着自己……

不必多说,大家已经很明显地感觉到,今年以来的气候灾害、极端天气越来越多:英国的风暴,澳大利亚的山火,美国加州的干旱,非洲的蝗灾……

尽管地球的天气系统是一个复杂的整体,独一因素不能引起影响的结构,但气候变暖,显然已经威胁到了很多很多生命的延续。

随着气候变暖,类似的极端天气会越来越多。无数生灵已经遭遇重创,人类也是一样,没有人能在这场变迁中独善其身。

没有人知道下一秒的地球会变成什么样,也不知道接下来的挑战会有多艰难。

希望我们,能够撑过这一关。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