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老外的中国年,有人参加红包培训班,有人抬床去吃年饭

2020年01月25日 14:02 微信公众号

关于外国人怎么看待中国年,有个流传甚广的段子是:“人们在家门口张贴红色的诉求,大人整天打牌,小孩到处点燃爆炸物。”

但这致命的误会已是过去时。

在抖音上,我看到大把老外把春节过得比中国人还溜。

大年三十晚上刷着视频,我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种穿越的魔幻。

唯物辩证法告诉过我们,人的认知从模仿开始。

对于新入坑的小约翰,在同乡会上开红包补习班就是他融入春节的跳板。

很显然小约翰是中国文化的硬核爱好者,因为在他的操作中我们不仅看到了对传统的迷情,还有对当下知识付费风口的致敬。

当听到从他口中说出“找爷爷奶奶要红包必须分开要”,这个小伙在我心里已经成精。

模仿通常从外表开始。就像刚入行朋克的孩子,做的头件事不是练琴,而是在全身每一个地方插上铆钉。

过年穿汉服就是留守大妞们和春节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也有人项庄舞剑。

假装分不清新郎装和唐装,在年会上暗示暗恋的姑娘。今年第一次体验中国春节的利威尔说:“都说中国人含蓄,但我觉得这毫无根据。”

“比如在我家那边过年人们只会祝你新年快乐。”

是的,看过抖音上老外是怎么过年,你就能理解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把春节称作“中国的全民伍德斯托克”。

“这是世上最好的喝酒游戏,它能让你在西伯利亚的冰窟窿都感到全身充满热力。”“如果恰好碰到春节结婚的,你会感觉像是在中世纪。噢上帝啊,这是元帝国的远征。”创新是人类的本能。

这点体现在外国人过中国年上就是用水包水饺,或者带床吃年饭。

相对前面新入坑的老乡们,一些叛逆浪子或者有过经历的外国人,更倾向用魔改来体现自己对春节的热爱。

比如抖音一外国创作者就做了一套迪士尼窗花。考虑到今年是鼠年,抖音创作者@意大利的伯尼 反向输出,给她拟合同还未盖章的岳母剪了一套哆啦A梦。

当然非要剪老鼠也是可以的。

不过在这个角度上伯尼依然可以做到“随心所欲”。在自定义春节中,包容度最高,参与度最广的项目肯定是吃了。

当我们谈论老外时,事实上我们默认谈论的是不了解中国的老外。

但在老外的角度看来,新老外和老老外根本不是同一个“老外”。

单从吃上,你就能把他们明显地分辨出来。

抖音创作者@西班牙小哥德明 就是传说中的老老外。

爱游走于江湖,靠一手中西结合的厨艺教新老外做人。

年饭夜,他在自家开办了一场“天下第一厨道会”然后从各种老外群里钓鱼。

在他的“谆谆教诲”下,有人做出了蚂蚁上树。

还有人以为他要食人。

可能布莱恩没听过“不求甚解”这句成语,但他身体力行地表演了什么叫做“望文生义”。

在抖音上传的视频中他表示,既然过年吃的饺子学名叫水饺,那么水就应该是这份圣餐的主料。

最奔放的是吃年饭带床去。

在抖音创作者@铁蛋先生 看来,年饭不亚于一场血战到底。

“一顿需要自带床铺的盛宴。”视频里铁蛋自豪地表示准备把这个事件做成梗图传老家去。

言语间,他已开始幻想自己成为了春节在故乡的代言。

如果你去问一个外国人他对春节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得到的答案十有八九是红包(其实你去问国人,得到的回答大部分也是这个)。

在抖音上看到过一个视频,内容大概是一外国小伙在综艺上说自己第一次收到中国友人给的红包都哭了。

因为在他的理解中这代表着信任与爱。给红包是一种结拜。

不过大部分老外第一次收红包还是“技术变形”的。比如拿到红包后都不知道揣在哪,最后只好当做口袋巾。

拆红包基本都是暴力破解,态度就像是要阅后即焚。

现在国外新年有时也能看到模仿中国送红包的操作。

只不过一般老外不会在红包里装钱,而是朝里面塞一些奇怪的东西。

说外国人对中国年里的红包感情最深有一大原因是,在大部分外国文化中不存在白送钱财的道理。

甚至神话故事中都没有。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