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全国的臭豆腐都是长沙空运而来的

2020年01月12日 22:10 beebee星球

似乎所有臭豆腐商贩都会拥有一个扩音器以及一段激昂的广告词,无论你是在哪个夜市或车站碰见他们,他们总是在宣称自家货是从长沙空运而来的。

武汉是这样,成都是这样,连长沙火车站附近也是这样,耐人寻味,不忍细究。

好像是新基础设施已经在豆腐块上得到了印证,让每一个民间美食都有了广为传播的基本盘。

就是这段词这理应是一个庞大却失落的物流帝国,这似乎也表明了长沙还存在着另一个暗网机场,它无人知晓,却又人尽皆知。

它带着雨后城管队员发梢的潮湿味道,在扩音器沙哑的回响中代代相传。

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都有飞机跃过你的天空,抬头望去,是天堂与臭豆腐的重量。

“你不会找到一个新的国家,不会找到另一片海岸,这个城市会永远跟踪你,你会走向同样的街道,你会永远结束在这座城市”,很久之前当我读到卡瓦菲斯的这首诗时,我不知道这座城市讲的是长沙。

因为那时的四川尚未拥有臭豆腐摊的痕迹,路边只有卖打药与假文物的工地老头。

在这些摊位买臭豆腐无疑是一种探索。

你会看见泛着黯黑光泽的豆腐块在油锅里沉浮,在漏勺里翻滚,然后在辣椒汁与神秘液体的包裹中被用于交换你的十块钱。

就像是目睹了恶魔坠入更深的地狱,给人一些替天行道的快感。

它可能不会入口即化,可能吃着比闻着更臭,可能你勉强咽下一块就会原地窜稀,你如果想要质疑,老板只会笑着说飞机餐都是这个味。

有时楼下的臭豆腐摊很晚才开伙,你问老板为什么,他就说机场路有点堵,航班也晚点了。

食客们都认为说得在理,而此时晚风初降,你仿佛看见整个小区的排污管道都开始沸腾了。

有的时候,你也会根据广告词据理力争,想要用不正宗的名义白吃一碗,那时老板就会解释道,扩音器里讲话的人不是他,不是他说的就不算数,所以兄弟,少给一块钱就锤你。

可直到去年因为坐过站到了长沙,我才知道长沙原来是有两类臭豆腐,一类是长沙臭豆腐,另一类是长沙空运臭豆腐。

你不能在外地吃到长沙臭豆腐,你也不能在长沙吃到长沙空运臭豆腐——当然,除了车站,那里应有尽有,另当别论。

事实上,初到长沙的外地客都会去火宫殿买臭豆腐,这一般都是受到了那段广告词的魅惑。

他们急切的想要知道真相,然后又在了解情况后引发一串自嘲的哄笑。

长沙本地人接着又会告诉那些仿佛才得道的外地客,火宫殿也就算个长沙的全聚德,吃臭豆腐还得去五娭毑。

但没人在意这件事,因为火宫殿三个字反而扶正了外乡人的乡愁,那是县城的步行街,外出打工的小美临行前的最后一顿饭,以及火车上彻夜的窜稀。

至于为什么五娭毑不会被全国空运,我想大概只是因为扩音器里的那位男人不知道娭毑俩字是咋读的。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