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到男人怕了,中国女人现在为何大规模休夫

2019年09月20日 23:11 华商韬略公众号

婚姻是围城,轮到男人们担惊受怕了。

一部比一部更火的宫斗戏和都市剧中,每个女人都在努力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

【1】

从很远的过去到不远的曾经,休妻,是中国男人的专利和权利。甚至,休妻的理由越“随意”,男人的地位越尊崇。

名气越大的男人,背后的女人越难当。

虽然出身没落贵族、一辈子穷困潦倒,但孔子是个讲究人。穿衣方面,布料颜色搭配不对,或者款式做的不满意,一概不穿。对于饭菜,色、香、味、刀工、酱料等只要不符合标准,一概不吃。而这些都需要女人去完成。因此,做孔家的女人很难。

不仅孔子休过妻,他的儿子、孙子也都休过妻。不过,圣人需要完美形象,孔家休妻原因被层层隐去,只留下一点模糊的影子——“口多言”,也就是发牢骚、有怨言。

孔子还留下一句名言,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意指“内心阴险狡诈、卑鄙无耻的人最难相处”,你太亲近,他们就不尊重你;你不亲近,他们就怨恨你。

后世,圣人的门徒们,同样要给女人一点颜色看看,好让她们认清自己的地位。

有一天,孟子外出归来,走进房内。看了妻子一眼之后,他当即下定决心要休了这个“品行恶劣”的女人。

这事闹到了孟子母亲那里。“孟母三迁”的主角通情达理,也了解儿媳。她问孟子,你为什么说她品行恶劣?

孟子解释,我刚才进屋,亲眼看到她竟然叉开腿坐在席上,太失礼节了。我忍无可忍。

要休妻,理由就这一条,坐姿不雅。

孟母听完便责怪孟子:你一个堂堂正人君子,进女人闺房之前不敲门。进屋之前也没有咳嗽几下,发出点响声,让屋里的人提前做好准备。这是你失礼节了!

孟子没话可说,休妻的事就暂时放下了。

不过,曾子的妻子就没那么幸运了。

曾子想吃蒸梨,便吩咐妻子去做。妻子做好端过来后,曾子尝了一口,当场决定休妻。

妻子觉得很委屈,问自己被休的理由。曾子说,梨没蒸熟。妻子又问,休妻有“七出”规定(没生儿子、不孝顺公婆、淫乱、多嘴、偷盗、妒忌、重病),难道梨没蒸熟也是其中一项吗?

曾子强答:梨没蒸熟就是没蒸熟,跟七项规定没啥关系。我就是要休你,你不用问这么多。

于是,曾子的妻子就被休了。

到了唐朝,“七出三不出”正式写入律法,休妻从道德规范变成了法律规范。女人的从属地位,更是板上钉钉。

▲黄鹤楼,崔颢题诗

写《黄鹤楼》的大诗人崔颢,很有才华,是李白的偶像。至于生活方面,崔颢喜欢喝酒、赌博,也很喜欢女人。对女人,他就一项要求——漂亮。

只要看上的女人,崔颢就会娶回家。他换女人就像换衣服,稍有不称心就想去换一件,随便找个理由就休掉。前前后后,休了四五个。

宋代的苏轼,也是“女人如衣服”的践行者。

乌台诗案之后,被贬黄州之前,朋友们前来送别。此时,《江城子》中让苏轼“泪千行”的结发妻子已经去世。没有妻子,但他有一堆小妾。唐代“婚姻法”只考虑正妻,小妾是财物,不在其中。

苏轼为小妾们安排归宿,连休书都不需要,直接遣散或者转手。宦官梁师成以及翰林学士孙觌,都获得过一名怀有身孕的他的小妾。

最知名的一位叫春娘。她被苏轼一位姓蒋的朋友看上了。送行时,蒋公子提出用一匹白马作交换。贬谪路途遥远,苏轼就答应了。两人还互相和诗,记录此事。春娘得知后,羞愤之下,一头撞在大槐树上,当场就死了。

明朝著名的清官“海青天”海瑞,也休过两个妻。他休妻的理由,都比较“正统”。第一任妻子潘氏性格温和,勤俭持家。不过,多年没有生育,被休掉。第二任妻子许氏,为海瑞生下两个女儿,但是,生的不是儿子,也被休掉。

夫,就是比天还高一头的人。女人的从夫地位,持续了几千年。虽然新中国成立后随即在宪法高度确立了男女平等政策,但直到上世纪70年代,离婚及改嫁的女人,在相当多的地区依旧被视作“丢人现眼”。

但,如今,时代不同了!

【2】

如今,轮到男人们被“休”了。

就在今年,9月8日,梁静茹在台北召开新专辑《我好吗?太阳如常升起》分享会。会后,她正式回应了粉丝们的疑惑:我和赵先生已签完离婚协议书。

9年的婚姻正式画下句号。沉潜了7年,为自己,她又重启事业。

7月28日,文章和马伊琍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布微博,宣布离婚。距离文章姚笛的“周一见”,已经过去5年。

8月26日下午,和文章官宣离婚的第30天,马伊琍通过微博宣布复出:屏幕歇业两年,终于要营业了。微博配图是自己最新参演的电视剧《在远方》。

求证男人到底有没有出轨已不重要,马伊琍和梁静茹对离婚的态度很一致:放下失望,重拾事业。女人只要站得住,就什么都不怕了。

去年12月22日,杨幂刘恺威官宣离婚,持续7年的感情最终破裂。二者粉丝之间长达3年的猜忌和骂战告一段落。杨幂的“净身出户”,让她的粉丝们倍感欣慰。这位当红女明星的未来,粉丝并不担忧,反而给出更多期待。

女星们离婚与自强,催热了一个新词“离婚力”,即离婚后依旧有能力独自过好人生,甚至,更精彩。

“离婚力”也并不专属于明星。同样的故事,也在草根群体中上演。

90后安徽“水泥妹”张方方,因扛水泥而走红,成为2018年最红女主播之一。通过“带货”挣钱之后,她开始在直播中细数丈夫的缺点。最终,在真实和炒作之间,将离婚闹得沸沸扬扬。

近日有报道称,她也要“净身出户”。

湖北省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的农民余秀华,出生时因倒产缺氧造成脑瘫。在母亲安排下,19岁时她嫁给了大自己十几岁的流浪汉,后者成了上门女婿。

2015年,她的诗歌《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迅速走红。随后,她出了三本畅销诗集。

▲2015年春节,读者穿越大半个中国来见她

也是在2015年,余秀华做出了“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选择”——结束这场20年的婚姻。事后,她给了丈夫15万作为补偿,并且为他在村里置办了新房子。

挣钱的能力,并不是女人离婚的决定性因素。

2017年4月《我是范雨素》一文突然走红,为作者范雨素带来巨大名声。很多人知道她是一个“底层作家”,却不知道她是一个要强的单亲妈妈。

“我只是年轻的时候看人不准,遇到这么一个烂人。”1997年金融风暴,丈夫的小生意越来越难做,经常喝酒,醉了就动手打她。范雨素决定结束了这场为期5年的不幸婚姻。

出名并没有给范雨素的生活带来实质性改善,和出版社签了协议,对方却没有支付定金,她又不肯被商业活动绑架。如今,她依旧要靠“育儿嫂”这个职业养活自己,抚养女儿。

不过,自己能养活自己和孩子,何必靠男人?

相对于梁静茹、余秀华们,广袤大地上更多女性的婚姻变动,汇成了一组统计数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数据,2016年1月至2017年12月两年内,全国离婚纠纷一审审结案件,77.51%是因感情不和,91%的离婚案件是一方坚持,另一方不同意。

这其中,73.4%的原告为女性。

也就是说,女人开始前赴后继且大规模地“休夫”了。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时代一去不返,“不凑合、不将就”已成为当代女性的主流婚恋观。

上个月,在2019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上,马云也不忘给男人们打了一剂预防针:

未来,婚姻的主导权不在男性,而在女性。

现在的女人们为什么变得这么“强大”?

【3】

今年9月7日,浪漫的黄浦江边,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节日庆典。这是2019年上海青年爱情节,此次主题为“爱就对了”。

为了让单身男女青年牵手,上海市民政局、上海市青保办、浦东团区委操碎了心,设计了12个互动项目,并拉来数十名情感专家现场助阵。

▲9月8日,上海青年爱情节“爱情星际拯救计划”

“一个城市越发达,单身的女性越多。”美媒研究称,越发达的城市,女性越容易保持完全独立,对男性的需求度也就越低。

结婚率全国最低、离婚率全国第二高的上海,多年保持一种状态:单身女性是单身男性数量的4倍。这些单身女性多数处在30-35岁之间,极度适婚。

并且,她们的视野之内,不缺男人。毕竟在数量上,中国的男人是“过剩”的。

新世纪以来的最高点在2006年,中国男性比女性多出4008万人。尽管此后逐年趋于平衡,但直到2018年,男性还是比女性多出3164万。

单身女性密集的上海地区密布着百合、珍爱、世纪佳缘等相亲业务网点,每一个网点都链接全国单身男青年数据库。地方政府也将积极扮演“红娘”角色。

按理说,女性拥有择偶主动权,选择空间也很大。但最终,她们往往会做出更“优秀”的人生选择——

《2019中国女性职场调查报告》显示,96.6%的女性坚信“女人要外出工作,有自己的事业”。

《都挺好》、《欢乐颂》等影视剧中苏明玉、安迪一样的女领导、女强人,也与越来越多的女性产生共鸣,此类作品一经播出就快速走红。

中国男性数量整体“过剩”,女性数量整体不足。但,在发达城市女性却出现结构性“过剩”。那些日益优秀的女人,即使剩着,也不愿意去“便宜”男人了。她们已具备了独自过好人生的实力。

随着经济水平提升,再加上独生子女政策,女性受教育的机会空前提高,甚至超过男性。

2008年,女性大学生人数首次超过男性。2010—2016连续7年,本专科与硕士研究生在校女生人数占比均超过50%。女性教育水平提升,直接带动女性经济水平提升。2010年女性平均工资只有男性的65.8%,2018年已提升到78.3%。

但,也不一定是女性打从心眼儿里不想结婚。

当下女性“处在婚育阶段,被动失去晋升机会”的比例,依旧是男性的4.6倍;“遭到性别歧视”的比例仍是男性的10.6倍。事业受到双重挤压,她们不得不将婚姻、生育放在第二顺位。

“特别是80后、90后,年轻人结婚越来越跟着自己的感觉走,个性强,不愿意妥协,闪婚闪离。”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法官韩永飞表示。

“婚后2-7年是离婚高发期,婚龄5年以下约占离婚总人数的40%。”

当下这场“由女人主导的离婚剧”中,80后、90后离婚人数已达总人数的51%。他们本是最适婚的人群,是婚姻的生力军,反倒成为离婚主力。

换句话说,这届女人很难缠。不仅很难脱她们的单,好不容易脱了单、结了婚,稍有不慎,她们就“休夫”。

即使熬过了2-7年的离婚高发期,男人们仍不能松懈。他们很快就会迎来第二个离婚大关——中年。这时,孩子不仅拴不住婚姻,反而会成为“解脱”的理由。

“孩子考完试,我们就离婚。”

今年6月,“高考结束后父母扎堆离婚”再次成为热门话题。截至7月5日上午12点,该话题阅读量已达4.9亿,讨论达5.9万。

高考后一周,湖南全省办理离婚4146对,同比呈现递增趋势;高考后一个月,湖北荆州有171对夫妻选择办理离婚手续,高出其他月份数值;西安市一家区级法院今年8月中旬前,其中40%左右的案件都受理于今年中高考结束后……

张爱玲曾说:人到中年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对于当代男人来说,张爱玲描述的场景,成为家里不可或缺的顶梁柱,已经成为一种向往。

女性崛起,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丈夫、父亲,不再是家庭的唯一中心。

水泥妹和余秀华选择“前夫”时,或许没有更好的选择。可当水泥妹成为“带货”女主播,余秀华成为拿版税的女诗人,在女性平均工资追平男性、女人们生存需求得到空前满足的大时代里,女性的人生需求自然顺着马斯洛需求层次不断向上攀爬。

她们不再依附丈夫和孩子,而是具备完整的人格,并且有能力去追求精彩的人生。

更具挑战性的是,她们不但有能力并且敢于追求,而且还追求越来越高。

今天跑到四川泸州给郎牌特曲代言,还顺手弄出了白酒业首个名人窖池的著名主持人孟非,就说过一句话:

“女人想要的,都是她的男人现在没有的。”

而孟老师恐怕也是喝高了,才敢如此直抒胸臆。

那么,新时代里的男男女女该如何相处,婚姻又该如何保卫呢?

男方则介意:

由此看得出,男女最介意的其实是同一类问题,并且针锋相对。其内核就是:

婚前海誓山盟,婚后到底听谁的?钱谁管,到底怎么花?老夫老妻,还需不需要浪漫?还要不要注意个人形象?

当代女性越来越“强”,对婚姻质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她们希望掌握家庭事宜的主动权和沟通权。而男权的惯性还未完全消除,男女家庭话语权的冲突便难以避免。

每一次矛盾,或许都很小。可正是这些鸡毛蒜皮,经年累月之后,才压倒了骆驼。

而离婚数据还显示:女性更期待男性做出让步。

否则,就“休”掉。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