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谢宇家里搜出大量性工具 性欲望很强

2019年08月23日 21:09 中国时报

今天,吴谢宇案件有了新进展,吴谢宇的密友向我们吐露了一些吴谢宇弑母后不为人知的秘密!其实,他曾在吴谢宇房间发现两具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起来看看当事人的描述吧。

吴谢宇

吴谢宇父母密友:现场发现两具“尸体”

关于“ 吴谢宇 弑母案”,莫念青看过一篇自媒体文章,称“吴谢宇亲眼见到父亲出轨”、“死者 谢天琴 有洁癖”、“吴父去世时众同学好友捐钱被拒收”等等。这些“很多都是臆测”,莫念青说。

他太了解这个家庭了:他和吴谢宇的父亲吴志坚是高中校友,看着后者恋爱、结婚、生子,查出肝癌,直至病逝,后来他也成为“吴谢宇案”的报案人之一。在吴谢宇逃亡“诈骗”的144万里,第一笔借到的钱就来自莫念青。

逃亡3年多后,2019年4月20日,吴谢宇在重庆江北机场送机时被警方抓获。4月28日,他被移送至福州,关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8月12日,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向媒体表示,该案已由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报送至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时间待定。

被抓获后,由于吴谢宇已经没有直系亲属,莫念青帮他请律师、走相关司法进程,但至今未能和吴谢宇会面。

莫念青告诉极昼,“他的求生欲变强了”。之前,一位接近相关办案人员的知情人士称,吴谢宇将“杀母是为了帮母亲解脱”的表述改为“协助母亲自杀”。

莫念青讲述了吴家的过往和生活,他所了解的吴谢宇,以及案发过程等相关情况。

以下是莫念青口述:

“他不想让血迹玷污父母的床,这会让天堂肮脏,他希望爸妈永远是干净的人”

吴谢宇主动透露行踪的时候,就给两个人发信息,一个是我,另一个是他舅舅。媒体报道,他在重庆机场被抓,有个看了他七八个小时的保安,问他,为什么(发信息)?他说:我觉得我妈一个人放在那边太惨了。

那是在2016年春节之前,吴谢宇给舅舅发短信,要他去火车站接从美国回来的他和妈妈。又给我发消息,说:“叔叔我今年跟我妈妈回来了,到时候去福州。”我说:“好啊我和几个叔叔一起请你吃个饭”,他说:“好”。春节临近,我又给他发消息:“你什么时候回来?”他回:“马上回去。”

他舅舅买了两张到应该是到仙游(吴谢宇老家。编者注)的火车票,到火车站没接到人,就紧张了,以为母子在哪里被害。

年三十,舅舅直接从仙游开车,到吴谢宇家来看,门锁了,跑到楼上找吴谢宇妈妈的老师朋友,对方说,没看到回来人。其他邻居也说没看到。随后去报案,值班警察听了借钱的事,怀疑可能不是出事,而是出去躲债。那时我们也没多想,也没立案。

他(吴志坚)和谢天琴是同乡,都是福建莆田仙游县人。吴志坚是福州大学读的书,1967年生人;谢天琴大专毕业后,一直当老师。他们(在南平)谈恋爱,就是看看电影,打打羽毛球,那时我们公司还在福建南平市的这头,谢老师任教的学校在另外一头,两边隔着一条河。

吴谢宇是1994年生的,父亲因为工作,经常不在身边。南平市属于山区,虽然没有饮料、牛奶,但鸡鸭鱼肉都有。吴志坚有老婆有孩子,应该是很幸福的。后来厂子因为收购等变动,吴志坚调到福州,谢老师后来也调来(福州)当历史老师。

我1995年来福州。吴谢宇出生的时候,由姑姑、他奶奶帮忙照看,直到满月,吴谢宇的姑丈也是我同学。他奶奶老是抱着吴谢宇,在村里的房子大厅里,摇来摇去。

他们家日子过的特别简朴,我去就是三四个菜,也泡过几次茶,但家具很一般。在福州这边,谢老师从学校分到了房子,我那时候没房子,有时候住宾馆,有时候都住他家。现在那个房子里,还有我的一些东西拿不回来,工艺品啊,小风扇之类的。

吴谢宇父母感情非常好。说他妈妈或者他爸爸出轨的,我们没听说。你想,我们男人出去喝酒,他们从来都是一家三口一起出来,如果说真的感情不好,大可以把老婆孩子扔在家里吧?之前在南平闹花灯,他们保留着一家三口当时的合影。

谢老师也不会说不让(吴志坚)喝酒什么的,她自己不打扮化妆,穿得也很朴素,一看就是老师。

1996年或是1997年的时候,我调到北方去工作,回来肯定要叫很多人吃饭。吴志坚负责叫,我负责买单。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那时候吴谢宇走到哪里都会拿一本书,他三四年级左右,就在看欧洲哲学史这类的书。

有一次我们吃饭,十几个人在场,他们一家三口都来了,吴谢宇还小,瘦瘦的,就坐在他爸妈旁边,同学见面就聊这个那个的,他们都是上过大学的。那天聊到一个关于“凯撒大帝”的话题,哎!吴谢宇这孩子一点也不怯场,突然就跳出来,接上我们话了,而且成了主角。

我们印象都特别深,我还想,我女儿怎么什么都不会呢?后来听说吴谢宇酒量也不错。

吴谢宇表现得特别优秀,感觉超出一般同龄的孩子。我每次回去都会给他带一个小礼品,有一次给他买了拍下来马上就能出照片的小相机,他马上就拆掉。后来吃饭,他还凑过来说,“叔叔你送给我最好的东西就是这个相机,我最感兴趣了”。

这么多年,逢年过节,吴谢宇都会给我发那种祝福短信,亲自手打,不是群发,很有礼貌。

(吴谢宇回中学母校分享北大自主招生考试和高考复习经验。图源:新京报)

莆田又被叫做“海边邹鲁”,非常有文化底蕴。那边的风气就是,砸锅卖铁也一定要让孩子念书。我和他父母都是农村中学的,爹妈没能耐,全靠念书。我爸一个月给我五块钱当生活费,我初一就开始住校。每次回去靠步行,从学校到我家,要走四个小时,从大山里爬上爬下,路上都是森林。我是镇里的第一个应届本科生,班上一年才考出去十个,甚至有同学补习了五年才考上大学。

谢老师是非常典型的一个仙游女人,对吴谢宇要求比较严,我们去他们家里,有时候吴谢宇在外面玩,母亲就很严厉地说“回去看书”。吴谢宇爸爸可能对他宽一点,毕竟他搞工程,也不总在家。

但谢天琴生活中是一个没有幽默感的人,有时候她也试着调侃一下:“哎呀你现在当领导了”,总的来说比较传统教条,对名、利淡薄,讲话直直的。也很要强。

大概是零几年,吴谢宇父亲30多岁体检时查出了小三阳。那时候他自己也知道肝不好,整个脸很黑。我们厂在马尾,吴谢宇在福州念书,隔着大概30多公里。我和他爸爸下班有时候去喝点,因为小三阳不传染,我们吃饭也不会注意。中国人饮食习惯就这样,你要是在乎,那还怎么一起吃饭,也做不成同学朋友了。顶多就是劝他少喝点酒。

倒是他家里挺严格的,有天我去他家,早上在那吃饭,谢天琴做稀饭什么的早餐,我突然看见他(吴志坚)的碗筷单独一套,其他人吃的什么都没分开。

我说:(这是)干嘛?

他说:“我不是有肝炎小三阳?我和他们分开,怕孩子也被传染什么的,是我老婆要求的”。

他们家就是“不求人”的那种。后来我才知道,吴志坚做过一次手术,当时可以选做“介质治疗”或是做切除,他们选的介质,结果没有得到有效治疗。吴志坚去世后,谢老师和我说,当时可能选错了。

吴志坚手术后恢复了一段时间,单位就在三楼给他弄了一个独立的小办公室,我过去喝茶。我说:“你上什么班?你身体这样还干嘛?赶快休息! ”他说,家里也没什么事,不要操心我啦。

有一两个月,我很忙,突然有一天,发现他没去上班,打电话听说他又生病了,我说:“去你家看你好不好?”说了几次,他都说不要来。后来问得多了,就直接和我说“我老婆不让你来”。

可能人的性格不一样,她(谢天琴)甚至连家里亲戚都不让去拜访,硬要来看,也不能住。但她在学校里对同事、同学都非常好。有次他们去我(驻地)那边玩,说说笑笑的,很融洽,但就是不提家里的私事。

后来,我就每个星期打一次电话,问吴志坚,他跟我说他越来越难受。有次,我回来问他在哪里,他说在外面打吊瓶。我赶紧过去,他很惆怅的样子,整个人窝在那边。再后来,就是接到他去世的电话了。

他大概是半夜3点半走的,吴谢宇一大早请假从福州赶回去。我们单位,加上同学,四五十人开车赶回去,吴谢宇和他母亲都没说话,一直掉眼泪。

当时他们班里的同学和我们都没上山,就站在路边商量,决定成立一个基金会。因为他爸爸不在了,少了一个经济来源,同学们就商量每年过年都存点进去,算贴补一些,这个钱,谢老师不肯过手,意思就是,这个钱留给吴谢宇的爷爷奶奶,直接给那边就好了,直到她出事之前,大概有五六万吧。

(福建市晋安区检察院发布的批捕公告,涉嫌的罪名包括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罪。)

他妈妈还是一直不接电话。第一次电话,吴谢宇说,妈妈倒时差,已经在床上睡了。我问,你在美国学习怎么样,他说叔叔我要去做实验了。我看着时差给他打电话,说你妈妈怎么总不接电话?让她给我回电话!他说妈妈在洗东西,后来几次他又找了别的理由搪塞过去。

我也只是作为长辈关心他的学习状况,也不信他们一家人会骗我。之前流水打过去,有个和他们家来往不是很多的同学有点担心问了我三天,我还说没事,别想太多。

可是钱一直没还。后来我同学才反应过来,说,你真是傻了你!我们打电话到国内的等待声音是“嘟--嘟--”但是国外的电话是“嘟嘟嘟--嘟嘟嘟--”

他一直都在国内啊!

他舅舅给他的钱是借贷做生意挪过去的,现在也还不上了。

吴谢宇被抓之后,我和几个同学都去说,这个钱是我们借他的,不是诈骗。警方让我们签一个书面的谅解书,我们都签了。

当你想到他爸爸,真的恨他不起来,觉得很可惜。他家的房子还没有卖掉,要是卖掉的话,债务大概是够还的。

“他奶奶去世之前还提到他,大概意思是说,你们能救他,就救救他吧”

他家出事之后,还有一个插曲。有一次福州警方接报,说吴谢宇在缅甸赌博被抓了。那时候我们都以为他去国外了,结果是,有人因为陷进缅甸赌场无法脱身,看了新闻后,就说自己是吴谢宇,警方顺势把他救了回来。

当时有一个女网友说,自己和吴谢宇有联系。她原来在福州上班,吴谢宇被抓之后,还去仙游的吴谢宇老家住了一个月,拍了视频和照片给我。

我们看了她和“吴谢宇”的聊天记录,2017年时聊天最多,有时候几天几夜不睡觉地聊。他们是在“章莹颖”贴吧里认识的,女网友以前有过精神疾病史,后来治好了,还给我发了她的医院病历单。她说吴谢宇有3个QQ号,他建了一个精神疾病类的群,群主那个QQ号就叫“谢天琴”。

我看了一下聊天,“谢天琴”提到了家里的事情,也不时承认自己就是吴谢宇。

疑似“吴谢宇”的QQ号在网上给“谢天琴”建了一个网络墓碑,他在群里暗示,你们有空多去给她上上香,那个女的也经常帮他去上香留言。但墓碑没有确切证据证实是吴谢宇建的,他自己也没有亲口承认这些。

(与疑似“吴谢宇”聊天的女网友给莫念青发来了谢天琴“网络墓地”照片。受访者供图。)

说实话,我们在为这一个家族可惜,吴家一直过得很苦,甚至是很惨。我们到现在都无法接受。看过口供的人也说,吴谢宇一直很压抑。

我后来也看了一些,说他“完美主义”,这个多少跟他妈妈有些关系,因为谢天琴就是很“完美主义”的人;我后来也咨询过他那个病(性瘾)的事,当时的案发现场,他们家那个柴火间(编者注:指杂物间)里,就搜出很多性工具。

他在河南的时候,有三部手机,警方手里有一部,还没有完全销毁,还原出了很多视频,发现他购买了大量性工具。有了解这方面的专家就曾和我说,人在躁狂的时候,那方面的欲望就特别强。

吴谢宇被抓之后没有人见过他,我们找了两个律师,也都没有会见成功。他奶奶在他被捕之后半个月就去世了,本来想瞒着老人,但邻居吵吵闹闹就知道了。最后家里就剩下一个“继爷爷”。临走的时候,他奶奶还提到他,大概意思是说,你们能救他,就救救他吧。

上个月我就去把衣服什么的买了,还给他500块钱生活费,上面写了我的名字。我给他表哥打电话,他们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我说你有空给他写一个明信片,写上“爱你的哥哥”,让他觉得社会上还有人爱他。他哥哥也答应了。

我们(和同学)在一起都很少聊这个事情,大家心里都难受。对我们也有一定的影响,对孩子什么的会更加注意,自己会每天都陪孩子。我甚至想他在里面能写一本书,对社会的家庭教育能有参考价值,让我们反思该怎么教育下一代。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莫念青为化名)

吴谢宇供述弑母原因:“帮妈妈解脱”

时隔三年,北大学子吴谢宇弑母的案件再次引来网友们的关注,他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母亲?如今,吴谢宇亲自道出了当年的弑母真相!

近日,深一度独家获得的接近办案人员透露的消息,吴谢宇供述的作案动机是为“帮妈妈解脱”。他自述称,父亲去世后,自己发现母亲很痛苦,会写一些话在纸上,比如“我要去陪你”,情绪悲观。他曾尝试很多次开导妈妈,包括带妈妈出去玩儿,但都没有帮助妈妈摆脱这种情绪。

吴谢宇本人否认杀害妈妈的想法与妈妈管教严格有关。

吴谢宇称,案发那天,他趁谢天琴换鞋的时机,用哑铃砸死了她。在杀害谢天琴后,吴谢宇称曾想和母亲一起跳楼,但后来他自己突然不那么想死了。

至于后来向亲戚借钱,吴谢宇称是出于报复心理。他认为爸爸生病期间,亲戚对他家不好。但伪装谢天琴借钱时,发现大家都会借钱,对他家挺好的,心理发生了改变,就没有再借。

吴谢宇回忆,高中时他曾追过女孩子,但失败了。他计划把妈妈杀了之后找个女朋友,但行凶后认为自己很难找到真爱了,于是开始频繁嫖娼。

他称,从亲友处借的140多万基本花在了嫖娼和买彩票上,在上海时去了高端会所,一晚上花费1万多元,半年多时间就把钱花光了。在这期间,他曾找一位妓女作女友,但恋情并无结果。

吴谢宇称,后来因为缺钱去做了男模。他的心态,是多活一天是一天。

吴谢宇作案动机可信吗?

吴谢宇的供词引起了许多网友的争议。有网友认为,吴谢宇这么说完全是在为自己狡辩,美化杀人动机,博取同情,以图求减刑。

吴谢宇的行为可以说丧心病狂,根据其亲属、好友等的描述,吴谢宇曾是一位活泼开朗、乐于助人的学霸,但却做出这样的事,显现出两幅截然不同的面孔。俗话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吴谢宇的家庭教育对案件的发生影响很大。

吴谢宇表示,自己不需要委托辩护人,并拒绝和指派辩护人见面。目前,除相关调查人员外,并未有其他亲属见过吴谢宇。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此前曾报道,吴谢宇被捕后,警方对其进行了约8个小时初步审讯。在此阶段,吴谢宇对杀害其母行为并不否认,但对于动机、犯案经过、犯案后自身情况等案件内核问题全采取回避态度,“基本上不做正面回答”。只在自述时,称其父吴志坚对他影响确实较大。

“吴谢宇只在涉及与案件无关的知识性话题时,才积极表达。”据知情人士介绍,吴谢宇甚至还会主动谈起黑洞等相关学术话题。

吴谢宇必将会因自己的行为受到惩罚,但我们更应该从中吸取教训,不要再让类似的悲剧发生。你觉得吴谢宇所说的作案动机可信吗?

吴谢宇母亲死亡日记曝光!

吴谢宇提到,母亲常在日记中和纸条上,提到“想随丈夫一起去”,“想死”,写满了悲观,几十年没走出痛苦,吴谢宇靠“拼凑母亲日记伪造辞职信”足以说明,他手上有母亲的日记和字条,这么多痛苦的记录,足以凑成“死亡日记”,以吴谢宇的智商,当他杀人的时候,一定会随身携带,以防止自己有一天被捕。

现在,吴谢宇在口述文档上这么写,应该是想把审理过程,往母亲“死亡日记”上引导,如果审判人员,在潜意识上,跟着他的导向去走的话,那么关键时候,吴谢宇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把母亲的一篇篇催泪日记晒出来,证明他没有说谎,案情就极有可能反转。

但是,虽然吴谢宇可以证明母亲想随夫君去,他还需要想办法证明,母亲是真的“自愿死亡”或者‘’请求儿子协助”,如果母亲不曾提到“自愿死亡”,那么吴谢宇依然会被判定“蓄意杀人”,而不是“协助杀人”,还是可能会判死刑。

但是,母亲的日记内容,依旧是决定生死的关键所在,如果母亲确实写过“希望有人帮自己死亡”,那么因为这本日记,很可能会让阅读的审判官,情感战胜理智。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母亲是“自愿死亡”,她不可能请求儿子来帮自己,这会把含辛茹苦培养出来的优秀儿子前程给断送了,所以这份证据,几乎不可能存在,如果有,十有八九是伪造的。所以“协助自杀”,很大概率,是说谎。

吴谢宇逃亡生涯:晚上当男模,白天做教师

图中男子为吴谢宇

2019年4月27日,一位和吴谢宇共事过的人告诉记者,吴谢宇平常比较善于处理人际关系,他不是固定在一个酒吧工作,在重庆多个酒吧串场。据记者探访吴谢宇曾经工作过的一家酒吧,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他们酒吧,男模女模均不隶属于酒吧,他们的流动性较强,归队长管理,不需要在酒吧人事处登记,对于队长来说,挑选男模并不需要严格的审核,不需要简历调查身份背景,看对眼了就行。

吴谢宇曾经工作过的一家酒吧,男模的坐台费为500到700元不等,顾客也可以多给小费,有的男模也提供出台服务。

另曾经一起工作的同事告诉记者,看到吴谢宇被抓的新闻时,他感到后怕。他介绍,和通缉令上的照片相比,现在的吴谢宇改了发型,人也白了一点,但容貌没有特别大的变化。

吴自称“小龙”,曾兼职做陪酒,在当地一家酒吧至少工作了半年。“有女客人选他就有钱拿,没人选他,他就坐店里玩一晚上手机。”该同事说。据他回忆,吴谢宇酒量好,不抽烟,脾气温和,永远都是一张笑脸。但和店里其他的“男模”相比,吴的身高和长相都不突出,因此找他的客人不是很多。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能赚七八千。

据他了解,吴谢宇平时喜欢健身和看资讯。有六块腹肌和厚实的胸肌,喜欢穿紧身衣,“壮得跟石头似的。”上述同事说,他在微信朋友圈里只转发新闻。

但,谁又能真正了解吴谢宇?何况是在夜场。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