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万买条鱼 廉价的中国富豪正成为世界笑话

2019年08月22日 22:10 人物十分钟

01

1200万一条鱼

10亿一幅画

十年前,一位煤老板心血来潮,在国外一个拍卖会上花重金拍得一幅名家油画,当私下有朋友问他为什么喜欢这幅画时,他回答:“油大”。

如今,中国富豪在艺术品拍卖上已经脱离最初“画得像不像”、“尺寸大不大”这样的初级审美阶段,但听起来并不理智的“天价拍卖”依然不断上演。

2019年年初,日本东京一个拍卖会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一位来自中国台湾的女子吸引,她叫钟莹莹,江湖人称“锦鲤女王”。只见她把食指轻轻伸出又收起,拍卖价格以100万的单位上涨,面对日本养鱼园株式会社社长成田隆辉的围追堵截,最终,她以2亿300万日元(约为1230万人民币)的价格,赢得了这场拍卖,而这个天价所购得之物,是一条白底红斑的锦鲤。

这位钟莹莹其实不过是经纪人而已,真正的有钱人,很少愿意在拍卖会这样的地方抛头露面。据她说,她是受一位大陆买家的委托,来买这条“超级锦鲤”,这位大陆买家非常沉迷日本的锦鲤,这次是买给他做退休礼物。当有人问钟莹莹委托她的大陆买家是不是马云,钟莹莹并未正面回答。

中国富豪对日本锦鲤的喜爱,是有特殊含义的,锦鲤代表着好运,纯正血统的日本锦鲤,往往价值不菲,但能够拍到1200多万一尾的,还是创下了记录。

除了对好运锦鲤的喜爱,中国富豪们在全世界拍卖会上创下的惊人记录还有许多。

2015年,号称“只买最贵的”大陆富豪刘益谦,以10.84亿人民币的价格拍下了莫迪利安尼的油画《侧卧的裸女》。

在此之前,刘益谦多次以天价拍卖震惊了世界。比如3.48亿人民币拍下了“大明永乐年御制刺绣红夜摩唐卡”;2.8亿港币拍下了明成化斗彩鸡缸杯;3.08亿人民币拍下了王羲之的《平安帖》……

这位初中肄业,以倒卖股票发家的富豪,在买遍了全球的拍卖会之后,开了两家自己的拍卖行和一家美术馆,成为了知名的艺术收藏家。

这种通过天价购得艺术品的行为,多年来被圈内人士称为“廉价的奢侈”。

因为这些艺术品原本的市场价值,要远远低于成交价,而通过激烈的拍卖争夺,将价格哄抬到几倍甚至十倍以上,已经脱离了艺术本身,成为了某种炫富的手段和更为隐秘的商业模式中的一环。

在这些经典的艺术品面前,文化程度和底蕴修养本就不高的中国富豪们,唯一能与这些作品产生交集的,就是他们快要溢出来的钱包。

02

只要有中国人的拍卖场

就会有10倍的成交价

拍卖圈有句话:“只要有中国人的拍卖场,就会有10倍的成交价”。当第一批中国富豪走进西方的拍卖会时,他们带着紧张、激动的心情,往往因为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而失去理智地疯狂加价。

后来,见了些世面的中国富豪们,还会通过购买艺术品来彰显他们品味的提升,用这样高调的手段来显示他们正处于事业巅峰。

比如在万达的王健林还喜欢在国外大笔投资的时候,就花了1.27亿人民币购买了莫奈的作品《睡莲池与玫瑰》,1.72亿人民币买下了毕加索的作品《两个小孩》。王建林当时还表示,将继续关注像毕加索这样大师的作品,再接再厉。

可是,在王健林海外投资“受挫”之后,就很少见他在公开场合高调亮相了,更不要说制造这样的天价拍卖新闻。看来,敢不敢公开去拍卖会买艺术品,也是看一个富豪是不是在巅峰时期的标准之一。

王健林1.72亿买下的毕加索作品《两个小孩》

此外,在面对一些特殊的拍卖品上,中国富豪还展现出一种“爱国情怀”。

2009年,中国商人蔡铭超以1400万欧元的价格在佳士得拍卖会拍得圆明园兽首两枚,就在大家都报以祝贺的掌声时,蔡铭超心里却打定了注意:不给钱。

他坚决不给钱的原因是,圆明园兽首是英法联军从中国抢夺过去的,理应无偿还给中国。

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争论,进而演变成为一起外交事件。尽管圆明园官方和中国的有关部门都表示这是蔡铭超的个人行为,“无权评论”、“不发表言论”,但在中国民间,蔡铭超还是被大多数人当成了英雄一样的人物。

经过这次事件之后,中国买家的信誉在国际上受到影响,许多拍卖行不得不收取更高的保证金,才愿意让中国买家参与。

如果说这件拍了不给钱的事件,还夹杂着民族自尊心和爱国主义,不是单纯的信誉问题的话,那么接下来发生的许多弃拍事件,则纯粹是在给中国人的信誉抹黑。

2010年,这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英国拍卖行,将一对乡村兄妹送过来的瓷器进行拍卖,拍卖现场几乎全是清一色的中国人,因为这件瓷器,正是中国乾隆时期的粉彩镂空瓶。

当这件瓷器一出来,立即引起了中国收藏界的轰动,著名收藏家马未都说:“这样的瓶子连北京故宫博物院都没有”。

最终,这件藏品被一位来自北京的买家以5.5亿人民币的价格拍下,就当大家都在庆祝一项新纪录诞生后不久,却传来这位买家后悔不想付钱的消息。

原来,在拍完这个瓶子后,这位买家回到北京,听到一些人跟他说这个瓶子不值这么多钱,于是心生反悔。这件事一拖就是两年,英国拍卖行还是没有收到钱,最后由另一位中国的收藏家出手,以3亿港币的价格将这个瓶子收入囊中。

2016年,又来了,一位神秘的中国富豪在巴黎一个拍卖会上,用1.6亿人民币的价格,拍得一枚刻着“乾隆御笔之宝”的玉玺。不过这位买家在三天之后就失联了,中国买家的信誉再一次被影响。

这一次,就不仅仅是“廉价的奢侈”了,而是廉价的中国富豪。

03

廉价的中国富豪

正成为世界的笑话

这样廉价的中国富豪屡屡出现,成为了世界的笑话。

当中国的富豪们走向世界的拍卖会现场,经历的是从一个社会规则跳向另一个社会规则。

现代拍卖是西方传入的销售方式,分为英式拍卖和荷兰式拍卖。

英式拍卖是我们常见的,公开加价,价高者得。而荷兰式拍卖,则是从高价往低价喊,谁先出价就归谁。中国富豪们不喜欢荷兰式拍卖,因为他们总觉得再等等说不定价格还会降下去,导致错失了许多机会,而英式拍卖更符合中国富豪们的心理。

前面说的那个5.5亿天价乾隆粉彩镂空瓶的拍卖,一开始采用的就是荷兰式拍卖,拍卖师从80万英镑一直往下喊,喊到20万英镑都无人举手。

无奈之下,拍卖方只好改成英式拍卖,20万英镑底价起,结果一下子就激起了中国买家们的斗志,一路你争我夺,最终价格涨到了5.5亿人民币。

“拍卖师激动地敲坏了他的锤子”,当时的报道这样来形容这个激动人心的记录诞生。

其实,中国人更习惯的方式,是“暗标”,两个人在宽阔的袖筒里来回伸手,旁人看不到具体的价格,只有买卖双方的较量。直到今天,中央电视台竞拍广告时段,还会用到类似“暗标”这种手法。

除了“暗标”,中国的买卖交易还有更多的“人情”在里面。中国富豪一开始参加拍卖会的时候,喜欢亲自上阵,遇上老相识特别想要的藏品还会“礼让”,而外国富豪们多聘请经纪人,收钱办事,从没有人情之说。

当中国人站在西方的明码竞价的拍卖会上,暴露出的低级炫富、不顾信誉,是对另一种社会规则的不适应。

这个世界是现实的,所有人都喜欢暴发户的钱,但没有人会喜欢暴发户这个人,尤其是当这个暴发户不守规则的时候,即使你给人家送钱,人家都会看不起你。看不起你一人还不打紧,更重要的是,世人最喜欢以偏概全,因为少数不讲信誉、不守规则的中国富豪,进而觉得中国人都不讲信誉、不守规则,正是一件又一件这样的少数事件,造成了今天我们面对的一些尴尬境地。

别再让富豪们廉价的表演,成为世界的笑话。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