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药片就能让人忘掉情伤,竟然有这么好的事情?

2019年07月14日 00:12 果壳网

记忆再固化理论认为,重新唤起记忆会导致神经细胞间的突触减弱,甚至分离,随后突触被重新集成直到再次稳定,就形成了记忆再固化。研究记忆再固化的科学家表示,阻断人们创伤性记忆的再次固化,可能会减轻创伤性记忆给人带来的困扰。

每个人都可能会经历失恋,有些人分手后很平静,有些人则异常煎熬。例如,与另一半相处很长时间后,发现恋人出轨,自己“被小三”了,这种记忆对许多人而言都是难以磨灭的痛苦。

心理学家阿兰·布鲁内特(Alain

Brunet)将这种分手经历称为“浪漫关系背叛”。“浪漫关系背叛”不仅会让人倍感煎熬,还可能会带来心理创伤,更有甚者一提起这段经历,就双目含泪、心口发紧、不能呼吸。

小动爽太(松本润饰)和纱绘子(石原里美饰)交往了几个月后,被纱绘子甩掉,最悲惨的是纱绘子拒绝承认二人有过恋情丨失恋巧克力职人截图

想从失恋中恢复并非易事。布鲁内特希望帮助“浪漫关系背叛”中的受害者摆脱心碎的感觉,尽快走出来。在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的实验室内,布鲁特内正利用一种前沿的神经疗法,治疗“浪漫关系背叛”中的受害者——这种疗法的名称,叫做“记忆再固化”。

疗法起效了,2018年11月研究结束时,70%~84%的参与者表示分手后的压力得到了缓解。

这是什么治疗方法

记忆再固化疗法结合了心理治疗和医学治疗,“我们治疗的不是患者的症状,而是记忆”。这种说法听起来颇似电影《暖暖内还含光》的场景,影片的主角是一对感情濒临破裂的情侣,两人借助记忆清除进程,洗去了关于彼此的记忆。

与之不同的是,再固化疗法旨在通过清除记忆中的情感创伤,达到“重新集成”记忆的目的。

和电影中的方法比,布鲁内特认为自己的疗法要更好些,“这种方法不会抹去你的记忆,谁会想忘记自己的爱情故事啊?”

“浪漫关系背叛”的受害者在接受心理治疗前一小时,需要服用50~80mg的普萘洛尔(原本是用于治疗心律失常的β受体阻滞药)。服用过此药后,受试者需按规定写下自己的创伤性经历:全文用“第一人称(我)”和“现在时态”,描述事件发生时身体出现的五种感受。随后受试者们大声阅读总结。如此每周进行四到六次治疗。

图丨图虫创意

研究人员认为,每次阅读时,记忆会被“再次记录”,而普萘洛尔则会减弱这段记忆给患者带来的痛苦感。

当整个治疗结束时,受试者表示,现在再看这份总结就像“读小说”——恋爱的记忆还在,但是分手后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了。

服药和讲故事,两者缺一不可。布鲁内强调,如果不辅以通过阅读进行的心理治疗,仅用普萘洛尔治疗是无效的。他说:“单用药物治疗或单用心理治疗都是行不通的。”

初用于治疗PTSD的再固化疗法

最初,布鲁内特这种疗法,帮助遇袭后的幸存者从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中恢复。有种假说认为,PTSD源于过于强烈的痛苦记忆,压力下释放的激素会将这段痛苦的记忆储存到大脑中。

在机体的战斗或逃跑或反应中,这些激素会迅速增加并且激活大脑负责情绪记忆的区域,从而增强了这段记忆的恐怖程度。所以一些小事就可触发患者的强大病态记忆。

布鲁内特的想法是,如果能减少创伤后重压下激素的释放,就能预防病态记忆的形成。

研究证明,使用过β受体阻滞药普萘洛尔的患者,日后发展成PTSD的可能性较小。

英剧《贴身保镖》的主角巴德(Budd)参与过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战后他患上PTSD,生活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失去了原本美满的婚姻丨贴身保镖截图

但这种方法有个问题,治疗的时间窗有限。布鲁内特的研究伙伴罗杰·皮特曼(Roger

Pitman)说:“即使在创伤后的4~6个小时内,对病人给予普萘洛尔进行治疗,可能也为时已晚。而且不是每个经历过创伤性事件的人,都能被及时送到医院。”

不过,还有

一个新思路:如果我们能事后把记忆拿出来“重新处理”一番,会不会有同样的效果呢?这就是“记忆再固化”理论。

2004年,记忆再固化理论引起了皮特曼的注意。一直以来,科学界认为,记忆由神经细胞组成的回路存储在大脑中,神经细胞由突触连接起来。当突触形成或现有的突触加强时,新的记忆就形成了。

记忆再固化理论认为,重新唤起记忆会导致神经细胞间的突触减弱,甚至分离,随后突触被重新集成直到再次稳定,就形成了记忆再固化。研究记忆再固化的科学家表示,阻断人们创伤性记忆的再次固化,可能会减轻创伤性记忆给人带来的困扰。

记忆再固化理论丨MIT

Technology Review

由于大脑记忆情绪和事实的部分不在同一区域,布鲁内特和皮德曼有了一个新想法,如果能在记忆再固化的过程中,调整该段记忆中的情绪记忆,就能在不改变事实记忆的情况下,减轻记忆给PTSD患者带来的伤害。

事实证明,普萘洛尔作用于大脑中情绪记忆的部分,而且似乎确实能缓解患者由创伤记忆所引发的焦虑。

随后他们展开了实验,结果显示,对 PTSD 患者恐惧记忆重新激活前使用普萘洛尔进行干预,患者的症状改善了40~50%。

用记忆治疗心碎

同样的原理,也可以运用在治疗失恋之上。治疗情伤和治疗PTSD同样困难,“古希腊悲剧已经写过,分手不是一件小事。人们常常将分手或离婚视为最糟糕的人生经历。”布鲁内特说。而对

于失恋的人,记忆再固化疗法的效果“非常好,甚至比PTSD患者的治疗效果要更好”。

这次研究中,他选取了60名遭受过“浪漫关系背叛”,年龄在30~60岁之间的人。这些人有的在一夜之间被抛弃,有的在分手后被前任频繁骚扰。研究结束时,80%左右的参与者表示分手的痛苦有缓解。

记忆再固化疗法还可以用于治疗起源于痛苦记忆的其他病症:长期悲伤、对某些事件的恐惧症(例如一个人被狗咬后,对狗感到恐惧)、甚至是抑郁症和饮食失调。布鲁内特说:“如果这些疾病确实是由某些特定的痛苦记忆引发的,利用记忆再固化疗法帮助患者,将会改变精神疾病的治疗”。

他还在努力推动记忆再固化疗法的商业化,尽管普萘洛尔已经过了专利保护期,制药公司对该疗法没有明显的兴趣。但是布鲁内特对一件事对非常肯定:“人们并不是真的想抹掉自己的记忆。他们只想继续前进,继续生活。”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