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南亚街头乞讨,是欧美穷游的发财之道

2019年07月12日 21:09 beebee公园

走在东南亚街头,能看到的欧美乞讨者比当地人还多,流浪汉正在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产业冲击。

一群背着行囊的梦旅人频繁出现在穷游圣地,他们从不在景点长时间停留,但都走上街头,在向房东借来的纸板上写下心酸。

“来者既有缘,见者请给钱。我想要周游世界,可是我没有钱。”

没有人知道贫穷的他们是如何远渡重洋,但他们总能到达异国他乡。

他们企图用脚步丈量大地,用背囊装满风情,他们又同样默契地出门将钱包忘记。

在东南亚各国,来自欧美的游客开始频繁地出现在繁华闹市,把每条街道改造成当地的时代广场。

他们是最坚定的苦行僧,汲取着过路人的怜悯,又无畏于流浪汉的恶意。

初到印度的娜塔莉就领悟了佛渡众生的含义,在新德里最干净的土地放下了矜持。

她盘上最标准的半莲花,往脸盆里扔下10卢比,等待着被释迦牟尼的门徒普渡。

即使银行卡余额足够她把同样的旅行重复五遍,但她选择依赖佛祖的慷慨。

来自新泽西的小伙则是标准的无神主义,在赚钱上都靠自己。

在异国和女友背上最贵的家当,吟唱着各国版本的欢乐颂。

即使兜里没有钱,但牵起手是浪漫,放下脸是为了吃饭。

就像前男友在离开前都会留下一句后会有期,在街头乞讨的欧美人十有八九都说自己丢了钱。

在东南亚被抢钱已经成为欧美旅行家的亨佩尔悖论,他们总在一夜破产的路上。

直到街头出现第一个卖艺的高阶乞讨,彻底改变了东南亚乞讨的产业结构。

他们把从非洲淘来的鼓背到东南亚,世界音乐成为街头乞讨最贵的艺术。

在路灯下数着收入时,他们总会想起赞比亚老爹卖鼓时死都不减价的决绝。

当第一个娜塔莉出现的时候,当地人并没有在意,他们总是慷慨地打开钱包。

直到走完一条街赔进去一天工资后,他们才抿出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2019年7月2日,巴厘岛移民局宣布将把街头乞讨的欧美人的资料递交至大使馆,以求监督这群没有能力支付旅行的游客。

在过去的几年里,当地移民局不断地向这些乞讨者提供援助,但直到最近才意识到有人利用了针对贫困者的援助。

根据生命花园基金会的统计,巴厘岛的贫困率高于35%,最低工资只有125美元。

而来自美国阶层协会的研究显示,61%的美国家庭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

“他们的乞讨让当地穷人的收入变得更少,如果真的需要钱他们应该去找大使馆。”

在2017年,一个叫本杰明的大脚男人就靠街头乞讨住上了五星级酒店。

白天在街头摆摊成为他的第二职业,不用劳作,他只需要伸出腿过路人就会掏出现金,直到他被自己的脸书出卖。

收起白天的钱钵,他转身住进菲律宾的高档酒店,在柬埔寨找便宜女人。

在谎言被戳破后,即使遭到各国的联合驱逐,本杰明也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乡,他开始享受这种双面人生。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詹姆斯邦德。”

同样的还有穷游到韩国的金发女孩,她没有在狎鸥亭追星,也没有在明洞购物,只是举起了自学的韩语招牌。

但蹩脚的韩语让她只在街上待了两个小时就被警察请走。

“精致美甲,品牌背包,她难道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没钱回家吗?”

“没有钱的人别瞎买机票溜达,在家找工作赚钱吧。”

不带钱的世界环游似乎已经成为欧美年轻人最硬的吹逼利器。

在最地下的pub,饮最烈的dry martini,聊一发在东南亚赚钱的经历,能把酒吧老板感动到免单还附赠一杯特调。

面对东南亚各国的抵制,他们仍没有停下脚步,一代人从东南亚离去但总有人在路上。

“当我再次回到家时,出发的机票钱肯定会赚回来。”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