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共泳池游蝶泳的人有多烦?

2019年07月12日 21:09 公路商店

夏天,北京,某全民游泳馆。

喧哗的儿童,仰漂的大妈,狗刨的大爷,互相爱抚的情侣共同组成了这锅带汤的饺子,泳池摇身一变成了浴池。

你本想只坐在池边泡泡脚,却看见旁边的哥们先你一步拿出毛巾,已经开始搓澡。

沙丁鱼到了游泳馆都要嫌挤

如果没有蝶泳者,泳池内将一直这样岁月静好下去。

当你在垂死的沙丁鱼群中放进一条鲶鱼时,沙丁鱼因为怕死便四下逃窜,从而激发生命力,这便是“鲶鱼效应”。

有一种鲶鱼,叫做清道夫;最牛逼的清道夫,正是蝶泳者。

披荆斩棘地,劈头盖脸地,蝶泳者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

他们从不在意自己来的时候是不是游泳高峰期,仿佛人越多,他们就会蝶泳得越来劲儿,甘愿成为泳池里的人工造浪机。

你甚至会怀疑这些游蝶泳的和跳水的一样,是游泳馆雇来清场的,每多把一个人呛回更衣室就能多完成一份KPI.

无论蝶泳者处在哪个泳道,他永远都会是全场的中心。

如果你碰巧被一个游蝶泳的跟在屁股后面,全程都得高度紧张。你不知道这些雷声大雨点更大的浪里白条,会不会下次划水时就用他健硕的双臂击穿你的屁股。

“我今天刚拿到深水证,被一个游蝶泳的追了一圈,然后我就把证还给教练了。”

判断你是否会游泳的标志,不是什么抱头踩水30秒,而是能不能在一个蝶泳者的毒圈范围内成功苟活下来。

当然,如果要按这个准入门槛,游泳馆估计早倒闭了。

当你身边的那个人开始在水中把身体扭曲成正弦函数时,逃,已经来不及了。

这片水域即将变成被抽走了定海神针的东海龙宫。

水花的大小决定了蝶泳的气势。蝶泳本身就是最累的一种泳姿,连续游200米就称得上王者,要是过程中不弄出点动静来,别人可能还以为你是来蹭水喝的。

鉴于对腰腹有着极佳的锻炼,有相当一部分男士坚信,蝶泳会助力自己提升男性魅力,但往往他们只会双线受挫。

如果不够持久,就要刚猛有力。四溅的浪花是无处安放的荷尔蒙,也是对自己技巧欠佳的愤怒。

很多时候,人类都会将自己不擅长的事情粉饰得很夸张。蝶泳,也更多成为了一项拼规模的运动。

压不住水花的都有潜力游蝶泳

“跳水也就响一声,游蝶泳可是一直躁。”

你永远无法对抗一场泳池里的海啸,最多只能防患于未然。

怎么识别一个蝶泳狂魔?如果一个人在岸上就蠢蠢欲动,展示他的翘臀——别犹豫,尽快去泳池的另一边,或者改天再来。

“想像你的呼吸道长在肛门上,能让你的屁股浮出水面透口气,蝶泳就已经学会了90%.”

许多蝶泳爱好者都将这条谬论视作训练的不二法门。毕竟,全民游泳馆里不需要菲尔普斯,只需要跃出水面的臀大肌。

但比起蝴蝶,他们看上去更像一条毛毛虫。

仿生学命名法在此刻显得黯淡无光

更多人的蝶泳,看起来像是对生活的一场绝望搏击:刚开始还能扑腾扑腾,等到精疲力竭了,就象征性地动一动,只用屁眼面对这个操蛋的世界。

看到那些像鸵鸟一样游蝶泳的人,人们或许才意识到,虚张声势本身就是一种能力。

孔雀会开屏,猫会炸毛,连臭虫都会放屁,在游泳池里扮成一只折翼的肉蝴蝶,除了让别人心慌一阵,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危害。

别管是否在前进,能翻起几片不大不小的浪花,已经是一个赢家了。

退一万步讲,都是去大众游泳馆随便游着玩的,谁也不比谁得体到哪里去。

潜泳半天突然出来吓人不烦么?蛙泳腿蹬成一字马想超车直接踹你裆不烦么?从跳台上直接扎进水里的原子弹当量的胖子不烦么?

人们觉得烦,很多时候是因为羡慕,却不敢放肆。

在马尔代夫,在夏威夷,在巴厘岛,能把自己泡在水里自然是件愉悦的事。

而用麒麟臂和金刚腿把泳池里汹涌的人潮分开,开拓出一片专属于自己的领地,思来想去也不坏。无论厚脸皮还是瞎折腾,归根结底是一种能力和品格。

当一条咸鱼很简单;当一条被汗液泡得发臭,被蛙泳腿蹬得发蒙的咸鱼有点难;而当一条承受着骂声,依然奋力用蝶泳清场的咸鱼,则需要罗曼·罗兰般的英雄主义气概。

既然我们无力遏制海平面的上升,不如开开心心造点浪吧。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