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一份云南蚂蚁蛋,我在树上吊了一夜

2019年06月13日 22:10 beebee公园公众号

我一云南哥们说,如果世上真有仙丹,那一定便是蚂蚁蛋。

看到饭桌上他特意为我烹制的蛋中蛋,我娇嫩的十二指肠条件反射感到有些不安。

对傣族妈妈来说,给放学回家的孩子准备一碗满满的蚂蚁蛋等同于陆家嘴金融中心上班的少妇为儿子熬的澳洲鲜虾仁。

抓一把过桥米线面上蘸一手蚂蚁蛋是最real的吃法。一口下去营养价值约等于整只波士顿龙虾。

在西双版纳,雨林中有多少种珍禽异兽蚂蚁蛋就有多少种做法。

常见的是凉拌,养生的是泡汤。

最提劲的是生吃。

据资深饕客表示只有直接舔舐未经加工的湿滑表面,你才能品味到那股来自蚁后肥尻的独特酸甜。

顶货有股似干果的回甜味。就像西游记里的人参果,让人含在口中反复啜吸舍不得太快吞下去。

话说目前世界各地都有吃蚂蚁蛋的规矩,而我国则是发源地。

早在三千年古人就开始吃这玩意,而且还是登大雅之堂的东西。

《周礼》和《札记》中记载有专人采集蚂蚁蛋供皇帝祭祀宴会之用。

《札记·内则》说:“腶修,蚳醢”。意思大概就是“有这么一道菜,肉干拌着蚂蚁籽酱吃”。

很多人第一次看到蚂蚁蛋都想不到这是什么东西。这些蚂蚁蛋比豌豆大,比胡豆小,怎么看都不止会孵化出蚂蚁。

其实这些用来食用大蛋都是专门挑出来的“生殖蚁蛋”。不同于孵化工蚁的小蛋,里面的小东西是蚁后的继承人们。

蚂蚁的进化

我那云南哥们告诉我,蚂蚁蛋之所以金贵一方面是因为其美味,另一方面则是采摘的不易。

作为山珍野味,养殖场里的蚂蚁蛋显然是没有灵魂的。

目前最现代化的获取手法是拿根棍子去山上捅野穴。

对常人来说如果草地上突兀的出现一块杂草长势特别好的区域他们大概率不会在意,但对捅穴高手来说这就是沙漠里的绿地。

杂草越旺盛下面越有蚁穴的可能。发现目标后捕蚁人会用事先准备好的棍子狠狠的捅进去。

若是专家,凭借抽出来后棍子上挂着泥土味就能肯定下面有没有蚂蚁的基地。

蚂蚁蛋有一点和海鲜挺像,那就是洗没洗干净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它的口味。

刚出土的蚂蚁蛋就像才从矿井里拉出来的原石。你得像淘金一样先淘它个十次八次,再像考古一样温柔的用细水刷去当中的污渍。

直到它剔透得如珍珠似荔枝,如果不准备生吃再说进入下一个环节的事。

虽然烹调大方向主要就三个,生食、凉拌、煲汤。

不过就单一凉拌细分下来就有无数种做法。

因为合着过桥米线吃是最real的,所以凉拌是蚂蚁蛋最有可能的结局。

酸辣味的凉拌蚂蚁蛋被看做是最佳夜宵伴侣。虽然温度是凉的,但它所携带的巨量化学能却暖着人的内心。

酒吧街对面的老板还常会给散场后无处可去的孤独食客多撒一把马蜂。但愿蛋白质与氨基酸能帮他们扛过酷暑与寒冬。

四川有道名菜叫蚂蚁上树。不过究竟也是对肉末粉条的形象比喻。

而三丝小蚁蛋则是真正意义上的表里如一。据说不少外地人在风卷残云过后一旦被告知吃的是蚂蚁蛋,那么大概率都会当场昏过去。

最OG的吃法是不加任何其他佐料往生蛋淋一勺用蚂蚁酿成的酱油。

据说经常食用这种带有草酸与湿土味的棕色粘稠液体可以让你通宵鼓掌不用休息。

我那云南哥们跟我讲每一个身强力壮的西双版纳男孩,身后都有一个熬得手好汤的妈妈。

蚂蚁蛋汤是串联着过去现在与未来的家常菜。

酸甜的滋味与嘎嘣脆的口感不仅让在家的孩子魂断故乡,也给了外出远行的游子继续前进的营养。

微博上有莘莘学子贴出过他们在云南大学食堂里的奇遇。

比如糖醋蚂蚁蛋。

蚁蛋春卷。

“粉蒸”排骨。

到中午校门外的野摊甚至有连本地同学都望而生畏的折耳根X蚂蚁蛋联名盒饭。

有网友表示一定会闯过心理关把吃这东西当做步入社会前最后的成人礼。

她相信这可以让她牢牢记住,这世界上有益处的东西并不总是外表也同样美丽。

蚂蚁蛋还是一味昂贵的中药材。主壮阳,对肾虚有奇效。

《本草纲目》称蚂蚁为“玄驹”,直到今天还有很多含有蚂蚁成分的药品以XX复方玄驹丸作药名。

难怪我哥们会叫它仙丹了。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