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模特是色情还是艺术,做着做着就做床上了

2019年06月12日 06:06 澎湃新闻

我只是想让你体会一下,人体模特并不是肮脏的职业,它值得被尊重。

-01-

谈起女“模特”,人们脑子中往往会自动生成这几个词,“吃青春饭的”“令众人艳羡的高挑身姿”“称得上俊美的脸蛋”“范儿”。

人体模特也应不例外的符合这几个形容词。

正是因为这先入为主的想象,所以我和刘英的第一次约面,蛮失望的。当时我正坐在咖啡厅,酝酿着该以怎样的语气打招呼以及接下来的具体采访内容。这时,一道黑影笼罩了下来,我抬头瞧见一位普普通通甚至略显臃肿的中年妇女在朝我微笑。

和刘英的接触算是一次西天取经的历程吧。

人体模特,远离三十六行,是近代兴起不久的一份职业。人体艺术就是一种以人体为媒介,以认识美、探索美为宗旨,让艺术工作者对你进行艺术再创作,用以表达某种思想,在刚刚适应了穿衣文明的古老国度里,这种工作被人们鄙夷的称之为“裸体模特”。很多人视它为猛兽,轻易的将之与淫欲、色情联系起来。

我一直想做个关于“人体模特”的专题,但人们眼中的“人体模特”是个见不得光的职业,多数人拒绝接受采访,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联系到广东美院的刘英,她竟然爽快地一口答应。正式访谈过程中,她也丝毫没有负累地大谈特谈自己做“人体模特”时的苦与乐。

刘英真正接触这一行业是在2000年。

那年,她在失利和家里经济拮据双重压力下,她加入了村里青年打工一族,并于第二天坐上了开往深圳的火车,从此“打工妹”的标签就紧紧跟随着她。

工厂环境恶劣,赚的都是辛苦钱,刘英就想换个工资高点的工作,深圳这边别的不多,像这种加工工厂,四处林立,不需要学历背景,就能轻松进入。刘英期间跳了几次槽,唯一不变的就是又累又苦的工厂生活。

刘英虽然只有高中学历,但也想青春时候轰轰烈烈一把,该吃吃该买买,潇洒的时候绝不选择妥协。但是。刘英耳朵里轰轰烈烈的只有机器。

在厂里的第一个中秋节假期,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围在一张桌子前看电视,他们一边说着趣事,一边调侃逗乐,最多的还是感慨,为了钱来这里没夜的干,要是有个来钱快的职业就好了。

这时有男人插嘴:“人体模特赚钱啊!站几小时就几百块入兜了,多爽。”

“我一大老爷们,干那事?”

一阵哄笑。

他们玩笑的几句话,刘英却记住了。

-02-

她开始遍览网站,寻找到一家正在招收人体模特的美院,在工资一栏,每小时30的条件极具诱惑性,对于当时月工资只有30的刘英来说,已然是天价了。

她抱着忐忑和激动的心情前去应聘。

和她同时应聘的共有二十几个人,还有一名五十多岁的大妈,大妈诚恳而无奈的说:“在这行已经干了几十年了,家里不理解,怕在邻居面前丢脸,去学校大闹一场,那边做不下去了,只好辗转来这里,不是脑子有病,真的只是喜欢,喜欢就是没道理的东西。”

谈到这里,刘英对我笑了笑,说她当初还觉得那个大妈作呢!现在想想倒是不错的话。

面试刘英的是一位满嘴络腮胡的中年大叔,乍看颇具马克思风韵,睁着一双酷似八戒似的眯眯眼,打量着前来面试的一排女人,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脱。

刘英愣住片刻,身边的大妈已经自然迅速地褪去了衣裤,袒胸露乳满脸坦然地笔直站在一边。

行云流水的动作令刘英咋舌。

中年大叔望向刘英,冷静的告诉她“人体模特”靠的用形体的美来激发学生的创作灵感,如果不喜欢展示自己,那么对不起,左拐是出口。

刘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是来赚钱的。终于在众目睽睽下,展示了自己引以为傲的身体。

刘英最终被学院录取了,那种复杂的心情,带着点心酸与窃喜。

刘英就这样迅速打包了行李,从那个污浊不堪的工厂六人间宿舍搬到了美院提供的敞亮干净公寓。

这算是一次职场上的进步,当晚她狠狠犒劳了自己一顿。

谈及家人的态度。刘英也不敢和家人说,怕他们乱想,就干脆说是在大学工作的。

哪想到,她竟然获得亲戚口中“别人家孩子的”光荣称号——你看看你和刘英都是高中辍学,人家咋就进大学工作了,你看人家刘英给家里买的东西眼一瞧就贵死啦。

在这样的言语堆砌下,刘英畏怯说出实情。在她那个闭塞落后的村子里,村民们的思想局限会轻易地把她的工作和窑子里的女人等同,到时候不只是她,她的家庭也会被唾沫星子淹死。三姑六婆的嘴厉害,刘英是知道的。

录取后的刘英,归美院的教具科管理,工作内容简单,需要不挂一丝的在站台上,按照老师的要求摆出各种POSE,以便学生更好的捕捉到人物的美。

刘英自认为已有足够的勇气面对台下那一双双眼睛,可是真到了现场,需要脱衣服时,她又退缩了。手捂着领口,站在换衣间犹豫不决,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有学生不耐烦的说,还画不画了。

老师告诉她,鼓励她——这是艺术的殿堂,而你是艺术殿堂最闪耀的藏品,要勇敢骄傲的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老师相信你。

鼓起勇气的刘英像当初面试般,玉体裸露立于站台之上,看着那一双双专注的眼神,羞怯的成分逐渐被释然代替。

刘英将自己获得的第一笔报酬寄了一半回家,并告诉父母大学里的工作,环境好,薪资棒。

父母笑着说刘英出息了,比村里那些大学生都厉害,刘英胸中开始涌动着无以名状的骄傲,虽然并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人体模特也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刘英每天上午都要准时去教具科报到,查看学生课程指示,然后到达规定的教室度过半个上午的时间,每一个姿态,每一个面部表情都要把握好度。中间疲劳是常有的事,她一般会在上课前吃一粒脑轻松胶囊。这种药物副作用很大,由于常年吃药,如今40的刘英患着严重的头风。

刘英袒露自己的心声,人体模特这行虽然薪资高,但说实话,除了身体上,精神上也备受折磨。

虽然教师口中说这是艺术的殿堂,人们只会带着艺术眼光去打量你,但是人心隔肚皮,难以保证每个人都是纯洁的小白兔,某些男生瞧见和他们同龄女生的身体不会产生生理反应?一些画室的女生甚至会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她,私下里不雅的议论刘英经常听见。

那时候的刘英也才二十露头,泪腺发达很正常,难保不会流泪,通常她只会在夜深人静时哭上一场,身边根本没有可以倾诉衷肠的朋友。那些和她一起在教具科工作的“人体模特”彼此间联系甚少,刘英说,他们也和她一样,不曾或者不敢将自己的工作公开袒露。刘英记得有一次逛街,迎面撞见在教具科供职的男模特,他身边跟着一位漂亮时尚的女子,估计是女友。她刚把微笑挂在脸上,准备打个招呼,男生躲瘟疫似的,拉着女朋友走上了另一条道。

刘英所住的公寓里还住着一位时尚摩登女,和她拿着同样的工资,但衣服包包鞋子全部是名牌产品,一个给人打工的女孩子买一两件并不稀奇,但是买的多了就不得不让人生疑,这包包鞋子里是否藏着猫腻?直到她醉倒在门前的那天晚上,她嘴里嘀咕着:你们男人都一个样。刘英就明白大半了。

在“人体模特”这个行业里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年轻的人体模特,做着做着就会做到别人的床上。

此刻这句话再次得到证实。

“潜规则”三个字时常从刘英脑子里蹦跶出来。在这一行,有很多年轻的女孩子为了钱,会出去接一些私活。像是人体摄影,一个小时的价格高达2000。如果遇上优秀的摄影师,专业的态度就令人放心。但是一旦遇上冒充的摄影师,那么就不太好对付了,他会以工作的名义要求你做一些过分的动作,并将照片作为自身的资源有偿分享给其他人。

刘英说她遇到过类似的事情。

那天,刘英接到一位学生的信息——刘老师,我需要你配合我完成未完成的画作,拜托,帮个忙。

毕竟是学生,刘英按照信息上发送的地址去了。

谁知道并不是什么学生,而是一名混混气质十足的男人,他让她给他生孩子表示会给一笔丰厚的酬劳。

那一刻,刘英觉得自己的自尊心被人踩在地上来回揉搓。在这种人看来,从事人体艺术的人都是可以为了钱不惜一切的人,刘英用一记响亮的巴掌告诉他:做梦!

-03-

刘英一度想着换一份工作,但是后来发生的事使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是一次外景写生课上。她需要披着浴巾坐在满地枯枝乱叶的草地上,画者需要营造一种现实主义氛围。这是一种高难度的作画手法。整整一个上午,她都需要静静歪坐着,为了不影响学生画画,即使有虫子从大腿上爬过,她也得咬着牙忍住。中间休息的时候,有位四眼男生给她拿来了一瓶风油精,说是专门驱虫的。

有女生阴阳怪气的说:“呦呵,小志,你还挺会怜香惜玉的,是啊!如此美好的身体,我都快爱死了。”

“你闭嘴。”

“小志,她不过是靠着身体来赚钱的,你竟然为了她来骂我。”

“请你少用这种侮辱性的言辞,她也是靠自己的劳动挣来的,一个冲破偏见,愿意为美术事业奉献自己的人,‘人体模特’是人人都该尊重的职业,尤其是我们美术生。”

女生白了一眼刘英:“我呸。”

这许多年,从来没有任何人以这种语气褒奖过她。多的只是上述女生式的鄙夷。

刘英当时尴尬的站在一边,有点自惭形秽。倒不是女生的话多么不堪入耳,而是那位叫小志的男生陡然抬高了她的精神境界。

当次日再次去美院时,骂过她的那位女生拦住了她的去路,不客气地说:“你脱衣服的本事我自认为比不上你,但你不要天真地以为小志喜欢你。”

刘英愣住了。女生再次发话:“像你这种人,赚钱的地方多了去了,这张资料上有车模展、人体彩绘、人体摄影等一系列,只要你脱就能赚钱的联系方式,我只有一个条件,离开教具科,从美院消失,我就是看不惯你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四处博同情。”

刘英接过资料,笑了笑。将资料撕的粉碎。

这份资料对于昨天早晨的刘英是弥足珍贵的,但是小志那一番话使她彻底醒悟。

她应该尊重这份工作,不该把它仅仅当做赚钱的工具。如果连自己都嫌弃这份职业,还谈什么渴望得到别人尊重。

刘英以前出去接私活,拍的一些不雅照片不知何时出现在美院论坛上。

那些照片使她一度成为学校的话题中心,曾经期待出名,人人识得她,却不想是以这样不堪的形式。

同事表面劝说安慰,私下言语龌龊地议论。

刘英做“人体模特”这行时,和学校签署过保密协议,她知道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那名辱骂自己的女生。

裸体摄影画很快被禁,刘英的生活节奏被打乱,甚至有老师出面找她谈话,让她珍爱自己,如果缺钱,学校会给予一定的帮助。

一些商家不知以何种方式联系到她本人,表示愿意出大价钱买她在万达广场表演脱衣舞,甚至会有街头的小混混亲自来学校,有同学就会骄傲地指着:“诺,那就是我们学校集万千风情于一身的裸体模特。”

在画室,那名辱骂她的女生以嘲笑般的语气对她说:“在学校是不是混不下去了吧。”

小志很快得知刘英的事,也知道是那名女生干的,当着全班的面,完全不顾形象了,毫不客气地骂了一通那名女生。

谁知那名女生怀恨在心,于一日傍晚,带了几个人,将刘英扒了衣服暴打了一顿。

这一次的刘英没有选择默默承受,直接去法院告了那名女生。

那名女生自知害怕,她的家人更怕因此被退学,亲自找到刘英,求她谅解,让她撤诉。什么条件都可答应。

刘英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让那名女生做几天人体模特。

那名女生的家长瞬间青了脸,但为了顾全大局,还是答应下来。

那名女生尽管不情愿,还是考虑到其中的利害关系,在家人的呵斥责令下走上了展台,但刘英却只让她做了一天的“人体模特”,并告诉她:“我只是想让你体会一把人体模特并不是肮脏的职业,它值得被尊重。”

那名女生啪嗒的流泪了:“对不起。”

-04-

这件事过去后刘英没有辞去“人体模特”的兼职,反而更加热爱“人体模特”这一职业了,在上课摆姿势的空隙里,她会想很多很多,发现相对于外面纷纷扰扰的世界,这里才是一个真正干净的所在。人类的私心欲念在这里被冷冻。

刘英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走上了自己热爱的岗位——“人体模特”。这个在世俗眼中有点色情的职业。并且很快实现了财务自由。

“当年像我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舍得为家人花钱的人真的少见,但是我拍着胸脯说我是其中一个。”

刘英颇为骄傲地对我说。

在美术学院的几年间,也偷了点艺,刘英慢慢也会画点小风景啥的。自己的作品真是越看越爱。她甚至有野心,想考读这所院校的油画专业。那对于她这个只有高中学历的人来说是殿堂级别的理想。但有生之年难保不会实现。

现如今,她在人体模特岗位上有19个年头了。自己也开了间人体模特工作室,专门和一些美术机构做艺术对接工作,业务范围也包括人体彩绘与人体摄影,相当于是一个中介机构。

她告诉旗下的工作者,“贯彻好“人体艺术”界的优良作风,一旦发现违反工作室条例的,工作室会立刻予以开除处分。我的目的不在别的,只想用行动为“人体模特”洗白,让中国老百姓以正常眼光来看待这门称得上高雅的工作形式。”

是啊!“人体模特”和模特虽然只差两个字,但其表现形式却是大相径庭。模特是需要在镁光灯的照射下诠释自己高调张扬的美,而“人体模特”则需要在神秘的角落里默默释放自身低调内敛的美。年轻的肌肤固然美,却少三分耐看的韵味,这味就需要像刘英这般的女人来弥补。

谈及感情,刘英很潇洒地说之前有过一任丈夫,但因为我是做人体模特这行的,他觉得丢脸。生活中争吵不断,最后离了,如今孑然一身,倒是无牵无挂。

最后走的时候,我拍了一张刘英的裸体画作。没有艺术细胞的我,一瞬间仿佛看透其中蕴含的意境似的。

那画中的刘英可真美!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