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还外遇 你配吗?

2019年05月24日 21:09 子鱼讲故事博客

敲门声响得不屈不挠,歇斯底里。此时,我正给婆婆接屎。老人家自从半年前瘫痪后,严重便秘,今天这泡屎是费了好大劲才拉了,我心里很是欣慰。来不及倒掉大便,来不及清洗双手,我赶紧去开门。我知道,能这样心急火燎敲门的,除了老公,没有第二个。“磨蹭个啥?你不知道我要迟到了?”老公黑着脸冲进门来,抓起手机就走。

估计刚才走得匆忙,他忘带手机了。“你没动我手机吧?”他看着我,眼里的嫌弃一目了然。我知道,我身上和家里的臭味熏着了他。“我忙得火烧眉毛,哪有时间动你手机?”我也忙着要上班,没时间跟他理论。我手忙脚乱地洗漱,穿衣,奔到公交车站。好险,我只差几秒就错过这班车了!我喘着粗气定定神,才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盯着我看,

我打量了一下自己,卷发没有来得及扎,估计乱得像个鸟窝,外套穿反了,那些线缝处纠缠牵连的线,暴露了衣服的劣质。有人在窃窃私语,有人在吃吃嘲笑。我不敢脱下外套重穿,怕里面那件满是疙瘩的毛衣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低下头,胡乱地拢起头发,泪水,不争气地模糊了眼睛。-2-“青青,你是越来越不修边幅了。你就不怕你老公外遇?”办公室同事兼闺蜜桃桃跟我开玩笑惯了,一向口无遮拦。对我又这样蓬头垢面来上班,又是鄙夷又是怜惜。“桃桃,你知道的,我忙不过来嘛。要照顾孩子,要照顾老人。”“依我说,你老公就不能帮帮你?你每天早上忙得跟打仗似的,他就不心疼?”“他也忙不过来嘛。”见我努力为老公开脱,她摇摇头,叹口气。她走过来,捻了捻我的衣服,又叹了口气。

“青青,你得当心了,他没有时间给你,就会有时间给别人。他没有钱给你,但恐怕会有钱给别人。”桃桃的话,让我郁闷了一上午。尽管我竭力不去想它,但它在我心里生了根,大有长叶开花的趋势。因为,我不得不承认,桃桃说的可能是真的。我在半年前,就发现老公常对着电脑笑容满面,见我进来,立马板起面孔,说是加班赶资料。还有一次,我去给婆婆买纸尿裤,因近处买不到那种大号的,我乘车到市中心,曾见他在一家咖啡厅,和一个衣着光鲜,打扮时髦的女子举止亲密,相谈甚欢。我问过他,他勃然大怒,说那是公司客户,我胡乱猜疑,是对他人格的侮辱。他的怒火和凛然让我诚惶诚恐,最后以我道歉了事。但现在,这些蛛丝马迹织成一张密密的网,我困在中央,艰于呼吸。-3-晚上,安顿好婆婆和孩子,我筋疲力竭。老公照例说要加班,还没有回来。我打了几个电话给他,被他骂得狗血喷头。我打开了他的电脑,准备登陆他的QQ,但用以往的密码登陆不上了。

我的心沉了下去。我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婆婆鼾声如雷,孩子呼吸均匀。唯有我,累得巴不得这一睡,再也不要醒来,但偏偏睡不着。我环视着这个我为之付出了那么多心血的家,一种深入骨髓的苍凉,漫上心头。我开了小台灯,坐到了梳妆台前。镜子里的女人,苍老憔悴,蓬头垢面,像个老大娘。这是我吗?是当年那个男生们争着献殷勤的班花吗?是那个老公一见钟情的美丽女子吗?想起那次和老公吵架,我埋怨他对我的漠不关心,“你对我不闻不问,我要是哪天外遇,也是你的责任!”

我赌气说。“外遇?就你?”老公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噗嗤笑出声来。我以为他说的是,我这样传统的女人是不可能外遇的。现在,我把老公当时的语气和眼神拿来反刍几遍,心里不是滋味儿起来。傻女人呵,人家的原意是:外遇,你有这个资本吗?有男人看得上你吗?婚姻不是天平,称不出你的付出,值几个钱,值几分尊重,值几分感激,值几分爱怜。婚姻只是镜子,照得出年轻年老,美丽丑陋,贫穷显贵。现在,镜子里这个又老又丑又穷的女人,外遇,你配吗?我关掉灯,在暗夜里,无声地笑了。-4-我带着女儿住到了单位。

婆婆没人照顾,随他吧。桃桃说得对,我凭什么当自带工资还被嫌弃的保姆?“你疯了!你再不回来,咱们就离婚!”见我撂担子,老公怒不可遏。敢情他以为我这辈子真的非他这棵歪脖子树吊死不可呢。离婚?吓唬谁!这几天,不用伺候婆婆,一晚醒来好几次,第二天昏头转向;不用一下班就心急火燎跑菜市场,给老公准备饭菜;不用拿自己微薄的工资照顾一家人的饮食起居,我轻松得快飞起来。结婚8年了,我第一次觉得,生活真美!我用原本给婆婆买奶粉的钱去做了个发型,买了件新衣服。“妈妈妈妈,你真好看!”女儿围着我团团转。为小丫头嘴甜,我摸摸口袋,狠狠心,带她去吃了顿她向往已久的肯德基。看着女儿吃得手舞足蹈,我百感交集。这才是我应该有的生活。从笼子里飞出来的鸟,还会主动回笼子?除非有病!老公N次威胁无效后,开始说软话。我知道,他开始吃不消了。又要上班又要照顾瘫痪的老人,这个工作量,呵呵。但我还不想回去,外面的空气多新鲜啊,外面的天空多自由啊。

已经有男人对我献殷勤了。我没得花花肠子,但哪个女人,不希望被赞美被艳羡?不希望男人闪亮的回眸?不希望活成一道美丽的风景?-5-老公的电话渐渐稀少。我知道,我无数次的拒绝,伤害了他高傲的自尊。这个骄傲的男人,一度认为,他的优秀,是需要我仰视的。所以,我的一切付出,是理所当然。我还是回去了。一个亲戚打电话,说婆婆病情加重,送到医院抢救,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情绪可以闹,但这种时候再不回去,就是不近人情了。我在病房里看到了老公。他头发凌乱,胡子拉碴,衣服皱皱巴巴,满脸愁苦不堪,哪里还有半点潇洒倜傥的样子。看到我,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随后调转了头。

亲戚絮絮叨叨地说开了。原来,我走后,他曾请过几次保姆,但婆婆脾气古怪,总是三五天就打发走了。没办法,他只好自己照顾,但长期休息不好,工作出了纰漏,被公司开除了。新的工作一时半刻找不到,房贷,老人的开销,月月只增不减,他很快捉襟见肘,但他碍着面子,不肯给我开口。而这次婆婆生病,也是因为从床上滚下来,而他太困了,没有听到老人家的呼喊,老人家在地上躺了半宿,冻坏了。

要不是婆婆一定要见我,他也不肯让亲戚给我打电话。我看着瘦削苍老的他,忍不住怜惜起来。我走过去,轻轻搂住他。他把头埋在我胸前,肩头一耸一耸的,像个无助的孩子。“老婆,对不起……”他哽咽着,声音细如蚊鸣。“没事,老公,你不用担心,还有我呢。”亲戚买午饭去了,病房里的空气很压抑。“老公,我走这半年,你没有外遇吧?”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怎么会?就我这样的,又穷又老又丑,还外遇,配吗?”他说得一本正经。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我心里五味杂陈。婆婆不知什么时候醒了,看到我,老泪纵横,喜不自胜。“青青,东子说你出差去了,出差怎么出那么久?我是天天都念叨你哇。”老太太的口齿不清,说得很吃力。“刚才你们说到啥外遇?青青,东子敢在外边胡来,我就死给他看!”婆婆拉着我的手就不肯松开。

“没事没事,妈,看你说得!”老公尴尬地抓抓脑袋。“妈,有这么好的老婆,我还外遇个啥!”老太太满意地点点头。亲戚买回饭菜了,我一勺勺喂进婆婆嘴里。婆婆吃得很吃力,但很香甜。饭菜的香味弥漫在病房里,老太太的咀嚼声响在病房里,老公温情的目光胶着在我身上。这里,是最美的人间。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