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十五六岁的孩子,"性教育课"印象最深

2019年05月22日 09:09 萤火计划

广南试点中学学生做的思维导图

体验官 | 王晓庆

媒体人。

体验项目 | “班级管理变身记”项目

体验时间 | 2019年4月24日-26日

编辑 | 秦旭东

运营 | 黄夏雯 刘静

出品 | 腾讯公益 腾讯新闻

十四五六岁的初中生,乡镇青少年,留守孩子……这些标签之下,是近来很多公益机构聚焦的群体。他们正处在三观塑型的关键年纪,遭遇经济社会的快速更迭和冲击,面临城乡沟壑、阶层折叠,加上家庭有效教育缺失。在学校常规的教育之外,怎样的辅助可以帮助他们养成健康阳光的心智?

记者、捐赠人、志愿者……这几年我以很多身份参加过一些公益项目,一直困扰的问题是:怎样判断一个公益项目的成效?

每个公益项目的理念都是光荣正确,一些特色项目的介绍会让你眼前一亮,但是追根究底,我们都想知道,是不是真正能够解决问题,而不是流于概念,浮于一时。

在这次探访

“青少年生活技能和社会理财课程”中,我得到了非常难得的体验,三天的接触中,数次眼泪盈眶。这种感动,直接来源于这些十四五六岁的孩子。我能真实地感受到项目给孩子带来的影响,这是种难以量化呈现的成效。

性教育和“我的时间轴”课程

云南省文山州富宁县,位于西南边境线,是国家级贫困县。四月末的一个周五中午,我和富宁县某初中的七个同学,围坐在教学楼后面的小树林里。

乡镇孩子没有接受采访的经验,不善表达,回答问题像背台词,这样的场景,过去我经历过不少,可是这次不一样。

我刚抛出第一个问题:你们印象最深的课是什么?“理财课”、“职业课”、“思维导图”……孩子们七嘴八舌地抢着回答。坐在我左手边的小姑娘小周欢快地说:“性教育课。”

我转过头问她,“你学到了什么?”

小周回答:“知道了什么是精卵结合,流产有哪些方式和什么副作用,过早的性教育会有什么后果……”

“是过早的性行为,不是性教育。”旁边的男生大声地帮她纠正口误。

小周对面坐着不同年级不同班级的四个男同学,她没有半点羞涩和迟疑,阳光笑容一直挂在脸上,对这个话题的坦然和从容,像水晶一样透明。

反而是我,有点惊讶。继续问,“你们之前有没有觉得聊这个话题会不好意思?”

旁边的另外一个女生说,“我们知道,在中国的传统教育中,性和死亡是两个禁区。可是我们上了生计与理财的课,懂了这些,这对我们是有帮助的。”

有效教育消弭的不仅仅是无知,更重要的是偏见。

富宁试点中学李妮老师引导学生进行情景讨论

坐在我对面的阿良,话不多,老实温和,厚厚的耳垂,嘴角刚刚长出两撇茸毛。他一直眼角含笑地盯着我,淡淡地说:“我的时间轴”。

“我的时间轴”课程大概意思是,让同学们把自己过去的人生,用时间轴的形式,整理出来,目的是更加清楚地认识自己。

我心想,这些孩子才十几年的人生,无非是玩耍、读书,能有什么波澜呢?阿良双手十指紧握着放在膝盖上,垂下了眼帘,缓缓说:“我的时间轴从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开始,在我妈肚子里两个月的时候,我爸爸去世了,我三岁的时候,妈妈去世了……每次学期末,同学们有父母来接,我内心觉得特别不平衡,我连父母的面都没见过……”

说到这里,阿良有点哽咽,坐在他旁边的阿宁伸出手,像哥们也像大人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个女同学也纷纷说:“你还有我们”,“我们永远和你在一起。”

阿良缓和了一下情绪,抬起眼帘,开始直视着我,说:“我以前觉得人们是冷漠的,不愿意和别人说话,排斥外界。可是在这个课程的过程中,我变得愿意和同学交流了,思想开放了。”

和阿良同班的小佳说,当阿良在课堂上说自己的事情和感想时,很多同学都流泪了,“我们能感觉到他打开了自己。他后来的性格都变了,不再内向,更阳光了。”

“我觉得自己被接纳了,有人关心着我。”阿良越说语气越欢快,“改变的不仅仅是我的想法和做法,学习成绩也提高了,这次考试我想能考到100名以内。”

同学们走过去拥抱了那个失去双亲的孩子

当我把阿良的一句话转述给他的老师李妮时,李老师一双大眼睛立刻涌上了泪花。阿良说,李妮老师的一句话让他铭记终身,“如果可以,以后让我来照顾你。我就是你的妈妈。”

“之前知道他家情况,可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那天他说完之后,很多同学走过去拥抱他。”李妮老师说,她发现孩子们的身体内都有着惊人的能量,作为老师,更重要的任务是帮助学生之间营造好的氛围。在家庭教育缺失的情况下,小伙伴之间的陪伴和影响非常重要,“老师家长千叮咛万嘱咐,不如同伴一句话。”

富宁试点中学174班的班级小组建设

李妮老师担任班主任的174班,被分成了十个小组,每个小组有一个推选出来的小组长,团队中每个组员在学校的行为,都会产生加分和减分项,比如全勤加分、课堂主动发言加分、不文明举止减分、恶劣影响减分。

在课程中,这种加减分系统被称为“行为银行”。

174班的教室,一进门的地方,就贴着当周的每组得分记录卡。“南沧冥阁”“摸金校尉”“SVIP(QQ超级会员)”……这些组名后面的格子里,记录着他们每天加分和减分情况。

同学们显然都很在意和重视这个分数。每到学期末,统计出来的前几名和后几名,分别有相应的奖惩。通常是打扫卫生、集体看电影这些欢快的奖惩内容。

李妮老师觉得这套系统很好用,把同学们团结、分享、互助的团队精神调动了出来。不光在生活技能和社会理财课程上,在主课的教学中,也把这种团队效应带了进去。

全校每个班级每天都有一节英语听写课,按照惯例,都是英语老师坐镇班级组织听写。李妮老师把这个工作分解到各个小组,让组员之间互相听写和修改作业。

173班的小佳和阿宁是一个小组。小佳是英语课代表,她很坦诚地说之前的自己只知道一个人埋头学习,从来不和别人交流,可是通过小组学习,她懂得了分享,帮助其他同学的时候自己也收获了不同的思维角度,甚至还萌生了将来做老师的想法。

而以前的阿宁,是个典型的不爱学习的孩子,初一初二最爱去的就是网吧玩游戏。在上了该课程之后,他由衷地感叹,“时间都去哪了?”将来要想有所作为,现在的自己就不能再荒度。

改变的还有同学们的精气神。

李妮老师带的班级,在学校的运动会、文艺演出等各种活动中都是翘楚。初一220班的班主任农灵迷说:“都是一样的孩子,只是她们班学生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被激发出来了。”农灵迷也参加了上海百特教育咨询中心与国际计划组织的教师培训,刚刚开始在自己的班级上这课。

“我们不光是个文体班哦。孩子的学习成绩在这种氛围内也提高了,刚入校的时候,在年级14个班中我们排第十,“生活技能和社会理财课程”加进去之后,我们现在年级排第五。”李妮老师骄傲地说,“学生流失率(指辍学学生)也是最低的。”

富宁试点中学学生的小组作品

“昆明一套房子要多少钱?”

上海百特教育咨询中心与国际计划在乡镇学校推进的这套课程,全名为“青少年生活技能和社会理财课程”,是双方共同研发的“财经素养教育课程”。

这套课程是国际计划在云南省文山州开展青春期女童教育支持项目的一部分。项目覆盖广南县的26所中学,从2017年10月起逐步推广至富宁县的18所中学。从2014年10月至今,项目支持了近五万名在校青少年获得生活技能和社会理财教育,培训教师439人。

十四五六岁的孩子,知道将来想做什么?理财教育必要么?

农灵迷让初一的孩子拟一份心愿表,以及达成这个愿望的步骤。孩子们认真地写下自己的心愿:篮球鞋、新手机、充一年的SVIP、给父母过一次生日……

有个孩子在心愿栏填上了:宝马。是真车,不是玩具,他估计要1.8万,在他看来已经是天文数字了,他决定省下将来自己旅游的钱,去买一辆宝马。

还有一个男生和女生,激烈地讨论将来要买一套房。

“昆明一套房子要多少钱?”

“差不多50万吧。”

“那我们要存多少年的钱?”

“我算算。”

“我估计要18年。”

“18年啊,那我都32岁了。”

“32岁你才买房,丢人不丢人?”

……

农灵迷说,在偏远落后的富宁乡村,这些孩子不像城里的孩子,可以通过父母和环境,日常接触发达的经济社会。让他们早一点知道钱的意义和价值,区分“想要”和“必要”,养成对钱的规划,也不至于将来会出现“为了买个手机去裸贷”之类的事情。

在富宁县的隔壁,广南县的任国香老师,也在努力地推广生计与理财课程中的理财和职业理念。学校在更加偏远的一个乡镇,那里山青水秀,宛若世外桃源。当地也流传着“读书三年,不如广东一年”的俗语,十几岁的孩子辍学去广东打工,是很多广南人的选择。

任国香在课堂上展示了两张图片,一张是在工地搬砖工人的工作场景,一张是大城市白领在舒适整洁的办公室工作场景。问学生:你将来想过哪种生活?孩子们的选择毋庸置疑,可现实中,任国香们经常要做的工作是去追辍学的学生。

任国香老师在上理财课

“不是说这些体力劳动不好,我只是不想他们那么辛苦。”农灵迷说,“现在的孩子不一样了,问他们想做什么?有的说微商、主播,而我们以前都是想当老师、医生。也不能说他们不对,只能尽量让他们知道这些工作的内容和性质,知道怎么选择将来的人生。”

孩子被启发了思考之后,常常会迸发出一些出乎意料的想法。比如在理财课谈储蓄时,孩子不光想到怎么省钱,还想到一些赚钱的办法。讨论到怎么规划一周的零花钱时,有平时不善言辞的孩子站起来说,“有剩余钱的话,买水果给父母和爷爷奶奶吃,不要想着自己独吞。”“规定一天只能花多少钱,剩下来的钱买蔬菜水果回家。”“省下来的钱帮家里交电费。”

听到这些,任国香老师说自己会感动到想哭,因为她深知这些孩子的家境和生活状况。留守孩子的懂事和不易,闪着光,带着泪。

为了帮助学生了解职业选择,李妮老师带孩子做了一套性格测试,测试适合的“职业”。小周测出来的结果是“军官司令”,虽然当司令太遥远,可是,爱好体育800米跑2分钟40秒的她,在考虑去县一中读体育特长班,将来考个军校;小佳的测试结果里有“教育工作者”,这就更加坚定了她想做老师的想法;阿良的测试结果是“国防科研人员”,这让他想到了小时候对军队的好奇,现在目标越来越清晰,将来想考国防大学。

说话自带喜感的阿宁,测试结果是“喜剧演员”,可是他并没有这个想法。之前觉得读到高中就够了,现在意识到必须要多学点知识,至少得考个大学,做什么,以后再说。

现实情况是,不是每个孩子都能考上大学。农灵迷说,富宁县高中的平均本科升学率不高,“根据孩子的特性,我和她们说可以将来考虑读卫校,体校,等等。但是,阶段性目标还是要有,要读高中。”

广南试点中学学生在和职业导师沟通

让学生正面相遇世界的美好

“我不指望学生将来能成为什么家什么家。三观要正,要善良,做人最重要。这是我对他们最基本的期望。”

一个学期去过两次派出所,在学生身上倾注了很多心力的李妮老师,用“正面相遇”来形容她和学生的关系。在复杂浩瀚和并不那么美好的世界中,她进驻了孩子们成长期中最为重要的三年,她希望尽己所能,帮助他们向好向善。

在李妮老师、农灵迷老师、任国香老师身上,很容易感受到那份强烈的责任感和爱。她们讲起问题孩子的细节,言语间是由衷的感同身受和真挚情感。她们知道自己的努力对于缺失家庭教育的孩子意味着什么,在课业之外给孩子们上生活技能和社会理财课,是她们自己主动的选择。

教育类公益机构都明白在地老师的重要性,一个好老师就是一个好班级,一个好校长就是一个好学校,他们工作的持续性和有效传达,才可以正面影响到孩子们。

可是怎样挑选和培训在地老师?对一个好老师来说,“动力”和“能力”都很重要。爱是动力,成就感是动力,体制内奖励是动力,自我成长是动力,名利也可以是动力。对于项目方来说,工作推进的难度在更深层次的动力。

我问起这三位老师,无一例外,她们都希望能有更多的培训和知识。任国香说,“虽然我们是老师,可是多年一直在闭塞的乡下工作,我们自己的眼界和意识很重要。”

哪怕是在和我们聊天的时候,任老师也保持着汲取信息的姿态。聊着聊着,她恍然大悟似地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每次看头条,都能看到关于‘手工编织’这类的信息。原来这是智能推送,并不是每个人都收到同样的信息。”她也困惑,现在推广虚拟货币的都渗透到乡下了,如果学生问到,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李妮老师现在利用晚自习的时间,给两个班级系统地上这个课程。“让孩子们人格健全,这个意义更大。”她说,“其实,我在这过程中也自我得到了成长,收获了快乐,我们不说物质,精神上我是富有的。”

她说,希望每一个学生,都能正面相遇世界的美好。

广南试点中学学生写的感悟

作为课程研发及执行机构,百特教育也希望这样的课程能让更多地区的孩子受益。幸运的是,这个项目已通过好公益平台,准备开展全国范围的项目推广,希望未来也有更多这样老师,让乡村青少年未来之路走得更好。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