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老虎如同肉猪一样被圈养、屠杀,分成零件贩卖…

2019年05月15日 04:04 英国那些事儿

老挝,一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国家。

它位于中国以南,国土面积并不大,但是这个地方却是“全球野生动植物贩运中心”,是“野生动物走私贩的家乡”。

2018年10月,美国国务院将老挝列为政府“积极参与或有意贩运濒危物种”的三个国家之一,另两个是马达加斯加和刚果。

2017年,CITES(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更是直白地写道,“任何人都可以跨越边境在这里购买任何东西。”

在这个野生动物交易天堂,“老虎农场”是恶名昭著的代表作。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左右的时间里,野生老虎的数量大幅下降,从大约十万下降到不到四千,与此同时,人工饲养的老虎数量则已经超过了12500。而且,随着栖息地的加速丧失,偷猎和农业的供应链在亚洲大陆的蔓延,圈养的老虎数量大幅度上升。

或许对于普通人们来说很难想象,老虎繁育,并不如名字看起来那么善良,尤其是在老挝这个地方。

如今的老挝,基本已经没有野生老虎了,但是并不影响这里的人肆无忌惮地运营老虎农场。老虎农场,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人工繁育老虎的地方。

不过,和常规动物园完全不一样,这里的老虎并不是为了给游客看的,也不是为了保育或研究教育。它们被养大,完全而为了被杀,被贩卖。这种贩卖有的是整只,但是更多的是分块:毛皮,骨头,内脏……一切皆可卖。屠宰零件以数万美元的价格被卖到国外用作药材或者是奢侈品。

当然,贩卖都是通过非法的渠道。

而以这种目的进行的繁育,自然是不会有多人性化的。老虎们被密集的关在狭小的笼子里,得不到自由,也得不到专业的护理。饥饿,病痛,抑郁折磨着它们……

CITES2007年的决议规定,任何组织都只能进行以保护为目的的老虎养殖,所有的东南亚国家都签署了这个条约。2016年,因为国际压力,老挝宣布将会彻底整治野生动物贸易。

许多经营野生动物骨头和其它部件贩卖的商店被停止营业,老挝国内三个储存了700多只老虎的非法养殖场被勒令关门,或转变为动物园或者保护中心。同时,老挝下令不可以以商业目的建立新的繁育野生动物的机构。

从外面看,事情正在变好。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有没有可能,只是这些非法的老虎农场,藏得更深了呢?

-

在过去的五年里,来自瑞典的Karl Ammann一直在暗中调查老挝老虎被非法屠杀的情况。他今年70岁,是一名反对非法交易的自然资源保护者。

他曾在东南亚最大的老虎农场里偷偷安装摄像头,记录下老虎们被非法哺育至屠杀的过程。

他曾追踪老虎屠夫,与他们进行交谈,并且偷偷录下他们承认自己屠杀老虎的事实和手法。

他更曾独立筹集资金,在未经官方允许的情况下数十次以“游客”身份独立深入老挝,探访各地的老虎农场,与当地人进行交流和采访。

这些调查完全是自发的,没有特权,亦没有武装。他所依靠的,只有他的无人机,录音笔,隐藏的摄像机还有卫星图片。无疑,整个过程充满了风险。

但是Ammann无法劝说自己停下来。在看到越来越多的老虎被圈养,在看到它们沦为工业化的商品之后,他选择站出来,进行调查,曝光和质问。

2018年的年底,一位名叫Terrence McCoy的华盛顿邮报记者和Ammann一起,踏上了研讨“现代老虎经济”的秘密之旅。他们深入老挝,研究老虎的贸易链,调查这个国家是否真正履行了自己在2016年许下的“遏制野生动物贸易”的承诺。

事实上,在这趟旅程之前,他们都并没有指望会看到什么happy ending的景象,记者小哥Terrence更是做好了心理准备。

毕竟,他收到了Ammann发给他的不少照片,每一张都让他心惊肉跳。

其中有饱受病痛折磨的老虎大头照,

也有被关押在狭小笼子里啃食生鸡肉的老虎照片,

只是当他们身临其中之后,才发现,现实的残酷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

为期十天的“深入旅行计划”行程满满。

Ammann计划涉足老挝的大部分地区。从名为“金三角”的北部地区开始,先拜访因野生动物贩运而闻名的赌场小镇,再前往老挝最大的城市集市里购买老虎商品,调查“老虎圈子”里的传言,然后一路往南,利用无人机俯视一些已知的老虎农场,观察这些农场的现状,最后前往一个名叫Say Namthurn的新开发的有着动物园的“度假村”,见一见那里的老虎屠夫和老板。

Ammann的团队人员很少。他自己,他自带的一个摄影师,记者小哥,还有一位自告奋勇想和他一起拯救动物的中国女生Grace Chan。

比起其他几个白人,Chan的亚裔身份可以方便她更好地在当地游走,因此她在这次旅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按照计划,Chan会扮演成一位香港大老板的助手,前往老挝的商店里假借购买商品的名义进行调查。

在乡间行驶了很久之后,一行人抵达了的第一个落脚点,金三角地区的赌场小镇。在中国禁止虎骨贸易之后,许多人涌向了金三角。需求量大,加上法治不足和当地政府腐败,这里的黑市“蓬勃发展”。小镇灯红酒绿,各路豪车大剌剌的停在马路中间。

总部位于伦敦的环境调查机构在2015年的一份报告中称该区为“无法无天的游乐场”,特殊的客户们可以在商店购买老虎制品并在餐厅吃到老虎肉。不过,这里很排斥西方人,只有一家酒店愿意接受他们。第一天,他们并没有太多收获。

第二天白天,他们驱车前往了位于老挝和泰国的交界处,湄公河畔的一个集市。Chan率先走了进去,她黑色的上衣上安装了隐藏相机。

这里的集市乍一看没什么,柜台上陈列着各种普通的首饰珠宝。但是,他们也卖别的,珍贵的珠宝和药材都被放在后面的屋子或者隐藏的抽屉里,专为“有钱又懂行”的卖家服务。

在一个柜台后面,一个男性卖家一边喝着茶,一边漫不经心的回复着Chan的问话,“有呀,我们有老虎部件卖。”

他点燃了一根烟,拿出了一小块有着精致雕刻的虎骨摆件,上面标着,223美元。

还有两颗老虎牙,1340美元。

Ammann说还想看看更多的,这个卖家拿出了手机,加了Chan的好友,让Chan自己去他社交媒体上看照片。

是的,野生动物贸易业都实现了“数字化”。

卖家的社交媒体上可谓是琳琅满目,象皮粉丸,黑熊胆汁和虎骨首饰……不过没有虎皮。他坦白,“虎皮都卖完了,要买得去越南。越南的老虎农场多,现在老挝的老虎都保护起来了。”

既然都保护起来了,那这些老虎制品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而且,事情真的如这位摊主所说的,在2016年之后,老挝的老虎农场都关闭了,老虎都被保护起来了吗?

记者小哥回顾了不少数据,其中一个名为Vannaseng的农场的老虎数量从102增加到235,然后下降到111。还有一个名叫Vinasakhone的地方,在2017年报告莫名少了300只老虎。2017年4月,一家越南新闻媒体披露了老挝中部城镇Lak Sao的一个新的大型农场,里面有106只老虎。

如果没有贩卖,那老虎为什么会消失?又为什么会建立新的老虎农场?

离开了摊位,一行人陷入了焦虑。

Ammann认为,还有更多的老虎农场没有被发现,更多的老虎走私贩卖转移到了更加地下的地方。有传言说,金三角地区就有一个地下老虎农场,他想弄清楚,这是不是真的。

-

根据线人提供的信息,他们开了几英里,在一片只有茅草屋顶小屋和丛林的荒凉区域停了下来。不远处的前方,有一堵高墙,高墙后面是看不清面目的建筑群。墙壁上挂着一些标语,“关心珍稀动物,保护蓝色星球”,“与动物一起成长,没有它们就会死亡”。

这里据说被当地犯罪集团控制着,有人曾目击这里有老虎农场。为了一探究竟,Ammann打开相机,把它挂在自己的腰上,然后鼓起勇气开始敲门,一次,两次。

几名男子神情莫测的出来查看情况。Ammann让Chan告诉对方,自己是“何总”的朋友,过来看熊的。实际上,这不过是他们的虚张声势,他们并不认识什么何总。

果不其然,对方一脸懵逼地问道,哪个何总?Chan支支吾吾地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对方开始拨打电话。

趁着对方打电话的松懈,Ammann带着他的团队强行闯入了内部。

他们没有猜错,这里的确是一个没有被曝光过的“动物农场”。在大门口不远处,就有一个笼子,里面关了两只狮子。

再往后,是老虎笼子。

凭借肉眼,就可以数出十几只老虎,它们没精打采地呆在阴暗又肮脏的笼子里,打量着来人。

明明是老虎,却一点也不威风。

打电话的伙计们在没搞清“何总”是谁之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把他们全部都赶了出去。

暗访到此结束,但是收获颇丰。

老挝说关闭了老虎农场,但是这里就有活生生的一个。

处在金三角的老虎农场,甚至还毗邻着集市,会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Chan又在老挝全国各地的商店里购买了一些老虎制品,并进行了记录拍摄,她的主要工作任务已经完成,于是先行离队。

剩下的人,Ammann,记者还有摄影师将前往其他老虎农场,还有越南边境一个名叫Say Namthurn的度假村。他们想在那里采访一个名叫Nikhom Keovised的老虎屠夫。

路程中,Ammann回想这个老虎农场,情绪变得很低沉。回顾他一生的工作,一直在调查保护各种濒临灭绝的动物,却收效甚微。

“如果这个工作让你这么不快乐,让你觉得是徒劳的,为什么还要做?”记者小哥问道。

“真正的挑战在于,你明知道自己不会赢,但是你还是不得不继续。”Ammann说。

也许终其一生,他都无法挽回野生动物灭绝的事实,但是他想让更多人看到,更多人知道,哪怕能够让遭受虐待剥削的野生动物再少一点点,也是好的。

-

沿着8号公路行进,目的地Lak Sao镇很快就出现了。一行人离开了主路,沿着岔路开到了一个宁静的村庄,驶上一条无人的泥泞小径。这条小径下方,就是2017年越南媒体披露的那个Lak Sao老虎农场,据说里面大约有100只老虎。不知道一年之后,有没有什么变化。

摄影师从包里拿出了无人机,他们大约有5-10分钟的时间进行拍摄。而Ammann和记者小哥,则开始和当地村民们“闲扯”,了解老虎农场附近的生活。

无人机清楚的拍摄到隐藏在丛林中的老虎农场。码的整整齐齐的笼子,显得非常逼仄,老虎在里面像小虫子一样爬来爬去。和一年前相比,根本毫无变化。

同时,或许是因为关得太久,这些老虎产生了刻板行为,只会一圈一圈的绕着笼子走。

而据了解,这样的农场并不只有一个,还有许多小型的隐藏在山间,已经形成了工业化产业链。

“味道大。”一位家住在附近的妇女说,“下雨的时候更甚。”

“谁都不让进的。”

当记者小哥问起这个妇女的名字,她做了个划过自己脖子的手势,表示自己并不敢说。

-

接下来,团队往更深入乡村的地方行进。

他们走进了山里,来到了一个叫做Tha Bak的村落。这里有他们最终的目的地,Say Namthurn度假村。

度假村的标牌上写道:高尔夫球场,饮用水,动物园。

光是站在村口,就可以听见山上的虎啸。Ammann抬起头看向了被森林覆盖的山顶,又一次拿起了相机。在那里,他希望可以采访到老虎屠夫Nikhom Keovised,并且获得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Ammann第一次听到Nikhom的名字是在2014年,当时他正在追踪两只被偷猎者带走的虎崽。调查将他引入了老挝中部湄公河附近的农场Vinasakhone,那里曾存放着几百只老虎,它们都是一个名叫Sakhone Keosouvanh的矮个子老板的私人所有物。

这个矮个子老板,虽然长的不起眼,但是做了不少“大事”,和政府搭建了友好的关系。

他曾经帮助老挝制定拯救老虎的计划,也曾在国际老虎保护会议上代表了老虎农民参会,他宣传,自己的“老虎农场”有助于保护老虎种群。

据老挝的一份政府文档显示,光是2014年的前10个月,矮个子老板的Vinasakhone农场就交易了近11吨狮骨和虎骨。而老挝森林资源管理部门对在2016年进行的一项保密调查也表示,这个农场不是为了“科学研究”饲养老虎,而是用于屠宰。

“动物们在农场被注射杀死,移除了所有肠道,全身仅保留皮肤,骨骼和肉,然后用塑料薄片覆盖运输,”这样一具躯体,售价是3万美元。虽然违法,但是没人管。

总之,这个老板是个“神通广大”的人物。而屠夫Nikhom就是这个老板的手下。而根据老挝政府报告,农场里那些老虎养育,屠杀和销售的行当,大部分流程的监督人就是Nikhom。

Ammann相信,Nikhom是全老挝屠杀老虎最多的人。

早在几个月之前,Ammann就派出了一名匿名的调查人员先行与Nikhom搭上了线。这位匿名人士A偷偷安装了摄像头,假装自己有一个也想搞老虎农场的老板,与Nikhom进行了密切交流,并且表示想从他们这买三只雌虎,一只雄虎。

“我们很乐意卖给你。”录音中Nikhom缓缓说道,他介绍到农场提供两种运输服务,一种是军用直升飞机,可以送到边境,另一种,“我们提供分块出售。”

“这是什么意思?分块,老虎不就死了吗?”匿名人士A惊讶的说道。

“我们经常这样操作的。”Nikhom不愿意透露太多,“在谈其他事情之前,先谈谈价格吧。”

接下来的几个月,匿名人士A在Ammann的指示下与Nikhom进行频繁联系。他带着Nikhom喝酒,大聊特聊各种关于女性,酒精和老虎的话题,还主动借钱给Nikhom。两人很快就发展了“友谊”。

酒后吐真言。Nikhom放下警惕,开始透露他们是如何非法繁殖,杀戮和按块贩卖老虎的信息。

“我们一般用麻醉药啊。”Nikhom喝着酒说道,“它们路走不稳,然后就倒了。”

“那你们怎么杀它们呢?”匿名人士A追问。

“有的切喉咙,但是有的客户不喜欢皮毛被切割过,所以我们就用弹性的绳子勒……然后就死了。(割老虎)不像割牛或水牛,我们要割得漂亮,剥皮的时候要很小心,不能刺破咯。”

“有的客户要老虎肉,我们就把所有的肉都拿出来。吃起来跟其他肉一样,就烤一烤,烧一烧。”

“有的人懂行,就会挑瘦虎,他们就考虑骨头。”

还有的人,只要一种叫做“虎胶”的致密硬化树脂块,“我们把骨头切了,碎成小块,然后煮沸,”Nikhom说。 “煮沸需要两到三天。我们取出水再加水,让它煮开。然后我们将汤骨离,把水倒出来再加水,直到骨头都煮软了,就意味着虎胶做好了。”

他老板之前的农场因为政府要求关闭了,但是并不愿意放弃已经成熟的“老虎产业”生意,于是在边境也就是Ammann今天所到达的地方,开了个这个新度假村。根据匿名人士A提供的线索,Nikhom跟随老板来到了这里。

只是,表面上是度假村,实际上就不用多说了。

不是老虎农场还能是什么呢?

Ammann和记者小哥想实地勘察一下。无巧不巧,刚到度假村,Ammann就撞见了矮个子老板Sakhone本人。Ammann装作游客的样子和他喝酒寒暄,问他是怎么赚钱的。

“进出口公司。”Sakhone老板说,“大部分是煤炭。”

Ammann想质问他更多关于老虎繁育的事情,但是他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好地点好时机。他瞥向曾经传出了虎啸的森林,装作不经意地问道,“这里还有老虎吗?”

Sakhone老板注视了他一会儿,说,“没了,一只都没了。”

在某种角度,他并没有说谎。森林里应该的确是一只老虎也没有了,但是山上,度假村的另一边,有很多老虎。它们整夜都在呻吟嚎叫,第二天声音更大。

第二天下午四点,Ammann决定上山。

追随着老虎的声音,他找到了这里老虎所在地——一个标记着“动物园”的地方。

链条围栏里,破烂的篷布下,狭窄的走廊的两边,

都是一闪而过的牙齿和绿莹莹的眼睛,那是一只只在呻吟的老虎。

他走了进去。

足足35只老虎,被分开关押在这些笼子里。

在饭点,伙计会推着一个推车,给笼子打开一个小小的缝,往里面扔两块肉。

每隔一段时间,工人就会拉开一个链接笼子的侧门,放边上的另一只老虎进去,让它们进行交配,然后再将它们分开。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Ammann和记者小哥看到这样的情景重复了三次。这些老虎的存活似乎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快速的交配繁殖,然后等待生鸡肉投食。

就是这样一个破烂地方,被称为“动物园”,只需花2美元就可以进入。

“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会允许办一个这样的动物园。”Ammann说。很明显,“动物园”只是一个幌子,这里的老虎有别的用武之地。

更巧的事情发生了,

正当Ammann和记者小哥两人转身准备离开时,他们遇见了一个从未见过面却无比熟悉的人,老虎屠夫Nikhom本人。他看起来很平凡,穿着人字拖鞋,坐在一个小混凝土房子外面喝着啤酒。

Ammann打开相机,走了过去,假装好奇地开始问着问题。

“我们刚才看到三对老虎交配,所以在三个半月内能生出几个宝宝?“

“这游客来的多吗?”

“这些老虎未来会咋样?”

Nikhom对这些问题哈哈大笑,并没有表现出疑虑。他说,自己从2007年开始就一直从事老虎相关的工作。而这个他才掌管了七个月的片区,才刚刚开始起步。这些老虎哪儿也不会去。这里没什么游客,但是很快就可以塞满老虎崽子。

不过有一件事情,他没有说,但是他曾经透露给匿名人士A过,那就是,这些老虎都是近亲繁殖,所以虎崽很难存活,到目前为止,只有18只活了下来。

“需要搞这么大阵仗吗?”Ammann指着不远处还在建造的更多的笼子。

Nikhom没有回答,只是笑,肆无忌惮,他望着这些笼子,目光里都是踌躇满志。

这些老虎为什么会关在这里?未来会是什么样?

或许,从Nikhom嚣张的笑容里,就可以得到答案了。

Ammann看了他一眼,关了自己的相机,下山了。

他获得了足够多的证据,也受够了。

-

十天之旅,很快就结束了。

第二天早上,Ammann和记者小哥就离开了关押着无数老虎的“度假村”,前往了老挝首都。Ammann表示,他要向CITES当地办事处提交自己的调查证据。他准备了一个公文包,里面满满的存放了他的新发现。

他新发现了两个老虎农场,金三角的一个,度假村的一个。

他发现了各个集市里,正在进行的关于老虎制品的非法交易证据。

他发现,已知的老虎农场,比如Lak Sao的和其他几个路上遇见的都还在,甚至还在扩张。

他还发现,曾经被记录屠杀过老虎的人,比如Nikhom,依旧在“守护老虎”。

只是,没人理他。

在CITES的会议室里,Ammann非常生气地质问,“我们发现了两个新开的老虎农场。你们不是说会关闭老虎农场吗?怎么还会开新的?”

办公室的官员冷漠地回复,“系统就是这个样子的,”并且表示,“我无法回应。”

没有人愿意接受他的证据,Ammann只能拎着公文包离开。

几周后,

Ammann再次写邮件给当地的主要官员,讲述在老挝所见所闻,那些不符合规定的老虎农场,过度繁育的老虎现状……

不过依旧没人回复。

也许这些人永远都不会回复他,但是他表示,自己会等,而且还会继续展开调查……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