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企业有法依,黑心父母谁来管?

2019年04月15日 08:08 毒鸡汤

投胎是门技术活。这是句无聊的调侃,也是大写加粗的现实。

自打你打娘胎里钻出来,你的智力,天赋,长相,身高基本就已经板上钉钉地被盖棺定论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项至关重要的东西,在你出生时被按死了,那就是——你的父母。

知乎上有句广为流传的话,叫“成为父母不需要被审核,真是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

父母对任何一个孩子的影响毋庸置疑,大家对于父母的默认看法,就是大部分父母会爱护自己的孩子。

但如果他们不是这样做的时候呢?

这就真的成了件“恐怖的事情”了。

近日,微博上一段简短的视频,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一个娇小可爱的小女孩,被身穿黑衣的女人自背后飞起一脚踹在屁股上。

态度之狠,用力之大,简直不像打孩子,倒是和对杀父仇人有几分类似。

这一大一小两人,到底有啥仇怨,值得小女孩被这么对待?

答案居然是:没仇没怨。

小女孩小名妞妞,虽然只有三岁,但却是业内小有名气的童模。她每天的生活,就是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拍照走秀。

踢人的,是妞妞的亲生妈妈。

踢人的原因,仅仅是妞妞把道具花篮放在地上。妞妞妈妈也不是第一次打她了。

有网友爆出视频,妞妞还曾被她妈妈当众用衣架抽打,仅仅是因为妞妞拍照到将近深夜十一点后太累,不想拍了而已。

还有人放出她妈妈朋友圈截图:“连着四天差不多400件,尤其今天119件再次破纪录,收工之后自己一个人带着妞妞开车去杭州,真是累惨了。”

大人尚且叫累,三岁的妞妞一天换一百多套衣服,还得任由摄影师摆出各种造型,稍有不如意就会挨打。

其中辛苦,各位成年人可以自行体会。

妞妞的遭遇并不是个例。

在被称为“童装之都”的浙江湖州织里,出产了国内市场近乎半数的童装,也聚集了数以千计的童模。

这些童模小的还需要穿纸尿裤,大的也不过十一二岁。

他们面临的工作,是每天换衣化妆拍照,从夏装裙子到冬衣羽绒服,从清晨到凌晨,少则几十件,多则上百。

这样的工作,换来的是丰厚的回报:拍摄童装照片价格,从一件几十到到上百不等。好的童模一天能为自己的父母创收上万。

丰厚的利润,换来的是贪婪的追逐。

成人也许会为了金钱,而愿意忍受枯燥的拍摄,但对于年龄尚小的孩子来说,高强度的换衣拍摄无异于刑罚,哭闹在所难免。

短时间想哄好孩子难度不小,对于想要赚钱的父母来说,“打”就成了最直接的办法。

有摄影公司的业内人士表示,99%童模都成了父母皮鞭下的摇钱树。

还记得红遍全球的假笑男孩Gavin Thomas吗?

也许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你肯定见过他的表情包。

这个因为一个视频和表情包而走红的小男孩,已经“假笑”了整整四年。

四年间,他靠着“假笑”在全世界吸金,他的父母为他找了经纪人,为他进行了全方位的包装。甚至在不久之前的“微博之夜”活动来到了中国。

在那个寒冷的冬日,八岁的Gavin衣着单薄,但却熟练地向来跟他合影的各路明星,表演着“一秒假笑”的高超技巧。

脱离镜头之后,他的表情瞬间转为冷漠。

其中的辛苦与麻木,任何看过的人都能感受,以至于“心疼Gavin”在第二日被送上了微博热搜。

但也许这条热搜,也是他背后的包装团队的一次精心策划。

他和那些童模的区别,只在于他需要穿的衣服,是“假笑”而已。

前段时间,有进程员站起来反抗互联网公司变相强制加班的“996”制度。

他们建立了一个网站,网址是996.icu(不少浏览器已将其屏蔽),来号召其他进程员们,抵抗行业内的不平等待遇,用《劳动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甚至人民日报也为他们发声,“强制加班不应该成为企业文化!”

成年人的进程员可以辞职,可以诉讼,而未成年的童模们的权益,却被他们本应最亲密的父母,给无情地啃食着,稍有反抗,就是拳打脚踹。

这些黑心父母,像不像你那些只求业绩的上司老板?

或许更进一步,像不像古代那些将奴隶生命,视为自己所有物随意处置的奴隶主?

我一直相信,人性脆弱地像钢化膜,只能安慰自己,却经不起啥考验。

利益面前,血脉关系也是换取钞票的筹码之一。

原本应该保护孩子的父母,因为利益成为了剥削孩子的皮鞭,能够保护孩子的只能是严谨公正的法律了。

但有多少人知道,国内法律早就禁止使用童工了?

这些黑心父母们是否触犯了法律?应不应该管?

大家心知肚明。

现实如何呢?

民不举,官不究。没人说话,那么大家装聋作哑。

浮于水面的新闻热闹几天,本应公正的法律,却沉默地看着黑心的父母和企业,吞噬着童模创造的利润。

有人作恶从来不可怕,可怕的是作恶之后,无人惩罚。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