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春流行"娘中带man",西装如何投射女性和世界的关系?

2019年03月22日 15:03 穿T恤的界女士

女人或许会拒绝一个帅气的西服绅士,但却无法拒绝一件漂亮西服。

电视剧《都挺好》里的苏明玉 图片来源:搜狐

人们常说,没有任何女人能拒绝一个穿西服的男人,但新情况是:中国女人或许会拒绝一个西服绅士,但却无法抗拒西装本身。

近日,在刚刚结束的淘宝新势力周上,伴随热播剧《都挺好》频频登上热搜,“苏明玉西装”成为了“明星搜同款“数据中排名第一的关键词。据淘宝为界面时尚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西装正成为2019年女性首选热门风格。

截至2019年1月27日,在淘宝上购买西装的女性人数比率已经大幅高于男性。结合过去几年的数据增长趋势来看,预计10年后,女性人均将拥有1件西装,远超男性。反观男装,“蕾丝男”和“透视装男”以119%和107%的增长率霸占搜索量榜首。

淘宝为此下了一个结论,叫做“女人越来越硬朗,男人越来越精致”。

数据和图片来源:淘宝

“权力着装”的自由与不自由

事实上,这个判断已经带有“女人应该柔软,男人应该粗犷”的基础预设。

西装的确曾长时间记录着性别对立和平权的过程。如果说主流时尚是一门关于女性的学问,那么西服则关乎女性与世界的关系:表面上看,当一个女性穿上西装,也就意味着她决定放弃女性特质,转而向男性权力靠拢。

扪心自问,在衣橱里看到西装的你会最先想到什么?我会最先想到“帅气”、“职业”、“潇洒”几个词汇,每次穿上它们,好像也确实令我感到力量充沛。这种投射在欧美时装史上并非无迹可寻——20世纪以来,西装一直被称作“权力套装”(Power Suits),代表了政治、斗争和反抗。

18-19世纪期间,拥有着笔挺剪裁和排扣的西装大多出现在贵族的男性骑马装、狩猎装中。现代西装的雏形在20世纪初开始出现,就极大了模拟了这种男性狩猎装的设计。

在Chanel创造出套装之前,1910年代的英美妇女参政权论者优先穿上了所谓的Suit Took Form。随之,一个被称为“新女性”的标签开始在20世纪初占据历史舞台。

她们比母亲那一代人更大胆、更活跃、更直率,同时也很好地摆脱了爱德华七世和维多利亚时代的原则,抛弃了沉闷的19世纪理想和性别角色在服装上的反馈。

然而,当时妇女参政权论者所穿着的制服并没能帮助女性们更好地融入了新生活方式,它依然瞻前顾后。Bustle网站曾援引美国博物馆研究机构史密森尼学会,称Suit Took Form虽然算是历史上第一套女性西服,但其脚踝处过紧的裙摆让女性不能迈大步行走,因此,它只是对上个世纪繁复裙装的粗浅的直接回应。

suffragette suit妇女参政权论者制服

Suit Took Form体现出当时女性和女性意识进步之间的矛盾,直到1914年,Chanel套装出现,这种Gabrielle ‘Coco’ Chanel的设计才真正与女性解放相连。

《标志性设计:关于50件物品的50个故事》一书的作者Grace Lees-Maffei写道:“香奈儿套装促进了女性参与’男人的世界’,从而得到了城市工作者和女权人士的青睐。虽然其灵感来自于男士衣橱,但它以一种可以接受的方式开发了西装的新外观。Coco Chanel不是令人不适的激进分子,而是一个保持着自由发现精神的战后女性。”

这种观点在1960年代之前都占据主流。长达50年时间里,西欧卷入女性解放意识的设计师大多都是受到自由主义女性主义的影响。自由主义女性主义建立在启蒙运动的基础上,更强调“如果女性得到和男性同等的机会,则会和男性一样成功”的平等思想。而这种思想对着装的影响,是让裤子、西装等拥有男性特质的设计渐渐在社会中风靡,女人们开始追求穿得和男性一样。

Chanel于1914年推出套装

Yves Saint Laurent在1966年推出的“吸烟装”——一款专为女性设计的燕尾服,更是将自己拉到了女权主义政治的统一战线上。当时反对它的人说:“女人怎么敢拿出如此优雅男性的东西,把它们变成自己的!”以此来痛斥Yves Saint Laurent的大不敬和反叛。

但最近在重新审视这段历史时,我想人们可能高估了“模仿男性”对于吸烟装的重要性。相反,Yves Saint Laurent之所以能在当时声名大噪,事实上已经和Chanel时代的思想基础十分不同。由于1960年代后,女性主义的一些团体逐渐从自由主义向激进派过渡,性别斗争就已经不再是人性上平等意志的宣泄,而是阶级对抗。

一件黑色纹理羊毛经典晚礼服,配上缎面边条纹、荷叶边白色衬衫、黑色领结和宽大的缎子衬衫,“吸烟装”勾勒出一个资产阶级男性的轮廓,它的丝绸翻领允许人在餐后更优雅地抽雪茄,因为烟灰能够顺着衣领自然滑落,而不是尴尬停留在衣服上,这保证了夹克的清洁。

同时,它还和“白兰地”联系在一起。

工人阶级与资本主义之间的阶级对抗是Yves Saint Laurent的设计因而具有革命性的根本缘由。激进女性主义将男性视作敌人,认为正是资本主义制度导致了女性之于男性的从属地位。这让时尚界在1970年代后开始重新审视西装款式和性别之间的模糊地带。

正如《Fashion Talks:Undressing the Power of Style》的作者Shira Tarrant所写:“穿西装符合女性希望自己被视作商业女性的期待,但这恰恰证明,女性依然是男装的衍生物。”

而西装这种权力套装,依然无法令女性自由。

Yves Saint Laurent经典吸烟装

羞耻的肩线

关于女性西服效仿男装的争论一直持续至今,即使Giorgio Armani已经在1980年设法颠覆西装和女性的关系。在米兰,Armani希望自己能做出一个非男性化的女性西装,他加上了细条纹图案,用了柔和的布料,配上标志着“性感”的高跟鞋,还设计了剪裁更贴合女性腿型的裤装。

最重要的是,Armani把大垫肩放进了衣服,这算得上一个标志性设计。不过,这仍然不意味着它们没有效仿男性的存在。

1980-1990年是一个朦胧时期,妇女逐渐掌握了话语权,但这种权力只有在垫肩西装的伪装下发挥能量。Vice观察道:“这些大肩西装和裤子掩盖了女性的身型,让人们的注意力从她们的性别上移开,但同时又创造了权威感,这些服装令传统的性别角色继续变得更加模糊。” 因而许多设计师相信,他们终于迎来了让女人在拥有女人味的同时受到尊重的时代。

然而这个判断,其实推翻了女性穿西装是为了彰显自己反抗传统的目标。女性穿男装究竟是为了彰显时代的优先性,还是为了躲藏落后的性别审判,变成了进退两难的陷阱。

这使得垫肩也引发了不少争议。垫肩掩盖原始线条的美让时装界产生了基于性别的意识分化。一些男性设计师,例如Alexander McQueen,认为时尚几乎是剪裁的同义词,他曾说“如果你没有胸部,那我可以帮你塑造出来。”但Chanel则认为男人不懂如何设计女人的衣服。

“千万别长肩膀的宽度,更不能特意突出胸部轮廓。一件漂亮的外套,应该努力完美贴合健美的身躯。”她说。

这是女性设计师的忠告。但事实上,女性内部也产生了分化,诸如设计师Elsa Schiaparelli觉得宽肩设计能让身体其他部位看起来更纤细,达到一种埃及人的美感。

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女性应该为自己不够挺阔的肩线而羞耻吗?这或许本身是一种不自信。

事实上,如果上述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我们为何非要靠服装修饰自己的身型?毫无疑问,服装不仅是布料的艺术,也关乎我们的身体。

“对服装了解不多的人来说,西装是成功的服装,因为任何人穿上都不会太难看。”日本哲学家鹫田清一曾这样评价西装所具有的包容性,西装也因此被称作富有市民精神。

因为人们对美的积极向往常常伴随对身材的修补,只是关于“美”的标准不尽相同。例如大众审美中,市场营销者不断灌输小个子女孩更适合高腰裙,脸胖就别穿圆领等标准,因为这样显瘦。而更靠近艺术性的“高级美”却不是这样,在乔治巴塔耶等结构主义哲学家心里,色情和美是对立排斥关系。

美是尽可能去除动物性,去除对性器官的凝视,去除性冲动的。所谓的“性冷淡风”在过去几年横行之时,西装也得到了大力发展。尤其是,黑白灰西装是时装界的宠儿,与粉色、蓝色不同,黑白灰没有性别标签的桎梏,在设计上有更多元的可能,因而成为了时装界的政治正确。

苏明玉  图片来源:全娱乐聚焦

穿阔肩西装的中国女性

但无论在哪一种文化中,服装都是一种隐藏身体的方式。

鹫田清一在《古怪的身体》一书中举过一个案例,意大利北部有一座修道院,里面的厕所既没有门也没有隔间。有趣的是,在出口处却挂着很多面具,意在让人们上厕所时戴上,他们认为只要把脸遮住,被人看到拉撒也没关系。

“也就是说,只要把自己的身份模糊化,任何行为都能被允许。这样的过度自由难免令人恐惧。”

也正因如此,我们实则始终在曲解“性冷淡风”的内涵,它和性没什么关系,只是关于身份的冷淡处理。性冷淡风“Normcore”一词的词根“Norm”,表达的是一种社会基准,而流行就是厕所里的面具,它意味着当大多数女性穿上了西装,西装的立场和战斗属性其实已经在大大消退。

2019年,西装已然成为了这个社会最没有个性的制服,是我们每个人可以彰显的社会属性,也是一种标榜自我觉醒的强迫症。

但事实上,它早已是“平庸”的代名词。

所以,当我们如今看到一些服装品牌的宣传语写着:“你穿什么衣服,就代表你是谁”时,兴许应该反问自己,真的是这样吗?

大多数人的时尚选择是无意识的结果。我的朋友羽杉是一个软妹子,但她最近买进了几件西服,她对我说:“我想在西装里配一条雪纺裙,这样会更女人。”

我又问她:“这种风格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娘中带man呢?”显然她并不喜欢像男人那样硬朗:“天,听你这样形容,我就不想穿了。”她答道。

搜索今春的流行趋势会发现,阔肩西装配上丝绸长裙等中和了帅气和柔美的混搭风是最大热潮。通过加强性别符号的对立来凸显某个性别的特征,例如通过西装来反衬女性的柔美,是当下西装单品所追求的一个目标。Dior 2019春夏捧红了起码西装和纱纱裙的搭配,也许也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它们都证明了硬朗和性感中间存在一个彼此妥协的暧昧地带。

我们发现,我们尤其喜欢看那些“娇弱的女性”穿着西装。在淘宝搜索数据中,除了“姚晨同款”、“倪妮同款”和“唐嫣同款”分别位列第二和第三。后两位长相娇媚,姚晨则因为苏明玉一角迎合了公众对原生家庭中重男轻女思想的同情,因而她几乎在整部剧中都穿着各式各样的西装,这是一种逆袭,是一种报复,也是典型的性别符号化的表达。

长大后的苏明玉用西装掩盖童年阴影,同时隐射成年后的强势。可见中国社会在女性意识的表达上依然过分迷恋“生产力”,认为只有财富权力和大包大揽才能弥补不公正,只有用一个性别压倒另一种性别才能实现权力对等。这种表达要警惕陷入用父权的方式去反抗父权的陷阱,或许将使我们未来依然禁锢在陈旧理念的院舍之中。

不过,这也许已经是不小的进步。

Paul & Joe SS 2019 RTW

Tom Ford Spring 2019 RTW

Gucci 2019 SS

Chanel 2019 SS

Louis Vuitton 2019 SS

Givenchy 2019 SS 

Thom Browne 2019 SS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