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遭性侵坠楼被嫌犯伪造车祸 其父:应以两罪起诉

2019年02月18日 01:01 重案组37号

2018年7月17日,郸城郸淮路发生一起意外死亡事件,暑假返家仅一天的大一女生罗贝贝的尸体在大街上被发现。据罗贝贝父亲罗志杰的代理律师殷清利表述,罗贝贝在金丹大道上遇到了醉酒的王某文,被其哄骗至家中后,王某文摸其胸部,并用手摸其私处。贝贝反抗后从16楼的卫生间坠楼身亡。

警方告知家属,共有两名涉案人,王某文发现贝贝死亡后便通知弟弟王某,由王某开车碾轧尸体,以此伪造交通事故的现场。据警方出具的尸检通知显示,死者系高坠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目前,两兄弟已被刑拘,该案郸城县检方正在审查起诉。

离奇车祸 女大学生尸体在路边被发现

罗贝贝的父亲罗志杰告诉新京报记者,19岁的女儿罗贝贝是信阳师范学院的一名大一学生,就读于外国语学院。2018年7月16日,女儿从学校放暑假回家后,两人便一同前往医院看望奶奶,“他奶奶得了癌症,她一见奶奶哭得不行,抱着她奶奶哭了好长时间。”

罗志杰称,看望完母亲后,罗贝贝回家,“吃完晚饭,大概8点多,她自己想到医院去看看,将近9点时从家走,我家人到晚上10点发现她不在家,就到附近和她朋友家去找,但都没找到。”

“奶奶带大我们的,贝贝看到奶奶本来胖胖的一个人,转眼就皮包骨头了,可能是心理承受不住,就自己上街去了。”对此,罗贝贝的姐姐罗星星分析说。

2018年7月17日早上,罗志杰一直忧心于昨夜未归家的女儿,听村里散步的人说城北郸淮路上有个女孩出车祸时,他心里“咯噔”了一下。“到那儿一看,是我女儿,别人都说没刹车痕迹,不像第一现场,绝对不是车祸,最后我就要求尸检。”

致命相遇 女大学生被搭讪后遭遇性侵

这一份尸检报告,将罗贝贝真正的死因展现出来。郸城警方出具的尸检通知显示,死者系高坠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死亡后尸体被车碾轧。

警方告知家属,女儿生前遭性侵后从16楼坠亡,又遭人开车碾轧尸体,伪造交通事故现场。

罗志杰称,监控显示,大概夜里十一点钟,走在路上的女儿被王某文(犯罪嫌疑人)骗上了车,又带到广场去吃饭,吃完饭后贝贝被送往大润发超市,下车后女儿准备走路回家,但王某文又开车追了上去,“她就是太天真了,被骗了,还带到了人家里。”

罗志杰至今没想明白,女儿为何上了别人的车。

罗志杰的诉讼代理人,北京罗斯律师事务所殷清利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他阅卷后发现王某文向公安机关供述,他遇上罗贝贝时,罗贝贝称找不到回家的路。据王某文供述,透过车窗,他看到罗贝贝走在对面的马路上,感觉到罗贝贝心情不好。他便提出要送罗贝贝回家,但罗贝贝没有搭理他,“王某文交代,当天(2018年7月16日)深夜喝酒之后在大街上,看到了已经迷路的罗贝贝,就心生对罗某某进行性侵强奸的意图。之后采取尾随、搭讪和帮助其回家为由,让罗贝贝上了自己的车,并带回自己的家中。”

殷清利律师介绍,犯罪嫌疑人将罗贝贝带到家中后,对其实施了性侵行为,“对其(罗某某)进行亲吻,用手抓其胸部,摸其阴部,之后罗某某进行了反抗,并以要去卫生间为由来躲避王某文的性侵。”

遭性侵后高坠 兄弟合伙碾压尸体伪造交通事故

殷清利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王某文曾向警方供述,罗贝贝去卫生间后,他自己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发现其不见后,便到楼下查找,发现了罗贝贝坠亡,“将罗某某的尸体放入自己的车后备厢中后,王某文通知其做公务员的弟弟王某,为了掩盖事实,于17日早上6时许,在郸淮路伪造交通事故,由王某对死者尸体进行碾轧,来伪造交通事故的现场。”

▲罗贝贝坠下楼后撞在废旧灯杆上,灯杆有些变形。新京报记者 雷燕超

罗志杰称,王某文家小区的监控显示,17日凌晨快5点时,王某文拿着罗贝贝的鞋下楼,“然后他抱着女儿放到车的后备厢里了。”

新京报记者来到罗贝贝坠楼的地方,她从16楼高的卫生间窗口坠下,楼下摆放着两个废弃的灯杆,灯杆在重力作用下在罗贝贝的身体上留下伤痕,灯杆的好几个铁槽都凹了下去。

▲罗贝贝从16楼卫生间窗口坠下。新京报记者 雷燕超 摄

受害者父亲称应以间接故意杀人罪起诉嫌疑人

罗志杰称,女儿死后,妻子刘晓玲一直难以释怀,为此还患上了抑郁症,而贝贝的爷爷亲眼看到孙女躺在地上,眼睛还睁着。

事件已过去半年,罗贝贝一家仍沉浸在悲痛中,罗贝贝的父亲总是翻出女儿的朋友圈和日记,一遍又一遍地说道,“女儿是我的天使,你不知道她对我有多宝贵,孩子有多懂事,成绩也好,在学校也经常获得荣誉证书的。”

新京报记者在罗志杰家中见到了罗贝贝的遗物,她的日记本上写着这样一段话,“以前都是我在家,父母出外打工,现在上了大学了,我们的角色反倒互换了……我的前半部分是父母在保护我,给了我一个舒适的环境,等到我的后半生,我就要担起保护他们的职责,让他们有一个舒适的晚年生活。”

▲罗贝贝的日记中写道,以后要保护父母,让他们有舒适的老年生活。新京报记者

雷燕超 摄

罗志杰告诉新京报记者,昨天(2月16日),案件进入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后,又有新进展,警方再次通知家属去补充询问。

由郸城县人民检察院出具的询问通知书可看到,2018年10月31日,罗贝贝的父亲罗志杰因王某文涉嫌强奸、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王某涉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一案接受警方询问。

检察院出具的询问通知书。新京报记者 雷燕超 摄

罗志杰称,此前曾向检方提出,由王某文性侵造成女儿坠楼身亡,应当以王某文强奸和间接故意杀人罪进行起诉。

罗贝贝同学:她给人的印象就是单纯善良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罗志杰与妻子常年在外务工。罗贝贝和姐姐、弟弟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

“为了让孩子有个好条件,送她们去了县城最好的私立学校,学费要3700多块一学期。学校是封闭式管理的,孩子三个多星期回家一次。”据罗志杰介绍,罗贝贝小学在村里上的,六年级到初中都在当地最好的光明学校,罗贝贝很争气,考上了郸城县一高,在这个当地最好的高中,她的成绩也保持在中上等。

罗贝贝的高中班长小雨称,她们都是文科生,班里80多人,女生多,学校管理很严,“贝贝的好朋友基本上都是女生,她给人的印象就是单纯善良。”

小雨介绍,高中的时候课程紧张,老师会讲很多知识点,要同学们自己消化,有同学不会的时候,罗贝贝会主动帮忙给同学们讲题,“她人缘很好,我们听班主任说她出事的时候,大家都跑去网上转发消息,想为她做点什么。”

罗贝贝去世后,罗志杰十分悔恨,他有些后悔外出打工,没有在身边多教教罗贝贝,“很多人都对我说,孩子太单纯,步入社会了要吃亏。”

如今,罗贝贝的尸体仍未下葬,在问及罗志杰是否会要赔偿时,他说,“我就想让这个案子公平的判了,没想过要钱,要钱觉得对不起孩子。”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